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上卷 爱在红叶纷飞时 -- 第三十三章 划破心间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风舞红叶 书名:风过无痕之 更新时间:2015-06-11 19:01:17 本章字数:3294

夜已经很深了,可是红叶还是没有一点睡意。在这一刻她也禁不住想起了亲爱的外婆,虽然外婆已经离开自己不少年头,可是对她的思念却从未减少。想起自己的童年也是在外婆的照顾下度过的,所以在记忆深处外婆就是我最亲的人。

年少时不懂事,让外婆为之操劳了不少。等自己长大了,有了点能力想带给外婆好点的生活时,她却已飞向遥远的天堂,未能享受自己多少的福气。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无奈和遗憾一直深深的纠缠着自己的内心,每到夜深人静时总有隐隐痛楚,多少的悔不该盘绕在心头,亲爱的外婆,我是真的很想念你!这些你都知道吗?我觉得你一定知道,因为你是我最亲的外婆!

你在天上,我在人间,你俯视,我仰望!我在你眼里,你在我心里!想念你,我的老外婆!

红叶闭上双眼,想到此刻的陆枫一定也是满怀悲伤。尤其是在心伤的时候,才发觉是如此地想你,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为你等候,而我心一直在为你等候的,虽然明知不可能,但又有什么能阻止对你的思念,一生中无数的浪漫都是与你渡过,又怎么能忘记对你的思念,无数次地经过那些与你有关的地点,无数次地引起对你挂念。

红叶再也忍不住就发了短讯过去,‘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难过,请多保重’,她希望在男孩看到信息后能多少得些安慰吧!哎,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哪,又是个不眠之夜。

灯火通明中,外婆穿戴整齐,直挺挺的躺在大厅正中的门板上,陆枫和丹妹定定地守护在外婆的身边,母亲和丹姨正忙碌的准备着后事。门和窗早已卸掉,外面呼呼的西北风直往里面灌,很大很凉,浓重的寒气把他们的双脚冻得很痛,痛到骨髓,直至变得麻木,犹如此刻他们的心。

朦胧间,天已微明,凄冷的大厅中不时有亲朋穿梭,冰冷的心又再次感觉痛楚。蓦然间,墙上不知何时已挂上了外婆黑白的肖像,很年轻的面容,年轻得让陆枫双眼模糊。

旁边的椅子上竖着张清晰而心痛的相片,那一天,外婆站在临江的桥上,手里拿着把蒲扇,正微笑看着他,那是他为外婆拍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相片。

晚上,请来了送平安的道士,在一片喧哗的钹号响锣交杂中,在一群披麻带孝、头上缠着白长带的儿孙间,在一片低泣痛哭的悲恸里,在一片灰飞烟灭的纸屑间,演绎着人生最后一刻灵魂的祈祷。

那一晚,清冷的月色,昏沉的星空,他把自己的影子深深地扎入夜的凄茫中。有些痛苦只有在独自一人、孤独落寞的时候才会更加清晰而深刻。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合过眼了,母亲让他回家休息,准备第二天的出灵。

骑在摇摇晃晃的路上,陆枫的心再次痛起,没了方向,迷失在满天的大雾中。桔黄的灯光虽亮,却钻不透心的迷茫。天上的星光被大雾掩埋,昏沉一片。

出临的那一刻,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里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划在他的脸上,好似刀割一般疼痛难熬。

母亲俯卧在外婆的床边,全身搐动,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

哭声,满屋子的哭声。大舅在放声嚎哭,只听见一声声姆麽,没有喊出一声别的来。小舅掩着鼻子抽泣,泣不成声。丹姨嗓子已经嘶哑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只有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

乘着灵车,陆枫随路洒着平安符,没有悲哀,没有泪水,只有沉默地怅然。车窗外,春天来的好快,悄无声息、不知不觉中,草儿绿了,枝条发芽了,遍地的野花、油菜花开的灿烂多姿,一切沐浴着春晨的曙光,在春风中摇弋、轻摆,仿佛少女的轻歌曼舞,楚楚动人。

生物在春晨中醒来,展示着生命的可贵、诱人,然而再过几分钟,外婆的遗体就会被火化,缓缓地走在回廊上,披麻带孝的人很多,却很安静,平静的好像天堂。不远处几根吐着浓黑的烟囱在张扬着,每一缕黑色的飘散都会代表一个生命的完结。陆枫抬头望着高高的天,朵朵的白云,怔怔地出神。

看,那一缕烟就是外婆的,随声望去,一团浓黑的烟正忽地往外冒,黑的似一个人慈祥的双眸,浓的似化不开的亲情,只一瞬间,却已飘散消失于天地之间。

陆枫蓦然发觉那个慈祥和蔼的外婆真得离他远去,永远的,没有回头。一滴泪不知什么时候从眼眶中落下,很轻,没有声响;很重,划破心间。

拿好沉甸甸的骨灰盒,一行人沉默地乘上灵车,向外婆家方向的墓地开去。弯曲的山路上,陆枫的手中不断地摇着引灵幡,好似在为外婆未灭的灵魂引路。这块外婆死后安生立命的墓地,是在她生前就选定好的,矗立在巍巍清山之间。

墓碑上一行醒目的红字,那是外婆留在人间最后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是由外公亲笔书写上去的。虽然在世时,他们俩的婚姻时常嗑嗑绊绊,不算美满,但到了此时随着另一半的离开,也算暂时划上了休止符。把外婆的骨灰盒静静地安放好,小舅等人又砌上了水泥,

而母亲等人在石桌上放着准备的供品,还点上了香烛。一众亲人按着辈分大小,依次上前行礼跪拜。到了这时母亲和丹姨已没有了哭声,或许噪子都在连日的悲痛中哑掉了,只能发出呜咽的低泣声。

曾经以为,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原来,真正的伤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泪的。外婆一路走好,祝你在天堂过得幸福。

在陆枫低头祈愿的那一瞬,在他把手中的长香放入那燃烧的炉中时,在他望着那不断在风中飘摇不定的火光时,他眼睛中的悲伤,渐渐地成为了黯淡,成为了其魂中深处的珍惜。成为了他心底的永恒。

今天是悲痛过后的第一天上班,陆枫的脑袋还没回转过来,思维混沌一片,就打算去洗手间洗个脸清醒一下。抹了把清冷的水,站在镜前喃喃自语,这人死如灯灭,生命犹如一场梦幻空花。可小时候和外婆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无忧,依然历历在目,然而如今已是那么遥不可及。

此时的红叶正悄悄地远望着陆枫,看到陆枫黯然神伤的表情,她也不禁想起送外婆上山的那天早上,自己到了小时候和外婆常睡的房间,那是一个铺着地板的房间,不少木板已朽坏了,踩在上面发出吱嘎的响声。此时残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发出细细的呜咽声。

我就站在以前铺床的地方,大放悲声。那时亲友都在外面的棺材边,等候着灵车的到来,那时候还不用火化,是全尸放在棺材里面,抬到山上去掩埋的。幽暗的灯光下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房间里,但是自己一点也不害怕,无所顾忌的倾诉着对外婆的难分难舍之情。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小说网官方微信,《风过无痕之》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
  • 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
  • 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