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 四海 -- 第七章 逆旅论交(下)

类别:西方奇幻 作者:锅锅 书名:血玫瑰—风之岚 更新时间:2007-05-10 02:14:43 本章字数:4408

"不,他们缺少了勇气!"白社尔斩钉截铁的回道,"一个草原人来到中原这样繁华的地方,难免迷失方向,若是家在草原还好,草原人终究还是要回到家里的!可是金狼把家安在了中原,他们错了!"白社尔声音不高,却极负自信,若是看到他现在站在轩辕岚身边侃侃而谈的样子,人们都会认为他不应该是一个江湖豪客,至少不应该站在一个街市上盯着女人看得年轻人身边,属于他的领域应该是朝堂之上与人论辩!

"草原上虽然艰苦,可是草原的所得,一草一物都是吉祥天的恩赐,如果一个人陷入饥饿,那是吉祥天对他的惩罚,惩罚他对神的不敬或者懒惰。如果一个部落陷入困境,也是部落上下离心,酋长领导不利的结果。草原虽然艰苦,可是只要能够勤劳并肯于忍耐,草原人总会有热腾腾的烤羊肉和香甜的羊奶。可是,金狼放弃了祖先留下的牧场,进入中原,靠着掠夺中原人的食物,金狼部不再饥饿;靠着中原人织出的丝绸,金狼部不再穿着皮袄;靠着中原人盖起的房屋,金狼部不再住着祖先居住的帐篷!"

"这不是很好么!"轩辕岚的话听不出一点感情。

"好?"白社尔面露苦笑,"不再挨饿的金狼不会知道饥饿的滋味,也就不知道食物的珍贵;穿上丝绸的金狼为了怕弄破华贵的衣裳,只有放弃骑马射猎;住进房子的金狼丧失了对危险的警惕,不会明白危险随时会降临!你说,这样的金狼还是一个草原人的金狼么?"白社尔重重一叹,"金狼已经堕落了,失去了草原人锐气的金狼不再可怕!"

"那为什么蓝鹰仍然没有击败你所说的那个堕落的金狼王朝?"轩辕岚在美丽女人的身后看见一群道士。

"这个……"白社尔陷入沉思,"这个……"

"中原人早就在堕落,比草原人的速度快多了!"拍拍白社尔的肩膀,轩辕岚终于转过头来,"现在的中原不再是刘峰晖建立炎黄帝国时的中原了!炎黄人,哦,不,是中原人已经在堕落,失去了当年击败颉思牙时的锐气,有如被从老虎驯服成大猫一般,拔去了牙齿与利爪!"

白社尔呆呆的看着那个漫步而前的十六七岁男人,突然"嘿嘿"笑着追上,搂住这个一直酷酷的家伙,"嘿,小兄弟,你蛮喜欢我家妹子的呦!"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女人的漂亮脸蛋,有人喜欢女人曼妙的身子,我喜欢的是那个拉住我、无助的求我与她过夜的可怜女人!"轩辕岚出乎意料的把心中一丝想法透漏给这个自顾自攀上来的亲戚。

"可惜!可惜!"白社尔连声叹道,"可惜你这个好命的小子先遇到我家妹子,否则……"

"否则你就霸占了牡丹?"轩辕岚语气中一丝冷气一丝诡笑显露,"你不可能先遇到牡丹的,不要那样看着我,就凭你这红色的大胡子,远远一望就知是个江洋大盗,牡丹什么胆子敢将一个强盗往回领?哈哈!"说到最后,轩辕岚已经大笑出声,与刚才那个定定的盯着女人的小子比较,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白社尔脸色铁青,却发不出火来,晓得自家事的他只得转移这个令自己有些尴尬的话题,手指前面向白牡丹化缘的道士问道,"那些是什么人?作道士的怎么还这样蛮横,呀,无礼,他们要掀我家妹子的便帽!"

白牡丹正在细心的挑选一只式样古朴的玉佩,玉佩只有三寸长,一寸宽,做工简洁,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只张牙舞爪的腾云翔龙,而且图案淡淡的,有些似有似无,凭借几天下来白牡丹对轩辕岚的了解,他一定会喜欢这只玉佩。小贩说是炎黄帝国传下来的东西,咬死五个金币不掉价,白牡丹不信,这样的街市上会有古董出现,但是赝品同样也有,且数量远远多于那些真品,能不能掏到真正的古董关键要看购买者的眼力了。

白牡丹没有这样的分辨能力,实在喜爱这支玉佩,马上掏出钱袋付帐。钱货两讫,白牡丹收起玉佩,不防身边一只大手伸过来,自她手中夺过钱袋,"姑娘,施舍一下吧!"

白牡丹没有提防,抬头细看,那只大手的主人是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汉子,汉子将钱袋打开,掂了掂,翻转过来,"哗啦"一声将袋中剩余的十几枚金币倒入旁边另一个年轻道士端着的铜盆,嘴里叫喊,"女施主认捐金币十八枚!"此时,白牡丹才注意到,早在她挑选玉佩的时间,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围上一群数量在二十几个、年龄不等的道士,有些道士还好,举止总算端正,有些道士可就差劲了,歪带道冠,有的甚至不带道冠,只披散着头发;有些道袍反穿,一个日月太极图案来到胸前,有些将道袍敞开着,露出内衣裤,有些想是出来匆忙,仅仅把道袍披在身上,里面还是一身华丽的长衫。

这些人在白牡丹的钱袋倒空后注意起这个身材玲珑曼妙的女人来。白牡丹的身子岂是一般漂亮女人可以比拟,即使今天没有仔细梳妆,也足以让这些不良道士们的口水流个满地。一个稍微年轻的道士禁不住诱惑,举起手想要掀起白牡丹带着的便帽,一睹那被遮住的美丽!中年道士虽然口中说句"玄忌不得对女施主无礼",身子却没有一点动作,心下只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快些,让他可以看到那神秘的美丽。他的想法也是在场所有道士的一致心愿!

白牡丹看出不好,想脱离这个圈子,谁知这些道士把她围的死死,那个卖东西的小贩发现不好,一早收了钱溜开。这个女人虽然有些慌张,毕竟出身于烟花之地的她什么阵仗没有见过,就是再多上一倍的人数,她自信只要自己撒开泼,也奈何不得自己。更何况,就在身后不远的距离,两个保护神的存在让她心中逐渐镇定。

法名为"玄忌"的道士一只有如鸡爪的手刚刚碰到面前美丽女人带着的便帽上垂下的厚纱,竟被什么东西牢牢攥住。他受惊的抬起头,一个留着红色虬须大汉自那美丽女人身后探出右手,抓住了他即将得逞的"凶器"!

谜底马上揭晓的瞬间被人打断,在场所有道士怒从心头起,口中不干不净的叫嚣着,中年道士不得不出面,冠冕堂皇的道,"这位施主,我们接受了女施主的布施,总要一观女施主的真面目,也好记住女施主的恩德,是不是,不知这位施主为什么打断我们?"

白社尔轻蔑的瞧瞧那些滴在道袍和地上地口水,右手一发力,只听"卡卡嘎嘎"一阵骨断筋折地声音,那玄忌道士有如死了爹娘一般地哀嚎传出,哦,不,说不定他爹娘死了也不一定能够发出如今这样凄厉的号叫,足以震撼心灵、感动天地的号叫!

中年道士脸色"唰"的变白,带些畏惧又有些恨恨的道,"这位施主为何这样狠毒,我这个师弟只是为了牢记女施主的容貌罢了,施主怎能将他的手废掉?"

白社尔不置可否的看看搂住白牡丹加以安慰的轩辕岚,将那个痛晕的玄忌道士扔在地上,手掌一翻,掌心冲上递出。那些个道士们以为虬须汉子还要伤人,随着手掌的伸出一窝蜂的向后逃窜,并不顾信义的纷纷把自己的同伴推到身后。白社尔"哈哈"大笑,"拿来!"

中年道士躲在两个弟子身后,伸出脑袋道,"施主,你要什么?"看着虬须汉子另外一只有如钵盂一样大小握着的拳头,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道,"施……施……施主,我这师弟已经被你伤……伤了,施……施主……还要什么?"

"金币十八枚!"白社尔也不多说,实在是这些脓包不值得他浪费口舌。

"那……那……那样……的话,"中年道士哆哆嗦嗦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轩辕岚冷眼观察这个道士的行为,怎么看怎么显得怪异,正在这时,街道一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音,很快。轩辕岚眼眉一挑,明白自己的怀疑没有错。

这些刚刚还磕头作揖只求白社尔不要靠前的道士们,一听到脚步声,有如脱胎换骨般站直了身子,嘴里冒出的话语也都开始大义凛然起来,好像不久以前哆嗦成一团的不是他们,而是白社尔。

白牡丹不可思议的看着道士们的变化,白社尔则有些哭笑不得。脚步声音来到近前,又是一群道士,只是后来的道士们装束整齐许多,道冠、袍服、云鞋、拂尘一应俱全,全部待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没有错位、移位或者缺席。带头的道士年纪在五十岁上下,须发半百,红光满面,皮肤白皙,并不因为急急赶路而有任何不适,带着后来的道士们插在白社尔与先前那些流氓道士中间,将双方隔开。

"师傅!师傅!"中年道士找到靠山,动作有如看到猎物的猛虎,一把扑到这个老者脚下,不用任何前奏,眼泪奇迹般哗哗流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自己如何辛苦为"圣教"募捐,而这个虬须汉子如何的恶行恶状的打断自己神圣的募捐活动,并在打伤一位忠心护教的师弟后又企图行抢。

老者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心中想些什么,待中年道士"哭诉"完毕,又听着一个检查过年轻道士伤势的弟子的汇报,摇手道,"玄易退下,为师自有论处!"中年道士不明老者安排,老实的退到新来的三十几名道士身后。

"不知两位施主高姓尊名,为何下手如此狠毒,希望施主能给我冯虚理以及天理圣教一个合理的解释!"老道,哦,或者称呼他为冯虚理,开始交涉,又怕自己身份不够,抬出天理教来压人,轩辕岚如是想着。

"强抢金币,调戏妇女,这些都是你们天理教一群道士应该做的么?"轩辕岚搂住白牡丹,在白社尔身后质问,声音不高,却有一种不可违抗的气势。

"这个……"明显有些迟疑,他们那些个所谓地徒弟平时什么个德行,冯虚理自己有些耳闻,可是就是这些"流氓道士"的存在,才让他能够足额完成上峰--祭酒下达的筹款任务,不但如此,最近一年来,自己这个坛的上缴量还超出正常额度,使得他受到祭酒甚至大祭酒的亲自夸奖,他冯虚理也很有希望高升一步,或者成为总坛祭酒或者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成为祭酒。要是这些"流氓道士"出了事,他用什么高升,又拿什么上缴催缴的越来越紧的月金?

想到这里,冯虚理下令,"玄易,退给这位施主十八个金币!"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玫瑰—风之岚》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