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柔儿

类别:经典武侠 作者:叶风无影 书名:岳武系列 更新时间:2007-05-12 07:15:00 本章字数:10741

风住尘消,月儿悄悄爬上树梢的时候。鸣蝉自顾自地叫着,全不管别人是否欣赏它的音乐。杨柳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垂下了秀美的长发。纤巧的池塘边,精致的凉亭下,柔儿自在地舞着手中的竹棒。

柔儿有着圆润的脸盘,乌黑油亮的长发,小巧可爱的嘴,最吸引人的却是那双眼睛,宛如荷叶上的晨露,晶莹剔透却又灵动活泼。所以,虽然没有人说她是个大美人,却也都承认她极有魅力。

杨柳微动,柔儿忽然飞了过去,手中竹棒如蛟龙出水,直指来人双眼。

来人是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年纪,形容俊俏,体态修长,见她的竹棒疾点而至却不躲不闪,只微微一笑。

竹棒忽然停住,距他的眉心只有分毫。

“你为什么不躲?”柔儿撅起了小嘴。

“你又不会伤我,我何必白费力气?”

“谁说我不会伤你?再说,如果我收不住呢?”

“快而无风,疾而不实,你根本未用力,怎么会收不住?”

柔儿一跺脚,“哼!你就会欺负我,不就是武功比我高吗?不理你了!”

“真的不理我?”来人笑笑,“那我千里迢迢带回的玫瑰丝糕只好自己吃了?”

听到了有好吃的东西,柔儿立即转身回来,给来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岳武哥哥最好了,总想着柔儿。丝糕在哪儿?”

岳武微微一笑:“柔儿,这样可不好,若给澜清兄弟看到了,还不把我给劈了?”

“放心,我不会把你劈了,我只不过会卸下你一条腿或者一只胳膊。”凉亭上跳下一人,黑衣,黑剑,但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不似岳武的俊美,却十分耐看。只是冷的象千年不化的冰山,让人亲近不得。

“澜清!”柔儿立即丢下岳武向他奔去,小鸟依人般投入他的怀抱,脚下却狠狠踢了过去。“柔儿都被人欺负了,你还躲在亭子上!”

秦澜清也不躲闪,柔儿那一脚便准确无误地踢到了他的腿上,而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好象柔儿只不过轻抚了他一下一样。“岳大哥怎么会欺负你呢?”

岳武一闭眼:“赫赫有名的冷面剑客秦澜清被这么个小丫头欺凌,不忍目睹啊。”边说着忽然一偏头躲过柔儿一计粉拳。

柔儿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这孤家寡人不懂的了,打是亲,骂是爱,喜欢不够用脚踹。就你,想让我踹我还不踹呢。对吧,澜清哥哥?”

秦澜清忽然一笑,立时冰消雪融,温暖之极,“柔儿踢的一点不疼。”

岳武摇摇头笑道,“好,算你说的对。”

“什么是算我对?本来就是我对!”

岳武看秦澜清,秦澜清一耸肩,岳武只好苦笑道:“好,你对,你完全对。”

“这还差不多。”说着,抢过岳武手里的一包吃食,拉着秦澜清便走。

“脸都圆了,还吃。”岳武故意气她。

柔儿已经打开包拿一块放在了嘴里,听了这句话立即拿了一块放到秦澜清嘴边:“澜清哥哥,吃。”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我要你吃你就吃嘛!”

秦澜清有些奇怪,她一向不许别人碰她的美食,今天是怎么回事?

跟在后面的岳武笑道:“她怕自己胖了嫁不出去,想把你也喂胖。”

柔儿也不理他,只顾着让秦澜清吃。秦澜清吃的嘴里满满的,她仍在塞。

“柔儿,”秦澜清抽空说道,“是那样吗?”

柔儿顽皮的一笑,“别听他胡说,我是看你太单薄了,再胖一点才有型。”

“柔儿,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娶你的。”

柔儿俏脸倏地红了,秦澜清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把头一低也不管他们二人,自顾跑进了屋内。

“原来柔儿也有害羞的时候?”岳武大出意外。秦澜清也不说话,只匆匆跟了进去。岳武摇摇头一笑,也随着进去。

两个人进到屋来看到柔儿正端着一只精致的宜兴紫砂壶出来。

“岳武哥哥,澜清,喝茶。”

岳武笑道:“柔儿长本事了,居然会泡茶了。”

柔儿哼一声道:“你不知道的我的本事还多着呢。”一面盯着他们,“好喝吗?”

“好喝,好喝。”秦澜清点头不迭。

柔儿一板脸,“我要你提意见,你就知道好喝?”

“只要是你给的东西,哪怕是白开水,澜清喝着也是好的。”

柔儿眼珠骨碌碌一转,笑道:“也是。那我就不问你了,反正你也不会给我好话听。”

岳、秦二人都笑了。

柔儿也在桌边坐下,手托香腮,盯着秦澜清喝茶。秦澜清被盯地不知怎样将茶杯端到嘴边。柔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转头对岳武道:“岳武哥哥,这次要谁的资料?”

“新任靖北王张巡。”

柔儿微怔。

“怎么?没有?”

“有是有的,只是你真的要拿他?”

“很意外吗?”

“你是赏金猎人,只抓官府通缉有赏金的犯人。为什么这次要破例?你又不是大侠?”

岳武一笑,“偶尔当当大侠的感觉也不错。”

“可是,如果想做大侠,当初何必做赏金猎人?现在你已经是天下闻名的赏金猎人,想做大侠,谁信?”

“岳大哥做大侠岂是为了让谁信的?”秦澜清插话道。

“就算不是让人信,也犯不着挑这个王爷啊?他刚刚把前靖北王掀下马。对了,那个王爷犯案是被你抓的,对吗?”

“没错。”

“既然如此,你该知道,他刚刚铲除了一个劲敌,现在是皇上眼皮底下的红人,你何苦去招惹他?”

“我没说我去招惹他啊。”

“真的没说吗?”

“真的没有。”

“没错,岳大哥只要他的资料,没说去招惹他。”

“谁问你了?”柔儿一脚踢过,不过,疼的却是她。“你敢运功抵抗?”

“我没有啊。”秦澜清很无辜的样子。

“那怎么?算了。岳武哥哥,那你要他的资料做什么?”

“他虽然战功卓著,但是总不能任他仗着军功就任意欺凌无辜女子。所以,我需要他的详细行踪,嗜好,好教训他一下。”

“真的只是教训?”

“当然是真的。”

“好吧,权且相信你,我去取。”

“柔儿。”秦澜清叫住她,“顺便把青玉道人的资料拿来。”

柔儿倏地转身,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他:“你要他的做什么?”

“看看。”

“为什么看?”

“要看一定需要原因吗?”

柔儿盯着他的眼睛,秦澜清不自觉地避开她的目光。“你要挑战他?”

秦澜清不语。

“为什么?”

“柔儿,你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别拿这话搪塞我,”柔儿面无表情,但眼睛亮地惊人,“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挑战他?你知道他的可怕。”

“我知道,挑战他的人下场都很凄凉,生不如死。”

“那为什么你还要挑战他?为了名?名重要还是命重要?”

“对江湖人来说,名比命重要。”

“你?”柔儿气急,“那我呢?我重要还是命重要?”

“柔儿.”

“说!”

“你重要。”

“骗人,”柔儿未料他会这样回答,“我重要为什么还挑战青玉道人?”

“不是我挑战他,是他向我下的战书。”

“什么?”柔儿大感意外,“你的名声有那么大了吗?青玉道人亲自挑战你?哦,对了,你杀了谢婉颜,她是他的,情人?”

“没错。”

“当初我就劝你不要动她,不管她如何作恶,有青玉道人撑腰就动不得。别人都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柔儿越说越气,干脆又坐在桌边狠狠盯着秦澜清。他们小两口吵架,岳武到落的自在,在旁边悠闲地喝茶。不料被柔儿看到,立即拉上他:“岳武哥哥,你也不管管他?”

岳武早知道柔儿不会让他自在,微微一笑道:“他一不是我的手下,二不是我的晚辈,我哪里管得着他?”

“至少,你可以帮帮他吧?”

岳武苦笑,江湖中但凡有点气概的都不屑他人助拳,何况是骄傲如斯的秦澜清?柔儿也明白他苦笑的原因,叹一句:“至少,你可以去说服青玉道人要他放弃。”

“不用。”秦澜清忽然开口,“青玉道人冷酷残忍,他不找我我也要找他。”

“可是.”

“柔儿,你不帮我?”秦澜清声音变得异常柔和,与他平时生硬的语调大不相同。

柔儿目中已带泪,“你确定要去?”

秦澜清坚定地点点头。

“好,你走!你走!最好永远也别回来!”

柔儿的泪已在打转,却拼命忍住不让她们掉下来。

秦澜清有些意外,“你真的要我走?”

“对!你走!”柔儿的语气也分外坚决。

“你确定?”

“确定!”

秦澜清一叹,对岳武道:“岳大哥,帮我好好照顾她。”说完,也不等岳武回答,拿起自己的剑就要出屋。

“你?你真的走?”柔儿瞪大眼睛。

“你要我走,我怎能不走?”

柔儿要气疯了,但偏偏一句话说不出,只怔怔地看着秦澜清出门。

“站住!”眼见他就要到了走廊,柔儿终于喊了出来。

秦澜清到也听话,立即站住。柔儿转身到后堂,须臾出来,将一叠东西丢给他:“拿去!”又把另一叠丢给岳武:“这是最近官府通缉的要犯和靖北王的资料,拿去,都走!”

秦澜清欲要说什么,终于只张张嘴什么都没说,拿了东西掉头而去。柔儿只看着他的背影发怔,久久不动。

“柔儿,”岳武一叹,“澜清他”

“你不用说了,”柔儿吸一口气,“我都知道,江湖人重诺守信,一旦答应了就绝不能反悔,而且青玉道人确实应该有人教训一下了。”

“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想让他牵挂过多。我对他越好,他就越想保命。可是高手过招最忌分心,越想保命越容易丢命,我不想他丧命。”

“原来如此,柔儿,你真的是用心良苦。”

“用心良苦又如何?他什么时候能把我放到第一位?”

“柔儿.”

“我明白,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是另一回事,我好想他能陪着我。一个人在这里,虽然幽静、秀丽,终究太过寂寞。”

“都是我不好,害你不能出去,只能隐在这里孤独度日。”

“岳武哥哥,你又这么客气。有你这样的哥哥,我骄傲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只是,你们一来就两个都来,一走,两个都走,让我这里要么热闹非凡,要么寂寞无边,处在两个极端的感觉很难受的。所以,以后你们一定要商量好,一个一个来,知道了吗?”

“知道了,柔儿有命,谁敢不从?”

“哼,谅你也不敢不从!”柔儿故意装出很凶的样子,却忍不住自己也笑了。

岳武也笑了,露出一只好可爱的小虎牙,柔儿忍不住道:“岳武哥哥,你的小虎牙还没拔掉吗?”

岳武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虎牙笑道:“我觉得很好看,为什么要拔掉?”

“有这只小虎牙显得你更加可爱,哪有赏金猎人的样子?”

“你觉得赏金猎人该什么样子?”

“这?就算不是虎背熊腰,至少要很威武吧?反正不是你这样子。”

岳武只笑不语。

柔儿忽然想起什么:“糟了!”

“怎么了?”岳武看她脸色都变了,急问。

“刚刚给澜清的资料中漏了一点,就是青玉道人杀招是左手的暗剑。这是我研究了伤在他手下三十余人才发现的,还没来得及写进去。刚才一急就忘了,现在怎么办?”

“放心,我尽快赶去告诉他。”

“来得及吗?”

“放心,他们约在三日后的午时。”

“那你的事呢?”

“我的事怎么比得上澜清的命重要?”

“谢谢你,岳武哥哥,为了澜清。”

“小傻瓜,谁让你是义父唯一的女儿,而你偏爱上了他那个木头疙瘩?”

“谁说他是木头疙瘩?”

“不是吗?”

“当然不是,他是,他是榆木疙瘩。”柔儿说着自己也笑了。

岳武也笑了,“好了,乖乖呆在这里。我保证给你带一个活着的秦澜清回来。但是,如果你不乖,我会把你的澜清藏起来,让你再找不到他。”

“放心了,我一定乖乖的。”

岳武的身影渐渐融入黑暗里,柔儿默默一叹。桌上还有岳武带来的丝糕,可是她已经没了吃的心情,她信步走到湖边的亭里。虽是盛夏,夜里风依然有些凉,特别是在湖边亭下。但柔儿不想回屋,沐浴在黑暗里让她有一种安全的感觉,让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感到自己的心痛。她需要这样的感觉,不然她有时会找不到自己。

月色朦胧,柔儿就在这朦胧中睡去。睡梦里,她看到澜清被青玉道人的暗剑刺中,血落,他也倒下。柔儿惊醒,一身冷汗,心犹然跳的甚急,腮边尚有泪痕。

月早已落下,东方已现鱼肚白,天要亮了。柔儿轻轻擦去腮边的泪痕,只是一个梦而已,澜清与青玉道人约战在三日后,怎么会有事呢?

柔儿回身,该回去了,也许她应该为他们准备些吃食。

“柔儿。”

柔儿霍然转身,朦胧的光影里一个人,一个抱着一个人的人影正朝她走来。

“岳武哥哥?”她忙迎上去。

人影渐近,果然是岳武,但是他怀抱的人,柔儿忽然觉得一阵眩晕,那个手臂无力垂下的人赫然就是秦澜清!

“澜清?”她冲到他身边,岳武将他放在她的臂弯里。天光还暗,但她依然清晰的看出他脸色的惨白,就连嘴唇都全无血色。她揽过他,她的手触到一些粘稠的液体,她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她忍不住全身颤抖,只哆嗦着抚过他的脸,却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殷红,而他的脸却冰冷的可怕。

“岳武哥哥,”她的声音也在颤抖,“你说他们在三日后决斗的?为什么?”

“青玉道人无耻偷袭。对不起,我赶到时,澜清已经”

“可是,你说过你会把他好好带回来的!你要救的人,什么时候失手过?”

岳武蹲下身来,轻轻拍拍她的肩:“柔儿,对不起!”

“我不需要对不起!”柔儿直愣愣看着他,“我只要活生生的澜清,你明白吗?”

“柔儿,如果想哭就哭出来。”

可是,柔儿没有眼泪,她的眼睛干干的,她的眼神满是迷茫,她的心里更加迷茫,她甚至不知道现在她应该说什么、做什么。一瞬间她的世界仿佛都已经失去。她低头,他的脸变的很模糊,仿佛他在渐渐远离。

“不!”她喊了出来,紧紧抱他在怀里,“不要走!澜清,不要走!我不要你走!”

她忽然感觉到什么,是什么?她努力凝聚精神,好象是心跳,是他的心跳?她缓缓地放开他,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竟然慢慢睁开了。柔儿揉揉眼睛再看,看到他虚弱地一笑。

“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我当然没死。”

“那,刚才你,岳武哥哥?”

“我只说我赶到时他已经遭遇青玉道人了,没说他死啊。”

“好啊,你们!你们联手骗我?”柔儿想跳起来,想大怒,可是她不忍丢下他,刚才她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他了。现在,她只想好好地抱抱他,感受一下他在她怀抱里的真实的感觉。所以,她没有跳起来,她只是恨恨地喊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你们真是太可恶了!”然后低头对他狠狠地道:“你居然感骗我?”只是声音却不知不觉地柔和了许多。

“是岳大哥不许我说话的,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吓唬你。”

岳武笑道:“谁让你总欺负他?我只是替他出口气罢了。”

柔儿冷笑,“是吗?”右手轻扬,一条丝带毒蛇般缠向岳武,岳武也不躲闪,伸手一格,丝带已到了他的手中。

柔儿翻个白眼给他,“哼,就仗着武功比我好就欺负我!还不去拿伤药?”

秦澜清道:“岳大哥已经给我包扎过了。”

岳武已经笑着离去,柔儿板着脸:“他知道什么包扎?现在伤口还在流血呢。”

“你还在生气?”

“对啊。”

“柔儿,对不起。下次.”

“你还有下次?”柔儿瞪大了眼睛。“如果你们再敢拿你的生死开玩笑,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不要!”秦澜清一下子起身,“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你都不能轻言生死,要好好活着,不管我在不在你身边。”

柔儿很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你说的是真心话?”

“不是真心话就让我.”

“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谁要你发誓了?”柔儿口气虽凶,目光却变的从不曾见的柔和。

秦澜清也不觉笑了。

突然,柔儿回头喝问:“谁?”

话音未落,已有一条人影到了近前,但显然不是岳武。柔儿一惊,此人轻功奇佳,她匆忙出手,还未挨到衣角已被来人叼住了手腕,再想用力已不可能。

“柔儿!”秦澜清惊呼,方要出手时那人已掳了柔儿去远。“柔儿!”他随后就追。

本想给他们留时间独处的岳武已经风般赶到,“怎么了?”

“柔儿,被人掳走了!”

秦澜清本不是那种头脑一热便冲动的人,但他还年轻,他还是易冲动的年纪,何况被掳走的是柔儿。所以他的心乱了,他想追,奈何来人轻功奇高,而他不仅不擅长轻功而且还受伤不轻。所以,岳武拉住他,“别急,来人是冲着我来的,柔儿暂时应该没有危险。”

“你怎么知道?”

岳武笑笑,“相信我。”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秦澜清居然就真的沉静下来。

“好,我相信你。”

“我们去研究一下,怎么救柔儿。”

“恩。”

岳武去准备了,秦澜清独在房中。岳武说了他目前最要紧的是养伤,但是他静不下心来。如果一个人最珍视的人身处险境还能心平气和,那那人不是在说谎就是已经非常人。秦澜清认为,岳武已非常人,但他不是。所以,即使在运功调息,他依然想着柔儿,所以,他根本无法认真调息,所以,他干脆站起来,所以他恰好看到那个人,那个蒙面人。

“谁?”他喝问。

来人并不答话,手一扬一只袖箭呼啸而至。待他躲过后那人已踪影皆无。

袖箭上有一张纸条,秦澜清看地发呆。

“出什么事了?”岳武匆匆赶到。

“没事。”他不想让他知道。

“没事最好,”岳武举手,“对方已经下了战书,约我们今夜庆阳宫。”

“真的?”

“真的。”

庆阳宫是新上任的靖北王的府邸,并不富丽堂皇,但庄严。岳武和秦澜清就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了进去。夜凉如水,月色凄迷,秦澜清走的很有力,仿佛每一步都要踏碎一块地砖似的。岳武却走的很轻,好象脚下踩的是棉花,一丝声息也无。每一处能藏人的地方都有人,这点他们不用看也知道。靖北王府别的有没有不知道,人却一定是多多的。

靖北王就坐在他的王座上,紫色蟒袍,纯金王冠,坐在那里仿佛全天下都在他脚下一样。对于联袂而进的两个人,他连眼皮都没抬。

岳武一笑,象看到什么从未见过的怪物似的。秦澜清盯着他,象要一口把他吞了似的。

“你们来了?”王爷终于开口了。

“来了。”

“柔儿呢?”

“放心,我抓那个小姑娘没什么恶意,只是想烦劳这位赏金猎人岳武岳大侠跑一趟。既然岳大侠已经来了,那个小姑娘当然会还给你们了。”

这大侠二字从他口里说出,简直比天下最恶毒的话还要让人不舒服,秦澜清就要动怒了。岳武轻轻碰一下他的手笑道:“岳武不过是追金逐利之人,哪敢当这侠字?不过,柔儿呢?”

“柔儿自然会给你们,不过你们先放下武器。”

“岳武从来不用武器。”

“那你身边的年轻人呢?”

对一个剑客来说,剑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秦澜清手上青筋暴起,指节泛白,剑鞘被他握的吱吱响。许久,他的手慢慢松开,终于将剑放下。

靖北王拍手,从他身后的一个小门中,柔儿被人押了出来。柔儿显然被人点了穴,大眼睛骨碌碌直转,却一点也动不得。

“柔儿!”秦澜清便要冲上去,却被岳武拉住,“你怎么样?”

柔儿眸光闪动,奈何无法说话,只呆呆看着他。

“好了,”靖北王终于看向他们,“人你们已经见到了,我们的事也该谈谈了。”

“好,不知道王爷招小民前来究竟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听说你已经将前王爷捉拿了。”

“没错。”

“他图谋暗害本王,罪有应得。本王还没谢过岳大侠呢。”

“王爷何需客气?岳武捉他也不过是为了那五千两赏金。”

“听说,只要是作奸犯科的人,总有一天会犯在你手里。”

“哪里,岳武可没这本事。”

“岳大侠就不必客气了。你知道本王一向喜欢民间女子,而且是喜新厌旧。所以,有许多黄花女子毁在我的手上。”

秦澜清目光冒火,岳武笑笑:“高高在上的人,总有自己的癖好。”

“想不到岳大侠如此开通?唉,只可惜只要你在人间一天,我就担心你会来找我麻烦。我辛辛苦苦不老王爷扳倒,就想自己当王爷,自由自在。现在当了王爷还是这么的提心吊胆,这滋味实在不好受。所以,岳大侠就只好委屈一下了。本王借你的人头一用。”

岳武笑,方要开口,忽然真气不继,人不由自主地倒下。

秦澜清惨然一笑:“对不起,岳大哥,我不能不这么做,否则,柔儿会没命的。”

柔儿眼中有泪,岳武却只是淡淡一笑。

靖北王哈哈大笑:“岳武,想不到会这样吧?本王也知道要捉你,我那些废物手下是没用的。而且,你似乎无情无义,没有任何亲友,让我着实头疼了许久。还好,我花重金终于打听到你有个妹妹,而且你的妹妹有个相好的秦澜清。不过一直找不到她的住处。所以,我找了青玉帮忙。哈哈,年轻人,你以为你跟他交手还能活?那不过是为了找到这个小姑娘。”

秦澜清目光如火:“把柔儿还给我!”

靖北王哈哈笑道:“本来本王对这小姑娘很有兴趣,不过看人生离死别也是种好享受,把她给他!”

柔儿被推过来,秦澜清伸臂接住,解了她的穴道。

“柔儿,你没事吧?”

柔儿凄然摇摇头,“我没事。”

“没事就好。”秦澜清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仿佛怕她象炮沫消失一样。

柔儿任他抱着,泪悄悄滑落。

秦澜清面容忽然僵住,慢慢松开臂膀,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柔儿。柔儿满面泪水,痴痴看着他。

“你该知道,我绝不许任何人伤害到岳武哥哥,包括,你!”

秦澜清低头,柔儿的手依然在他的小腹,手里的匕首只见柄。

“我知道,我不怪你。”

靖北王忽然哈哈大笑,“果然,一切如王爷所料。”说完恭身一礼,方才押柔儿的人冷哼一声,坐到了王座上。

柔儿的目光里满是恨意,靖北王冷笑。

“你不服气?”

“当然不服,你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捉岳武哥哥,亏你还是个王爷!”

“哼!成者王侯,败者.”

他的话忽然中断,因为岳武的手准确地锁住了他的咽喉。

“你?”

“我为什么能动是吗?”

“不错,我看地很清楚,他的确是点了你的穴道。”

“你不知道有些人的穴道是可以动的吗?”

靖北王脖颈上青筋暴起老高,但还是冷笑道:“就算你擒住本王又如何?本王又没有犯法,你根本无权擒拿。而且,秦澜清死了,柔儿也就完了,柔儿完了,你又如何向你的义父交代?”

“你知道的事很多。可是,我也知道,你本是有六十多条人命在身的采花大盗,官府早已下令捉拿。只是容貌和靖北王很象,居然杀死他冒名顶替。所以,捉拿你不仅可以,而且还有赏金可拿,我何乐而不为?至于秦澜清?”

柔儿忽然一笑,推一下秦澜清,“好了,戏演完了,你可以起来了。真是笨人,装死都不象。”

秦澜清坐起:“我这人一向不会说谎,演戏自然更不在行,哪像你跟真的似的?”

“啊,你取笑我?”

“不,我哪敢?”

两个人闹成一团。

靖北王喟然一叹,“我输了。”

天已大亮,岳武三人走出了王府。柔儿开心极了,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可以正大光明地在外面露面。

“岳武哥哥,我还要回去吗?”

“既然你的身份已经为人所知,也就不必那么神秘了。以后你可以和澜清自由出入江湖了。”

“真的?”柔儿快乐地跳起来,“澜清,以后我可以和你跃马江湖了!”

“是啊,以后我再不离开你!”

柔儿和秦澜清去远。岳武微微一笑,年轻人,永远这么容易快乐。可是他呢?他老了吗?他只不过比秦澜清大五岁罢了,但是,他的世界已经被封住了。他是岳武,天下最有名的赏金猎人,注定了不能和谁走的太近。

“岳武哥哥!”柔儿的声音远远传来,“你快点啊!”

“来了。”岳武笑答,矫健的身影一滑而过,很快融入了湛蓝的天际。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岳武系列》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