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张松在省城读大学,一边上课一边在外面做一些兼职,到大二的时候,手头有了一些钱,他嫌住在学校里不方便,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很小的一室一厅,一个月才五十块钱,搬了进去。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骑桶人 书名:鸽子 更新时间:2008-12-02 03:12:20 本章字数:5029

房子是砖瓦结构的三层楼,估计是“**”时苏联援建的,很旧了,张松租的是二楼的一间,屋主早已经搬到城里去住了,大学又在郊外,附近没什么人,这房子空了很久,张松搬进去的时候,里面积满了灰尘,还有许多鸽子的粪便和羽毛,张松也没有在意,把屋子打扫干净,就搬了进去。

这幢楼里有很多房子都空着,只住了七、八户人家,大多是在附近卖菜的。房子没有阳台,别的住户都是在楼下的空地上晾衣服,张松嫌麻烦,洗了衣服之后,就用竹竿把衣服从窗户伸出去,挂在外面晾着。住在张松楼上的似乎是一母一女,母亲已经有四十几岁了,女儿还小,大概在读初中。大约因为是老楼,房子的隔音效果很不好,张松白天没课呆在屋子里的时候,有时会听到楼上传来似乎是有人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有时甚至半夜都会传来这样的声音,张松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楼上的母亲是踩着三轮车到处转着卖菜的,母女俩衣着都很朴素,不像是会穿高跟鞋的样子。张松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晚上会被楼上的声音吵得睡不着,但他又不好意思为了这种小事上去为难人家孤儿寡母,几天之后,他慢慢也就习惯了,有时听不见那“笃笃”的声音还有些奇怪。但是就在他认为一切都还不错的时候,突然有一件事把他惹火了,有一天他上完课回来,把晾在窗外的衣服收进来,正准备要叠好放入简易衣橱里的时候,却发现衣服上落了几根鸽子的羽毛,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上面还有鸽子的粪便,张松非常生气,他拎着衣服到楼上去敲门,但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张松也没办法,只好先算了。

等天暗下来,母女俩都回来了,张松估计她们都已经吃了饭洗了澡,才拎着被鸽子粪弄脏的衣服上去,开门的是那个女孩,她有些慌张地看了张松一眼,回头去叫“妈妈”。

房子是和张松住的一样的一室一厅,昏黄的灯亮着,小小的客厅里摆着一张床,一张小饭桌和几张小板凳,小饭桌上有一台很旧很小的黑白电视机,正放着节目,一个奇怪的男孩软软地坐在一张很矮的靠背椅上看电视,听到小女孩喊“妈妈”,那个奇怪的男孩慢慢把头转过来,看着张松,然后伸手拉过旁边的两张小板凳一撑,身子离开了靠背椅,瘦弱的腿在身下盘着,他很费劲但也很老练地把小板凳当成他的两条腿,一摇一摆地撑进里间去了。他的脸又瘦、又白,张松从没见过这样的男孩,不禁愣在了那里。这时候那位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两手湿湿的,还系着围裙,显然是在洗碗。张松的火气已经消了大半,突然觉得自己上来得太唐突了,他支唔着说明了来意,似乎做错了事的是自己。母亲坚持说他们并没有养鸽子,一定是别人家的鸽子飞过来的。张松看他们家里的境况,也不像是还有地方养鸽子的样子,就说着“对不起”,打算下楼回去。这时候忽然听见那个男孩在里间大声地说:“妈,是我养的鸽子把楼下大哥的衣服弄脏了,你让大哥把衣服留下,我明天把衣服洗净晾干了,再还给他。”他妈妈很为难地笑了笑,对张松说:“他老说自己在外面养着鸽子,可是……他这样子怎么可能在外面养鸽子呢?你如果不方便,把衣服留下吧,我这就帮你洗,明天就能干。”张松怎么好意思把衣服留下来,他连声道着歉下楼去了。

那个男孩给张松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他显然是瘫痪了,而楼上传来的好像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一定就是他用两手撑着小板凳在家里走来走去时发出的声音,他的眼神很倔强,也很孤独,张松觉得自己有些怕他,却也有些喜欢他。

张松慢慢地跟楼上这户人家认识了,母亲叫解晓红,下岗后骑三轮车到处转着卖菜,妹妹叫文鑫泉,正在读初三准备中考,哥哥叫文渊,从小就得了一种软骨病,小学时还能勉强到学校里念书,上了初中后就没有办法出门了,就是在那时候,文渊的爸爸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家里为了给文渊治病花了不少钱,他们的爸爸一走,这个家几乎没办法再撑下去,文渊只好退了学在家里呆着,也没有再出去治病,他妈妈只是找一些土方来让他尝试,但一直也没有什么效果。文渊的病越来越严重,性格也越来越孤僻,大概是在一年前,家里开始不时会有鸽子的羽毛和粪便,解晓红问文渊这是怎么回事,文渊说他在外面养了鸽子,但文渊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就算是出门也只能是解晓红用三轮车拉着他在附近转转,怎么可能在外面养着鸽子呢?解晓红猜想是别人家的鸽子飞过来的,但她也不忍心戳穿这个谎言,但鸽子来到解晓红家的次数越来越多,几乎两三天就会来一次,只是解晓红自己从来没有碰到过,文鑫泉也没有碰到过,似乎是只有文渊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鸽子才会来。

张松知道鸽子经常会来之后,就把衣服也拿到楼下去晾了。他不像解晓红和文鑫泉这样几乎每天都要出门,有时候没课,他一整天呆在屋子里,也会听到鸽子飞来飞去扑打翅膀的声音,还有鸽子那温暖的好像泉水汩汩涌出一样的“咕咕”声,他打开窗户,总能看见一群鸽子猛地从楼上的窗户飞出,在楼顶绕着圈,然后向远处飞去。

中考结束了,文鑫泉考得非常好,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但是解晓红却很不高兴,因为她拿不出那么多钱让女儿到重点中学去读高中。那天早上,张松又没有课,他正在很无聊地在屋里玩电脑游戏的时候,突然有一对鸽子从打开的窗户飞进来,停在书桌上,头一晃一晃的,鲜红的眼睛看着张松,“咕咕”地叫着。那是一对很漂亮的黑鸽子,翅膀上有白亮的翎羽。张松试着向它们伸手,它们并不害怕,反倒轻轻地啄着张松的手指,张松看见其中一只鸽子的脚上抓着一张叠好的字片,他把纸片取过来,打开来看,上面写着:“张大哥,有一件事要麻烦您,请您把这对鸽子带到城南某某街某某巷十六号,找到一位姓李的大爷,把这对鸽子卖给他好吗?他会给您合适的价钱的。”署名是“文渊”,字写得歪歪扭扭,笔画很细弱,几乎看不清。

张松到楼上去敲门,但文渊并不出来开门,张松只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那对鸽子还在那里,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张松,张松伸手去捉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并不飞走。张松只好按着纸条里的地址找到那位李大爷,那位大爷家里至少养了几十对鸽子,出乎张松意料的是,那对鸽子,李大爷竟然愿意用五千元买下来,他说这对玉翅很罕见,其实五千元都还是便宜了。

张松带着五千元回去,解晓红和文鑫泉都已经回来了,他把那五千元递给解晓红的时候,解晓红惊疑不定,她不相信这钱会是文渊卖鸽子得来的,他认为一定是张松编了谎话,拿自己的五千元来资助他们,好让文鑫泉能读上重点高中。张松只好苦笑,他想如果这样能够让解晓红接受这笔钱,也未尝不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他进去看文渊,他正躺在床上,脸更瘦也更苍白了,他微微对张松笑了笑,说:“谢谢!”

直到张松离开的时候,解晓红还在对着张松说“谢谢”,说她一定会把这笔钱还上!

这个小秘密一下子把张松和文渊拉近了。文渊的身体愈来愈弱,现在他几乎已经没有办法再用小板凳撑着走路了,张松没课的时候,会背着文渊到附近的田野里去散步,文渊的身体很轻,张松背着他几乎不费什么力气,有时候张松也会请求文渊带自己去看看那群鸽子,但是文渊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他总是说,只要有别的人在,鸽子就永远也不会出现,只有在文渊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鸽子才会来。

不久之后,发生了另一件事,让解晓红一家陷入了困境。

解晓红一直是一大早到蔬菜批发市场去进一两百斤的各种蔬菜,然后踩着三轮车,在城里转来转去地卖菜的,这样卖菜,不仅可以省去各种税费,而且往往还能卖出比菜市场稍高一些的价钱,解晓红卖一天下来,一般也能挣几十元,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没有问题,但是也有麻烦,就是城管,如果被城管抓到,不仅三轮车和蔬菜要被没收,还要被罚款,一直以来,解晓红都很小心,城管经常出没的地方她都不去,所以一直没有被抓到,但是这一次她还是不小心被城管扣住了,虽然手脚快把三轮车和菜都扔了,人没有被抓到,但毕竟三轮车和一天要卖的菜都没有了,她也没有钱再去买新的三轮车,第二天只好拿一根扁担担起两个竹筐,还是去批发市场进了菜,担着到处卖,只是这样一来自然要比用三轮车卖辛苦得多,卖出去的菜也少得多。

还是在一个张松没有课的早上,突然听到文渊在楼上敲着地板叫自己上去,——他们已经有了默契,什么时候文渊想让张松上去,敲敲地板张松就知道。张松上楼去的时候,门已经开着了,解晓红早已经出去卖菜了,文鑫泉读了高中之后,经常两三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所以家里只有文渊一个人——和一对鸽子,文渊蜷缩在被子里,很弱、很小,似乎再也没有力气动弹,那两只鸽子立在窗台上,“咕咕”地叫着。文渊这回没有写纸条,他已经没有力气写字了,他用细微的声音告诉张松把这对鸽子卖到什么地方,张松没有再多问,带着鸽子走了。

这一对鸽子没有上次的那对名贵,但也卖出了三千元,解晓红拿这笔钱买新的三轮车绰绰有余。她还是把这笔钱当成是张松的,张松虽然极力辩解,但解晓红根本就不信。

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过去,张松在省城找了份工作,搬到市区里去住了,但他仍然经常去找文渊,这期间他又帮着文渊卖了两对鸽子,每对都卖出了几千元,有一次是把钱交给了解晓红,另一次文渊却是让张松把钱偷偷地扔进一户人家里,那户人家的境况,从他们住的屋子来看,跟文渊一家一样,都不太好,但是究竟为什么文渊要张松把钱扔进去,张松也并没有多问。

八月份的时候,张松已经知道文鑫泉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他知道解晓红一定没有能力支付文鑫泉的学费的,他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只有三千多元,并不足够,他想或许文渊会有办法,就找了一个星期六,去看文渊。

家里还是只有文渊一个人,文鑫泉高考完之后一直在帮着解晓红卖菜。文渊的身体一直在缩小,现在他的身体大约只有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这么大了,张松上网去查过,他也知道这种病一是没有办法治,二是随着病情加重身体会不断缩小,所以从来不在文渊面前提到他身体缩小的事情,怕他不开心。

文渊果然一直在等着张松,他告诉张松地址,说明天那对鸽子会自己飞去找张松。

第二天一早,张松一醒过来,就看到窗台上果然立着一对鸽子,这是一对纯白的鸽子,只有眼睛、喙和足是鲜红的,它们的尾羽多而长,张开的时候就如同孔雀开屏一样美丽。

张松没有耽搁,马上带着这对鸽子到文渊昨天所说的地址去,养鸽人惊讶地看着这对鸽子,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的白孔雀鸽,他说他现在只有一万元,问张松愿不愿意卖。张松算了一下,加上自己的三千元,基本上可以交上学费,还可以供上文鑫泉一年的生活费,就答应了。

他没有回家,直接就去找文渊了,他家的门开着,里面很安静,他走进里间的时候,感觉好像被一团冰冷的气息撞了一下,他看了看床上,文渊像一个婴儿一样地蜷缩着,已经停止了呼吸。

解晓红一直都不相信那些钱是文渊卖鸽子得来的,她说如果是文渊养的鸽子,那你告诉我他究竟是在哪里养的鸽子,张松无言以对。

张松一直没有离开省城,生活也还凑合,解晓红的日子慢慢好过了一些,一存了些钱她就到市区里去找张松,说要还钱,张松无论如何都不要。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有两个人来找张松,有一个人张松认识,就是买下了文渊最后一对鸽子的养鸽人,另一个人却是一个张松从来就没见过的外国人,他们是带着那对鸽子过来的。

养鸽人自我介绍说他姓王,而那个外国人是他的朋友,是一个吉普赛人,是一个通灵者。那个吉普赛人用蹩脚的中文对张松说:“这对纯白的鸽子,是人的灵魂变成的,人的灵魂!”他神秘地点着头。张松从养鸽人手里接过那对鸽子,轻抚着它们的羽毛。吉普赛人接着说:“我能感觉到这对鸽子的心里还残存着那个人的记忆,虽然只有很少很少了,时间过去得越久,这记忆就会越来越少。”

张松并不感觉意外,他想起自己住在文渊楼下的时候,永远都是先看到鸽子从文渊的窗户里飞出去,而不是相反。他想象着那十只鸽子——那文渊的三魂七魄,如鲜花一般从文渊病弱的身体里绽放出来,化成十只鸽子,从窗户飞出去,飞进明媚的阳光里,飞进蔚蓝的天空里。

张松把那对鸽子带去给解晓红,他没有再去找另外的八只鸽子,就让它们分开吧,当它们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只拥有一个病弱的肉体,而现在它们拥有整个世界,现在它们可以自由地在蓝天里飞翔,自由地生与死!

10:41 2007-5-19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鸽子》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