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 四海 -- 第八章 夜客(中)

类别:西方奇幻 作者:锅锅 书名:血玫瑰—风之岚 更新时间:2007-05-10 02:14:45 本章字数:3131

"唉!"白社尔脸上自豪的神情消失不见,长叹一声,"草原哪里能够造出这样精良的硬弓。‘穿云‘ 是我用一千枚金币自一个大食商人手中购得,据他说,‘穿云‘也不是大食可以制作,它是当年曾经雄霸白虎大陆得若门帝国得产物,当然也不是装备军队的那种批量生产出来的产品,乃是一位若门帝国皇帝所有,这位皇帝在与野蛮人的战争中战死,若门军队大败,甚至连自己皇帝的尸体也没有抢回来,这张弓也就落到他的敌人手中。后来辗转到那个大食商人手中!"

"哦!是若马的产物,难怪它的弓背比起青龙的弓来得长些!"轩辕岚将自己的硬弓与"穿云"比较一下,果然看到许多不同之处,"还是皇家的器物……"抚摸着"穿云"上面斑斑划痕,轩辕岚有些神往的道,"真的想亲眼看到若马帝国的遗迹,那样强盛的帝国,众多的名将、贤帝……"

白牡丹好像感觉到什么,伸手握住轩辕岚抚着"穿云"的手,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神情悠悠的男人。白社尔愣了愣,"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些,青龙的土地就已经十分广阔了,我恐怕没有余力去白虎大陆了!"

双手握着自己女人的小手,轩辕岚似是对白牡丹说话,也好像是回答白社尔,"我希望能够游历白虎大陆,但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青龙人,青龙人恋家,终有一天会回到自己的家,回到亲人身边!"

白社尔无视身边二人彼此对视眷恋的目光,捧起一坛仰头豪饮,酒水不单单流进他的口中,也流淌到汉子梳理整齐的发髻上、精致的中原服饰上,甚至内里那绸缎内衣中。汉子毫不在乎,只是痛饮,在酒水横流的面容虬须之间,轩辕岚似乎看到一些不属于酒水的液体。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的异常缓慢,白牡丹知晓有人会来偷袭后,就坐立不安的在屋内四处走动,收拾一会行李,布置一下房中摆设或者忙碌一下日间的吃食以及以后的干粮。两个男人久于这种平静中带有火药味道的情势,安心在一边静静的擦拭兵器,除了三张硬弓,白社尔一柄弯刀,轩辕岚一把二十斤的重剑,也破天荒的在女人面前被拿出来。

夜,渐渐到来,黑暗之手笼住大地,在它的庇护下曾经发生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又会发生多少这样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刘记"的位置在余杭郡城的一角,不是繁华地段,相对的,虽然店面不是很大,长约二十几丈纵深十余丈的后院面积却很可观,院子是被四下里屋舍围住,客栈简陋,只有正南方向以及东西两侧作为客房,北面一趟房舍是伙房、马棚以及店主伙计的屋子。

显然的,仅仅两丈高的平房挡不住眼前这些夜行人的渗透。轩辕岚伏在东侧厢房的屋顶,身着一袭黑衣,与眼前这些偷偷摸摸跳进院子的家伙们有些相似。本来是住在南面正房的他入夜后偷偷打开一间没有住人的东侧厢房,也就是现在他脚下的房间,白社尔与白牡丹已经转移来这里,至于正房里就是一个空城计――应该是这样叫吧,轩辕岚实际上并不确定,毕竟那套记不得名字的评书是在他七岁的时候听到,现在过去了数十年的时间了!

院子中的黑衣访客逐渐增多,少部分人守在东西北三侧,约二十人左右的大队呈山扇形分布小心翼翼的靠近正房。一个身形略微矮小的蒙面夜客走在队伍的前方,到达两丈距离时候,可能是看到屋内还没有反应,那人挥挥手,两名跟在他身后的"黑衣老鼠"亮出钢刀,一个健步窜到门前,左面身材魁梧的家伙一脚踹开房门,没有插上,那矮小的夜客心中有些犹疑起来。两个先行探路的夜客没有耽误多久便跑出来,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有些吃惊的喊道,"屋内没人,行李都在……啊!"

轩辕岚见这二人已经完成示警任务,手中早已搭上弦许久的箭矢松开,流行一般的利刃瞬间穿透那魁梧夜客的前胸,使得他的话语突然提高十几个层次,成为响彻夜空的凄鸣!由于手中是"穿云"宝弓,那箭矢去势不减,穿过生物的肉体后牢牢的钉在这个生物身后的墙壁之上,箭身微微颤抖,几滴殷红的鲜血"滴答"流下。

被那魁梧夜客临死前凄凉的叫声刺激,所有黑衣访客都是一个哆嗦,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这是事实么?

轩辕岚以及屋内的白社尔可不管这些,手中箭矢连珠般飞出,将访客们一个接一个的钉住,受死者的凄鸣接二连三的发出,让所有尚保有性命的夜客回过神来,有如过街老鼠状抱头鼠窜,只求在下一支可能临身的箭矢到来之前找到一个可以得到庇护的处所。那个矮小夜客自己干脆乘着距离之便躲进正房之内,随着他进去的还有三五个"黑衣老鼠"。

白社尔的声音响起,不过话语中带着几分得意,"杂毛,以为化了妆就不认得你们了?妄想要老子性命,今天老子先拿你们垫背!"

为人叫破身份的冯虚理气急败坏的盯着东厢,声音的来源就是那里,说明人家已经晓得自己将要带着人偷袭,他却仍然自投罗网,可惜了他积年培训的这批弟子。偷偷探出脑袋观察院中的情形,虽然已有心理准备,看到的景象还是令他几至晕阙:院子当中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插上物件的身子,四周夜色太黑,他看得不清,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倒着的东西,不晓得是自己为躲避攻击主动爬下的还是违反自身意愿为其他物件钉在那里的!

冯虚理心中哀鸣,带来的三十二个弟子算是完了,只院子正中就有十二三个,其他不知道的损失总会有七八个,剩下的十来个弟子还为箭矢威胁,挪挪身子都不敢,今晚不要说杀人报仇,他们这些人能够活出生天就是青莲老祖保佑了!他现在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下午自己好死不死的去郡守府要求郡守李遗爱无论"刘记"发生什么状况都不要出兵干涉!这不是为自己签发去转生的路条么!

刘记的老板姓刘,百年的老店了,但是百年来也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五十几岁刘老板一听到死人的声音,顾不得穿上外衣就要出去制止,要是一家客栈死过人,以后谁还会来这里住?看到刘老板要开门出去,一向体弱多病的老板娘扑将上去,死死抱住丈夫,这是去找死,外面说不定有多少盗匪在打斗,刀剑无眼,一个好歹,盗匪离开,死了都是白死!刘老板冷静下来,为自己刚刚的举动吓出浑身的冷汗,与老伴哆嗦着爬到床下,捂住脑袋,只求菩萨保佑,能保住自己性命。

老板尚且如此,那些伙计更不会出来多事。旅客们只求旅途平安,谁乘想,路上千求万求都没有出事,如今住到堂堂余杭郡城内的客栈里却遇到盗匪武斗,众客商们先后悔图便宜住进这样一家客栈,又反思自己有无过错得罪各路神仙或者哪路神明出门前没有拜到,现在出来惩罚自己。

白社尔只觉痛快之极,虽然是夜晚,又是在房内,但是出身草原又精擅夜猎的他岂会将这些放在心上,箭出如神,每发必中。那种一箭射出后马上传来凄厉惨嚎的感觉,令他怀疑自己是否回到了草原,回到了那夜半对抗狼群的青年时光。要不是心中尚有一丝知觉告诉自己另外还有一项保护白牡丹的任务,这个草原汉子一早跳出房间冲上去厮杀一番了!

轩辕岚没有白社尔的激情,他仅是冷静的观察,然后搭弓放箭,不射人的重要部位,仅仅是射中次要一些的大腿或者下腹,令这个人失去行动能力。考验这些家伙师兄弟友情的时刻到来了,如果有人上来救援这个倒霉的家伙,轩辕岚就毫不犹豫的将之射杀。如果没有人救护这个倒霉家伙,也好,他那凄惨的呼救声音就是最好的心理武器,无时无刻的打击着天理教道士们的意志。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玫瑰—风之岚》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