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朱颜剑3-旷世之战

类别:历史传记 作者:伊晗轩 书名:朱颜剑 更新时间:2015-05-22 19:02:02 本章字数:3453

地摇山崩之势愈加强烈,只见界明山之巅上的雪山开始向下滑坠,犹如一场策划了许久的阴谋一般。在山洞已住多日的羽人和四月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山况,此时,羽人突感心有不安。刚与四月站在山巅赏雪之际,也见四月面色忽变,自觉有事发生。终在雪山崩塌之时,羽人怀抱四月急促离去,只见原来稳固的雪山岿然倒塌,留的一片惨状供后人来猜。

九州城,桑树村,只见一面容焦脆老者手持棍仗搀扶着另一位老婆婆先走在碧野山下,走近两人,正是那羽人慈父,羽毅也。原来禅变从夜北归来后,以狡猾心机将羽人反间于心,幺王一怒之下,将羽毅一族打入天牢,所幸幺朝众臣上下为羽毅求情,幺王念及年迈,况其对幺朝上下忠贞不二份上,将羽毅疏贬于碧野山桑树村,永为庶民,终生不为官。羽毅一族此命数算是落得险中安稳,羽毅自无所求,唯其子羽人性命而心忧。自羽人幼时看大,羽毅抱死也不信禅变所言,羽人丧信弃义,心奸人辱。这其中必有蹊跷是他羽毅及幺王所不知实情的,却不知命运使然,别无办法,又念及羽人走时之卦象,羽毅对天只叹息,缘也,命也。

禅变归来后,幺王命其帅二十万大军,分三路进犯夜北七部,且由幺王亲征界明城,势必倾全国之力拿下夜北,以了却终生夙愿。大军行程急速,十日即达界明山腰,竟不知那幺王好大喜功又愤恨之火无处可泄,终以人之力,军之势将山巅酿成雪崩之势,搞得夜北七部均有震感,而就当此时正赏雪的羽人与四月遭遇次变故,适才消失于山巅,朝那界明城奔去。

界明城主已知有变故,只见到四月赶来才如梦初醒,既见四月突然归来而喜悦至极,又惶恐这自然之力意欲何为。羽人将一路所见告知城主后方得知缘故,这又愤恨了城主对九州的恨意,而又见四月与羽人两情悦目,共做连理,心中略感欣喜。但此时,外忧重重,七部又开始内乱不断,只搅得城主拿不出权宜之策,适才解释城主为何有道明君,却生不逢时之意。

羽人思索前后,自拿一策。“城主,你可率军抵御东面,以连锁阵狙之”走近四月,牵起其纤手,语意温柔且坚定道:“四月,你领兵切断西面,我阻南方,如此势必扰乱九州之军不敢妄动。”既有对策,城主双手称赞,一声令下,各自部署。四月望着羽人,眼中满是泪珠,不舍之情展现眼前,羽人见状,柔情般将四月揽入怀中柔声道:“你自己放心去,我会平安归来,此乃我誓言于你的,绝不失信。”只见羽人低头唇间亲吻了一下四月娇额,便飞身离去,消失在南面界明城楼。

“羽人,你个大逆不道叛国之贼人,敢站在孤面前,还不认罪。”幺王在见到羽人领兵应对之时便已恼怒。羽人环视一周,将视线定格在幺王身边禅变身上,冷声道:“王,你不分黑白,只听禅变谣言而兴师夜北七部,如若禅变敢与我对质,你可信我?”“你肯认罪,且降于我方可谈,否则定取你性命。”幺王恼怒之时,早已分不清事理,还哪来的解释可听。羽人见状,别无选择,只见其大喝一声,双方开始陷入一场混战。羽人飞奔上前,直趋幺王,禅变见状,怒声一喝,与羽人血拼起来。双方实力悬殊,只过片刻,界明城之兵便被幺王率领的十万之众杀洗一空,只剩的羽人一人仍与禅变对峙不下。幺王见此,命将领加入比拼,众人强压之下,羽人稍感压抑,只见法铜镜出,一处白光引起一片惨叫。幺王大怒,命将领倾巢猛涌,禅变趁机,以急速之势将羽人重伤于左岩刀下。正在此刻时,只见一缥缈飞仙女子从西北方向飞来,正是四月。眼前情况,四月娇喊一声,从羽人手中拿的法铜镜,以排山之势将幺王之军击退。随即,西方和东面各界明城将士在界明城主带领下也匆忙赶来。

“界明,你好大胆子,孤意与你和亲,你却不领孤之意,罪大恶极。”见到界明城主,幺王气不打一处出。城主冷哼一声道:“你个昏君,好大喜功,贪图美色,我女若非羽人解救恐遭禅变之毒手,你还敢兴师伐我界明城,真乃昏庸。”禅变见此,心虚不已,忙插话道:“幺王,莫与此等贼子乱臣废话,请下令待我将界明城一切毁灭,以解王的愤怒。”幺王此时早已失去理智,恼火攻心,一声令下,两军再次陷入混战。羽人连同四月和城主对战禅变,混战之际,只见幺王面对城主身后突然一袭,城主背后鲜血直涌,四月惨叫一声,慌忙抱住从半空坠落的父王,满脸泪痕。羽人再也隐忍不了心中的怒气,强忍着胸口疼痛,微微有些血红的眼睛注视着禅变。只见羽人手持佩剑,以羽人为中心的脚底砂石开始随风飘动。“朱颜剑!”在羽人双聚头顶于佩剑之际,幺王突感不安的喊道。随着体内煞血之气涌出,羽人的佩剑渐渐异变,以血红之剑体出现,此乃幺王口中所不安的朱颜剑,只见羽人怒喝一声,将朱颜剑以剑气之力纵横于禅变身前,随着一声剑气竞鸣,禅变惨叫,命丧朱颜剑之下,禅变后方哀声遍野,一场惊天杀戮开始了。

四月见羽人忽然变了个人,全身充满戾气,眼光发红。将城主放下,急忙抱着羽人摇晃道:“羽郎,我是月儿,你看看我,看看我。”羽人意识逐渐清醒,在四月映入眼眶之际,整个眼睛都变得柔情起来,逐渐恢复了正常。“不要!”一声震天撼地的凄惨叫声从四月口中撕裂而出。在四月唤醒羽人之时,狡猾阴暗的幺王突袭重伤的城主,城主在幺王一剑一掌之下,命有不甘的赴了黄泉。刚刚还冷静的界明军,因城主的突变而再次疯狂起来,四月跃身而起,直奔幺王,法铜镜虽为上物,却克制不了幺王手中鸣鸿刀,几个回合下来,四月已重伤在身。见四月惨叫一声坠地,刚刚清醒的羽人再次血煞之气部身,手持朱颜剑以急速之风连创幺王。幺王见状,冷酷的眼神逐渐布满血丝,终于催动了鸣鸿刀的刀魂,与朱颜剑气摩擦之时,迸发出惊天的极光。极光之下,羽人再次重伤。幺王军队见状,大批杀向羽人,羽人再次反击,其间夹杂着煞气剑光横扫一片,也就在此时,随着四月再次惨叫,犹如雪崩地摇般悲痛之声。幺王在羽人与大军决战之际,以鸣鸿刀快的见不到影的速度直取羽人心胸,刀魂穿膛而过,羽人静止于半空狠狠坠地。四月悲痛之际,急速飞奔到羽人下方,接住了下坠的羽人身体。早已失去了当日雪山之巅四月那惊天绝美的笑,现如今满脸泪痕,悲痛不已的看着羽人那如死灰般暗淡的脸庞。“月儿,不要为我流泪,好好活着。”羽人残存的生命再用最后的时间安慰四月那心碎的灵魂。“羽郎,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坚强,你答应我的,会带我遨游天地,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你答应月儿的!”面对羽人生命之光越发虚弱,四月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竟以法铜镜之力以此想方设法挽救羽人。“月儿,不要白费力气了。幺王所持乃乃轩辕古帝的鸣鸿刀,唯有法铜镜融合朱颜剑魂方可破除。你一定要保存力气,破他那鸣鸿刀,以报杀父天仇。好生..好生活下去.”羽人最后抛下不甘和对四月的爱意离去。四月猛吐一口鲜血,从羽人手中拿起朱颜剑,沉静片刻,以法铜镜之力,召唤手中朱颜剑魂。只见法铜镜下,朱颜剑在沾染了羽人的血液后发生异变,剑体消散在法铜镜下,赤黄色剑龙飞出,连同法铜镜被剑龙一起吞噬。幺王见状,心感极度不安,慌忙催动鸣鸿刀,以原地旋转三尺之力,将刀魂唤出,待四月这边聚集起如三丈火球般大小的朱颜剑龙猛然碰击,双方不断摇动,最终在十里内众人惨叫声中两股杀气消散了。幺王眼中满是惊恐与不可能神情,在晃动身躯之际,猛然倒下,最终留下终生未能取下夜北的夙愿。

四月惨笑着望着羽人所处的方向,从半空中缓缓飘落。界明城因四月与幺王的致命一击,方圆十里地动山摇。界明城连同十里间的界明山,在四月香消玉损之际便岿然崩塌,法铜镜终于在朱颜剑龙的消失下恢复了模样,随着四月从裂变的天空中缓缓下坠,从四月口中溢流下来的鲜血在镜面的照耀下,急剧向下颤动,只见一注巨光出现在四月下方,巨光之下,一片凄美之海,出现了。

五落多伦叶,三江游未还。想死不可见,叹息损朱颜。

丝丝异动,在无声中响起;缕缕回应,穿透了天地。当逝者归来,往者已去;怒问苍天,可有泪滴?

命也!

(后来,朱颜剑魂因悲鸣惊天,剑身已灭,又与羽人血液交合,在寻羽人不得的情况下,朱颜剑魂最终跌落四月与法铜镜重创的凄美之海中。凄美之海连续十载幻化四月与朱颜剑魂的幻影于海面,似是在寻找羽人,后世听此人间凄惨绝美纯情之爱恋,皆被共鸣心灵之痛。为追念,将四月幻称一名字-朱颜,四月便是朱颜。从此,凄美之海因羽人幻化成朱颜剑魂于海面,朱颜(即四月)幻成法铜镜于海底,遂将此海命名为朱颜之海。历史传说,朱颜海现如今多伦姑娘湖)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朱颜剑》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