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外传 -- 破晓前传

类别:西方奇幻 作者:金虎 书名:云之破晓 更新时间:2007-12-09 03:38:57 本章字数:7238

昏迷中,云宸梦到了童年的时代,不知为何,往事历历在目,一页一页在脑海中翻过。

那是一个瑷玛南部边境的一小村庄。由于战争的原因,祸乱四起,盗贼横行。这一带的大部分村庄经常会遭受洗劫而鸡犬不宁,唯独这个小村没有受过伤害。正是身世为秘,不怒而威的村民海风•;泽尔在守护着。自从云宸懂事后,经常会看见父亲挥舞蓝剑杀退贼人的英姿,渐渐地就无比崇拜父亲并天天抓住父亲的腿要学武功。海风每每都说他体格不好,不适合练功夫,拒绝了他。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云宸对功夫越发感兴趣,却一再被父亲泼冷水。八岁时,云宸强烈的好胜心被点燃了:一定练好功夫给父亲看!于是小云宸每天清晨偷偷跟踪父亲去森林找个隐蔽的位置看父亲练功,三天后,他发现早出、中午回来做饭、晚归的父亲反复用一个看似很简单的方法训练,并不时地练几招他当时根本看不懂的招数。

吃过晚饭后,漫长的夜晚终于结束。

第二天清晨小云宸在床上左翻右侧等着父亲去练功后,急忙爬起来吃了两口昨晚上留在锅里的粥,跑去森林的另一边练武。按照父亲的做法,他在地上划出一个大五芒星,在每个角处挖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深坑,他看到父亲是用手挖的,他也学,还好这片小树林里的土壤湿润肥沃,八岁的小云宸能够挖动。

但是5个坑挖好后,小云宸的手已布满血痕。发觉天已经过了正午,过了吃饭时间。慌忙在河边洗手后,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中。一进家门发现父亲正在小屋中间的桌子上等他,两只眼睛也正威严的望着他。

桌子上摆着香喷喷的菜,是父亲新猎来的野味。小云宸看着桌子,不停咽着口水,但一想到还要编个理由和父亲解释,就站直了身子。

这时候父亲的神情迅速地化威严为慈爱,笑道:“儿子,快坐下来吃饭,贪玩不是很正常吗。”小云宸听言,立即坐下狼吞虎咽吃起来,吃到一半他忽然发现了手指和手背上的血痕都露了出来,连忙悄悄地碗筷放下,将手放在下面搓弄,一双黑色充满童真的眼睛悄悄地看着父亲,却发现用餐的父亲根本都没往他这边看,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慢条斯理地吃着盘里的野味。然后,父亲起身走到床边,躺下说道:“儿子,我休息会,吃完了收拾桌子。”小云宸松了口气。

下午,海风外出后,云宸再次来到五星阵,看着自己的杰作,他想起了在沙坑旁玩耍的邻家小孩,每次他看见也想凑去玩的时候,正在嬉闹的小孩们飞也似的跑开了。自从懂事起,他不记得他在村子里有一个朋友。

双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深坑,想着父亲的动作,小云宸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等他想往外跳时,却发现无法像父亲一样飞速跳出,只能边跳边用手扒着坑面挣扎着上来,之后再跳进另一个,在扒上来……连续几次,已经气喘吁吁了。

很快,太阳落山,云宸担心他的“东西”被父亲发现,便把坑填好,心想反正已经挖过了明天很轻松就会挖好了。第二天,父亲竟然起的比往常早,而且破天荒地烧好了粥,再离开。平时都是海风走后,小云宸自己作早饭。喝完了热粥,云宸轻手轻脚地摸到了他的五星阵处并挖好,开始了跳跃。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这期间他挖坑时,发现坑里的土经常会比前日硬很多,于是找了诸多如力气还没有恢复或者最近没下雨土壤干燥等理由继续开挖,由于土壤变硬,云宸的腕力和腰力越来越强,再加上不停地跳跃练习,跳得也越来越高,耐力也越来越好。当然了,食量也越来越大。

经常出神看儿子狼吞虎咽吃饭的海风,眼睛总会流露出无比的疼爱和不舍——云宸专心练武后,就没再问过妈妈的事。

想到这里,海风的目光总是湿润的。或许是因为云宸从小没有母亲的疼爱,或许是因为没有邻家小孩的欢快童年……

转眼间已从春天到了深秋,此时云宸黑色的眼瞳中少了童真,多了坚毅和稳中,偶尔会透出徐徐哀伤。臂膀上已长出了结实的肌肉,不再是薄弱的小云宸了。跳跃坑的深度也已是他身高的两倍。在他修炼时,经常会有山猫、狼等动物恶狠狠地来找麻烦,而结果都是一样的:云宸高高地向它跳起,嘴力喝哈着在空中摆几个父亲常用的威猛动作,吓得山猫啊狼啊什么的浑身一激灵,转身就跑。

冬天先将寒冷的气息洒向村庄,预示着它的到来。令云宸喜出望外的是,父亲开始主动教他真气的修炼。对于突然降临的机会,云宸无比珍惜,凝神铭记着父亲教他的口诀,在父亲的要求下每天足不出户地修炼。

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运起真气来跳,会比平时高出很多倍。这个时候父亲告诉他:“真气是起加成作用的,但本身的条件也很重要,一乘以十和三乘以十是不同的。明年春季,我开始带你去修行体力。”云宸暗笑,一种得意的心情无以言表。

就这样,云宸在冬季主修真气,在其余季节和父亲一起修炼体力,当然,每天也会拿出时间修炼真气。每天云宸不但要跳沙坑,还要双腿绑着沙袋和父亲上山下山跑。

渐渐地,云宸说跑烦了来点新鲜的。海风同意了。

有一天,海风以猎人独有的敏锐感将云宸带到老虎出没的地方。看到一老虎正在睡觉,海风一石头将之打醒后立即开跑并对着不知所措的云宸大喊:“只能跑!不许杀了它!你要敢动它老子就动你!已清醒过来的猛虎,只看到傻呆呆的云宸,随即大吼着向他扑去。云宸本来就害怕了,再加上海风的“嘱咐”,于是漫无天日的逃跑开始了,云宸脚绑沙袋在森林中左穿右插,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引来狗熊或狼什么的在也跟在后面追,一时森林中猛兽吼声连连。

在树林出口等候大半天的海风靠在树上摇了摇头:“没想到比我还有眼光,哪儿猛兽多往哪儿跑。”等云宸气喘吁吁地连跑带爬的来到海风面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和父亲达成了一个协议:由于天性路痴,今后还是上山下山跑,不在林间跑。

海风虽然笑着答应了,但结果还是一样的:海风经常以诸如“今天爸教你如何猎熊,吃了熊胆和熊掌你变强壮”“昨日我在小林西南的木屋下看到一户人家,其中正在玩耍的小女孩长得特漂亮,爸带你找她,你们一起玩”等等理由将云宸骗到山林被野兽追。

后来,云宸的体力已经相当出众,开始和父亲学习魔云断空斩。经过5年刻苦修炼,虽然云宸悟性有限,但虎吼杀界已修至二重,魔云剑技基本招式也学会。再加上其勤修的基本功,对于行走各地的冒险者,也会产生一定的威胁。海风对云宸资质的评价:悟性一般,体格不行,但爆发力的成长速度惊人,能更好发挥流云剑技的威力。于是海风加深了对云宸敏捷性的训练,力争弥补他体格方面的不足。

梅莎,宸的妻子,云宸的母亲,是瑷玛当时立过无数战功的检察总长汉德·兰顿公爵的女儿。一日,梅莎随同父亲去林中打猎,路上被林中绮丽的风景吸引,无意中和队伍走散,等梅莎回过神去寻找队伍的过程中,一只巨大的黑色野熊突然出现向她奔来,已吓地花容失色的梅莎本来就不擅武,在此情形下更是毫无反抗之力,就在狗熊直腰站起欲挥掌拍向梅莎时,一柄蓝剑从野熊后心透出前胸,野熊吼叫着倒地后,一个壮硕的身影在梅莎眼前出现。

梅莎看着眼前肌肉雄浑,眼神刚毅温柔,步伐稳健的赤膊男子向自己走来,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梅莎在帝都追求者无数,她受够了那些神采飞扬油嘴滑舌关键时刻靠不上的阔少爷们,等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时,梅莎才发现自己并不讨厌男人。

此时男人将地上的狗熊一把抓起,扔到了旁边的树林里。仿佛没看见梅莎的惊讶表情,若无其事地喘了口气,问道“小姐,你还好吗?”声音充满磁性和真切。

“哦,我,请问您是——”

“我是海宸·阿尔萨斯,附近的居民。你独自在林中很危险的。”男人从腰中拿出水袋递给了梅莎。

“谢谢,其实,我和……家人一起来的。”梅莎接过了水袋低头说道,看到名为海宸的男人正在寻找什么,随即问道,“您有什么事吗?或许我可以帮你。”

“你和家人走散了吧,不用担心,他们马上就可以会找到你了。”此时海宸手中已有一大捧柴火,笑着对梅莎说道。接着将柴火放在地上,用剑一划,火焰即刻而起,瞬间淹没了干柴堆。

等海宸在森林中点火放了信号吼,公爵一行人快速赶来,得知是海宸救了自己的女儿,很是高兴地拍着海宸的肩说道:“阿尔萨斯是三百年前瑷玛国土上盛极一时的“炎国”王姓,那个年代阿尔萨斯代表着最强的骑士血脉,当时的炎国君主正是用自己的武力建立起一个国度。”说道这里,公爵深深看了海宸一眼,把手背在身后叹道:“只是后来炎国因为未知的原因突然被毁灭,阿尔萨斯一族也神秘失踪。现在阿尔萨斯的后代已很少见了,我相信你就是其中一个,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

梅莎看父亲很是高兴,颇有趁热打铁地要求到:“父亲,我要他做我的荣誉骑士!现在帝都的局势有点乱,他可以保护女儿的。”

其实荣誉骑士也是要有背景才行的,因为很大程度上荣誉骑士象征着“未婚夫”。汉德稍有犹豫,随即答应了下来。他也看中了沉稳可靠的海宸,并且豁达地想到:没有爵位,可以用自己的实力去挣吗!

于是没顾海宸答没答应,汉德直接任其为女儿的荣誉骑士。于是,从小就孤单一人的海宸随梅莎踏入了帝都并安定下来。从那以后,海宸凭自身的功夫多次打退了兰顿家敌对势力的骚扰。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宸对汉德的行兵之道深感佩服,从他身上学到了珍贵的兵法;汉德对海宸的武艺和人品同样是大加赞赏,并对他细心栽培,两人成了忘年交。海德甚至放心地把保护梅莎的任务交给海宸一人,这样海宸和梅莎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多了。

渐渐地,梅莎发现海宸不但聪明好学,而且在平时还很细腻,并不只是一介粗野武夫。于是认定了要嫁给他。可是海宸半年来从没表露心里的想法,梅莎也是着急。直到有一天梅莎扬言不要海宸保护而和一位极英俊的富家公子哥走在一起时,海宸装作喝醉把公子哥打飞后,两人的爱情才真正被挑明。但是,如果梅莎真要嫁给海宸,不论如何海宸也要有个爵位才行。不然,即使两人恩爱、海德支持,兰顿的盟友和敌对势力也会让日子过的不顺心。

终于,机会降临了。

新月历381年,遗雾大举进犯波特城,在两军进入对峙战时,当时官为团队长的海宸在深夜只身偷袭遗雾军本阵,一手流云剑技所向披靡,成功在乱军中取下遗雾将军首级,震退敌军。此后,海宸名声大震,被瑷玛二世封为子爵称号。之后的两年,海宸屡立战功,迅速晋升为候爵,但二世忌讳兰顿家势力过大,因此找了个理由没有给海宸兵权。豁达忠心的汉德公爵并没对此不满,反而深感欣慰,隆重地为二人举办婚礼。

在众人的祝福下,海宸和常希幸福地结合了,并美满地度过了一日又一日,汉德也经常和小两口谈天说地,尽享天伦,还催促着二人赶紧给他弄出个孙子玩。

然而,不幸很快降临到了兰顿一家。瑷玛二世突然病逝。虽然曾经是兰顿家族最大支持者,留下的遗召却指定近军务部长梅格尔辅佐年幼的三世。瑷玛帝国霎时风云变换,原本是兰顿一家的盟友纷纷投向梅格尔,汉德在军队和政坛中逐渐被孤立。

一日深夜,军务部长梅格尔率5000宫廷军包围了兰顿府邸,并宣称二世的驾崩是利欲熏心的汉德所为,英明的先王留下的遗诏就是证明……

当时汉德的军队正在边疆戍守,只有数百人的府邸卫兵在浩荡的宫廷军面前毫无抵抗能力,府邸被一夜间夷为平地,兰顿家族数百人惨遭杀害,而无论梅格尔如何派人检察,尸体中就是没有找到三个最想要的人:汉德,海宸,梅莎。

当军队肆意屠杀兰顿家族并仔细查看尸体时,海风已带着汉德和常希从密道逃出城外数里,梅莎此刻已有身孕,无法剧烈跑动,片刻后被梅格尔的军队追上也并非难事。

“你们先停下,我有事要说,”听到了威严的声音,二人不解地停下。汉德继续说道:“海宸,你曾经住的地方具体位置是哪?”

“您当年打猎的加特森林南一公里的村子。”海宸扶着急喘的梅莎回道。

“你们听着,兰顿家族自古流传着一种黑暗系法术,叫做空间撕裂——就是撕破空间,形成一个黑洞,通过这个洞口可以达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这本是法师使用的招数,我当年没想到会有一天能需要使用这个法术,就放弃了家族为伟大的力量,选择了我感兴趣的修武。但是,修武者也能使用此招,耗尽全部的真气作为媒介,一样可以打开黑洞。”

“父亲,也许我们有别的办法,您……”海宸阻止汉德道。

“是阿,父亲,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梅莎急切地说着并抓紧了海宸的肩膀。因为二人知道,以海德的年纪,真气耗尽很可能就会回天乏术。

“哼,什么时候开始不听话了!我老了,这是我唯一的意愿,你们也不答应?”二人正要说什么,汉德抬手打断后,拿出腰中配剑举在海宸身前,“这把剑,只有兰顿一族的血液才能驾驭,一直被视为我族的最高荣誉。但是,剑中藏有的神秘力量至今未知,或许一直在等待着谁。”将剑塞入海宸手中,老人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怜惜地说道:“梅莎,以后有海宸在,你应该不会受苦的,要好好照顾我的孙子,而且重建我们家族的使命,就落在你们身上了。至于我的军队,就暂时任由梅格尔这老狐狸接管吧,不然会平添伤亡。”

梅莎泣不成声点了点头,老人看着二人,面带温馨,但散乱的白发也透出缕缕苍凉,随即闭上眼睛,双手上举,口中吟唱。汉德身躯开始剧烈抖动,深渊鬼嚎般的声音接着响起,一个黑洞旋转着出现并迅速扩大将三人包围在其中,几秒钟后,黑洞带着三人凭空消失。

一阵眩晕,夫妻二人跌落在地上,短暂的相视吼,二人立即发现身旁还有一具如柴的身体,正是汉德。“父亲——哪是耗尽真气阿,连血肉也耗掉了。”梅莎哭着扑倒汉德的身体上。

“莎,别急,父亲还有微弱的呼吸,你快起来。”梅莎猛地抬头起身,将手放在汉德心口处,红肿的双眼顿时一亮,又放在鼻孔处探了探,眼泪再次涌出来:“太好了,父亲……”

海宸将汉德背起,来到了已别四年的小屋中。当二人将屋内的蛛网和积尘清扫后,沉寂多年的屋子立即变得温馨起来。

“没想到,这里才是我的家。”看着温馨的小木屋,经历一夜巨变的梅莎深深的吸口气,把身体放进了海宸怀里。

躲过灾难的二人相拥在一起的这一刻,预示着大陆的历史将要被改写。

以后的几个月里,梅格尔对于三人的失踪深感无奈,始终也无法找到。

随着日子的过去,汉德的身体慢慢复原,只是极为虚弱,但不影响三人谈天说地。海宸每天都去山中打猎采药,经常弄个熊掌虎胆回来给汉德和梅莎补身子。

汉德气色逐渐转好,梅莎肚里的宝宝也逐渐长大,木屋中弥漫的尽是团聚的幸福,没有任何人去想去感叹那夜带来的沉痛。可是汉德却始终无力下地走动,三人沉浸在新生命将要诞生的同时,夫妻二人也暗暗为汉德担忧。

终于有一天,小宝宝嚎啕着出世了,还是个儿子,三人大喜。宝宝渐渐的不哭了,正当梅莎要努力起身将儿子送到躺在对面的汉德处,一双手已将宝宝接过抱起,正是汉德。父亲竟然可以走路了,而且孩子在他怀里乖乖的一点也不哭,夫妻二人喜笑开颜。

老汉德笑着用手指轻轻捏着胖宝宝的小脸蛋,小嫩肉嘟嘟地往下坠;又用手摸摸胖的褶成五段的小肉胳膊,满是欢喜地对夫妻二人说:“眉间包含英气,是大将之才,脸型以后应该像他妈妈,不过这小眼睛,像我们谁啊——”夫妻听言和汉德一起大笑。

“你们啊,孩子生出来还没想好名字……就叫他云吧,可以如云彩笼罩大地,且能自在行动,不受人间左右;再取海宸之宸字,就叫他云宸!”老人将小云宸高高举过头顶:“云宸!你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神剑之谜也由你破解!”小宝宝乐吱吱地将四肢在空中调皮挥舞着。此时一缕阳光破开云层,照在了他的身上。

老人凝神看了小云宸许久,将他交给梅莎,说道:“我累了,要休息会。”海宸听言,暗自皱了皱眉头,看着汉德躺在床上后,把头低了下去。梅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喊父亲跑过去看:老人没有呼吸,面目慈祥,带着微笑,永远睡去了……

三年后,小云宸健康成长,海宸和梅莎看着充满活力到处乱跑却总是摔倒的小云宸,终于作了决定:梅莎去拜访兰顿先祖创立的位于赛门的圣地,即当时赛门有名的非夜派(不受政权制约的法术派系)基地――“幻沙堂”,并学习兰顿家族的强大法术。

海宸带着小云宸一路送梅莎至瑷玛边境后,在附近的小村子留下来培养云宸,并挑起他的学武好奇心,传授他武艺。海宸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儿子十三岁那年,他把家族的遭遇和母亲离去的原因告诉儿子时,儿子双瞳由黑色变为虎瞳颜色的瞬间。

云宸小有所成之后,正赶上流波侵犯瑷玛,瑷玛大举招收民兵之时。当时梅格尔已经权倾朝野,于是海宸制作了极为真实的面具,化名海风,带着云宸,以师徒的关系参军,希望保护家乡国土的同时,借此不断立功,接近梅格尔并找到机会杀了他,重振兰顿家族。

的确,凭海宸的本领,很快就立了大功,不断获得爵位,而年少的云宸,在残酷的战场上经过数年的磨练,以无数次的重伤换来了宝贵的实战经验。

战场上,海宸从来不离云宸三米外,他的身体曾帮云宸挡下了无数的杀招,休战的时刻,这对“师徒”总是互相为对方涂抹伤药,直到云宸受的伤慢慢减少,一夫当千。

又是五年,海宸已经身为候爵,并带着云宸来到吉芬镇守。鉴于云宸对兵法毫无了解,海宸将云宸送入有名的吉芬军事学院进修,也在云宸的要求下隐藏了其军人身份和他们的“师徒”关系。虽然云宸却总是逃课,可海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

我们的故事发生前,关于云宸一家人的小传就到此结束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云之破晓》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