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血旗袍 -- 引子(3)

类别:恐怖惊悚 作者:韩殇 书名:血旗袍 更新时间:2015-06-07 19:07:28 本章字数:2951

“咯噔”“咯噔”又是一阵稀疏错落的脚步声,从门外的某个地方传来,缭绕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飘进冯瑶所在的房间。冯瑶咳嗽了两声,大脑恢复了清醒,自己的双手正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颈。

你到底是谁?她白痴地问出这个问题,在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将自己刚才不可理解、莫名其妙的行为归在了鬼神身上。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掐着自己的脖子呢?那种力度简直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是那个女人,穿着旗袍的女人,大厅画上的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她的眼里满是怨恨。眼睛。只有眼睛。她的脸呢?是另外一张脸附着在自己的脸上吗?

她就在房间里,冲着冯瑶满足地诡谲地放肆地笑。

冯瑶擦掉脸上渗出的汗液,她不敢确定那究竟是不是汗液,但必须要擦掉。门外的脚步声依旧在响,镜子里一切如常,再没有什么怪异的景象。她走了吗?

她走到门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扭动门把,过道的寒风吹起她垂落的长发,吹干了她额头上溢出的汗液。

一个白色的身影恍恍地下了楼,她没有看错,白色的身影。长发披肩,身形有些扭曲。白色的薄纱简单地系在脖颈上,轻飘飘地落在双肩。下面是刺眼的红色,当冯瑶再次看到这种让她不寒而栗的颜色,她失去重力般瘫软在地上,视线开始模糊。

她听到那个女人回过了头,披散的蓬乱头发遮住了她的整个面部,就像一团黑色的绒球嵌在一件华美昳丽的红色旗袍上。那个头,是挂着的。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停在冯瑶的面前,伴随着“咯噔”的声响。“你是在找我吗?”

声音被拉得长长的,仿若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迷离而玄幻。她“咯咯”地笑着:“我的旗袍好看吗?”

她听到的唯一一句话便是那女人口中呢喃的:“白旗袍,红旗袍,滴血割肉染旗袍……”

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容貌,即便努力地睁着眼睛,迷蒙中只剩一点红,犹似那画中的一点朱砂。

冯瑶醒来的时候,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林峰和他的母亲还有几个保姆都立在冯瑶的床边。她无辜地挠着头,疼痛的剧烈,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过似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这样怪异地看着自己,是因为这红色的旗袍。她一下子懵了,自己本来应该穿着白色的睡衣的,可是怎么一觉醒来就换上了红色的旗袍?!她本能地想到了昨晚楼道口发生的一幕。

没等她开口,林母大声喝道:“是谁让你进阁楼的?!”声音震耳欲聋,面色铁青冷酷,失去了先前的慈蔼和善,冯瑶被这吼声震得不敢说半句话。

冯瑶企图向林峰求救,林峰虽然会意,可也插不上话,看着爱妻陷入窘境,心里比她还着急。“妈,也许只是个误会。”

“让她自己说!”林母吃了秤砣铁了心,直直瞪着冯瑶,面对的似乎不再是自己的媳妇,而是一个犯了罪的犯人。

冯瑶支支吾吾地回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着这身旗袍……昨晚,明明,对了,是那个女人,穿着高跟鞋,楼道里,我看到她……”她的语无伦次让林母更加生气,竟然朝着冯瑶的右脸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掌印迅速扩散开来,她怎么也没有料到林母会有这种反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预料到。“马上去把它脱下来!”

冯瑶强忍着眼泪,走进洗手间将身上的大红旗袍脱了下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在对着自己纵情而诡异的笑。笑着笑着眼角和嘴角都溢出艳红的血,一滴滴染红身上的白色旗袍。

是白色旗袍,还是红色旗袍?她的耳边又回荡着那句恐怖的歌谣:“白旗袍,红旗袍,滴血割肉染旗袍……”

冯瑶顾不得多想,立刻开了门将旗袍塞到林峰的母亲手中,那是一件不祥之物,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碰它,更没有踏进阁楼半步。一定是那个女人给她穿上的,一定是。她究竟有什么目的?冯瑶百思不得其解,来这儿之前就有的忐忑不安一瞬间又冒了出来。

林母抛下一句:“不准再随便进入阁楼,更别碰这旗袍!”

待所有人都出了房间,林峰才上前轻柔地抚着她的面颊,关切道:“疼吗?”

“废话,要不你让我打一巴掌试试。”冯瑶的委屈只能吞回到肚子,她目前更关心的倒是那件旗袍还有楼下大厅画中的女人。“为什么你妈那么在意那件旗袍?还要锁在阁楼里。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这是我们家的禁忌。不准穿高跟鞋,不准穿旗袍,不能随意进入阁楼,更不能碰锁在阁楼里的那件旗袍。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以前听长辈们说这是曾祖母生前最爱的,她留下遗言说不能拿它陪葬。于是就一代代传了下来。不过在祖父那一辈发生过一件怪事,祖父娶了两任太太,大太太生性乖张,二太太却专横跋扈,然而祖父喜欢二太太胜过于大太太,对她千依百顺的。突然有一天,二太太趁着祖父不在,竟然私自闯入阁楼取下那件旗袍穿在身上,你也看到了,那件旗袍的精致华美也无需我多说了,一穿上便不愿再脱下。说真的,刚才看到你穿上那件红色的旗袍也分外漂亮,然后可以想象得到当时二太太的兴奋和喜悦。”

林峰就像是在讲述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的故事,而冯瑶则听得津津有味。“怪事发生在那天晚上12点,二太太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和旗袍在走廊里来回地走,就像中了邪一般,嘴里还嘀咕着什么,然后放声大笑,笑声凄厉。接着,她缓慢地下了楼,进了厨房,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只是饿了进厨房找吃的,可谁都没有料到,她竟然拿着刀在割自己的脸,然后将割下的肉不停地擦身上的旗袍。”

冯瑶汗毛倒竖,差点呕吐出来。“后来呢?”

“大家都说是曾祖母的鬼魂附在了她身上,就因为她碰了曾祖母的遗物,所以她必须死。”林峰缓了口气,微笑着刮了一下冯瑶的鼻尖,“怎么样,我编的故事好吧?!”

“这是你编的?”冯瑶拿拳头锤了锤林峰的脑袋。“亏我还当真了。”

“如果是真的,那你也穿了旗袍,岂不是……”

“你是想咒我死啊!”冯瑶突然严肃地说道:“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会缠着你。”

林峰问起了她怎么会穿着旗袍一事,冯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方面她是真的不知道,另外即便她说她见到了一个穿着旗袍和高跟鞋的女人出现在走廊,林峰未必会相信。

她只期望林峰能快点带她离开这个诡异的宅院,她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她无法预料接下去还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会发生,而自己见到的那个女人究竟又是谁?难道真的只是幻觉吗?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冯瑶一整天待在房间,甚至连吃饭也是林峰端进来的,在林母看来她是在冲着她耍脾气,但也没有为难她,而是炖了一碗蔘汤让林峰端给她。冯瑶也知道,林母是个好人,只是那一巴掌着实让她咽不下这口气,人家是长辈,总不能记恨一辈子吧。

那天晚上,外面下起了大雨,原本就不安的心,因着这烦躁的雨声更加忐忑。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死亡的气息正在一步步向她靠近。

如果晚上再有脚步声,我就拿手机录下来,不,还要把那个女人拍下来!林峰睡在她身边,像个乖巧的婴儿。她坐在床头等着奇怪的声响,但外面没有一丝动静,渐渐地竟打起了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旗袍》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