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二十一卷 眼中最苦涩的东西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纪臻 书名:西王母还情记 更新时间:2007-05-10 03:29:03 本章字数:10283

此刻吴刚将接受四世轮回的处罚,所谓四世轮回就是在人间由出生到死亡轮回四次,这四次中可以随意选择化作的对象,但是都要承受极度的苦难。这是天庭中最为残酷的刑法,而吴刚算这次已经第二回了。

这两次受罚完全承蒙自王母娘娘的关怀,王母娘娘其实也算作吴刚的母亲,吴刚不是她所生,她只是吴刚的后母而已。若不是吴刚的母亲亿万年大轮回,她根本不可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当吴刚的母亲九天神女生下吴刚以后,她便轮回了。

天神是不会死的,他们只是不停的轮回,而吴刚现在也没想通,母亲为什么不轮回继续做天神,而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直到现在吴刚也不知道母亲到底魂归何处。

王母娘娘原是母亲的妹妹——九天玉女,法力无边,和母亲不相上下,唯一不同的是她不能生育。当她和母亲同时嫁给玉帝大帝的时候,她便注定没命做王母娘娘了,而自吴刚出生就注定要做未来的玉帝大帝。可是天意改变了一切,母亲轮回,玉女即位。从此吴刚的一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一轮回吴刚选择了鸟,一只麻雀。那是因为吴刚喜欢飞,以前做天神吴刚可以飞,而现在落入人间吴刚也想继续飞,于是吴刚选择了麻雀。

一只长相丑陋的老麻雀负责了吴刚的出生,当吴刚从蛋壳中露出头的时候它塞给吴刚一条红色的虫子。吴刚长得很快几个月的时间吴刚便开始学习飞翔,以前作为天神的时候飞翔是必须的,就像吃饭一样的平常,简单而有随意。而作为一只迫切想翱翔在天空的麻雀,却是痛苦和劳累的,吴刚曾一度想放弃这种枯燥费力的学习,然而吴刚却不能,一只不会飞的麻雀面对的就是死亡,吴刚不想让第一次轮回如此简单,历尽千辛万苦吴刚终于可以离开巢穴,用翅膀飞翔了。

当吴刚真正的飞起来以后才发现这种飞翔和吴刚印象中的出入奇大,本以为可以翱翔在蓝天白云之中,做几个高难度的翻滚动作,舒舒服服的感受居高临下的心情。

然而当吴刚飞过一棵树的时候吴刚就会感到头昏目眩,那种高度竟然给吴刚带来气闷的效果,吴刚只有停落在树梢,气喘吁吁的想,我失败,我太失败了,第一次轮回竟然如此失败。

无论如何,麻雀的日子还需要继续下去。不知不觉的吴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从没想到麻雀的一生竟是如此简单,不过就在寻找食物、睡觉和传宗接待上不断重复。它是一只小巧可爱的麻雀,和吴刚不属于一个性别,所以吴刚打算娶它,它也乐意,因为吴刚比一般的麻雀觅食功夫稍高。

婚礼的前一天,一群麻雀在老槐树上典礼,第一次发现小巧玲珑的它在几片树叶的衬托下,竟如此娇艳,回想吴刚曾经为它寻找最肥的虫子、最饱满的谷子,曾经为它扯着喉咙歌唱到天明,曾经绕着它一圈一圈的飞舞,给它演示自己研究出来的高难度飞行技巧,曾经……

回忆在嗖嗖的声音中变成现实,血淋淋的现实。树下一群孩子正用弹弓不停的射击,来参加婚礼的麻雀们一哄而散,而它也随着一粒石子跌落到地上,孩子们欢呼着将它捡起,紧紧的攥在手中。它扬着头,鼓着眼,艰难的呼吸着,忽然冲吴刚张了张嘴,然后睁着眼睛不动了,它的腿伸的很直很直,嘴依然张开着。

吴刚猛然飞下,直冲它的嘴边,吴刚相信它有话对他说,让他救它?让他快飞走?让吴刚唱歌?让吴刚给它食物?还是?眼前一黑,吴刚冲出了身体飘浮在空气中,这一次的感觉很好,舒服、轻松的就越过了白云,翱翔在蔚蓝的空中,可是还是浑身不自在,缺点什么呢?吴刚不知道。

第一次轮回简简单单的便过去了,这吴刚预料之外的,但这瞬间的痛楚让吴刚久久不能忘怀。回到阎王那里吴刚坐在奈何桥上愣愣的发呆,一个弱小无知生命竟然如此脆弱,一生为填饱肚子而奋斗,最终却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这可悲的命运,这让人无可奈何的命运,一瞬间的美丽邂逅便是死亡。

第二次轮回吴刚选择了陆地,吴刚不想飞了,真的,吴刚开始害怕飞起来的感觉,那种恐慌和郁闷轻易的便能把吴刚心底的痛楚一丝一丝拨弄起来。它们抱成团,亲密的扭在一起,不停的再五脏六腑中翻滚、膨胀,致使有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将吴刚淹没。于是仔细思考后吴刚选择了陆地,选择了强大,选择了一头雄虎。

母亲是头美丽的母虎王,它大大眼睛、流畅的曲线、柔软的舌头都给吴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它在生下吴刚以后便死了,死于难产。那可吴刚仿佛又看到了吴刚的另一个母亲——九天仙女,她无与伦比的美丽、她宛如莺啼的嗓音、她无边无际的法力,她去轮回了,她轮回缘于吴刚的出现。

父亲是整个虎群的头领,它总是喜欢站在山岩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阳光穿过父亲金灿灿的皮毛,直射在吴刚的眼睛里面,带给吴刚的是一种震惊,一种无法抗拒震惊。父亲矫健的身躯、凌厉的眼神和洪亮、惊天动地的吼声注定它是虎王,一头精干威武的虎王。

吴刚还有两个兄弟和一个妹妹,但是两个兄弟一出生便随母亲去了,它们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看看绚丽的阳光便急匆匆的随母亲轮回去了。只剩下一个弱小的妹妹和一个不之所以的吴刚继续生存。

它们总跟在父亲的后面,学习父亲的一些步伐和动作,父亲对妹妹很是温柔,而对吴刚却粗暴刚硬,每天父亲都会与吴刚做虚拟的争斗,但是父亲的每一爪、每一口确是真实和残酷的。遍体吴刚想不通,也懒的去想,吴刚只想好好的活着,健康的活着,不让生命如同第一次轮回那样仓促。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开始长大,妹妹越发漂亮,每一处都能看到母亲的影子。吴刚在父亲的严厉和粗暴下学会了它的所有本领,并且比它更为强壮、更加凶猛。

父亲的样子没有变,仍旧是金灿灿的皮毛,矫健的身躯,但眼神却不凌厉了,吼声也不再洪亮。虎群里的一些年轻的雄虎有时也向父亲挑衅,虽然它们皆败离去,但父亲也越来越虚弱,吴刚认为它完全承受不了他强有力的一击。但吴刚没有去挑衅,因为吴刚还把它当作他的父亲,一个威严的父亲。

在一次成功的猎杀行动中吴刚捕获了一头羚羊,那是一头很壮很大的羚羊,足够他们的虎群吃上一整天。吴刚拖着羚羊骄傲的向虎群的栖息地走去,妹妹在吴刚身后跟着,时不时追追花丛中的蝴蝶,或是吓唬吓唬惊慌失措的兔子。

当把羚羊拖回栖息地的时候,吴刚看到了三头年轻、强壮的老虎正在和父亲疯狂的撕咬,父亲金灿灿的皮毛已经布满猩红,一只眼睛淌着粘稠的血液,浑身在不停的颤抖,然而它依旧保持着上冲的姿势,完全没有后退的意思。它在为什么而战呢?显赫的王位?死去的母亲?还是本身的尊严?吴刚不懂,吴刚只看到它已经精疲力尽的被那三头年轻的雄虎咬住喉咙,按倒在地上,气喘吁吁。

一声吼叫,一声震撼整个山岭的吼叫,一声吴刚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吼叫从他的喉咙中喷出。吴刚一越而起,冲向那三头践踏父亲的雄虎,吴刚曾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变得如此强大,面对三头年轻、强壮的雄虎,吴刚毫无畏惧,反而越战越勇,越战越疯狂,它们被吴刚咬的四处躲藏,它们的眼神中充满对吴刚的畏惧,对吴刚凶残的畏惧。

当三头伤痕累累的老虎被吴刚驱赶出虎群以后,吴刚发现父亲站在吴刚的身后,转身看过去,阳光穿过它猩红的皮毛,刺痛着吴刚的眼睛,它凌厉的眼神、矫健的身躯,它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刹那间吴刚仿佛又看到父亲站在山岩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带给吴刚一种震惊,一种无法抗拒的震惊。

父亲锋利的爪子在吴刚的脸上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它倒下了,到在吴刚的爪下。血浸入吴刚的眼睛,吴刚低头去看父亲,却碰到了它的眼神,那种祥和、安静的眼神,它像一条眩目的阳光把吴刚带回儿时,让吴刚看到了父亲对他的粗暴和严厉,一幕一幕清晰而又熟悉,仿佛看到自己是如何一点一滴强大起来,如何继承了父亲的体魄、父亲的威严。

此刻透过红色的血水吴刚看着死去的父亲,吴刚想通了,想通了一切,想通了一头山林之王用心良苦,也想通了作为一头老虎的出生就是为了下一代的死亡。

吴刚冲天大吼,整个山林伴随着他的吼声不停的颤栗,这次吴刚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吴刚知道他已经强大,吴刚已经继承了父亲的所有。

继承了王位以后吴刚常常站在山岩上俯瞰下面的虎群,那是一种只有强者才能感受的快乐,一种短暂刺激的快乐。

妹妹成熟了,妹妹和母亲完全没有两样,大大眼睛、流畅的曲线、柔软的舌头,这让吴刚总产生母亲就是妹妹,妹妹就是母亲的幻觉。

转眼间到了交配季节,妹妹总是摆脱其他雄虎暧昧的纠缠藏在吴刚的身后。在一个充满咸涩空气的下午,吴刚和妹妹结合。短暂的愉快让吴刚感到他重新回到了母亲的身体里面,舒服、安静的睡着。

妹妹,不,应该是他的妻子,虎群的母虎王。她只带给吴刚一头可爱的小雄虎,它小小的如此可爱,吴刚喜欢它,爱它。当吴刚用舌头舔去它身上的污渍时,吴刚看到了父亲,看到了父亲的威严,父亲的粗暴。从此吴刚再也没有去舔过他的儿子,取而代之的是锋利的爪子和残酷的牙齿,每当吴刚的儿子用仇恨的目光和低呜声音做出反抗的时候,吴刚有点欣慰,吴刚像做到了一个成功的父亲。

当吴刚死在他儿子的爪子下之前,吴刚在它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细细的、弯弯的,象是一弯细月挂在它的头上。

鲜血浸透了吴刚的眼睛,模糊的红色中吴刚看到了美丽的母亲、威严的父亲……

魂归地府,吴刚意识到第二次轮回已经结束了。

幽暗的地府里挤满了急着轮回的亡灵,在阎王殿里排出的队伍长的一眼望不到边际。此刻吴刚并不急着去投胎做下一次轮回,吴刚只是想找个角落躺下,很随意、很舒服的躺着,两次没有间断的轮回让吴刚疲惫不堪,不是吴刚的肉体,真正疲惫的是吴刚的精神,吴刚恍恍惚惚的精神。

一种晃晃悠悠的感觉自从落入凡间就开始纠缠着吴刚,使吴刚辨不清方向和真假是非。而这两次急促的轮回却让吴刚有些清醒,明白了一些道理,看透了一些事情,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

吴刚静静的躺着,地府冰凉刺骨的地面使吴刚感到出奇的舒服,空中飘满了亡灵,他们的神情各异,但却都向着同一个方向飘动着,方向的末端是阎王殿,一个可以轮回的地方。望着昏暗无光的上空,吴刚想起了麻雀,那种弱小无知的生灵,它们对食物的重视胜过于感情,胜过于所有的一切。它们只为生存而生存,只为觅的一丁点可口的食物而生存,但这种俗套、乏味的生活方式却轻易的震撼了吴刚的灵魂,让吴刚清楚的知道原来简单也是美丽的。

而老虎则不仅仅为了生存而生存,它们也为了生存而死亡,弱肉强食的生活规律迫使它们不得不把自身强大起来,成为百兽之王。冥冥之中一股力量驱使它们反反复复的演艺出生、死亡、死亡、出生的轮回,它们是威严的、凶猛的,但它们的感情却粗中却蕴藏着无限的温柔,它们知道死亡只是代表着另一个生命的诞生,它们必须这样残酷的延续下去,只有这样才不会灭绝,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它们灵魂的崇尚。

两次轮回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吴刚不想去再说些什么了,因为多余的话语也许会玷污了生命的意义。吴刚累了,累的气喘吁吁,下一次轮回应该是什么呢?吴刚需要考虑一下,仔细的考虑一下,因为现在生命对吴刚来言已经无比的珍贵。

再三斟酌以后吴刚决定做一条鱼,一条平凡无奇,每天在水里游来游去的鱼。

在吴刚从一颗圆鼓鼓的鱼子化成一条细细地发红的鲤鱼时,吴刚便开始困惑,这困惑来自于深水处的龙门。那龙门很是雄伟,高高的、大大的,刻满了金黄色的龙纹,但是在周围湍急的漩涡衬托下,却略显恐怖阴森。一条条的妄想飞跃过去的鲤鱼们落入其中旋转着、旋转着,赶去轮回了。吴刚不明白为什么面对死亡它们仍然义无反顾的去尝试,难道它们不知道生命是珍贵的么?

岁月泛起涟漪,一圈一圈的荡去。吴刚长大了,变成了一条漂亮的红色的鲤鱼。但是这艳丽的颜色却没能给吴刚带来好运,带来的只是同类的歧视,它们不能接受一条满身挂满鲜红鳞片的他,它们拒绝与吴刚生活在一起,它们拒绝与吴刚交流,它们拒绝一切关于吴刚的陈述。无奈过后吴刚只有藏身于一个幽深的珊瑚洞里,在漆黑冰冷的水里被孤独侵蚀。

是它的原因,是它让吴刚感到幽深冰冷的洞里还残存着温度。它是一条与吴刚相同也挂满红色鳞片的小鲤鱼,它遭受了与吴刚一样不平等的待遇后寄身在吴刚隔壁的珊瑚洞里。

它的出现让吴刚感到惊奇,本以为所有的不幸只会出现在吴刚的身上,没想到身边竟然存在一条与吴刚同样被幸运抛弃的它。同病相怜的他们很快就走到了一起,慢慢的发现小巧的它是如此的可爱,小小的眼睛、红红的鳞片,游起来的时候小尾巴一甩一甩的,不可否认吴刚爱上了她。

阳光刺入水中,笼罩在他们的身上,鲜红的鳞片发出耀眼的光芒。每天吴刚会去深水处找一些瘦的可怜的小鱼虫回来与它一同分享,不是不想吃到肥嫩的鱼虫,只是同类的仇视给他们限制了活动区的大小,好的食物与他们无缘。虽然没有肥嫩的鱼虫,但是他们还是能够偎依在一起,她慢慢享受吴刚辛辛苦苦寻来的食物,那种味道夹杂着异常浓厚的甜。

日子就在这种平淡和谐中慢慢走过,幸福与甜蜜总是挤在一起,吴刚醉了,醉在这平凡的生命中。

觅食的工作使吴刚烦躁,附近的小鱼虫们好像全部移民了,越来越难找,看着它日渐苗条的身躯,吴刚心疼不已。于是吴刚决定冒险去龙门附近看看,那里是鲤鱼们的坟场,没有鱼会去那里寻找食物,所以聪明的鱼虫们全部汇集到那里居住着,它们喜欢看着一条条鲤鱼落入漩涡,然后消失掉。想象一下,当你看到自己的天敌滑稽的死在你的面前,那是多么令人愉快的啊!吴刚颤栗的游到那里,密密麻麻的鱼虫们无视吴刚的到来,它们大概认为吴刚是一条即将落入漩涡的鱼吧,虽然颜色不同。

吴刚潜伏在水草中,鱼虫们仍旧肆无忌惮的来来往往,终于被吴刚抓住一次机会逮住了几条肥壮的大鱼虫。然而就在吴刚满怀欣喜转是离去的时候,吴刚看到了一条强壮的鲤鱼飞身而起,它的姿势可说是优美惊人,它的头高高的昂起着,尾巴笔直的垂在下面,像一只离弦的快箭直射出去。可就在它即将越过龙门的时候,一道金黄光芒射出,霎时间它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一下,直楞楞的落入漩涡中打了几个转消失了。

说实话吴刚是被这奇异的景象惊住了,口中的鱼虫在吴刚惊讶之时全部逃命去了。吴刚惊慌失措的游回住处,把所见的一切告诉了红色的小鲤鱼,它的惊讶程度并不压于吴刚,围着吴刚游了好几圈,在确定了吴刚没有受伤后告诉了吴刚一个使他对平淡产生厌倦的事情。

它说凡是越过龙门的鲤鱼全部会变成龙,那是水中的王者,它们拥有神奇的法力,它们有着金光色的鳞片,它们巨大,它们威武,它们从不会为食物而感到难过。

一种无名的东西在吴刚身体里面碰撞,撞得吴刚热血沸腾。龙,多么令人向往,不为食物担心,还可以拥有法力,甚至脱去令吴刚感到痛苦的红色鳞片,换上一身金灿灿的鳞甲……那种无名的东西开始发狂,促使着吴刚马上就去跳跃龙门,促使着吴刚改变平淡。

吴刚不傻,吴刚知道并且也看到了落入漩涡中的同类,吴刚不想和它们一样,吴刚要成为龙,吴刚要让他心爱的鱼不再为食物而恐慌。于是开始练习跳跃,先是一株很矮的水草,然后稍高一点的,然后更高一点的,再然后……

吴刚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只是在越过一株珊瑚洞附近最高的水草时吴刚决定去跳跃龙门了。她没有阻拦吴刚,吴刚知道她希望吴刚成功,这不只只是吴刚的自豪,也是她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再被同类所歧视,吴刚要证明不同肤色的鱼,并不代表着它们的无能。

她陪着吴刚游到龙门前,大大小小的漩涡让吴刚有些发晕,周围的鲤鱼们开始对他们嘲笑,它们在嘲笑两条像要越过龙门的红色鲤鱼。吴刚转身看了它一眼,发现她也在默默的注视着吴刚,那小小的眼睛中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恋恋不舍,他们都不知道这次跳跃是否能够成功,但是吴刚已经不能退缩,因为心中那无名的东西已经蔓延了他的全身,它牵动着吴刚,驱使着吴刚。

吴刚跳了,这一跳注定了轮回的结束,注定了吴刚与她的分离,注定了吴刚败给了身体中那无名的东西。吴刚跳得很高,跳的很远,在即将越过龙门的时候,那条可怕的金光又出现了,它是那么庞大,来势又是如此凶猛,吴刚不由自主的开始向后飘动,吴刚想他完了,吴刚会在同类和鱼虫们的注视下落入漩涡,旋转着去轮回了。

然而一束插入水中的阳光照在吴刚的身上,那道金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火一般的红光,是吴刚身上的鳞片泛出的红光,像一团火焰直奔龙门……

吴刚变成了一条龙,一条巨大的、披着金灿灿的鳞甲、拥有法力的龙。果然吴刚再也无须为食物而担心,也不用再睡在阴冷的珊瑚洞中,安逸的生活让吴刚快乐起来,让吴刚忘记了所有,所有。

那条弱小的红鲤鱼,那条曾经让吴刚喜爱的红鲤鱼在呼唤吴刚,这种呼唤来自于内心,吴刚听到它在呼唤他,她在呼唤吴刚什么呢?吴刚不知道,吴刚决定会去看看。来到龙门下正要飞身过去,一群和吴刚相同的龙拦住了吴刚,它们说吴刚疯了,它们说从没见过龙要越过去,因为越过去就会变成鲤鱼,那种普普通通整天为食物担心,并且迫切想越过龙门成为一条龙的鲤鱼。它们还说只要吴刚越过去就会一无所有,恢复原来的样子,继续去过原来日子。吴刚不想再变成一条鲤鱼,不想让同类们耻笑他的鳞片,不想为找到几条稍微肥嫩一些的鱼虫而去冒险,他终于没有去。

正当此时一条鲤鱼出现在吴刚的视线里,不可质疑它在飞跃龙门,对于它的出现吴刚开始兴奋,吴刚想在它变为一条龙的时候吴刚会靠近它,问它认识不认识那条红色的小鲤鱼,吴刚想它一定会告诉红色的小鲤鱼生活的很好,这全归自于他的成功,同类再也不会有肤色歧视,它们尊敬小鲤鱼,爱护小鲤鱼。并且小鲤鱼也在练习跳跃,不久便来到这里,来到吴刚的身边,吴刚想着,吴刚笑着。可是正当那条飞跃的鲤鱼就要越过龙门的时候,身边一条龙化作一道金光撞去,然后那条鲤鱼落下了,落下了,落入……

吴刚懵了,特别懵,吴刚吃惊的呆在那里,不知所措,吴刚终于知道了那恐怖的金光从何而来。当吴刚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平静,龙门还在,龙还在,只是那条鲤鱼消失了。

吴刚发疯似的质问着每一条披着金黄鳞甲的龙,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它们笑着,它们大笑着,在它们狂笑的眼里吴刚看到了恐怖,吴刚看到了残忍。它们说这就是现实,知道么?吴刚亲爱的兄弟,如果跃过来的鲤鱼越来越多,多的就像龙门那端密密麻麻的鱼群,那它们龙类还有什么优势可言?物以希为贵啊,他的亲爱的兄弟。你会为一株平凡的水草而发狂么?你不能,因为它太多了,多的自你出生就包围在周围,一株一株多的让你心烦、让你意乱。

而它们就是为了让它们的王者优势一直继续下去,所以才会这样做的。你想辛辛苦苦的飞跃过来变成龙以后,却因为数量的繁多而变得普普通通,像一株水草似的随波飘浮么?你想所有的一切都无视你的存在么?你想么?若是想的话,你可以无动于衷的看着,看着另外的鲤鱼飞跃过来,变成一条即将普通的龙。

吴刚不要,吴刚不要,吴刚不要变成那种普通的龙,吴刚要成为其它鲤鱼们崇拜的、羡慕的龙,吴刚有法力,吴刚不会为食物操心,吴刚不要红色外表,吴刚不要。吴刚发狂的叫着、喊着,其它的龙们又开始对吴刚笑,耳旁回荡着残酷……

龙门上又一条鲤鱼的轮廓渐渐清晰,吴刚知道它要化成龙了。猛地体内那种无名的东西又在膨胀,极度的膨胀,这使吴刚惊恐,异常的惊恐。本以为这种无名的东西在吴刚化作龙以后便消失了,而此刻它又在飞快的滋生着,蔓延着。

终于它再次轻易的战胜了吴刚,吴刚发疯了。化作一道金光的吴刚,急速地、迅猛地飞像那条即将成为龙的鲤鱼,它在吴刚强有力的撞击下悠悠下坠。又是那道阳光,那道三番五次出现的阳光,它照在那条落下的鲤鱼身上,霎时间吴刚看到了火,一团艳丽的火。是她,吴刚能够确认。

吴刚重新化成龙飞跃在龙门之上,看到那团火旋转着,旋转着,如同落入海中的太阳,绚丽夺目。吴刚也看到了龙门那边吃惊的鲤鱼们,它们看到了吴刚,一条龙,金黄色的龙。吴刚听到了它们的欢呼,它们的兴奋,它们在为自己能见到一条巨大、威武的龙而骄傲。

吴刚笑了笑,转身又看了看龙门这边的群龙们,那些和吴刚一样值得骄傲的龙们,它们也在吃惊,它们也在为吴刚欢呼,它们也在兴奋,它们在为自己能说服一个固执、无知的同伴而骄傲。吴刚再转身去看那团眩目的火,它还在旋转着,猩红的光芒越来越刺眼。吴刚大笑。吴刚狂笑。

充满尖锐的笑声中吴刚越过龙门,化成另一团火焰冲向,冲向,冲向,冲向那个等候吴刚已久的地方……

一阵眩晕过后吴刚又回到了熟悉却又陌生的地府,一次一次遵循死亡的规则回到这里,一次一次遵循死亡的规则离开这里。

终于体会到了四世论回的痛苦,不论吴刚化成什么角色也逃脱不了它的手掌心。吴刚疲倦了,对反复演绎生命的意义,吴刚已经疲倦了,曾经那种向往已经渐渐转化成厌倦,吴刚要拒绝,拒绝反复枯燥的轮回,吴刚不要再去为食物、为地位、为那种可怕的欲望而轮回了。

吴刚要变成一棵树,长在荒芜人烟的地方……

想到这里吴刚来到阎王面前说他要做一棵树,阎王吃惊的望着吴刚,他不明白为什么吴刚要去做那种枯燥、烦累的工作,要知道一棵树是最难做的,它们处处受到烈日酷暑、处处被砍伐,阎王好心的问道:“你真的要做一棵树?而且还是孤独的一棵树?你确认你是清醒的?”

“我确认,就做孤独的一棵树。”吴刚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是的,吴刚真的很清醒,这是三次轮回带给吴刚的清醒,清醒异常,看到的一切都开始透明,吴刚更清楚他的选择。

再次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夹着黄沙漫漫,它们滚滚而来,四面包围着吴刚,但是它们不会将吴刚吞没,因为此刻吴刚已经是一棵树了。

每一粒沙都是一个生命,它们每天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吵闹着,其间的内容则是它们前世的故事,在此之前在吴刚的脑海里沙的概念是一堆、一片的,从没认为它们是一个一个形状各已却用同一个名称的生命体,而现在吴刚开始注意它们,每一个坚硬、顽固的生命。

每当深夜来临时沙们就伴随着风流动的声音,一个一个讲述自己的前世,好多好多的沙,好多好多的前世,它们里面有做过麻雀的,有做过老虎的,有做过鲤鱼的,也有做过妖怪的。它们每次讲完一个故事都会问问吴刚的意见,让吴刚说说它们的前世是否美丽,吴刚无言。

不是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去说,因为生命对吴刚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一味的索取、盲目的追求和不断膨胀的实现欲望过后又能怎么样呢?即使你索取的、追求的、欲望促使的全部得到了还能怎么样呢?死亡,轮回,这种残酷的生命让吴刚唾弃。所以吴刚不能说什么了,对生命吴刚无言。

自从三次轮回过后吴刚的语言越来越少,吴刚不想说多余的话,不想做多余的事情。

胡杨林里的精灵们仍旧在深夜讲述它们的前世,吴刚依然做一个无言的听众。直到那天森林起火了,宁静安适的东西变了,之所以变得沸沸扬扬,精灵们为吴刚高兴,它们知道吴刚已经要离开了,它们知道吴刚想要成为神仙,但它们不知道吴刚曾经就是神仙。而吴刚也开始浮躁起来,吴刚不再安安静静的听沙们的前世,吴刚开始假想到来的情景。

吴刚昂着头,挺着胸,闭上眼睛等待轮回。然而四世轮回对吴刚的折磨还没有结束,一位白须红衣的老翁出现了……

吴刚不想和他争论,因为吴刚的目的就是能够彼岸传灯。吴刚一直保持沉默,吴刚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吴刚只是默默的等待,企盼那一天快点到来。

吴刚没有大悲大喜,面部表情简单的无法简单,他们也不怎么和吴刚说话,他们认为吴刚只是个小孩子,一个小骗子。有与没有都是无所谓的,因此彼岸传灯后吴刚已经变得不喜欢说话了。

他们摇摇头又叹息到:“这一切都是天意啊,希望你好自为知。只有忍耐才能化解这亿年来的孽债。”吴刚很茫然,不知道他所说的孽债指的是什么,不过忍耐他完全可以做到。四世轮回吴刚已经完全学会娴熟的运用忍耐了,如今的吴刚已经别无所求,只希望安安静静的做一回人。

众神觉得吴刚委屈,想联名为吴刚请愿,而吴刚却没心再去要求什么,吴刚已经累了,他只是需要安静,安静。可是事就喜欢与愿违,此刻吴刚明白了如来佛祖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只有忍耐才能化解这亿年来的孽债。”

哈哈,忍耐?化解?佛祖啊,什么是忍耐?什么是孽债啊?忍耐就是任人摆布,活的毫无方向,忍耐就是任人随便践踏,忍耐就是放弃自尊苟且偷生。而这孽债便是西王母和吴刚之间的事情,她欠吴刚的太多太多了,还也还不完了,只有她的轮回才能让吴刚再次重生。吴刚又想起了麻雀为食而亡,吴刚又想起了老虎为权而存,吴刚又想起了鲤鱼为欲望而奋斗。

吴刚透过窗子看着天空的繁星……

天庭的繁星,一颗一颗,闪出刺眼的寒光。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西王母还情记》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