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全部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正红旗 书名:777高地 更新时间:2014-12-09 19:20:22 本章字数:10837

“四眼”事件过后,9班和F班之间趋于平静,没再出心惊肉跳的事,双方各守各的阵地,各干自家的营生。

“四眼”未能马上回到美国本土去,从他抛来的“罐信”中,程京了解到“四眼”回国的诉求被上司驳回。他只能等到服役时限结束方可回国,时间还有三个月。

程京粗算下日子,三个月后是7月初了。

“四眼事件”逼迫了9班和F班面对面的接触,也缓和双方之间的敌对关系,F班似乎感激中国军人放回了“四眼”,从那以后,每个美国兵只要看见9班的人出现在阵地上,都学着“四眼”那样招手示意了。

就连从未对中国军人示好的克里森班长,有一天看见程京出现在阵地上,竟也招了招手。

对于美军这种示好,程京告诫全班不予理睬,不得放松警惕,不要被敌人的糖衣炮弹打倒。全班人遵照程京的要求做了,看见美军士兵招手示意,佯作未见,让美国兵一个人在那里玩。

进入初夏,整个朝鲜战场的局势稳定,程京听连长说板门店谈判有进展,美国人现在是打也打不动,谈也谈不赢。谈不赢,那只有在停战和约上签字了。

程京的父母也来信了,信中一如既往地叮嘱他在战场上勇往直前,多杀美国鬼子!信中说全家人、还有小街上的乡邻都等着他的立功喜报哩!看了家中的信,再看看朝鲜战场的局势和太岁山这里的现状,程京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战争快要结束了,看来自己是遇不上大仗打了,没有仗打自己立什么功啊?更可悲的是在太岁山上连枪声都不响了,咳!

战场上的憋屈事怎么全让我碰上了?程京心里泛起了悲凉。

一天,程京又接到“四眼”扔来的“罐信”,起初,程京以为又是笼络关系信,没在意,随手将信递给陆炳昌,说:“‘四眼’坚持不懈啊,就是没新东西!”

陆炳昌接过信流览一遍,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程京见状疑惑,问:“他说什么了?看把你惊的!”

陆炳昌指着信说:“‘四眼’说他的班长、也就是‘胖子’叫他发送邀请信,请我们去他们那边看演出!”

“什么?看演出?”程京大惊,急问:“看什么演出?”

陆炳昌回答:“看他们的‘劳军慰问演出’。‘四眼’说有一个劳军慰问队要上他们阵地慰问,劳军队里有美国‘野山谷乐队’,这个乐队在美国国内很有名气,‘胖子’请我们过去欣赏!”

“笑话!”程京脱口而出。随即又问陆炳昌:“信里还说别的吗?”

陆炳昌答:“没了。啊,说了些好听的话,反正一个意思:请咱们过去看节目!”

程京哼了声,道:“这帮美国兵真想得出来,居然请咱们过去看他们的节目!他们把战场当成什么了?哼!胆子也够大的!”

陆炳昌揣测地:“他们是不是在耍花招,蒙骗咱们过去,趁机吃掉咱们?”

程京摇摇头说:“从目前战场环境看,他们不敢用这个阴招,他们主要还是想麻痹咱们,也借机炫耀一下他们的文化!”

陆炳昌点点头,说:“那咱就别理睬他们!”

程京嗯了声。

9班没有回应F班,F班也没再抛“罐信”邀请9班。过了两天,9班听见对面山头上鼓乐奏响,英语歌声接连响起,唱歌的有男声,有女声。男声粗犷,女声高亮。异国情调的歌曲声还是第一次传入9班人的耳朵里,他们听不懂,觉得这些乐曲怪怪的。

马顺生骂了一句:“什么玩艺?鬼叫似的!”

美国的劳军队到太岁山劳军演出半个月后,中国的慰问团也上太岁山了。与美国的慰问演出相比,中国的慰问团演出内容丰富精彩,声势也大。极具中国民族特色的戏曲鼓点,和着高亢的戏曲唱腔,在各部队主阵地上频频响起,引得官兵们阵阵欢呼,打破了绵绵火线上的沉闷。

程京的9班处于最前沿,阵地与美军阵地犬牙交错,处处潜伏杀机。程京原以为祖国慰问团不会踏上9班阵地了,连长“李大黑”在慰问团到来之前也给程京打了招呼:慰问团在团部驻地演出,9连只能去一半人员观看;你们9班在最前沿盯着敌人,就不要看演出了,将来回国再接受慰问吧!

尽管程京和全班人极想与祖国派来的代表见见面、说说话,再看看精彩演出,但为了祖国亲人的安全,9班只能失去这难得的机会了。

没料想,慰问团听说9班孤悬最前沿坚持长久的事迹后,执意派出演出小分队上9班阵地慰问,部队首长愈是阻拦,慰问团成员愈是要上阵地最前沿。最终,部队领导作出让步,同意慰问团派出一支精干的小分队去9班。

程京接到通知后,又喜又惊,喜得是终于能看到慰问团的精彩演出了,惊得是祖国亲人们甘冒危险前来阵地。当程京把这个消息告诉全班人时,全班都感动和激动起来。连长“李大黑”的担心大于喜悦,他专门到9班阵地上检查了一遍,方方面面都关照清楚后,他对程京说:“万无一失!万无一失!你明白吗?”

程京回答:“明白。不能出一点庇漏!慰问团如有闪失,我提脑袋见你!”

连长厉声地:“那就晚了!你脑袋掉了也补不回来!记住,绝对保证慰问团小分队的安全!”

“是!”程京有力地回答。

连长走后,程京召集全班开会,具体做了分工,慰问团小分队上阵地主要是慰问演出,9班若全部撒出去警戒了,慰问节目演给谁看?所以,9班三分之二的人留下看节目,三分之一担负警戒。程京做出高姿态说:“我上岗警戒!”

副班长马顺生也争警戒任务,说他也算一个。

程京摆摆手,说:“班长、班副都上岗值勤了,谁带队迎接慰问团?不行!你留下看节目!”马顺生还要争,程京命令道:“不要争了,就这么定了!”说着,他朝陆炳昌瞥去一眼,说:“陆炳昌跟我上岗!”他又用手点一下史洪发:“你也别看节目了!”

陆、史二人齐声回答:“是!”

程京扫一眼搁在弹药箱上的小闹钟,对全班人说:“慰问团小分队天擦黑上来,在咱们这里呆一个小时,现在还有半天时间,各人都去准备吧!记住:都换上干净军装;胡子长的刮刮胡子,都弄得干净利索点!”

众人应声离去了。

程京带着陆炳昌和史洪发来到表面阵地,他区分了三人的警戒区域,以往是单兵值守,现在是三人齐管,一百多米的正面,就是窜出只老鼠也能发现。

下午,9班提前开晚饭。吃过饭后程京带着陆、史二人接岗,马顺生则带着其他人去了1号阵地反斜面下方的果园。说是果园,也就十几棵果树,因为地形相对平坦,又有树叶遮掩易于防空,所以就把演出场地选在了这里。

程京进入哨位后,挎枪站立。望着渐渐西坠的太阳,望着寂静的山谷,他心里暗暗祈祷今夜平安无事。

突然,从对面美军阵地上飞过来一个圆状物——这是程京已经熟识的“罐信”,这时候谁投“罐信”?他迅速搜寻投手,发现了“四眼”站立美军阵地上,正朝他招手!

“四眼”招招手,又指指已经落地的“罐信”,意思是希望程京尽快看信。看到“四眼”夸张的手势和表情,程京心里产生疑惑,什么事这么着急?

程京俯身拾起“罐信”,然后走到陆炳昌身边,递过“罐信”说:“你看看,‘四眼’又有什么事?”

陆炳昌看过信后,眉头皱起了,对程京说:“‘四眼’说他们想过来看节目!”

“什么?”程京吃了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问:“你没翻错吧?”

陆炳昌又看一遍信文,说:“是这个意思,它是这么写的……‘我们看到了中国劳军团在本地区活动,动听的音乐在天空中回荡,太美妙了!太令人向往了!请给我们一次近距离欣赏的机会,让我们亲眼目睹中国艺术家绝美的演出……’。”

听到这里,程京真是哭笑不得。说道:“真是呲鼻子上脸啊!越来越放肆了!都忘了自己是什么人?这叫什么事啊!”

陆炳昌回应:“就是!没挨枪子已经赚便宜了,他们现在还想过来看节目?把咱这里当成什么了?班长,别理他们!”说着,他把信揉成一团,塞回铁罐内。

程京突然说:“给他们回信!”

“回信?”陆炳昌诧异。

程京手一挥,说:“就回二字:拒绝!让他们断了念头,别再来捣鼓咱们!”

陆炳昌点点头:“我明白了。”他把刚才揉皱的信纸重新展开,在纸上草书一行英文,然后叠起信纸,塞回到罐头盒内……

程京拎着罐头盒走出掩体,朝前方美军阵地望一眼,发现“四眼”依旧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中国军人的回复。看见了程京出来,手里又拎着那个罐头盒,“四眼”顿时兴奋地伸出双手,做出迎接的姿式。程京瞄了瞄“四眼”站立的位置,抡起胳膊,用力将“信罐”扔了过去……

罐头盒准确地落到“四眼”脚前方,“四眼”俯身捡起,站起身来朝程京挥了挥手,跑入美军的地堡内。

程京心里自语道:看了信你们就该老实了,哼!别把战场当戏园子!

程京判断,美军F班这次碰壁后,以后一段时间里会收敛的。

谁料想,几分钟后,“四眼”从地堡里钻出来,手里还是提着那个罐头盒,他看见程京还在,就朝程京又挥下手,然后把罐头盒又扔了过来!

还想干什么?程京知道对方又有话要传递,他心里厌烦,不想再去取“信罐”,但终于还是从地上拎起了那只已摔得坑坑凹凹铁皮盒……

掩体内,陆炳昌照信译出:“敬请阁下给我们一次机会欣赏令人向往的中国民族文化艺术!理查德.克里森。”

“是‘胖子’亲笔写的!”陆炳昌补充一句。

程京一时没有说话。

“班长!怎么处理?还是回信拒绝吗?”陆炳昌又问。

程京说:“别理睬,让他们没辙!”

夜幕降临后,从后山传出明快地鼓点声和锣钗声,程京知道这是慰问演出开场了。尽管无从看到演出场面,程京心里仍是泛起一股暖流,祖国亲人来到抗美援朝前线,即便是不说一句话,心里也是激动不己的。

前方美军阵地没有动静,程京心想没有回掷“罐信”,对方也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看来,美国兵还是知趣的。

就在程京放松下来时,突然,从美军阵地上冒出一个黑影,黑影直朝9班阵地走来。程京一惊,急忙召呼身边的陆炳昌:“注意!有人摸过来了!”二人立即出枪,枪口指向了来者。只见那人走走停停,似乎也在观察动静,当他接近到9班阵地前方时,程京一个虎跳,跃出战壕,大喝一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来者被突然间地爆喝吓得举起了双臂,声音变了调:“不要开枪!我是史迪威!”

“四眼”?

程京已经辨出是“四眼”的声音。他又来干什么?这时陆炳昌也跃出战壕,看清是“四眼”后,喝问:“你来做什么?”

“四眼”这时镇静下来,低声说道:“我、还有克里森,我们过来看你们劳军演出!”说着,“四眼”回头招呼:“克里森上士,你快过来呀!”黑暗中,跑过来美F班班长克里森,他在程、陆二人面前站住,连声说:“对不起,我们太向往中国的艺术表演了,请给我们一次欣赏的机会!”他伸出了双手说:“我们身上什么也没带!”

尽管对方态度谦恭,空手而来,程京心里仍是火冒:白日里已经拒绝了你们,你们还不悔改,真是顽固不化!程京火哧哧地说:“你们马上回去!立刻!”

听了陆炳昌的翻译,克里森和史迪威互相看看,克里森转过脸来对程京说:“请原谅我的直率,我们向往中国艺术,难道你忍心拒绝我们善良美好的愿望吗?”

听了这番话,程京一时没有回答。程京是个有文化有同情心的人,当有人对美好的事物充满追求和向往时,他难以冷漠无情地拒绝,此时站在程京面前的虽然是两个美国兵,但他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克里森的话触动了程京。这时,后山传来了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的丝弦声,旋律委婉悠扬。克里森有点按捺不住了,朝着程京说:“这也许是我和史迪威仅有的一次欣赏中国艺术的机会了!我们是军人,无法预测今后的命运,也许明天我们就会死去,请你满足我们的愿望吧!”

程京仍未回答,内心思绪却急剧翻滚。面前的两个美国人如果不是军人是平民的话,程京会放行的;正因为克里森和史迪威是军人,是敌人中的成员,程京才难以放行。程京本想铁心说不,但他看到克里森和史迪威祈求的面容时,坚强的心又有点软化,克里森的话发自内心,也许明天开战他们会战死,那么今晚欣赏中国顶级艺术表演就是他们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了!应该满足他们的愿望啊!再说,上级也要求9班对敌展开政治攻势,瓦解敌军是我军作战取胜的三大法宝之一,让他们看节目,权当我军展开政治攻势吧!

这样朝好里想,程京的心终于松动了。

这时,又听“四眼”说道:“程,你尽管放心,我们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派人看守我们!”他说出这话后,只见克里森的肩膀耸了耸,不知是同意还是认为“四眼”有点丧失自尊。

陆炳昌在一旁悄声对程京说:“班长,怎么办?不能让他们在这里暴露太久了!”

程京终于作出他有生以来最难做的决定:

“让他们看一会儿吧!”

他马上又补充道:“告诉他们:一、不许暴露身份;二、不得发出声响;三、不能近距离看。”

陆炳昌把程京的话翻译给两个美国兵,两个美国兵叽咕几句,克里森抬起头回答:“我们接受。”

“那好,你们跟我走吧!”程京挥了下手。陆炳昌这时从战壕内取出两件伪装网,分别递给克里森和史迪威,说:“你们都披上,披严实了!”

克里森和史迪威将伪装网披在肩上,整个上身几乎都被裹住了,只露出了西方人大鼻子的脸。“走吧!”程京招呼一句,他叫两个美国兵在前面走,他持枪跟在后面,说是送,更像是押,三人就这般朝后山走去。

走到后山坡一道土坎前时,程京轻喊一声,示意二人站住。这里离小果园约50米,伏在土坎上即可看到前方果园平地上表演的节目,又能隐蔽自己的身影。两个美国兵也懂利用地形地物,蹑手蹑脚地趴上土坎,露出了半张脸两只眼,目光直勾勾地投向了前方。

此时,慰问演出仍在进行,在临时堆起的土台上演唱的是一个青年歌唱家,程京知道这个歌唱家在中国国内颇有名气,这个歌唱家正在演唱一首赞扬志愿军战士的歌,旋律激昂有力。克里森和史迪威被军鼓伴奏的旋律所打动,居然和着歌声有节奏地晃动起拳头。程京见状心里暗笑,知道唱得是什么吗?也跟着打拍子,瞎凑!

男声独唱之后,是舞蹈《荷花舞》,这个舞蹈源于陕甘一带,民族风格浓郁,歌曲的地域特点鲜明,因为是小分队演出,只来了两个舞蹈演员,尽管这样,两个美丽的姑娘一上场,就深深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万里无云好晴天

看那荷花在水面

露珠儿颗颗亮晶晶

红花绿叶紧相连

微风轻轻迎面吹来

荷花点头笑开颜

……”

在优美动听的歌声里,两个身穿“荷花长裙”的姑娘出场了。长裙是特制的,裙的下摆印染了四枝绽放的荷花,亭亭玉立的荷花与亭亭玉立的姑娘融为一体,一出场就赢得9班战士的热烈掌声。

克里森和史迪威被美丽的中国姑娘和浓郁的中国民族舞震撼了,二人眼睛睁得大大地,几乎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看着土台上两个舞蹈家翩翩起舞。

“万里无云好晴天,看那荷花在水面,露珠儿颗颗亮晶晶,红花绿叶紧相连。”在动听的歌声中,两朵洁白的“荷花”缓缓漂向了远方……舞蹈结束了,台下再次爆发出热烈掌声。土坎这边,“四眼”也忘情地拍响巴掌,刚拍了一下,就被程京重重地在肩头上击了一掌,“四眼”急忙转过脸来,见程京朝着他瞪眼!“四眼”顿时醒悟,知道不能发出动静,耸耸肩,表示了无奈。

演出押轴节目是京剧折子戏《三岔口》,这是一出经典的京剧传统武戏,舞台上仅有一桌一椅,两个演员之间没有对话,也没有唱段,全靠动作表演,是武生行的看家戏。戏中两个人物角色一个是宋将任堂惠,一个是店主刘利华。任堂惠暗中保护焦赞,住进刘利华的小店,双方互相怀疑产生了误会,深夜里在黑暗中打斗起来。这戏好看之处就在黑暗中的无声打斗上。来慰问演出的是北京京剧界两个著名的武生演员,二人使出了看家本事,在土台上竭尽展示各种戏剧动作,引得台下9班战士阵阵叫好。

土坎的这一头,两个美国兵也看傻了眼。当土台上两个演员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在“黑屋 ”来回对看时,台下9班战士发出了笑声,土坎这头的克里森也差点笑出声。但他迅速用手捂住了嘴巴。土台上的两个演员互抡巴掌,激烈打斗时,台下9班战士鼓掌跺脚大声叫好,土坎这头的克里森也完全陷入剧情中,他突然站起身,伸出双拳大喊一声:“好!”

当然,他的肩上也被程京重重击了一掌!身子被重重地压下去,他只能缩下了身子……

也许是克里森刚才的叫好声音太响亮了,引得带队观看演出的副班长马顺生扭过头来,寻找他觉得有点奇怪的声音。土坎这头,程京已经把两个美国兵拉下了土坎缩头隐蔽了。马顺生没有发现异常,又转过头去。程京这时表情严肃地朝两个美国兵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不许再发出声响。两个美国兵耸耸肩,表示接受警告。

慰问演出结束了,演员们全体走上土台,向台下屈指可数的9班士兵致意。9班战士全体起立,一齐向台上鼓掌。土坎这头,两个美国兵意犹未尽,仍瞪大眼睛看着演员谢幕。程京上前轻拍了克里森一下,示意尽快离去。克里森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惬意满足地歪了歪头,随后用手拍一下身旁的史迪威,说道:“我们回去吧!”

三人沿着来时的小路回到雨裂沟,一路的默声约束解除后,克里森对程京连声说着:“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会令我终生难忘的!啊!感谢你的宽容,使我们能欣赏到世界上最动人的演出!啊!驱散了我心中的苦闷和烦恼……”

听到这话,程京心里咯噔一下,啊?你们死乞白赖地跑过来看演出是为了解闷渲泻?打什么幌子呀!

克里森又连说两遍谢谢,然后说:“希望还能看到贵国劳军团的演出!”

程京瞥了克里森一眼,没回话。心里说:还想再看?你小子跑太岁山来享受啊?

美国劳军队和中国慰问团先后离开了太岁山,渲腾了数日的山头恢复了沉闷。

程京站在掩体内朝外观察,入夏后前方雨裂沟内的野草因无人踩踏,长得旺盛茂密,时而有几只小鸟从草丛中掠飞,发出了叽叽喳喳地叫声,这才触动了沟内滞止的空气。

前方美军阵地里倒是时而闹出点动静,有喊叫声,有唱歌声,有吵嘴声……无论哪种声音都是歇斯底里近乎疯狂。9班的人已经适应了这些声音,如果几日听不到这些声音,中国士兵们又觉得缺少点什么了。

程京的同学中也有参军赴朝作战的,有几个同学在战斗中立功受奖,有一个还成为战斗英雄,每每听到这类消息,程京心里都是羡慕不己,人家怎么就那么走运?人家部队怎么就有仗打?怎么我就摊上了在东海岸最边角的阵地上守备呢?

有时,程京甚至怀疑起自己所在的山头称谓:太岁山!太岁山。太岁头上不能动土啊!

进入7月,朝鲜前线大部分地区的交战渐渐停息,几个主要战场上的摩擦也减少了,板门店谈判也进入未端。尽管这些消息零零碎碎地传入程京的耳中,但程京综合信息后心里明白:战争快要结束了。

就在程京带着失落的心情等待战争结束的日子到来时,上级下达了夺取太岁山美军阵地的作战命令。

在9连连部,连长“李大黑”对他手下的班排长们道出了开战原因:

“大家都知道板门店那边谈得差不多了,哎!就在这节骨眼上,美国鬼子和李承晚那小子耍上坏心眼了!打仗不是有俘虏吗?哎,他们把咱们的俘虏都送台湾去了;把朝鲜的俘虏都留在南朝鲜了。他们还嫌自己占的地盘少,想在地图上多划地盘过去!哎,咱们不答应,他们就想抢!他们 已经在铁原那边动手了!好啊,老子正愁没仗打呢!他们要抢,老子就狠 狠揍他!这不,上级决定全线反击!你想抢我的地盘,老子还要抢你的地盘呢!”

从连长夹带个人语言和情绪的战斗动员中,程京明白这是一次大的战役行动,他所在的部队终于有仗打了,这是他期盼以久的。听着连长的高嗓门,程京就觉得自己浑身热血沸腾。

可是,当连长区分各班战斗任务时,程京的心猛然咯噔一下,连长给9班的任务是消灭当面之敌,夺取美军阵地。9班当面之敌是美军F班!

美军F班?

程京心里有些乱,F班就是克里森、“四眼”、“麻杆”、“卷毛”……这些人所在的班啊,程京及9班战士对这个班太熟悉了,熟悉得可以把每个美国兵的习惯动作模仿得维妙维肖。这大半年来,9班和F班执行各自上级命令,在火线上保持克制,双方还有秘密接触,现在要转入交战、要把F班消灭,程京一时有点发呆。

身为中国士兵,身为主动参军抗美援朝的热血男儿,在大战来临之际,程京不会动摇和退缩,甚至极想抓住这最后的作战机会建立功勋。美军是敌人,战争就是要消灭敌人,在太岁山的进攻战就是要消灭美军,这一点程京心里没有一丝疑问。可是,9班要消灭的偏偏是F班,这让程京有点迟疑。但他还是迅速地驱散了心头的迟疑:F班是美国兵,美国是中国的敌人,F班是美军的一个班,F班就是敌人,消灭敌人不容置疑。

可是,F班里还有个“四眼”啊!想到“四眼”,程京的心绪又有点乱了。“四眼”是厌战甚至反战的,“四眼”这个月服役期满就要回美国家乡去了,明天战斗打响后“四眼”就可能被打死!想到一个即将逃离战场的人在离开前死去,程京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四眼”那张木纳的脸又在程京眼前晃动了。

想起这张脸,程京心里突然有点气恼:你为什么要参加美军跑到朝鲜来打仗呢?你既然厌战反战为何不离开美军呢?你回乡愿望强烈为何不早点走呢?你……程京心里七上八下地杂乱想着,两眼发直地看着连长做战斗动员。

“9班长!你发什么呆?想什么了?”连长突然指着程京问。

程京急忙收回思绪 ,连声说:“没有。没想什么!”

连长狠盯了程京一眼,继续进行他的战斗动员。

程京的思绪又回到9班和F班即将展开的的交战上,突然,他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当连长战斗动员完毕,问各班排长还有什么要求时,他站立起来,大声说:“连长,我有个建议!”

“你说!”连长手一点。

程京道:“美军呆在太岁山时间很长了,美军的阵地现在已经形成体系,工事坚固。我们进攻肯定会遇上麻烦。我建议加大炮火袭击密度,用炮兵火力把敌人的工事炸烂!”

听到这个建议,连长有点失望,道:“这个你不用考虑,上级司令部会想到的。咱们的炮兵比以前强大多了!”

程京仍坚持己见,说:“炮兵多多易善,我们可以多要求炮火支援!”

连长有点不满地扫一眼程京,道:“我看你变得胆小了,怕死了!就想让炮兵来完成作战任务,你好上去捡洋捞?我跟你说,有炮兵支援,我们要完成任务!没有炮兵支援,我们也要完成任务!都给我狠狠地打!谁也不能怕死!”

程京坐下了,心里说:谁怕死? 我不怕死。我是想让炮兵老大哥去对付F班!

从连部回到9班,程京召集全班传达了上级作战命令,然后区分班里各小组战斗任务。全班分为2个战斗小组,进攻发起后,交替掩护前进,速战速决,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夺取美军F班的中心地堡。

“咱们班当前任务只有一个,这就是夺取美军F班的阵地。后续任务暂时没有,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美军阵地,让连里的二梯队从我们打开的突破口上插进去,扩大战果!”程京平静地说出。

程京说完后,副班长马顺生又在各小组协同动作上补充了几句。他显得亢奋,语调激昂,似乎有意在程京面前渲泄一下情绪。

部署完任务后,程京走出掩蔽部,沿战壕走向前沿观察对面美军的情况。前方美军阵地并无异常,美军仍是松松垮垮举止散漫,中心地堡外一个美军士兵光着上身用毛巾在擦澡。看来太岁山地区的美军暂时还没有大的作战行动,也没有提高戒备等级。“四眼”还在F班吗?程京的目光在美军阵地上扫视一遍,没有发现“四眼”的人影。已经有几天没见“四眼”出现了,或许他已经结束服役回美国去了。“四眼”曾经说过他在朝鲜战场上的服役期限在7月份结束,现在已经是7月中旬了,“四眼”应该回去了!但愿他已经走了,程京心里念叨一句。

就在程京准备转身返回时,前方美军中心地堡内钻出一个人来,程京一看,不由瞪直了眼!哎呀,出来的竟然是“四眼”!程京张口结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直直地盯着“四眼”。“四眼”也发现了程京,兴奋地朝程京连挥了几下手,然后用力大声喊道:

“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上、帝、保、佑、我!”

他说的是英语,程京听不懂。但从他喜悦的动作上看,应该是件高兴的事。程京猜到“四眼”是说要回国了。程京也朝“四眼”挥了挥手。“四眼”站在原地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这时克里森从地堡内钻出来,招呼“四眼”,像似有要事,“四眼”随即进入地堡里了。

程京又站立了一会儿,“四眼”即使再说些什么,程京也不能回应。战场纪律不允许他透露任何消息,哪怕是一点暗示。“四眼”就要回美国了,是今天还是明天?

如果明天……

让明天的炮火更猛烈一些吧!程京轻轻叹口气。

黄昏时分 ,志愿军对太岁山美军阵地的进攻准备完成,各级指挥员抵前指挥,连长下到排,排长下到班。3排长下到9班,准备亲率9班发起攻击。

午夜时分,进攻部队突然接到“志司”总部的命令:太岁山地区进攻作战任务取消,各部队等候新的命令。这个突至的命令让突击分队惊愕和沮丧,9连连长“李大黑”瞪着眼珠子拿起电话问另一头的营长“为什么?”

“为什么?我怎么知道!”电话的另一头。营长的声音震得电话机吱吱怪叫,他的眼珠子瞪得肯定比“李大黑”大。

战斗任务的取消对程京来说却如得到释放,他轻吐一口长气。取消了炮兵急袭,取消了密集射击,取消了连续冲锋夺取阵地,也就取消了死亡。“四眼”可以活下去了,明天他就可以结束服役回到他自己家乡了。

“算他命大!”

程京低声嘟囔一句,说不清楚是庆幸还是调侃。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777高地》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