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二十二卷 神庙里的百年孤独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纪臻 书名:西王母还情记 更新时间:2007-05-10 03:29:06 本章字数:7023

但是圣诞老人觉得自己先不用急着那么做。他跪在神坛的一角,看着冷冷的神庙。这里他已经来过无数次,几乎和家里一样熟悉。只有两个地方能激发他们如此的亲切感,看到这些,小骗子会产生“终于到家了”的感受。而出门前小骗子会像个孩子一样雀跃不已,盘算着即将结束的旅行,虽然早过了可以被称为孩子的年纪。可是这一次小骗子却没这种雀跃感,他却想着另外一些事情。

接迎的使者到来了,他们走到小骗子面前,要求他跟他们走一趟。对,就像正朝着小骗子走来的那两位,一高一矮,道风仙骨,他们有一对机警的眼神,看似随意地闲谈着,让你感受不到他们已经捕捉到你的行踪,当他们走到身边,使你产生他们将从你身边走过去的错觉时,你却被他们牢牢架住了。

就在小骗子兴奋地遐想时,两个人影出现在小骗子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跟我们走一趟。”接着,他们就像熟人一样,笑着架着小骗子走了。

在那里,他们遇到一位当地老人。那位忘记了姓名(也许根本没说)的老人,将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地递到他们手上。当包着包裹的布被一层层打开后,一面古老的木雕面具呈现在他的面前。看着那面具,小骗子的脸色刹那间换了颜色。

小骗子真不想回忆起自己和西王母的会面。如不是那只愚蠢的松白眉蝠对美丽的邻居起了歹念,居然乘着小骗子不备,偷偷爬上最高峰,结果在屁股上留下了很深的一道烧伤,惨叫着逃回来,小骗子就不会错以为有这个故事,好比自家的孩子被人欺负了,去讨一个公道,当然也不会被西王母用那冷彻的声音嘲笑了。“你还是好好看着你的孩子吧,按他的那种性格,也许明天就被老虎吃掉了。当然之前,你先好好洗一下你那容易轻信的脑袋!”

那时她就带着那个面具。

不管面具后的她是多么美丽的女人,这是小骗子第一次被侮辱,偏偏他找不到任何反驳的台词,好回去打松白眉蝠的屁股,之后松白眉蝠在十万胡杨林不停发出悲伤的吼声,他的邻居依旧是不理不睬,直到松白眉蝠终于失去兴趣,去找别的乐趣了。也许,当松白眉蝠不再发出发情的喊声的那天,小骗子和他冷冰冰的邻居都松了一口气吧。

不,西王母才不会那么做,她一定早已厌烦了讥笑松白眉蝠,在昆仑山的深处自在地睡觉。只留下一群可怜的男人在那边自怨自艾。

之后,昆仑对于小骗子就变成了可怕回忆。当小骗子第一次从无尽的十万胡杨林中醒来,化作人身时,他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传说。西王母对于他有着惊人的执着。

小骗子觉得好笑,便没有再过问这件事情,他听到不可思议的传闻,西王母摘去面具,却做了皇帝的女儿。

说到底,不过一千年的道行,他说什么三千年的聚会,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但是小骗子没有追查西王母的消息,也许她真的化瑶池仙子,也许她早已不在人间,毕竟那是和小骗子无关的事情。

直到,小骗子进入神庙看着那副西王母面具。

那个面具上,隐约透着凛然的气息,如一位尊贵的王者审视着畏惧的民众。

“这个莫非就是……”他眼中发出兴奋的光芒。小骗子却不这么兴奋,西王母的面具为什么会出现,而且带着西王母的气息?这种浓重的有如生灵的气息,只能说明原宿主早已不在人间。

西王母死了……她很早以前就死了……

那么,那个在瑶池和众仙喝酒取乐的西王母又是谁?是谁造出这样的假象?

小骗子笑了,这就是回忆?他虽然无法理解那种感情,但他能想象出因为欲望不能满足而变得扭曲疯狂的传说,是怎么精心设计这个骗局的。他将众仙都骗了,甚至连玉帝都骗倒了。除了他,惟一真见过西王母的太白金星……

但是,这就是彼岸传灯的原因?到底西王母是怎么死的?面具上发出的气息,若隐若现地告诉小骗子一些隐情。可惜小骗子还没能猜出背后的详情,一场浩劫的阴云笼罩在十万胡杨林。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他忍痛将面具供奉在神庙里,他仿佛看到西王母的面具发出仇恨的目光,怨恨那一场风花雪夜……

一梦觉醒,小骗子并没有忘记西王母,他就实施了寻找西王母的计划。在一次次回忆中,面具就成了传说,从此不敢面对。也许花费了不少时间,发现这个面具。它已经残破不堪,不见当日的风采,但是小骗子一眼就认出了它。

不知是否西王母的力量使然,小骗子却想不起来,看着西王母的面具被小心翼翼地封入箱子,小骗子拍了拍外包装,轻声地说:“终于可以回家了。”当时小骗子似乎听到从箱子里来一声沉闷的回声。

走出神庙,装有西王母面具的箱子……小骗子感到自己的内疚,信誓旦旦,哪怕将她关起来,他要追查到底。他不情不愿地离开,本能告诉他这事并不会简单结束。

圣诞老人千嘱咐不要再做出让传灯为难的事情后,言语中透露东西已在彼岸神庙。他只觉得就算是玉帝,也不能破坏小骗子和西王母的约定,当小骗子将西王母的面具供奉在神庙时,那盏古莲灯更亮了。他想:一定把她接回来!

小骗子乘着晚上圣诞老人不注意,悄悄整理好东西,从窗口飞走,潜入地心口。他故意让自己呆在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就是希望被他们找到。小骗子虽然知道王母娘娘在瑶池,却不知道她躲在哪个地方,不如做出挑衅的样子,让王母娘娘不得不派人来找他。不管怎么说,小骗子对于自己的方法还是有自信的。他并不认为自己对王母娘娘的反击会被忽视。

只是小骗子对于实战缺乏经验,他被两位使者带到了蟠桃宫,预料中的审问却没有出现。他发现那两位使者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神仙。

小骗子不得不重新估量自己的价值,也许千年的经营已经让玉帝的意志融入这个巨大的官僚机器的每一滴血液,化作每一分动力。他不会把小骗子等人当作对手,他们只是他小小的囚徒,这个偌大的拘禁所就是地球本身。将囚笼缩小,让小骗子意识到自己只是囚徒,这件事便告完结。

只是王母娘娘的手段过于小家子气,才使小骗子更加不满。小骗子不想回忆那他走出来的情形,他也不会让自己的伙伴来拯救,王母娘娘至少也找点有创意的理由。

在王母娘娘身边,一直作为幕僚的人是那个人吧。这么一想,一切就不让人惊讶了,甚至小骗子开始同情王母娘娘。在他身边的那个著名的和事佬,能力有限,在权力层叠的云霄宝殿,慢吞吞地出着一些脱线的主意。想到他捋着长长的胡子,故作谋士姿态,小骗子忍不住笑起来。

小骗子想,等到第二天看王母娘娘会不会有新内容,或者干脆在这里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好让王母娘娘从被窝里钻出来照顾一下自己的情绪……

这时,从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小骗子睁开了眼睛。女子的脚步声,听这种节奏,应该是一个女将,这绝对不是晚上会出现在神庙的女子的脚步声。那么,应该是这样,王母娘娘终于睡不着觉了。

小骗子坐起来,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盔甲的女子,问:“你原来是吴管事(办公室主任)……”

“是有怎样?”

“那么,还是直截了当比较好。我是太白金星。”

当眼前的女子报出自己的名字时,小骗子一愣,随即忍不住笑起来。

“我觉得你这种行为不太礼貌。”女子尴尬地说。小骗子捂住嘴,强忍住笑,说:“我只是……对不起,我只是……”

“只是什么?”女子温怒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太白金星大人。”小骗子还是忍不住,捂着嘴笑个不停。

太白金星终于放下心。但是小骗子之后的话,又让她精神紧张起来,“你为什么转生成为女人呢?我记得之前你还是男人。”

“做女人很奇怪吗?”太白金星问

“不,不,是你的话就不算奇怪。”太白半信半疑地点点头,继续她的话题。“我想既然来了,也该猜到是什么事了。”

“是希望我不要再追究西王母面具的下落,还是你重新再来?”

“我们不想和您有什么冲突,这对我们双方都不利。”

“就像当年照顾西王母一样?”小骗子眯起眼睛,问。

“当年是一场误会,陛下,不,他并不想发生那样的悲剧。”太白金星做出很遗憾的样子,小骗子蹙了蹙眉,他似乎有点揭他想要的答案了,但是他不能让太白金星发现自己的意图。

看小骗子没有反应,太白以为自己稳住了他,继续说:“他没想到西王母会死……他以为西王母是不会死的。”

“吴刚也会死。”

“但是可以转生,就像现在,西王母却没有转生,一次都没有。”

“那个白痴,他不会是蠢到想让西王母变成人类,自己再控她吧……”小骗子大怒,一下子跳了起来,太白金星大吃一惊,很快否认道:“不是!”

“那是什么?”

话一脱口,小骗子就后悔了。虽说太白金星是天界最好骗的人,但是自己也太沉不住气了。

“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太白这么说着,结束了话题。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他到底对西王母做了什么?

“你希望不要再追查西王母面具的事情,同时她希望你现在启程去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小骗子一眨眼,心道:之前还不知道阻拦自己的是谁。

“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吧?”小骗子问。他想不出王母娘娘有什么事情找他,照理将小骗子挽留一个晚上,就是王母娘娘最大希望了。

太白突然满脸堆笑,“您去了就知道了。”小骗子觉得她脸上的表情是世界上最差劲的暗示:去宫殿肯定没好事。

之后,太白金星是怎么用飞天术将小骗子送往宫殿的不提。只是他对太白金星的动机还猜不透,他只好去。

堵在门口的四名使者个个身材高大,表情严肃,只是脸上都布满伤痕,细看还是烧伤的痕迹。

“他们刚刚救过火?烧成这样?”小骗子认出仿佛消防员一样的四大金刚问。太白笑笑,又是一个不好的暗示。太白向使者说明了小骗子的身份之后,四人互视了一下,立刻分别抓起小骗子的手脚,面无表情地把他扔到一座高大的房门前。

“喂,你们要干吗?”小骗子扭头向他求助,对方傻笑着说:“麻烦您了!”

小骗子就被扔进一个房间。大门哐地一声被关上,小骗子正想跑上去砸门,一个声音缓缓的传来。屋里好像刚刚经历一场大火,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焦味。但是从房间的那头发出的声音,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有什么西在发出吐纳的声音,像是一只巨大的猛兽,正在伺候着自己的食物。

那种呼吸声和小骗子的心跳合起来,形成诡异的气氛。

“什么人在那边?”小骗子抬高声音问。

呼吸声变得粗犷起来,喉部的吐纳变得更加明显,小骗子觉得血压慢慢升高,眼皮不由自主地跳起来。

“你不说话,我就过去了。我可不管你是谁。”

小骗子抬起步,空气中的呼吸突然紊乱了。小骗子盯着前方,一道光芒朝着他射过来,他连忙避开,闪电打在一边的地上。

“我说你也太过分了!我说话你不回答,我靠近你你就打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烟雾过后,西王母的面具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出现了。和在看到的不同,小骗子感受到西王母的愤怒。它的眉宇之间震荡着怒,红色的血液在面具上沸腾,让她的面目更加狰狞起来。

她终于醒了,小骗子心想。

“我看你现在这么有精神,不如就留在这里,王母娘娘不会亏……”

一道巨大的闪电发出白昼般地光亮朝小骗子打来,小骗子惨叫着跳走,“我说你要杀我啊?如果你当初不愿意的话,你以为他们能把你带到这里吗?你为什么不在我赶到之前打他们的屁股,这样你就不会被带到这里来,不是吗?”

闪电在地上留下很深的痕迹,呼吸更猛烈了,但是闪电没有出现。

“看来你不相信我能帮你,所以才这么蠢地被带过来,现在后悔了。又乱发脾气,哇,你要打死我?!”

小骗子一边逃着闪电,一边惨叫着。

屋外的人听到这般惨叫发出同情之声,但是有人愿意打开屋救他出来。谁都不想被那闪电再打一下。

“我说够了!天快亮了,我可不想在这里和王母娘娘会面。”

闪电在半空中戛然而止,小骗子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我也真是的,为什么要和一副面具谈判?”

小骗子从地上起来,站在西王母的面具前。“如果你不想留在王母娘娘那里,那么我送你回昆仑怎么样?回你自己的地方去?”

面具沉默了一会儿,旋即又将一道闪电打在小骗子身上。这道电没什么威力,小骗子也不躲闪。看来两人,(一人一面具)已经达成共识:如果西王母同意,就不打闪电;如果她反对,就象征性打一道闪电在小骗子身上。

“你真的不回去?”小骗子好奇地问,他原以为西王母会想要回昆仑山。

昆仑……小骗子突然意识到了。

现在的昆仑已经不是西王母生活过的昆仑,已经不是西王母的昆仑了。天空不再有青鸟飞的身影,河水中也没有精灵在歌唱。山神已经老去,迷花的眼睛看不到一丝光彩。在神秘的昆仑,现在是旅行者嘈杂的队列和毫无意义的繁华。昆仑不再清朗,不再神秘,不再使人畏惧……它被标上世俗的标签,浓妆艳抹地出现在各地旅行社的报价单上。任何朝圣、探寻之旅都无法再找到昆仑一族的骄傲了。西王母的昆仑只存在于西王母和小骗子的回忆里。

“不去昆仑,那么……去我家好不好?”

闪电像刮耳光一样抽在小骗子脸上。

“你以为我是王母娘娘,对一个面具念咒语?你不要想错了,我是说你跟我回神庙,在那里没有人会来打扰你,只有你自己,你什么时候想出来,不过就算我在轮回,我也一定会找到这里。”

你看,我现在不是来接你了吗?

小骗子望着西王母的面具,面具的表情似乎变柔和了,看谈判成功。小骗子伸手去拿面具,他不忘记对西王母面具,警告说:“我要把你拿回家,你可以用闪电打我,你打我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西王母没有吱声,小骗子点点头,上前将它从桌上拿下来。他握住面具的手颤抖了一下,看没有反应,才松了一口气。“我说,你还真是别扭。你不要打我,你打我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看看四周没有反应,小骗子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打开房门。之前见屋内没什么声音,太白还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见他平安无事地出来,虽然面有小伤,但是相比四大金刚,绝对是清爽亮丽多了。太白笑着迎上去,他想接过面具突然从面具中发出一道闪电,打在太白的头上,把打倒在地。

“你们最好不要做多余的举动,西王母已经决定回神妙。如果你们阻拦的话,就会像太白金星那样。”小骗子从面具后,对着四大金刚发话,看着太白金星趴在地上揉腰的模样,四大金刚没有阻拦小骗子。

小骗子轻松走出宫殿。他松了一口气,说:“你敢再打我,我就真的不理你了,扔你在这里!”

看着小骗子抱着西王母的面具离开,站在南天门的一个背影的眼神中闪出异样的光芒。太白说:“吴刚把西王母带走了,属下无能,没能留住他。”

“算了,是我叫你不必太在意‘她’的。”那个背影又说“倒是神庙那边的情况,你都调查清楚了?”

“是的。”太白金星停顿了一下,放低声音说,“我觉得把他们交给基督,是不是要……?”

背影举起手,示意不必那么做。“基督那边,你去打声招呼。让他们看着办。如来这边我去解释。”

太白金星又行了一礼,跳上了一朵祥云消失在漫漫宇宙。

后来传说神庙消失在一场洪水中,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充满着梦想回忆的地方。在那里,西王母做着怎样的梦呢,小骗子不清楚,只是他将西王母的面具放在那里,准备离开时,他留下一句话:“你现在可以安静地做一些梦了吧。”

孤独地守在那里的夜晚,也许,西王母会梦到昆仑吧,只属于她的昆仑……

神殿里,一盏亮着的古莲灯,映着一面古镜。

西王母说:我就是那个灯神,守着你的到来!

他能再找回来吗?

十万胡杨林激荡起来,一轮圆月在头顶上。

胡杨树下一个绝色的女子在寻找什么……

射天狼心中一酸,再一回头。

月光里,十万胡杨林激荡起来……

“然后呢?回到他们一路上走过来的这个世界里去?”

小骗子终于明白了那个魂牵梦绕的不二法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圣诞老人说:“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新年的钟声敲响了!”

“什么礼物?”

“一个字。” ――

剧终――

一稿写于2000年7月昆仑山(喀什市其尼瓦克宾馆)

二稿修订于2003年11月博格达峰(乌鲁木齐市西来顺宾馆)

三稿修订于2004年9月参加首届凤凰网络文学大赛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西王母还情记》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