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非

类别:经典武侠 作者:叶风无影 书名:岳武系列 更新时间:2007-05-12 07:15:02 本章字数:4668

门紧闭着,厚重密实的曳地窗帘将小屋遮的夜一般黑,飘飘摇摇的烛光映出一张虽不能说是风华绝代,却妩媚动人的脸。

蛾眉淡扫,眉尖若颦,恍若永远锁着晨雾般的轻愁。杏眼不大,微微一笑便弯成了柳梢上的新月。芙蓉面上,薄施脂粉,愈显娇艳。略丰满的唇上薄薄涂了胭脂,更加红艳欲滴。金凤噙珠的步摇,红的刺目的长裙。想不到自己还有再穿嫁衣的一天。伊纯看着菱花镜里面无表情的自己,往事纷繁涌入脑海,嘴角不自觉地牵出一丝苦涩的笑。

“秦漠,二龙山大寨主,远近闻名的土匪头子。价码,五千两。”那个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笑眯眯的说出她要接的任务。“我不接。”她干脆的回答,“我不会为官府卖命。”.“看看这些再说如何?”他抛过来一把小小银牌,伊纯瞳孔在收缩,“好,我接了。”

事情进行地出乎意料的顺利,她在二龙山下那家破旧不堪的茶馆喝茶不到半个时辰,一行人马就冲了下来。那个满脸落腮胡子的大汉大咧咧地笑着对她说:“我要娶你。”伊纯的第一反应是掏掏耳朵,随即便笑了,眼前的这人一定是患有癔症,所以她完全没有必要再和他废话,所以,她一语不发转身就走。“你知道我是谁吗?”伊纯继续笑,他是谁她必要知道吗?“我叫秦漠,是当年瓦岗山秦琼的后人,现在是二龙山上的寨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土匪头子。”伊纯心里一沉,原来传说中的秦漠就是这样一个粗豪的汉子。秦漠哈哈大笑着,“土匪头子与女杀手,天造地设的绝配吧?”伊纯又吃了一惊,她不知道她的身份什么时候公开了?这么多人已经知道了么?但无论如何,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为了她的兄弟姐妹们,所以,她点头,“好,既然是绝配,当然要配了。”

该杀他吗?直到此时伊纯仍在犹豫。官逼民反,她自己的经历已经一次次验证这句话的真实,那么她又凭什么去杀一个和她一样凄苦的人?更何况,他并不是那种杀人放火无恶不做的悍匪。“为了一些人活命而去结束另外一些人命,值得吗?”那个年轻人笑着问她。值得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不能让她的兄弟姐妹们赴死。

犹记得当年繁华的小镇因为一场可怕的瘟疫变成死地。死的竟都是身强体壮的年轻和中年人——包括她即将成亲的未婚夫,幸存下来的,都是些弱女幼童。外面的人们当他们是灾星,对他们百般歧视、驱逐。于是,他们这些在天灾中幸存的人们,在人这里却挣扎在生死边缘。为了生存,她和几个年纪稍长的姐妹付出了所有努力。身为武师的女儿,她找到最快最直接的赚钱方式是——做杀手。世事就是如此可笑,往往不怕死的,总活的长久些。武功并不太出众的伊纯却成了杀手群里知名的一个。

伊纯又苦笑了,杀人并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可是,事实却是她必须用别人的性命来延续她的兄弟姐妹的生命。天意弄人,她又能奈何?总是要走的,留恋没有任何意义,伊纯站起身,推开了门。

秋日的阳光,亮的惊人,伊纯不由地眯起来眼睛。抬起头,天蓝的清澈通透,一丝丝一缕缕的白云只是将天装点地更高更远。风舞叶落,萧萧落叶并不增添秋的悲意,反成了一道异样美丽的风景。伊纯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或许是在黑暗里太久的缘故,她害怕明亮,尤其这样灿烂的阳光。她现在的心情,适合凄风苦雨来相配。老天并没有时间来照顾世上受苦的人,这一点,她早已深深体会。

迎亲的队伍已经来了,出乎意料的齐整,伊纯想笑,却笑不出来,她身边没有一个人——他们在等着她杀了她的新郎去救他们的命。秦漠骑着高头大马,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伊纯心里,却只有他失去生命的模样,想着想着,竟没来由地忽然打了个冷战。

洞房花烛夜竟然没有人来闹洞房,这倒出乎伊纯的意料。秦漠进洞房时竟然没有一丝的酒气,这又让她颇感意外。大红的盖头掀起,伊纯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眼睛,令她惊奇的是,他的眼睛非常秀气,尤其现在满眼的笑意,和他满脸的胡子极不相称。

“敢嫁给土匪头子,”秦漠笑嘻嘻地说,“你的胆子真的够大。”“敢娶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你的胆子也不小。”秦漠哈哈大笑,“所以,我说我们两个是绝配。不过,对于你肯答应这婚事,我确实非常好奇。”“非常简单,”伊纯干脆地回答,“我来的目的就是杀你。”“不是真的吧?”秦漠嘿嘿笑道,“谋杀亲夫的戏码实在太多,你不会那么无聊想再添一笔吧?”“为什么不可以?”“

那么你打算怎么杀我?公平决斗?你好象不是我的对手;在酒里下毒?酒是我们的;最好就是,”他忽然帖到伊纯脸旁,“在我们亲热时.”伊纯倏地远离他,虽然她年纪已经不小,但尚未经历过人事,听了这样的话自然难免尴尬。秦漠已被她的动作逗的哈哈大笑,单手指着她,“这么害羞.”

伊纯朱唇微启,一枚细若牛毛的银针已经疾射而出,直本秦漠额头。秦漠“哎呀”一声捂住额头,满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她。“我说过,我是来杀你的。”秦漠又笑了,笑的张狂,放下手,指间闪光的正是那枚银针,伊纯变了脸色。“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秦漠仍然春风满面。“是吗?那么针上沾人即入的寒毒呢?”秦漠看看自己的手,又扬起到伊纯眼前。他的手上,戴着手套,只是手套几乎透明,所以才让伊纯一时不察。“你还有什么法宝?唇上的‘君醉红’,脸上的‘胭脂泪’,发梢的‘无神香’,指尖的‘消魂散,还有.”“够了!”伊纯喝道,“不用卖弄了,既然你早就知道我是来杀你的,为什么还要娶我?”“你知不知道,千里马都是性子比较烈的,而一旦被驯服就会终身只服从一个主人。象你这样的烈性女子,当然要亲自驯服才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伊纯指上锋利如刀的长甲已划到了喉边。没有划到,不是因为秦漠而是因为有人抓住了她的手。来人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身体颀长,容貌俊秀,正微笑地看着她,这一笑,便露出一只可爱的小虎牙。“抱歉,打扰两位的好事真是不好意思。”

“你是谁?”伊纯心开始下沉,这人的武功之高超乎她的想象,若他是秦漠的帮手,那她今天的行动只能失败告终了。“我叫岳武,岳飞的岳,苏武的武。”这一次,连秦漠也怔了。岳武,当今世上最知名的赏金猎人,以捉拿朝廷通缉的犯人为生。而他们两个,恰恰都是榜上有名的。“你是来抓我们的?”两个刚刚还以死相拼的人立即站到了同一战线上。岳武笑笑,“两位的赏金都很高。”伊纯叹息,“传说中岳武极有正义感,只抓罪有应得之人,原来也不过是为了几两银子便枉顾正义之人。”岳武也不焦躁,“两位的所作所为,有什么立场说我吗?”伊纯语塞,秦漠也缄默不言。岳武刚要再说,两人忽然极有默契地同时攻向他。洞房花烛夜,两人都没有兵器,但伊纯的玉绵掌攻上;秦漠的连环腿攻下,一招递一招,连绵如雨——两人第一次合作竟是毫无破绽。

岳武也不急,只躲不攻,连连后退,转眼退到了墙边。秦漠大笑,“看你还退到哪里?”话音未落,岳武忽然不见了。两人同时一愣,明明已是退无可退,怎么不见了?只这一愣的一瞬,伊纯突绝身体麻,不由自主已倒了下去。秦漠没有动,岳武就在他身后。“其实,我也知道,你们的作为都是有苦衷的,但国家的律法制订了就是要人遵守的。若每个人都找个理由去破坏,那要律法何用?”

秦漠冷笑无语,却有人拍掌叫好,“说的真好。”拍掌的人正从门外走进来。秦漠心立即凉了,那是知府的总捕头罗蒙,几次围剿二龙山时打过照面,一旦落入他们手里,必死无疑。“不过,你这话说给我听也没用了。岳武,你勾结二龙山土匪头子秦漠,妄图谋反,将刺杀秦漠的伊纯擒住,这些都是我们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话说?”

岳武只是笑笑,这种无中生有的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作为一个赏金猎人,做的事就是得罪人的,不被人陷害那才是不正常的。只是,被官府中人构陷,还是第一次碰上。秦漠冷哼一声,“谁说我与他勾结,老子才不不屑和这种人打交道!”罗蒙也不理他,只盯着岳武,“怎么样?不用我自己动手吧?”岳武还没说话,却已有人高声说道:“岳武不可能和任何人勾结谋反,我凌瑞可以以人头担保。”

罗蒙立即不说话了,凌瑞是北方七省总捕,他的顶头上司。岳武微微一笑,凌瑞已经大步走进来。他大笑着张开双臂迎向岳武,“师弟,咱们弟兄真的好久没见了。”地上的伊纯忽然打了个冷战,那人的声音她好熟悉,但是她无法开口。岳武也微笑着迎上去,两兄弟拥抱在一起。但,下一刻,岳武已经踉跄着退后,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惊讶。凌瑞哈哈一笑,“师弟,看来一切你已经明了。”“你邀我来捉拿他们两个,目的其实是要捉我?”“没错,不过,顺便捉住他们两个也不错。毕竟,他们都是朝廷通缉多日而不得的要犯。虽然,毁掉自己亲手培植起来的二龙山有些心疼,但当今圣上已经下旨,坚决消灭聚众为盗者,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秦漠面色铁青,却一言不发。眼下的形势对他们不利,武功最好的岳武显然已经受了重创;伊纯被点了穴;他自己,根本不是凌瑞的对手。“为什么?”岳武依然神色自若,“我当初成为赏金猎人是你一手促成,今天,为何?”“只能怪你做的太好,以至于天下只知有你,却不知有我。而且,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太多人,包括我。所以,虽然你是我最亲爱的小师弟,但你犯了法,我也只能忍痛逮捕了。”

岳武笑了,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师兄还真是公私分明,毫不以私费公,小弟佩服。”“哪里哪里,过奖,过奖!”凌瑞笑的好象一只老狐狸。但他的笑还没有完全展开就僵了一僵,他的左腿一麻,人便歪向左边。但他反应奇速,也不低头看,右腿如飞踢向偷袭他的伊纯,手上也不闲着立即封住秦漠的霹雳掌。“哈哈,原来你们真的早已串谋,那凌瑞也没有冤枉你们了!可惜,你们棋差一招,岳武,你已被我所伤,除了已经在天堂看着你的师父,没有人可以救你了!”岳武一愣,“师父他”“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了,哈哈”岳武突然喷出一口血,人也险些摔倒。伊纯已经飞身而起与秦漠合攻凌瑞,凌瑞武功虽高出他们许多,面对他们的合攻一时也有些忙乱。

“你们不想见你们的兄弟了吗?”凌瑞忽然说道。伊纯有刹那的停顿,只这一瞬,凌瑞的掌已扫到了她肩头,她立即跌倒于地。秦漠一个人顿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岳武忽然喝道,“秦漠,退下。”

二人同时停手,凌瑞回头看时,只见岳武面色苍白如纸,眼睛却亮的惊人,一步步走向他。“以你现在的情形,还有可能和我动手么?”凌瑞傲然道。岳武无言,只盯着他,仿佛要用目光杀人,凌瑞哈哈大笑,但笑声未起已落,岳武的手在他的咽喉,他甚至没有看清他是怎样到他面前的。

“这是师父教我专门用来对付你的,他老人家,早已经料到你终会背弃当年的誓言。可惜,他老人家终是没有躲过你这一劫,而我,竟然没有相信师父的话。”

门外,一个黑衣黑剑的年轻人猫一样轻盈地走进,“岳大哥,幸不辱命,所有山寨弟兄和孩子们安然救出。”“多谢你,澜清。”

深秋的夜已经很凉,一队人马无声无息地行进着。

“凌瑞虽死,势力仍在,北方你们仍无立足之地。所以,我让澜清护送你们去湘南,那里的捕头和知府是我的朋友,已经答应收留你们。杀人偿命,古之天理,不办你们,只因为这些人确实需要照顾。所以,以后,一定要尽自己之力补偿自己犯下的错误。否则,终有一天你们会落入法网。”“那你呢?”“我答应了朋友,一定要去见她,我不能失言。”“但你的伤.”“放心,我的伤,我自己明白。”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岳武系列》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