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全卷 -- 第三十章 新生

类别:未来世界 作者:饮月 书名:永恒之生 更新时间:2007-05-12 04:24:57 本章字数:5937

“所以你们就为我安排好了一切,把整个“星河”舰队从卡塞次卢战区调到里波达战区,这样林将军就有权力处理一切了,对吗?”雅馨问道。

邓翔点了点头:

“你根本想象不到要是我们不这么做你的未来将是什么。好了,我们到了。”

两人来到了石碑前,石碑上刻着晓风的名字,没有生平简介,只有爬上了碑顶的常春藤。阳光静静地洒在石碑上,使它显得尤为圣洁庄严。

明天是晓风离开卡塞次卢战区的日子,而再过一个星期就是他的祭日。两个人低着头默默地回忆往事,为这位他们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默哀。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谁也没注意它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对不起打扰了,请问您二位是邓翔先生和刘雅馨女士吗?”

“我就是邓翔,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刘雅馨。”

“二位好,很高兴见到二位。”那个男人微微鞠了一躬,从手中的文件包中掏出一封信,“邓翔先生,这是林振霄先生让我给您捎来的亲笔书信。刘雅馨女士,这是林振霄先生让我给您捎来的。他说本来去年就该给您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战争结束了,他也就该了解这个心愿了。”

那个陌生人递过来一个用红色包装纸包着的方包裹,雅馨接过来问:

“这是什么?”

“林先生说打开便知。”

“那林先生现在身体怎样?”邓翔问道。

“他的身体比一年前好多了,他时常说还是丢了官好,可以安安心心过正常人的日子,即使是在劳改期间也不错。”

“替我们向他老人家问好。”雅馨微微一笑,“能冒昧地问一下您是他什么人吗?”

“我是管他的看守,也是他的朋友以及他昔日的部下,而且邓翔先生以前和我见过面。”

“我?和你见过面?”

“对,六年前的七月七日就在里波达司令部的秘密中情局基地,我让您戴上头套。”

“噢,您原来就是那个人。”

“C5237。”

雅馨微微一笑:

“看来您现在也恢复本来面目了,就和他一样。”

“朋友,明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婚礼就在明天早上举行。”邓翔笑道,“既然您来了,能否赏光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万分荣幸,不过遗憾的是,我公事在身必须立刻回去,抱歉!”陌生人略一鞠躬,“这就告辞了,祝二位白头偕老!”

陌生人走后,邓翔迅速打开了那封信,苍劲的字迹透出了写信人的威严:

钟凌海同志:

前政府倒台已有一年,你也许已不习惯我称呼你这个名字了吧?以前你是我的部下而现在你只是我的恩人,在我儿子方面你帮了我不少,甚至牺牲了你个人的利益,我心里一直十分感激你。

中央情报局已不存在了,我们之间那层秘密关系也就随之消散了,可我仍然愿意把你当成一个好朋友,不知你是否能不嫌弃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把我当成朋友看待,常带夫人和我的孙女来我这儿看看我,那样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我现在在冥王星劳改所,每日做一些轻松而零碎的事弥补我过去的罪过,同时恭候你能赏光来此。

林振霄

“快打开那个包裹看看。”邓翔合上信说道。

雅馨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略微一变,急忙打开了那个红色的包装纸,见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硬面仿古笔记本,笔记本的两个封面用红绳系在了一起。

“晓风的日记本!”邓翔惊叫了起来。

雅馨连忙解开了红绳,从后往前快速翻着,终于翻到有字的地方了,那是晓风的最后一篇日记。于是两个人一起捧着那本厚厚的日记本,怀着复杂的心情看了起来:

我很幸运活到了今天,以至于上一篇本想作为遗书的日记作了废。我又很不幸运地只能活到今天,以至于这篇日记成了我的封笔之作。

刚刚给雅馨写了一封信,说了一部分想说的话,但那仅仅是一部分而已,因为我最想说的话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现在,我把这些想说的话记录在这最后一篇日记里,并将这个日记本交给我父亲妥善保管,等将来有机会时再交给雅馨。我相信那一天终究会到来,现在这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到那时便大白于天下,雅馨心中关于我的谜团也会随之解开。

我竟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这一点连我自己也是刚才才知道的。在知道这个秘密的那一瞬,我感觉整个宇宙都崩溃了,可现在我已恢复了应有的平静,甚至是超乎常人的平静,我想在此将其简要记录下来,以便于我的身世在将来不再是秘密。

真正的林晓风在2965年6月2日就战死了,我只是他的一个复制品,是他的克隆人。那时地球共和国由于内部空虚兵源不足无力应付来自巴雅帝国的巨大军事压力,于是统治者们就想出了两个可称之为绝妙的好主意——JY计划和KL计划,JY计划世人已不陌生,而KL计划至今仍是个秘密。KL就是克隆,克隆战死的战士以弥补来不及训练新兵造成的巨大军事漏洞。这个KL计划的秘密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他们占据着军政两界极其重要的位置并对人民群众和士兵严密封锁消息,原因再明了不过了——克隆完整的人严重违**和国宪法,一旦东窗事发整个政府都会面临被颠覆的危险。在这个KL计划的秘密施行下,每位战死的战士至少都被复制了一次,而且越是优秀的战士牺牲后被复制的次数越多。林晓风就被复制了七次,他本人在KL秘密档案里记为林晓风-0,而我则是林晓风-7。

林晓风-0是如何一步步变成我林晓风-7的,这在我继承下来的那个日记本里有明显的线索可寻,也就是每次战前例行体检时被催眠后在医疗部的病床上醒来这就标志着被克隆了一次,我数了一下,确实是七次。这个克隆过程大概是这样:每次战前都要对参战人员进行体检,体检前要进行催眠,体检过程中要扫描大脑储存信息。体减若合格则当被体检人醒来时就已经穿上战术太空服,不通过通讯服务台彼此之间是无法交流的,那时服务台不开大家只能听指挥部的统一调遣前去参战;体检若不合格(这种情况本来是微乎其微的)则该战士要进行一项长达两天的治疗恢复,当他(她)醒来时就标志着治疗的结束。克隆就是利用这段昏迷时间进行的,如果某战士在战斗中牺牲,负责克隆的人员(他们中真正了解KL计划的人很少,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会利用其大脑的最新信息和个人资料中的基因信息复制该战士。这样,由于体检催眠后直到战斗结束战士之间都不能自由交谈,战友和他(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战斗中牺牲,还以为是体检不合格而进行了治疗修复。几乎完美的方案!有一点美中不足的是此方案仅限于小规模空战,像“流星”行动那样的大规模突袭则由于条件受限难以实施此方案。

由于两个特务机关内部人员的严格保密,所有外部人员几乎均不知情或是在知情以后被秘密处死,这样这个违反宪法的克隆方案便在我军中施行了四年之久。但我相信总有一天群众雪亮的眼睛会看穿政府卑劣的把戏,把这个对共和国的衰败负有主要责任的黑暗政府彻底推翻,并严惩那些毫无人道的罪犯。可话又说回来,即使那些统治者们没有对内愚弄人民对外发动战争,只要是巴雅人一来我们还是要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如果那样这个KL计划也未尝不是一个挽救整个种族的好计划,这真是矛盾与统一并存,这是自然的无奈,是人类的悲哀!

我作为林晓风的七号复制品,不幸又万幸地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即将被秘密处决,外面没人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但我相信他们终究有一天会知道。荒谬会随着电波传出我半路遇敌人袭击而身亡的消息,而真理会随着我的死亡获得永生!

我死后这个日记本将交给我名义上的父亲暂时保管,等到将来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如果雅馨仍在人世再交给她留作永久纪念。一个苦笑:她是个优秀的战士,所以他们一定会让她活下去。

雅馨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作为一个整体的林晓风唯一爱过的一个女人(有点乱,以后就权当只有一个林晓风吧。),是她为我的生命增添了光彩,让我体会到了做人的快乐。

另外,我还要感谢钟凌海或是邓翔,他虽然是个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但却是我可以称之为知己的好朋友、好兄弟!作为特工的他除了“流星”行动外就再也没有亲身参加过一次战斗,所以说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希望能保持下去。希望他和雅馨两人能重续旧缘,终成眷属。

我很早就有了一个信仰,至今仍深信不疑,凡是为崇高理想而死的人就必然会获得永恒之生,他们将永远活在无限的空间和无穷的时间中。我一直为这个永生而战斗,现在我应该得到早就应得的东西了,待会儿当我进入那个分解室的大门时这一切就了结了。那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将在那里获得永生!

2967年7月7日,夜

心情释然

日记下面还附有一首没有名字的诗,字迹很潦草:

从何时起银河有了波涛?

从何时起星云露出美貌?

从何时起行星开始运转?

从何时起我爱上你的微笑?

爱上你的微笑,

流星划过天际的一秒,

我用一生来寻找,

直到宇宙尽头的寂寥。/

穿越十亿光年,

我终于来到你的身边。

星云裁成的婚纱,

恒星串成的项链,

让我帮你一起妆扮。

我要做你的新郎,

我知道这也是你的心愿。

和你一起在银河的浅滩上,

构筑爱的庭院。

流星把礼堂悉心妆点,

超新星是婚礼的火焰,

土星光环围绕着我们,

一起踏上银河的浅滩。/

银河的淡雅,

星云的温馨,

那是你、我的水边伊人,

我的宇宙女神!

可为探求未知的真理,

我必须登船远航,

满怀着对你的坚贞。

看着我,

不要用那忧伤的眼神,

那样会使我难舍难分。

不要难过,

让我帮你轻轻拭去泪痕。

无语凝咽,

那就代之以热吻。

紧紧相拥,

怀里是你柔和的体温。/

既然决定远航,

就不必再儿女情长;

既然决定出发,

有何惧前途沧桑!

勇气做成了帆,

信念削成了桨,

将爱放在行李里保藏。

太阳风起,

回望银河滩上的你,

秀发在风中飞扬。

一生的挚爱,

年少的轻狂,

化为热泪两行。/

爱上你,

在流星湮灭的一瞬;

爱着你,

是宇宙的永恒无疆!

“晓风是我最敬佩的人,可惜!”邓翔长叹一口气,眼睛有些湿润了。

雅馨苦笑了一下:

“也是我最爱的人。”

“你就不怕我吃醋吗?”邓翔半开玩笑地说,虽然他自己仍旧沉浸在刚才的悲痛气氛中。

“你?怎么会呢?”雅馨倚在了邓翔肩上,“我太了解你了!”

邓翔淡淡地笑了笑,心中的悲哀终于消释了,他继续道:

“林将军失去了儿子,其心的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因此对晓风的态度便有了很大变化。”

“可惜晓风当时对这一切全然不知,还一个劲儿地瞎想……”

“作为中央情报局的重要成员,林将军对旧政府欺骗、迫害人民一事责无旁贷,幸亏他一直明哲保身才未受太大惩罚,仅仅被判了十年而已。他无论在公事还是私事方面的功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已变得无所谓了,谁也说不清是错是对,就像这密西西比河的水,谁又管它一万年前是清是浊。”

雅馨望了望天:

“这些人的功过谁又能说得清楚,换句晓风的话说要是不去克隆死去的战士,现在站在这美丽的密西西比河畔的可能就是巴雅人了!而这么多年来一直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克隆人不也得到一个公正的待遇了吗?尽管克隆行为至今仍被禁止。”

“世上许多事本来就如此难以说清。”邓翔轻轻搂住了雅馨,“谁又能知道你被克隆了几次。”

“三次。”

“在我心目中,只有一个晓风,也只有一个雅馨。”邓翔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雅馨,慢慢地说。

两人正想接吻,忽然听见晓馨甜甜的声音:

“妈妈,邓叔叔,终于找到你们了!”

“她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小霞那么大一个人也没把她看住。”邓翔爱怜地抱起了晓馨,一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妹妹。

“我怎么了?哥,你可不能不讲道理。我说外星人都是坏的,晓馨偏不信,非要来问你,我抓都抓不住。”邓霞一脸愠色,似乎对这个从小就喜欢冤枉她的哥哥极为不满。

“呵呵,对不起啊好妹妹,哥哥错了。”

雅馨笑道:

“还别说,晓馨和小霞真投缘,才认识几天就这么亲,就差没管小霞叫妈了。”

“馨姐,你高中时就跟我哥一样喜欢开我的玩笑,怎么现在还这样,明天你可就是我嫂子了。”

邓翔和雅馨相视一笑,然后邓翔开口道:

“好好好,我的好妹妹,改日我们会为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向你谢罪的。现在你忙你的去吧,我们和晓馨一起散散步。”

“是是是,你们结婚我们可忙得不行!”邓霞说完做了个鬼脸,然后跑远了。

“都快二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邓翔望着妹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有时我真羡慕她,没上过战场,心里充满阳光。”雅馨微笑着说。

邓翔亲了亲晓馨的额头:

“晓馨,过几天带你去看爷爷好吗?”

“爷爷是谁?”晓馨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可爱。

“爷爷是爸爸的爸爸。”

“那爸爸呢?我也能见到他吗?”

“这个故事很长,我慢慢跟你讲……”邓翔又在晓馨额头上亲了一下。

雅馨倚在邓翔肩上,邓翔将晓馨抱在怀中,三个人沐浴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下慢慢走向了远方。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永恒之生》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