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87章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秋酥子 书名:地平线校园 更新时间:2015-05-10 19:03:41 本章字数:5550

苏贝拉突然撸起袖子:“我们挤进去吧!”信心爆棚的样子。

我低头看了眼坐在云椅上的腿,无奈的看她:“你自己去吧。”

苏贝拉挑眉:“我倒是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低声对暗瞳说,“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暗瞳十分轻盈的飘到空中,说,“有人中了定身魔法,需要我帮他解除吗?”

我:“哦,随你。”

暗瞳挥袖,空气中被挥过的地方零零碎碎浮现小光点,这些小光点聚集起来,飞往何年身上。

何年只觉得解脱了似的,整个人瞬间放松起来,随后一阵麻麻的感觉袭来,他抖了抖。

他望了望四周,黑着脸叫:“看什么看什么,我只是不小心中了定身魔法而已!”所以你们就不要拍照了啊啊啊!!

花仇:“大年不要找借口。”

仆固秀:“太假了。”

乔戈:“明天新闻部一定会放头条的。”

艾仁:“阁瑞斯是新闻部部长!”

被点名的阁瑞斯笑眯眯的拿着照相机走到艾仁身旁:“太难得了,公主花少乔少何少仆少淳于院花一起出现,简直太难得了,不拍照下来真的太可惜了。”

仆固秀黑脸:“说了几百遍了!我姓仆固!不姓仆!!”

何年黑脸:“所以这群人围在这里是在干什么?!”看他当石像吗!

阁瑞斯耸肩:“好吧好吧,仆固,”听闻何年的话,她眨了眨右眼:“何少呀,你们只要一个人出现在主院院中心都算是一个奇迹了,更何况还是全部?这些仰慕你们的少女们当然要过来围观一下咯。”

艾仁清了清嗓子,“都散了吧,大年脸臭得我都闻到臭味了。”

花仇还在笑,“大年啊,你在主院门口干啥呢?”

乔戈巡视了一下周围,“曾晓凉呢?”

仆固秀翻白眼:“我不知道。”

人群的人都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苏贝拉望着散开的人,微喘气:“我去,这些人,看什么呢这么能挤?”

何年:“……”

乔戈:“苏贝拉?你怎么也来了主院?”

苏贝拉:“乔戈!说了几遍了!不许这么直白的叫我的名字!我比你大!”

乔戈:“……不要在意细节。”

我双手握着放在腿上,悠闲的看戏。

艾仁看了眼乔戈又看了眼苏贝拉,“你们俩,很熟?”

苏贝拉扶额:“公主啊,我只是就任过乔伯爵的私人医生一段时间而已。”

乔戈淡淡的插嘴:“那个时候我7岁,就任到9岁她就离开了。”

艾仁诧异的挑眉:“那个时候,苏校医就是这样了吗?”

苏贝拉眼睛不自然的望向别处:“…嗯。”

艾仁更加好奇了:“苏校医!本公主想要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贝拉耸肩:“公主,能力问题。”

艾仁:“……”

阁瑞斯趁他们聊的火热,偷偷扯了一下慕飔颖,“我们走吧。”

慕飔颖淡淡看了眼艾仁,“嗯”了声。

阁瑞斯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拉着慕飔颖,她说的更快,可依然遮挡不住她兴奋的情绪:“颖飔!我昨天探查到了恶魔的存在。”

慕飔颖与她小跑着,听闻阁瑞斯的话,她皱了皱眉,“要从天使界穿越到平行空间,这种可能性是十分小的,我们两个是因为不小心跌落无渊山崖才会穿到平行空间,恶魔怎么可能……”

阁瑞斯笑了下:“说不定那个恶魔也是从无渊山崖掉下来,然后不小心穿越到这里的呀!”

阁瑞斯十分走运与这里真正的阁瑞斯本人长相,脾气相似,所以当她从湖里出来时,所有人都以为是真正的阁瑞斯出来了,其实不是,真正的阁瑞斯被她用魔法禁锢住了。

而慕飔颖则是掉落在蘑菇森林里,又是特别巧,她与真正的慕飔颖长相相似,所以理所当然替代了她,后面就是国王收养她。

而真正的慕飔颖也被她给禁锢起来。

阁瑞斯拉着慕飔颖走到比较偏僻的小树林里,她正想多告诉慕飔颖些什么,身后的树林却发生了响声。

阁瑞斯猛地回头。

慕飔颖眯着眼走过去,手心渐渐凝聚冰。

“允徳?!”

“对了,大年,”花仇停止了笑声,“你在这干什么?”

何年嘴角抽搐:“等京昔这个笨蛋啊。”

我笑了下:“胡说,你这个太空人才是笨蛋呢,被我甩了还不知道呢。”

何年斜睨我:“你还好意思说!”瞪了我一眼又接着说,“我要补偿!”

“补什么偿呀?”墨芸冷不丁的出现在何年身后,笑眯眯的问。

艾仁:“墨芸!”

墨芸回以笑容:“公主~”

花仇默默看了眼艾仁,他咳了咳:“艾仁,我有话想说。”

艾仁笑着看了他一眼:“本公主现在不想听。”

乔戈淡笑:“墨芸你回来了。”

墨芸笑着微微点头:“是啊,乔戈你还是那么有礼貌,不像某人。”她撇嘴,斜睨何年。

这样子,似乎是在撒娇。

仆固秀挑了挑眉,用眼神对何年说:看来,你的初恋并没有不和你在一起的意思啊。

何年神色平淡:哦。

仆固秀诧异:你怎么这么淡定。

墨芸用胳膊肘捅了何年一下,娇嗔道,“大年,你刚刚说什么补偿?”

我吸了口凉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淡,微笑道,“没什么。”偏头对苏贝拉说,“苏贝拉,我们去找京欠老师吧。”

苏贝拉点头。

伯郴的声音突然冒出:“京昔!”

我循着声音望去。

伯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艾仁他们,对我说道,“京昔!我自从和然歌分手和岚风在一起后,他就失踪了,你可以帮忙一起找一下吗?”

我蹙眉:“他也来了这里吗?”

伯郴的声音有些焦急:“我已经让深礼和晓凉去找了,岚风也在找,他肯定在,我看见了京欠老师记录来主平行空间的名单。”

我:“那我们去找吧!”暗瞳心领神会似的,主动推着我跟着伯郴走。

艾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京昔我们帮你一起找。”

仆固秀:“咦,慕飔颖怎么不见了?”

乔戈:“阁瑞斯也不在。”

花仇看了眼艾仁,转头拍何年的肩膀,道,“走吧。”

何年:“嗯。”

墨芸弯了弯唇角,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叫京昔?

我似乎感觉到了身后传来敌意的视线,回头一看,墨芸在对着我温和的微笑。

眼底迅速飞过一抹厌恶的情绪。

我皱了皱眉,我看错了吧?她明明笑的那么温和。

甩了甩头,不管他。

现在主要是找区然歌。

“尤一,他在天台。”魔瞳的声音突然冒出。

我对着前面焦急的伯郴叫:“伯郴!然歌在天台!”

伯郴回头:“有那么多的天台!是哪一个啊!”

我撇嘴,心里问魔瞳:是哪一个啊?

魔瞳:观星最好的那一个。

“观星最好的那一个!”

我对着伯郴大叫。

伯郴了然,她急忙忙的冲向最近的一栋教学楼。

另一边,艾仁深呼吸使用能力,根据人的时间数据搜索区然歌。

她见过区然歌,所以她自然是记得区然歌的生命数据。

“呕。”艾仁捂嘴,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手指缝慢慢渗出。

她急忙掏出手帕擦干净嘴与手上的血,随手扔到矮木丛中。

她没有注意到,羽扇的一根羽毛上不小心沾了一滴血。

傍晚的微风拂过,旁边的羽毛遮挡住了那滴血。

艾仁调整好呼吸,跑向离她最近的教学楼。

身后的花仇并没有看见艾仁之前的一系列举动,他眼睛一亮,追上艾仁,边跑边对艾仁说,“艾仁,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么对你说话,你可以打骂我,不要不理我。”

他认真的看着艾仁说道。

艾仁心头一暖,她说道,“我告诉你啊花仇,你要是敢再来一次顶撞本公主,本公主肯定饶不了你!”

花仇原本紧张的心渐渐放松,他慢慢笑了,然后手准确的抓住她的手,握在手心,“好啊,绝对没有下一次了。”这手,也绝对不会放开了。

乔戈一眼就看见了曾晓凉,他叫道,“曾晓凉,来这栋楼!”

曾晓凉停住脚步,朝他微笑:“你怎么确定是这栋楼?”

乔戈摇了摇手中的玫瑰。

天色已渐渐变晚。

月亮已经挂在头上,淡淡的月光倾洒在乔戈自信的脸上,月光下的阴影为他帅气的脸上增添了一种月光少年的感觉。

那朵红得滴血的玫瑰也染上了一层微白的月光。

曾晓凉看出了神。

乔戈一怔,她的眼中倒影出月光,月光洒在她身上,多了份美感。

曾晓凉先回神,她笑了笑,快速的握住乔戈的手,跑向最近的教学楼。

特拉说,女孩子一定要主动才行!

乔戈脸微红:“你干什么?”

曾晓凉理所当然的说,“既然当了你的女朋友,当然得给我牵手啦!”

乔戈低头看了眼两人相牵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签女孩子的手,女孩子的手,倒是挺小的。

情不自禁的,他反握住她的手。

曾晓凉在心里猛地给特拉点了几百个赞!这招可真是有效!

苏贝拉指挥着仆固秀瞬移,仆固秀累得直喘气。

苏贝拉眼尖发现所有人都跑向一栋教学楼,瞬间了然,她低头对仆固秀说,“同学,快,瞬移到那栋教学楼里。”

仆固秀:“…等会…让我…喘口气…”意识到不对,“等会!教学楼哪一层啊?”

苏贝拉想了想,随口道,“天台吧。”

“不是吧!!”

应岚风握住伯郴的手,心里微微不舒服,他说,“郴郴你不用这么着急吧。”

伯郴边跑边说,“岚风你别误会,我只是欠他太多,有些愧疚,他要是出事我内心肯定会不安的,我对他没意思你放心吧,当初我也只是因为小小的虚荣心而已,现在不会啦,我现在只喜欢你一个人的。”

应岚风心里好受了些,“他没事干嘛去天台?”

伯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区然歌还记得。

还记得她说的话。

“如果心烦就到高处,感受微风,看头顶,心里就会好受些。”

她那时因为成绩下滑了一点不高兴,硬是拉着区然歌来到天台,区然歌问她干嘛要来天台,她就说了这句话。

可是这句话的出处。

是京昔告诉她的。

她的原话是,“如果不高兴就来海边吹风,你就这么看着一望无垠的海,吹着风,就会高兴些了。”

暗瞳带着我来到了天台。

不久身后传来许多脚步声,艾仁花仇,乔戈曾晓凉,伯郴和应岚风。

苏贝拉和仆固秀是瞬移过来的。

何年也和墨芸姗姗来迟。

靠在栏杆的区然歌回头,“这么多人,是想干什么呢?”

我扯了扯嘴角:“你在这干什么呢?”这是两年来,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区然歌看了眼伯郴和应岚风相握的手,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他眼底划过一丝痛楚,移开视线道,“没什么,吹风而已。”

其他人没什么话说。

伯郴开口了:“然歌,其实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不能。”区然歌淡然拒绝。

伯郴:“为……”

乔戈突然插嘴:“因为这对他很残忍。”

曾晓凉皱着眉,用力的握住他的手,他又想到了夏阳了吧?

区然歌笑了笑,“你经历过。”

我:“你吹风吹够了吧,下去吧,我总感觉你这样挺危险的。”

区然歌回头,深邃的眼眸盯着我。

我坦然回盯过去。

他突然又笑了,“京昔你果然还和从前一样。”

我淡笑:“我可从来没变过。”

他突然道,“你对我的心意是不是也没有变过?”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我沉默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区然歌突然用一种依赖的眼神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我们交往吧。”

艾仁诧异。

花仇诧异。

仆固秀诧异。

伯郴更是惊讶。

应岚风没什么表情。

曾晓凉挑眉一脸好戏的望着我。

乔戈倒是一脸了然的神情外加一种同病相怜的情绪看着区然歌。

苏贝拉也是一脸看戏的架子。

墨芸保持着微笑看着这情况。

何年突然心中涌起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

暗瞳倒是皱了下眉,低头看我。

魔瞳神色自若的决定静观其变,想着说不定这一世真的有可能会改变。

区然歌静静的等待我的回答。

我突然想回头看一眼何年,可我终究没有这么做。

我默了一下,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地平线校园》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