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 四海 -- 第八章 夜客(下)

类别:西方奇幻 作者:锅锅 书名:血玫瑰—风之岚 更新时间:2007-05-10 02:14:47 本章字数:4901

白牡丹惊恐的看着屋子外面的一切。昨天,哦不,今天白天还是亲切近人的两个人,两个现在世上与她最为亲近的两个人,如今却好像陌生人般,让她看不透。轩辕岚还好些,早在醉仙居上,就已经见识过自己这个男人的武功以及坚强的意志,二哥白社尔每箭必射杀一人,白社尔取得是人命,那么外面那些凄惨嚎叫的始作俑者就应该是现在盘踞房上的轩辕岚了。这样残忍的做法,效果她已经看到,能有五个企图救援受伤师兄弟的道士被来自屋顶的箭矢射杀,一击毙命!其他的道士再不敢出来了,但是那个濒死的人的大声惨呼连白牡丹这个敌对者听到心中都感到害怕,何况那些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道士们?

局势已经完全为敌对双方中人数处于劣势一方掌握,这在平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是现今却是在场所有人的共识。轩辕岚估计能活着的道士不到十个,都隐藏在货物后面、伙房马棚内这样的死角,除非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否则必是一个僵局,相对温和一点的措施就是二人中一人掩护一人出击,击杀所有入侵者,显然的,这个出击者是他轩辕岚,白社尔负责白牡丹的安全不适合出击。

抓起身旁的重剑一个健步飞下屋顶,用剑尖挑起一具尸体,那尸体突然出剑凌空扑向轩辕岚。冷笑一声,"就看出来是装死!"不慌不忙的收好"穿云",双手握剑跨前一步,手腕翻转,"呀!"的大喝一声,重剑带着呼呼风声砍向此人。这个装死的天理教徒身在空中,根本无法挪移身体,眼睁睁的看着那柄逐渐在眼前放大直至割开他的皮肤、血肉、骨骼、内脏,再飞快的反向砍出,又是骨骼、血肉、皮肤。

半空中"砰的"崩开一团浓烈的红色液体,不,不能完全说是液体,这其中还有众多的固体,比如大大小小的脏器、肉块以及被轩辕岚内力炸开的破碎骨骼。这个道士"扑通"掉在地上,不甘心的爬了两爬,剧痛自腰部传来,动作仅仅带动了腰部以上的身躯,随着移动,一些尚在体内的脏器、血肉的碎块滚到地面。"啊!"道士临死前发出全身力气叫喊出声,以舒缓自己身躯传来的痛苦,濒死的疼痛。

这声异常惨烈的喊叫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就连那名被轩辕岚射中下腹因为无人救援而不断惨嚎的道士也被叫喊声所震惊,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忘记了继续嘶叫以召唤同伴,只是看着那大约保持两段的身躯、天空中飘落的"血花"以及伴随血花掉落的林林种种的硬的、软的固体。

不,还有几个人没有为这叫喊声音所动,轩辕岚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看见东厢房闪现出火光,火光一窜便上了房顶。火焰的映照下,他看到整个东厢房被火势笼罩,唯独面向院子一侧的房门还没有火光。不出所料,东厢的房门一开,白社尔护着白牡丹仓惶而出,慢一步脱出火屋的白社尔来到院子中间不住的扑打头上背后的火星。

火,是轩辕岚当初首先想到的用以解决刚刚僵局的激烈手段,但是这是客栈,客栈的旁边还有其他房屋,一旦火势无法控制将会成为波及这个城区的燎原大火,那时恐怕就是余杭郡城的末日了!是以,轩辕岚在想到的同时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刘记"的东厢房外侧是一家米店的后院与仓库,不是轩辕岚的注意方向,他也从未将这家米店列入自己考虑的目标,尤其是在所有道士都进入"刘记"院子以后。现在几乎是祸生变肘,即使智计与深沉如轩辕岚也不禁一愣。手上重剑垂下,关切的注意着自屋内逃命般跑出的两个人。

不单是东厢,西厢正房方向也都有火头燃起,房中躲避的道士与客商们不得不现身出来以躲避祝融之难。隐隐约约的,轩辕岚在吵杂声之外听到几个有些熟悉的叫声,"妈的,烧死你们这些狗男女,叫老子下不来台,我兰逐利就要你们的命!快,弟兄们,再加一把油,喂,说你呢,三东子,你拿的菜油是下仔的,不泼上去还要拿回去给你媳妇做菜呀!"

怎么听来都是今天街上名叫"玄易"的流氓道士的声音,看来这把火就是他带着那些流氓道士吓得手了。轩辕岚有些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将这些地痞无赖放在眼里,竟然让他们惹出这样麻烦的事情,还是在最重要的关头。

冯虚理不是傻瓜,借这样一个天赐良机聚集起残余的几个道士,嘀咕几句,一个道士便借着火光的掩护,悄悄溜出"刘记"。冯虚理看着数目仅仅在个位数的几个残兵败将,狠命的咬紧牙关,一字一字的崩出来,"圣教的威名今天算是栽了,我们不能广大圣教,也要为圣教尽忠,这几个人只有两个男的有武功,那女的根本不会武,一个不留,全部杀光,为诸位殉教的圣教忠勇弟子报仇!"看看没有半分勇色的几名弟子,只好补充一句,"不要忘记圣教的六十四刑条,我们今天如果不能将他们留下,就只有去刑堂报道的份了!"

剩余的几名弟子精神一振,似乎那"六十四刑条"的名称刺激了他们的神经,血色上涌,原本苍白的脸逐渐红润,不,不止是红润,甚至像某种动物的某个部位一般鲜红,手中宝剑重新握紧,骨节因为过于用力握剑发出一阵阵响声。

冯虚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部下重新鼓起勇气,掣出一口松纹宝剑对轩辕岚三人一挥,"布阵!"道士们一阵野兽似的嚎叫,有如受伤的狼群旋风一样扑向轩辕岚三人。这样一群"黑衣野狼"一个个瞪红了眼睛,手持利器,张着血盆大口冲上来,所有的客商、伙计以及店主早吓得腿软脚软,一个个四肢并用跑出"刘记"。

轩辕岚看到自己被围住,略略有些惊慌,毕竟三人中白牡丹没有分毫武功,一下去掉三分之一的战力,不单如此,他和白社尔二人还要保护白牡丹,又去掉部分战力,七扣八扣之下能发挥出五成的战力已是极为出色。与白社尔交换一下眼色,二人默契的背对背把白牡丹夹在二人中间,白社尔悄悄将他那柄精致的匕首塞到白牡丹手中,"自己小心,虽然只是一些杂碎,我们二人也要花费一些力气,不要让自己受伤!"

白牡丹显然被今晚一连串的事件所震惊,有些仓惶的接过匕首,轩辕岚露出一个笑脸,用他那略有些磁性的声音道,"小心肝,我们就是一会的功夫就会解决的,不会让你有一丝一毫的伤害,放心吧!"

无论是欺骗也好,安慰也罢,白牡丹虽然相信自己的义兄,但是心中潜意识中更加信任自己的男人,那个将自己救出火坑的男人,看见男人自信的笑容,不自觉的点点头,心下安静许多。

道士们围着三个人,迟迟不敢上前,三人也不动作,只是冷眼观察他们的动作。冯虚理等候不及,一声断喝,"进!"道士们手中长剑猛的评举递出,口中大呼,"杀!"

轩辕岚不慌不忙的将重剑左拨右挡,挑开近身的长剑,却不继续追杀而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白社尔也是亦然,刀花晃动,挫败了道士们第一拨攻势。

冯虚理本就不指望第一次攻击产生效果,自己晃动松纹长剑加入剑阵,主攻的却是白牡丹。他的加入顿时令轩辕岚与白社尔二人感到吃力不已,发现他的长剑竟然剑剑挥向不会武功的白牡丹,白社尔大骂其"无耻"。冯虚理不为所动,只是专心击杀白牡丹,白社尔有些护佑不及,干脆露出空门全力保护自己的义妹,数招之间,胸口、后背、手臂已经不轻不重的多了许多伤口。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刻,院子门口处一阵混乱,大群人冲了进来。轩辕岚偷眼观察,心中吃惊不已,是那群流氓道士,人数在三十上下,个个手持短刀、匕首甚至铁棒一类利器,眼看就要围上这个战圈。

轩辕岚岂能让他们得逞,本就有些吃力的战圈如果再被这些不顾天理道义的家伙围上,他们三个人可就死定了。想到这里,轩辕岚反身亮出后背抱住白牡丹,脚下用力,硬生生冲破战圈。不过也就是冲破而已,出口方向有新来的流氓道士阻路,他只有奔向正在燃烧房舍,将白牡丹放下,迅速转身面对追上来的道士们。

白社尔在轩辕岚抱住白牡丹的时刻已然明白他的用意,大开大阖的舞动弯刀,拼着受伤挡住部分追兵。虽然脱离了不利局面,但是二人都付出一些代价,轩辕岚后背添上三道血肉泛起的划痕以及一个几乎洞穿右肩的剑伤,白社尔皮糙肉厚,身上大小伤痕已经二十多个,浑不在意,挥刀如风,挡住大部分攻势。

轩辕岚与白社尔都是武功过人之辈,如今却被数十个武功不高甚至是些根本不会武功的家伙围住了打,均升起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轩辕岚明白这样的打发虽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也不是长久之计,大喊一声,"我先上!"便劈开一柄长剑,大步踏前,重剑挥舞,不求防身只要伤敌。道士们不防这人如此不顾性命的打法,阵脚顿时混乱起来,几个流氓道士躲闪不及,轩辕岚重剑之下哪管他们有没有防备,火光映衬之下白影闪过,两颗斗大的头颅落地,还有一个自左肩到右下腹来个大开膛,肚子里有些什么都争先恐后的往外拥,肠子、肚子、心脏、肝肺齐齐来个出境旅游。

看见这些景象,流氓道士们不知为何反而士气暴增,蜂拥而上,几个人甚至要抱住轩辕岚,吓的这个十六七岁的男人忙不迭的后退,与白社尔共同抵御这拨不明所以的超强攻势。好在流氓道士们功力有限,一时热血涌过,还是需要功力作后盾,扔下三四具尸体退下,战果是轩辕岚的左臂被一个不要命的家伙划出尺余长寸许深的伤口,当然这个家伙被伤者生生捏断了脖子,白社尔则是腿上多了六道刀伤,削掉他二两肉。

强忍疼痛的二人,一个不良于行,一个运剑出现困难,不得已,仍然还是年轻的人冲锋上去。道士们有了准备,用功力相对高深的几个冯虚理嫡系弟子挡住轩辕岚的攻击,冯虚理与一众流氓道士围住这个年轻人瞧冷子就是一记偷袭。谁知轩辕岚根本就是以命搏命,玄玉功运转极致,不顾左臂伤势,云指打出,打不中则罢,一旦击中,保证你身上多个窟窿,要是无巧不巧打在脸上,更好,又多个呼吸吃饭的地方了!

看着好像血人一样的轩辕岚,白牡丹几乎要扑过去替自己男人挡住刀剑,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本可以和白社尔逃脱的轩辕岚这样拼命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果自己过去,就会令轩辕岚和白社尔以前的所有作为付之东流,她只有用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银牙将嘴唇咬出血也不自知。

轩辕岚已经感觉到有些脱力,毕竟每杀一人,他身上就会多十余个伤口,云指虽然威力巨大,可是毕竟要以深厚的内力作基础,况且左臂的伤口没有包扎,血液咕咕流出,"身上已经缺血了吧?"麻木的举剑、挥出,再收回,再举起、挥出,心中的想法与行动完全脱节,耻笑自己的行动,"为什么自己心怀大志,自觉心地坚强的自己却屡屡作出违背志向的事情,今天的事情在火起的时刻就应该逃走的,不是么,携带一个人不可能,自己一人还是能够作到的吧!"轩辕岚盲目的挥动重剑,不知杀掉多少人,突然后背一阵剧痛传来,有些感觉的低头查看,一柄长剑自他的左胸穿出,缓缓的回头,是冯虚理那张看似慈善现今狰狞的面孔。

冯虚理偷袭得手,终于刺杀了这个魔王一般的杀星,正在得意的当,那个杀星竟然能够回头,满是鲜血的脸上一个恐怖的笑容浮起,冯虚理吓得松开自己的松纹宝剑,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哆哆嗦嗦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那个杀星仿佛没有感觉的自体内拔出松纹长剑,反复看看,突然握剑的左手划出,宝剑脱手而出,明晃晃的射入冯虚理那根本已经不会逃走的身子内。冯虚理不可致信的看看重新回到自己身上的爱剑,又瞧瞧那个仍然在微笑的杀星,带着自己的野心和欲望倒下。

院子入口处又是一阵大乱,那些因为冯虚理的死而一哄而散的道士们被一群青色衣衫的壮汉杀散。但是如今的轩辕岚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支撑自己乏力的身子,眼前一黑,仿佛倒在一个柔软的怀里。

第二卷 四海 完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玫瑰—风之岚》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