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作品相关 -- 想起曾经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刘梦盈 书名:勿忘我真情 更新时间:2015-06-14 19:10:52 本章字数:8401

“凌伯父,您刚才说,凌璟失去一切记忆是因为我?”颜泽暄飞快地站到了凌爸爸的面前,他瞪大眼睛看着严厉的凌爸爸,俊美的面容上因为刚才听到的话而一脸震惊。他刚刚听到了什么?五年前,凌璟失去了一切记忆……而且是他害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砰”的一声轻响,凌爸爸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上,整个大厅也因为这个响声而变得异常安静,放在桌上的那杯茶已经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温度。凌爸爸抬头,目光无比冰冷:“颜泽暄,无论小璟发生过什么事情都与你毫无关系。你已经看到小璟了,请你马上离开,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凌伯父,请您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颜泽暄恳求道。凌爸爸抬眼,凌厉的目光突然扫了过来:“颜泽暄,你不要以为我和你父母亲有交情就可以对小璟做这些事情,我不希望你再接近小璟!”他的目光又飞快地移开,声音也变得冷漠了,“阿美,请他离开这里!”“我不会伤害璟的!”颜泽暄坚定地说道,目光中透着一股坚毅,他看着凌爸爸,再次恳求道,“凌伯父,五年前,璟到底为什么会失去记忆,我想知道。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什么都不想说!你走吧!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接近小璟、伤害小璟的!”凌爸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往楼梯口走去,一边对美姨说道,“阿美,还愣着干吗?”“凌伯父!”颜泽暄不依不饶,他真的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颜泽暄刚想追上去,却被一股不大却坚定的力量给拉了回来。他一转头,落入眼底的是美姨一脸温柔的笑容:“颜少爷,我送你出去吧。”“可我……”美姨看着他抿嘴一笑,径自往大门的方向走去。颜泽暄仰头看着凌爸爸走进了凌璟的房间,又回头看着往大门走去的美姨,最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刚走到大门口,一股凛冽的寒风就夹杂着细小的雪花迎面吹来,一直吹进了颜泽暄的衣襟里。颜泽暄打了一个寒战,但这样的寒冷一点儿也比不上他心底的寒意。他停住脚步面对着美姨:“美姨,请您告诉我,凌璟失去十二岁以前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就告诉我吧,我不会伤害璟的!”美姨望着他只是轻笑,并不说话。颜泽暄更加紧张了,他朝着美姨微微弯下腰去,声音诚恳无比:“请您告诉我。”“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美姨柔声答道,“颜少爷,很晚了,请回去吧。”颜泽暄抬头,惊讶地看着美姨,似乎十分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这件事守口如瓶。“颜少爷,过去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再重新提起了,小璟她现在过得很好!”“不,您怎么知道璟现在过得很好?”颜泽暄反问道。雪夜里,他俊朗的面容显得格外坚毅,“失去的记忆对她来说一定很重要。我从前认识的小璟,虽然有些任性,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嚣张跋扈过。我想这一定和她记忆的空白有关,璟她一定很想知道自己曾经的记忆的。”美姨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我希望您能把她为什么会失去记忆的原因告诉我,我一定会尽一切努力帮她找回记忆,让她回到原来的样子!”颜泽暄诚恳地说道,“小璟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五年前,她突然从我的生命里消失,这五年来我每天都在找她。五年后,我找到她,她却不记得我是谁了……”说着,颜泽暄的声音哽咽了,一阵酸楚又涌上了心头。“为了让她记起我是谁,我做了一些伤害她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意外地听到了您和伯父的对话,让我得知她是因为失去了记忆才没有记起我,而且失忆好像还与我有关!不然,伯父不会那么恨我!我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但是,我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夜深了。天空中飘着的细小雪花突然变大了,如羽毛一般轻飘飘地从天空中落下,整个世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息。美姨抬起眼眸,温柔地看着面前这个俊逸非凡的少年,他眼中的焦急和恳切渐渐打动了她。最终,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是我来到这里开始照顾小璟时,从老爷那里得知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事情就发生在五年前你生日的那一天……”……那天天还没有大亮,小就已经早早地起床,走出房间时正好碰到了从公司加班刚回来的爸爸。从来都没有见她起这么早的爸爸十分好奇地问道:“小,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小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要去郊外的风信子花田!”“去那里做什么?”凌爸爸问,“今天不是泽暄的生日吗?你不和他一起过吗?”小垂下头,小声说道:“昨天因为一点儿小事情我们吵架了,我想去风信子花田采摘最新鲜的紫色风信子送给他,向他道歉。”凌爸爸一怔,刚想说话,小就已经跑开了。小一个人骑着脚踏车来到了郊外。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灿烂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一眼望去,是一大片紫色的风信子花田。小把脚踏车停好后,跑进了风信子花田中开始采起风信子来。她一边采还一边想,如果泽暄看到她送的这些代表道歉的花,应该就不会生她的气了吧?足足摘了一大把风信子抱在怀中,小凌这才满意地将风信子全部放在了脚踏车前面的小篮子里,骑上脚踏车回家。可是,刚上路不久,路中央就冒出了七八个比她稍大一点儿的孩子,他们将小的脚踏车团团围住,不让她往前走,还一起将小采的风信子全部抢走了。小气极了,从车上跳下来大叫道:“喂,喂,把我的花还给我,快一点儿!”那些孩子哪里会听她的话,为首的孩子将那一大把紫色风信子分成很多份,发到每个人手上,冲着追赶他们的小调皮地吐着舌头。小费了好大的力气跟他们抢花,气急了抓着为首的那个孩子的手臂死死地咬了下去。谁知道,那个孩子暴跳如雷,扔掉了花,带领着其他小孩把她拉到了一栋黑黑的小阁楼里,关了三天三夜……安静的房间里。凌璟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脸上透出不安的凌璟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脸上透出不安的神色,双手胡乱挥动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叫道:“走开,走开……把我的花还给我……”梦里的那个地方太黑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谁能来救救她……安静的夜晚,美姨的声音格外响亮:“三天后,根据警方的线索,老爷在郊外的小阁楼里找到了昏迷的小璟。她醒来之后精神就变得十分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医生的详细检查才知道,小璟因为极度恐慌和缺氧而造成了失忆……”颜泽暄静静地听着,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看到所有稍微有点儿印象的东西都会很暴躁,然后头痛欲裂,老爷只好遣散了所有的下人,带着小璟搬了家。因为一开始,她连老爷都不能见,所以老爷很伤心,也很心疼。他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要我别让小璟接触任何以前的事物,要我别再让小璟受到任何刺激。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小璟虽然看上去好了很多,也不再排斥老爷了,可是性格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嚣张、暴戾、飞扬跋扈……老爷不想她因为知道真相而再次回想起那场噩梦,只好由着她。”美姨深深地望着眼前这个少年,相信他是真的喜欢着小璟的,是真的想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做出补偿,帮小璟找回记忆的。“小璟……”颜泽转过身望向并没有关上门的大厅,微微抬头,看着二楼凌璟的房间。过了好久好久,他才认真地说道:“美姨,谢谢您告诉我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这一次,我要用我的努力,帮她找回十二岁以前的记忆,找回曾经的小璟!”原来,璟并不是故意要忘记他的……璟是为了向他道歉,才独自去郊外采摘代表道歉的紫色风信子,不料回途中却出了意外……她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相反,她会失去十二岁以前的记忆,会留有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会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会变得嚣张乖戾、飞扬跋扈,全都是因为他啊……颜泽暄的心突然痛得无法呼吸,这一切全是因为他,而这一次,也要因为他,回到当初!学园餐厅里。在听到颜泽暄说出所有的事情后,苏珺瑶和邵栎西两个人都惊讶得完全说不出话来,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紧皱着眉头的颜泽暄。“泽暄,你是说凌璟因为失去了记忆,所以忘记了你?”邵栎西不确定地问道。“没错。”“那你来圣优高中,对璟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忘记了你吗?”苏珺瑶也尖锐地问道。“是的。”“这么说,你和璟是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在一起了?”苏珺瑶又问道,“颜泽暄,我相信你是真心喜欢璟,想对璟好的,可是,你在不知道她失去一切记忆的情况下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情,我无法原谅你!”颜泽暄低下头,想了想,才抬起头来认真地说道:“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一切的错误都由我来承担。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和我一起帮小璟找到十二岁以前的记忆,帮她回到以前那个温顺乖巧的小璟。”“可是……”苏珺瑶垂下眼帘,低声说道,“璟现在都不来学校了,也没有打电话给我,应该是不想看到我了吧……”邵栎西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不会的,凌璟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就算她没有打电话找你,你也可以打电话找她呀……而且,已经好几天了,她的病应该也好了吧……”“什……什么?”苏珺瑶惊讶地抬头看着颜泽暄和邵栎西,“她病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你不知道?”邵栎西疑惑地说,“那天下着大雨,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湿透了,回到家就发起了高烧……”苏珺瑶摇着头,漂亮的脸上满是愁云:“我真的不知道璟她……”“苏珺瑶,现在也不迟……”颜泽暄对她说道,帅气的脸上带着自信满满的笑容,“只要我们努力,小璟她一定可以找回所有的记忆,找回曾经的自己。”寒假来临了。阳光也变得格外珍贵,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有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从德川市来到这里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星期了。苏珺瑶挽着凌璟的手臂走在郊外的风信子花田间,她一边走一边引着凌璟望向不远处的紫色风信子,笑道:“璟,来到这里你有没有记起什么?”“什么?”凌璟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盛开着的紫色风信子,只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心底萌生出来。“有没有觉得你曾经来过这里?”苏珺瑶侧过头望着她,漂亮的小脸上充满了期待的神情。凌璟摇了摇头,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只是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不过,我想,我可能曾经来过这里吧。”听到她的话,苏珺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她接着凌璟的话说道:“璟,你曾经来过这里,只是你不记得了,我们为了让你恢复记忆,所以才带你来这里的!”“我可以找回以前的记忆吗?”凌璟问道。苏珺瑶点头:“可以的,只要我们努力,璟你一定可以找回原来的记忆的!”说完,她拉着凌璟就往紫色风信子花田走去。凌璟站在风信子花田中,笑意满满地看着满地盛开的紫色风信子,心情无比愉快。她闭上了眼睛,张开自己的双臂,抬头对着天空,唇边的笑意天真而美好,一阵轻风从她耳边拂过,将她的长发吹得轻轻飞舞。她置身于紫色的风信子花田中,犹如一个美丽的风信子精灵一般。不远的地方,颜泽暄和邵栎西看着凌璟,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泽暄,凌璟好像真的很开心哪!”“嗯。”颜泽暄轻轻地应了一声,目光一秒也不想从那道美丽的身影上移开。他的目光柔和得就像天空中轻飘着的白色云朵。“那你说我们等下要做的事情会不会刺激到她?”想到等一下要抢走凌璟手里的紫色风信子,邵栎西隐隐有些担忧起来,生怕会发生什么意外。“栎西,我们带着璟去了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我曾经住过的地方,小时候一起上过的学校,还有音乐学校,她都没有记起来,我觉得我们要采用极端一点儿的办法。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做才是最好的了。”颜泽暄看着凌璟,温柔的眼眸里透出几分坚定来。这么做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让她记起他来!凌璟将采摘的紫色风信子抱在怀里,一边走一边问身边同样抱满了花的苏珺瑶:“珺瑶,我们这样可以吗?摘了这么多,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不会的!”苏珺瑶看着凌璟笑道,“只要璟喜欢,把这里的花全部摘走都没有关系的!”自从凌璟生病好了以后,似乎脾气变好了很多,不像从前那么乖张了,而且还变得有些依赖苏珺瑶,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一样。“珺瑶,你不是说颜泽暄和邵栎西也来了吗?为什么我们来了这么久都没有看见他们的人影呢?”凌璟四处张望,寻找着颜泽暄的身影。“找我吗,璟?”熟悉的声音从天而降。凌璟惊讶地回头,一抬眼,颜泽暄俊美的容颜便立刻落入她的眼底,她的脸色一变,精致漂亮的小脸上,眉心紧皱,她后退了几步,有些生气地说:“颜泽暄,你想吓死我吗?”看着她可爱的模样,颜泽暄又轻笑了起来,“我没有想吓死你!”目光一转,落在了她怀里抱着的紫色风信子花上,笑道,“这么漂亮的花,是要送给我的吗?”说着,他伸手想拿走一束。凌璟巧妙地躲开,高高地扬起脸,傲慢地说道:“谁说是要送给你的?我自己采着玩的不行吗?”嘴里虽然不乐意,她唇边却还带着淡淡的笑意。颜泽暄轻轻地笑了起来,侧过头对身边的邵栎西使了一个眼色,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站到了凌璟的身前将她怀里的花全部抢了过来!凌璟一惊,大叫道:“颜泽暄,你这个大坏蛋!”颜泽暄不理会她,将抢来的花分了一半交给邵栎西,冲着凌璟笑道:“凌璟,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抢吧!”说完,已经转身跑开了。听到这话,凌璟的脸气得泛起了一阵红晕,她看着抱着花跑在前面的颜泽暄和邵栎西,大声说道:“好啊,千万不要被我抓到了,否则,我要你们两个好看!”刚跑了两步,凌璟的头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她无意识地停住脚步,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头,疼得闭上了眼睛,一幅陌生而熟悉的画面突然浮现在了她脑海中……七八个孩子拦住了她,抢走了她放在脚踏车篮子里的紫色风信子,她一直追一直追都追不回来,她不知道要怎么办……画面一转。大家抓着她,把她带到了一个没有一点儿光线的地方,把她关了起来,没有人来救她……想到这里,凌璟突然眼前一黑,身体毫无预兆地朝地上倒去。“璟!”“凌璟!”“凌璟!”三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仿佛有无数的记忆涌进了身体里一般,她痛得几乎都无法呼吸了。“你说,你和那个男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教你打篮球?”“你说话,我不要看你哭!”“我们是同班同学,上体育课时***篮球又怎么了?”“你不可以和他打篮球,也不可以和任何一个男生走得那么近!”“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别人接近你,也不许你和别的男生走得很近!”“死颜泽暄,臭颜泽暄,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坏家伙!敢让本小姐等这么久,看你来了我怎么收拾你!哼!”“啊,……不要这样啦,会留下牙印的!”“哼,就是这样收拾你。”“你最喜欢拉什么曲子?老师说下次音乐考试我们可以两个人一起拉大提琴。”“真的吗?真的吗?那你最喜欢拉什么曲子?”“世界名曲《卡农》!”“阿暄,你会突然从我眼前消失吗?会离开我吗?”“不会,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永远都不会离开的!”“真的吗?”“当然,不然我们拉钩!不过,你也不可以轻易地离开我,从我的视线里消失,知道吗?”“颜泽暄,我讨厌你!我要离开你,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你们走开,不要抢我的花,不要抢我的花!走开啊走开啊……”……曾经遗忘的记忆,此刻一幕幕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如同刻在了骨子里一般,在这一刻统统涌了出来。“暄,暄,暄……”她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被关在小黑屋里时,她想的只有颜泽暄,叫着的也还是他的名字。为什么他不来救她,为什么……那么多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朝着她涌了过来,她痛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双手胡乱地挥舞着,想抓住什么,嘴里不停地叫着,“暄,暄,暄……”“小璟……”坐在床边,颜泽暄心疼地握住了她的双手,听着她叫自己“暄”,心疼和欣喜的感觉让他全身都不停地颤抖着。站在一旁的苏珺瑶和邵栎西两个人也都紧张得不敢说话,好像都能感觉到凌璟正在回忆着什么。蓦地,凌璟睁开了眼睛,身体一下子坐了起来,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她的脸色苍白得就像一张白纸一样。颜泽暄愣住了:“小璟?”“暄……”凌璟看着颜泽暄,右手无意识地抚上了他的脸颊,泪光闪闪,似乎还有些不确定,“颜泽暄,暄,你是暄,你是我的暄哪!”再也克制不住了,颜泽暄颤抖着用双手将她紧紧地抱入怀中,连说话的声音也隐约有些颤抖:“璟,我的璟……”终于回来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凌璟!

夜晚。星光璀璨。没有一丝光亮的小黑屋里,皎洁的月光从屋顶上空的一个大大的洞口倾泄下来,在木质地板上洒下一地银白。凌璟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她抬头望着深蓝色的天空,白皙的脸上泛着着柔美的光,眼眸如同藏了星光一般。颜泽暄坐在她的身边,随着她的目光一同看着天空,俊美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紧抿着的薄唇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气氛很安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仿佛害怕打破这一刻的宁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凌璟侧过头来望着颜泽暄:“暄……”“小璟……”几乎是同一时刻,颜泽暄也转过头看着凌璟,四目相对,他的身体不由得一怔,心跳蓦地加快了速度,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凌璟望着他,脸上瞬间漫上了一层红晕,她飞快地转过头,双手不安地握在了一起,低声说道:“暄,你先说吧……”看着她的侧脸,颜泽暄低笑出声,柔声道:“小璟,你真的记起我了吗?”“暄,你已经问过我很多遍了!”凌璟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小璟,我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真的想起我是谁了……”颜泽暄有些委屈地说着,俊美的脸上笑意不减。凌璟回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暄,如果我没有记起你来,你是不是还想耍什么手段来折磨我、报复我了?”“小璟!”“因为我忘记了你,所以你在学校里总是喜欢和我作对,用尽一切心机地想来报复我,对吗?”凌璟问。她已经记起一切了,就算颜泽暄什么都没有说,她也知道得清清楚楚。莫名的紧张感袭来,颜泽暄望着凌璟,脸上的笑容僵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璟,我其实……”凌璟摇了摇头,眼眸里闪动着温暖的光芒:“暄,要是没有恢复记忆的我,在知道你是因为我忘记了你而报复我的话,一定会用尽手段回敬给你的。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小璟……”颜泽暄有些动容了。“五年前,因为你,我失去了十二年的记忆,五年后在这里,又是因为你,我找回了曾经失去的珍贵记忆。暄,你对我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没有你,也就没有现在的凌璟!”颜泽暄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种失而复得的感动让他舍不得把视线挪开哪怕半秒钟。“暄,你知道五年前我为什么要到这里采摘紫色风信子吗?”凌璟望着他,嘴角的笑容温柔而美好。颜泽暄轻笑一声,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束紫色风信子递到她的面前,柔声说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凌璟微怔,低头看着他递到她面前的紫色风信子,鼻头突然泛起了一阵涩涩的酸意来。“因为,紫色风信子代表了悔恨和道歉,希望我的道歉还不迟。”颜泽暄伸手将紫色风信子温柔地放入她的手中,诚恳地说道,“小璟,对不起,请原谅我对你所做的一切。”“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冰凉的眼泪顺着她白皙的脸庞滑了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在了颜泽暄的手上,“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那么任性的话,我就不会失去记忆,不会忘记你,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了!”“不,都是我不好!因为我的不知情而让你莫名受到我的报复。小璟,对不起,对不起……”颜泽暄伸长了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仿佛一生一世都不会再放开。凌璟把头埋在他胸前,轻声啜泣着:“暄……”“璟,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你还在这里,一切都不重要了……”颜泽暄温暖的鼻息吹在凌璟的耳朵上,让她的心不由得轻轻一颤。下一秒,一个柔软而冰凉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伴着世界上最温柔、最动听的声音:“璟,你知道吗?距离地球四百光年远的紫微星,每隔二万五千八百年循环运行一次,也就是说,每隔二万五千八百年它都会回到原本的位置。而我,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是因为你在这里。”“暄,我爱你……”“小璟,我爱你永远比你爱我多一些。”

(全书完)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小说网官方微信,《勿忘我真情》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
  • 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
  • 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