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201 -- 第二十一章 回家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西南鲲鹏 书名:最后一个神话 更新时间:2007-05-16 02:10:41 本章字数:3240

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跪下抱着苏韧姐。她已经没有了生机,胸口两个弹孔还在向外渗着黑血,惨白的脸上没有神采的眼睛还睁着,是因为还想看我一眼吗?眼泪从我眼中流出,滴在苏韧姐紫乌的嘴唇上,我深情地吻在她嘴上,体会着冰凉的吻和我泪水的苦涩。

“这几个警察是你带来的?”一个像头目的人走到阳山跟前,厉色问道。

“不是。”阳山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手下的表现怎么解释?”

“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只知道他抱着的是他姐姐,他是个危险人物。”阳山回答完已经掏出枪指着了我。

“苏文!”周兰对着悲痛的我无奈地喊了声。

我轻轻将苏韧姐放到地上,很小心,怕地上的石子会硌痛她。

“嗷!!”一声不似人类的喊叫从我嘴里发出。周围的人看到的是一张狰狞的面孔,血红的眼睛,就像魔神站在他们面前。

我身体一动到了阳山面前,那把带着弧度的砍刀魔术般出现在手里。伸手缴下阳山的枪,然后抬手挥出,他从下巴到额头带着一道血痕向后倒去。拿刀的手急速地挥舞,山本和那个头目拿枪的手和身体分了家,同时对用枪指着周兰的人射击。每一枪都击中他们拿枪的手腕,我可不要他们如此轻松地死。

我嘴里继续发出悲鸣,身体带着幻影在他们之间穿梭。肢体和血肉在我刀下四处飞溅,片刻之间四周倒下了十多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够了!停手!”周兰冲我喊了声后,和韩冬一起弯下身不住的呕吐。

所有人都倒下变成了凌乱的尸体,我的刀还在空中疯狂地挥舞。远处传来了警笛声,这帮该死的警察总是在这时候出现。

我蹒跚地走到苏韧姐跟前,顺手将刀**自己大腿,抱起她,无意识地向回城的路走去。一辆辆的警车看见我后都靠边停住了。他们看到一个全身血红的人,腿上插着把闪亮的刀,怀里抱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从眩目的警灯中走过。

苏韧姐在我怀里,手无力地向下垂着,柔软发亮的黑发也像瀑布般垂下来。她静静地睡在我怀里,除了惨白的脸庞,清丽的五官仍是那么动人、可爱。“姐姐,你只是睡着了,你还活着。你一定是累了,需要好好地休息。你为国家做了那么多力所不及的事,肯定累坏了,让弟弟抱着你美美地睡一觉。等你睡醒了,我带你去最美丽的地方生活,弟弟永远都不离开你!”我柔声地对苏韧姐说着,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滑落。我一直对苏韧姐说着话,我知道她一定会听到,也一定喜欢听。我抱着她一直走,我知道她喜欢我抱着她。直到精神地折磨和失血太多,我抱着苏韧姐倒在了卢沟桥上。

我醒来后已经在洁白的病房里,周兰和韩冬紧张地看着我慢慢睁开眼睛。万种心酸和对苏韧姐的思念一下子涌进心里,眼泪从眼角无声地滑落。“苏韧姐!”我闭上眼睛无力地叫了一声。手被她们温柔地抓住了,感觉到毛巾在擦脸上的泪水,耳边响起安慰的声音……

苏韧姐的追悼会上,我看在被国旗覆盖着的她,默默地站在一边。领导们歌功颂德的悼词一句也没在我记忆里留下,我只是更真切地感受到,爱我和热爱她事业的苏韧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好希望黄帝能将她接到诸神殿去,好让我以后能再见到你,亲爱的姐姐!

苏韧姐被追认为了烈士,骨灰由警方送回她故乡的烈士陵园。

刘局长和周兰送我到了首都机场,我心情还是极端恶劣,没和他们说太多的话。看见韩冬站在不远处,我走了过去。“弟弟,你别太伤心了,姐姐看你的样子心里好难过!”韩冬将走过去的我紧紧抱在怀里,轻声地说。

“嗯,时间会让我们忘记一切的不愉快,姐姐别担心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想起韩冬痛苦的经历,我关心地问她。

“姐姐现在接手了东北帮,我会带领他们走向正道的。等把这段时间忙过,姐姐到C市去看你,希望到时候能看到你的笑脸。”韩冬在我脸上亲了亲,推开了我,“该上飞机了,祝弟弟一路顺利!”

勉强对韩冬挤了个笑容,和刘局长和周兰礼貌地道别后,踏上了归途。

“文文!这边。”妈妈站在机场出口,喜悦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眼眶也红了,好想高高兴兴地扑进妈妈的怀里,但笑容还没展现出来就僵硬了。

老爸也来接机,这让我还是略感意外,当初从老家来也没享受到的待遇。“儿子,这次干得不错,刘局长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看来他是想叫你以后到国安局吧。呵呵!”老爸到面前拍了拍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妈妈!我好想你!”我还是扑进了老妈怀里,心里的苦涩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我在老妈的怀里大声地哭了出来。老妈使劲地抱着我,眼泪也从脸上滑了下来:“别伤心,妈妈知道了你苏韧姐的事。她是个勇敢的女孩,我们都会记住她的。”听见苏韧姐的名字,我更加忍不住地哀号。

老爸拉开车门,对我们痛苦流涕的两母子说:“先回家吧!”

回到家里,又一次吃着可口的饭菜,心里感慨万千。如果这次没有苏韧姐的事,一切是多么的完美,我不禁暗叹一声。

“儿子,把你这趟的经历给我们讲讲吧!”老爸看着我有些伤感,想趁机开导我。

我从到云南一直讲到缅甸,再讲到哈尔滨和北京。无意间总用苏韧姐贯穿始末,讲到一半妈妈已经陪我流泪了,老爸也听得表情严肃。等我说完时,田青“哇”的一声跑回了她房间,估计是躲着哭去了。

“儿子,去洗个澡休息吧。人不能只活在痛苦的回忆里,希望你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老爸又对我说:“明天去一趟周敏那里,她打过很多次电话找你。”

洗澡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还是先去找雪萍姐吧,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她了。周姐和小曼姐那里肯定也要去,只是到她们那里却只能高兴地说才从老家回来。又想起苏韧姐,想到了和她在一起的……

早晨,我又恢复了以前的作息,5点半起来学习。好久没看书了,抬头一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指到了快7点的位置。还是去跑步吧,我赶紧出门。

启明星渐渐隐没,一弯残月还挂在天边,公园里到处弥漫着清爽湿润的空气。经过第一次遇到苏韧姐的地方,我不禁站下来洒下了一腔热泪。

等父母出了门,我迫不及待地拨通了电话:“雪萍姐!我好想你!”

“弟弟!你回来了吗?”电话里传来雪萍姐喜悦的声音。

“嗯!我在家里,雪倩他们回来没有?我想见你!”我紧张地问,心里不停地祈祷。

“还没呢!你去帮姐姐买早点,半小时就来接你。”雪萍姐很快地挂了电话,估计正在穿衣起床吧。

我拎着早点,站在省政府门口,伸长脖子对着雪萍姐家的方向寻找她那辆红色的标致。终于在潮水般的车流中看到了目标,雪萍姐将车停在我面前,从里面打开门,亲切地对我招手。

进了雪萍姐家,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姐姐!”喊了一声后,将她红艳的小嘴含住。雪萍姐也用力地搂着我,忘情地将香舌伸进我嘴里。

雪萍姐感觉到我的泪水流了下来,轻轻推开我,“弟弟,你很不开心呢!能告诉姐姐是什么事吗?”说完又亲吻着我脸上的眼泪。

我一把将雪萍姐抱起,边和她讲边向楼上走去。雪萍姐搂着我脖子,静静地听我说着,一直到她房间都没有下地的意思。

我抱着她倒在紫色的床上,疯狂地亲吻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姐姐,我现在好想要你!”雪萍姐知道我现在非常地想发泄,没有回答,只是热情地用嘴回应着。

良久之后,我无力地趴在雪萍姐身上。她用手揉着我的头发,温柔地对我说:“弟弟,别再伤心了,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姐姐!我的心好痛!你千万别离开我,我再也不愿感受到这种刻骨铭心地痛了。”我抱着雪萍姐娇柔的身躯,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这是一种雪萍姐对我的柔情和对苏韧姐的思念交织在一起的感觉。

雪萍姐温暖的手不停地抚摩着我,像是要用她的热情把我融化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最后一个神话》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