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201 -- 第二十章 劝解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西南鲲鹏 书名:最后一个神话 更新时间:2007-05-16 02:10:40 本章字数:3271

千万不能让阳山知道,我心里只有这个念头。穿过拥挤的人群,跑到韩冬面前时手已经摸到了她送的那把刀的柄。

“你跟我来。”韩冬转身向出口方向挤去。我带着混乱的思想,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跟在她后面。要不要杀掉她?这想法像一条毒蛇盘旋在我脑海里。

“上坞里。”出了冰雪大世界,韩冬叫了辆出租车,看见我坐到了身边对司机说出了个地名。看着车向我一个不知道的地方驶去,我心里一直在琢磨。她会带我到哪去?她想干什么?我真能对一个向我倾心的女孩下毒手吗?

下了车,韩冬带我到一座老房子面前。“这是我家,以前是。”韩冬打开门走了进去。我进去一看,屋子里明显没人住。虽然很整洁,但我还是感觉到这房间缺乏人气。房间的西墙上挂着全家福,照片已经有些发黄,让人一看就知道不会是近期照的。一个梳着分头,带着眼睛很有书卷气的男子,应该是韩冬的父亲。旁边站着位短发的妇女,漂亮而慈善,是她母亲。韩冬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胸前垂了两根麻花辫子,个头才打起她母亲的肩。

“他们是我父母。”韩冬看见我在注意那张全家福就说道。

“能看出来,当时他们还很年轻,你妈妈很漂亮。”我衷心地说。

“我从小就觉得她是最好看的,现在也是。”韩冬的话让我深深感觉到了她对母亲的仰慕。

“他们怎么了?”我问出了一句不该问的话,心里已经隐约知道了些什么,但我不愿意相信。以她父母的年纪,不应该都不在啊。

韩冬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但却没有发出悲切的声音。那一种无声的哀伤让我感觉到震撼。过了会儿,她没理会从脸上滑落的眼泪,用一种不带感情的声音说:“从小父母很疼爱我,我们虽然没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是个非常温馨的家。就在照这张照片那年,这片的流氓强奸了我,当时我12岁。因为他家里有关系,父母一直告到高院才将他送进监狱,判了15年刑。没想到才过了9年他就放了出来,出来的当天就杀了我父母,还又一次奸污了我。那时候我彻底地绝望了,山哥帮我报了仇。”

“这样的人我知道也不会放过他,但我自己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看了看韩冬:“你也应该知道阳山是做什么的。因为他而家破人亡的更多,你家里人受到了伤害会痛不欲生。那其他人呢?”

“山哥对我有恩,我不能对不起他。我知道你是警方派来的,这里不会有人来,你杀了我吧!我知道你也有这种打算。”这时,韩冬的眼里闪出了迷蒙的光彩:“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人,我知道已经爱上了你,而且爱的很深。阳山对我有恩,我不愿背叛他,你又是我爱的人,我也不能把知道的事告诉他。死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解脱,我不会怪你。真的!你动手吧!”

从韩冬的话中听出了对我深深的情意,对阳山的感恩,对生存的绝望。也许就像她说的,死亡对她是最好的决定。但我怎么能让这样一个女孩死呢?我一定要让她有活下去的勇气和摆脱以前的阴影。

“韩冬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抓住韩冬的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英国前首相劳和·乔治,他有一个习惯就是随手关上身后的门。有一天,他和朋友在院子里散步,他们每经过一扇门,乔治总是随手把门关上。他朋友很是纳闷就问,有必要把门都关上吗?乔治微笑着回答,当然有必要。我一生都在关我身后的门。当你关门时,也就将过去的一切留在了后面,不管是美好的成就,还是让人懊恼的错误,然后,你才可以从新开始。”

我将韩冬拉进怀里,轻轻地抚摩她的后背:“韩冬姐,我心里也很喜欢你,就因为喜欢才会逃避。你站在阳山的一边,我们在两个对立的位置,才不得不逃避。记得随手关上身后的门,学会将过去通通忘记,不要沉湎于痛苦之中,一直往前看。这时你会发现,我们在每一天里从新诞生,每一天都是新生命的开始。只要你愿意,我以后就是你的亲人!”

“弟弟!”韩冬发出一声哀号,爬在我胸口大声地哭了出来。

“弟弟,你不是可怜姐姐才这么说的吧!”韩冬歇住哭泣后抬起如雨后梨花般的俏面对我说。我没有回答,神情地看着她,将嘴印在了她的唇上。

韩冬热烈地跟我拥吻,我能感觉她的热情和泪水混进口中的咸味。抱着我的手狠命地抓着我的衣服,让我感觉到她内心地紧张。我用手不停地抚摩她的背部,希望这么做能她觉得好点。

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韩冬逐渐地平静了,抬起头用手理了理头发,“弟弟,你要怎么对付他?”看我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不忍的神情。

我在韩冬脸颊亲了一下,正色说:“不是我要怎么对付他,而是他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任。你也应该知道,警方既然盯上他,并且早就掌握了他犯罪的证据,他是跑不掉的。”

“那你为什么搅进来?没有你,姐姐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我把事情大概地跟她讲了,然后真诚地说:“我主要是对付北京那帮恐怖份子,还有他们背后的日本人。不能让这些人在北京做出让我们国家丢脸的事情出来。姐姐,我希望你能置身事外。”

“我情愿自己死,也不愿你发生什么事。你既然说要做我亲人,我就当你是我亲弟弟了!你们的事我就当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吧。”韩冬推看我,整理好衣服,说:“我们该回去了。”

接下来几天韩冬就像以前一样,天天陪我在哈市游玩。直到阳山得到消息,带货的人已经在天津登岸,叫我跟他去北京时,韩冬突然提出要和我们一起去。阳山到是欣然答应,我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着去,难道是不想离开我?

北京是座伟大的城市,有无数的遗迹和名胜。但我却没有欣赏的兴致,在宾馆住下后就一直在等交易的到来。

晚上11点,城市里虽然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冬天的夜晚行人已经不多了,等我们的车驶出了市中区更是人迹寥寥,天上看不见星星,只有半个月亮暗淡地挂在那里。

“你们怎么不说话?该不会是紧张吧?”坐在副驾位的阳山扭头对我和韩冬说。

“山哥,怎么不多带几个兄弟上?”韩冬看我在**,就接过了话茬。

“没必要,人多了不方便。有苏文兄弟在,他们就算要耍花样也不怕。呵呵!”阳山觉得有我在一路很放心,嘴里呵呵地笑着。韩冬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到了刘庄子一个废弃的仓库,仓库门口已经停了几辆车子。“看来他们有不少人,小心点。”阳山下车时说了声。

阳山没理会仓库外站着的几个人,径直向里面走去。我和司机拎着两个装海洛因的皮箱跟阳山走进货仓,韩冬走在阳山和我们之间,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一进去看见的就是一些废弃的包装箱,旁边站着一个穿浅色西装的中年人。他身后还有两个像是保镖的彪形大汉,目无表情。

“哈哈!阳山君真是守时。我是三口组驻北京的代表山本明川,请多多关照。”那个中年人笑着走过来,我一听他说话就知道是个中国人,却用日本人的口气说话,真是恶心。

阳山亲热地跟他握了下手,也笑着说:“呵呵!山本先生客气了。以后我们还会打交道,互相关照。事情在电话里已经都说好了,你先看货。”在阳山地示意下我把皮箱递了过去。

“山本先生,怎么没看到北京方面的人?”阳山在他们检查货的时候说,我也正为这事纳闷。

“在。你们来的时候,他们发现有人跟踪,去看是什么人了。”山本说完后阳山和我都面色大变。

“阳山君不用慌,只有一辆车跟在后面,不管是什么人都很快会解决的。”山本说到这时,一声枪响从外面传了进来。

“山哥,不会是我们的人吧?”我心里非常着急,边说边跑了出去。只听见阳山在后面说:“不会。走,一起去看看。”

我一口气跑到外面距离仓库有500米处。看见周兰肩头中枪,旁边地上还有两个倒在血泊中。一帮男子用枪指着周兰,枪口都带着消声器,刚才听到的那声枪响应该不是他们发出的。

我紧张地望向地上的人,苏韧姐就在里面。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最后一个神话》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