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201 -- 第二十三章 苦恋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西南鲲鹏 书名:最后一个神话 更新时间:2007-05-16 02:10:44 本章字数:2833

通过接触我知道了张鹏男朋友,一个品行善良,上进心强,又非常爱自己心上人;惟一的不足就是功于结交权势,巴结领导,但我也知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唉!难道为了自己那一点记忆就强行去破坏他们?要做到这点,对我而言是很轻易的。我对张鹏是真的爱吗?爱情里面如果搀杂了和它不相关的因素,那还是真正的爱情吗?我无奈地带着这些问题踏上了回去之路。

先到父母家里去了趟后,回到了周姐以前的别墅。现在我和她们都把这里当成了家,几年前就说再修处住所。周姐和小曼不同意,雪萍姐妹跟她们相处融洽后站到了统一阵线。最后既然把庞娟也拉进了她们的阵容,我只好和她们住在这里。

我对她们始终感到亏欠,她们对我的爱是那么的无私!放弃自己守在我身边,为我的幸福和成功而高兴;为了使我能够更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我曾经问她们值得吗?得到的回答是:我们能从为你做的一切都能让自己得到快乐。我无语,只能不管自己高兴与否都在见到她们时表现得很愉快,而见到她们也真能使我愉快与满足。

雪倩亲热地挽着我走进客厅,现在周姐她们都在厨房忙碌着。里只留了老林继续看门,其他的事都由她们自己做了。周姐和小曼负责煮饭,雪萍打整花园,雪倩和庞娟主要工作就是打扫客厅和洗碗。

庞娟比较矜持,等我坐到她旁边时,才挽着了我另一只胳膊。我们聊起了最近公司的情况,在除了单独相处时都只说公事,这是大家的一种默契。

周姐和小曼忙完厨房的事也出来和我们坐一起闲聊,主要是她们说我听。看着她们很融洽地在一起调笑打闹,我静静地享受这种温馨,很少插嘴。

“雪萍没在家?”我这么久没看到雪萍出现就问了句。

“姐姐在公司,不过现在也该到了。”雪倩答理我一句后又爬到周姐身上不知道说什么去了。

这时收到张鹏发来的短消息,问我到家没有。她从前天晚上和我分手后就一直用这种方式跟我联系,说是为了节约钱,我想可能打电话不方便吧。

我回复了条:“到了。想我了吗?”

用这种方式交流我比在面对面时能放开很多,就像网恋一样使人没有压力。

若无其事把消息发出后,雪萍也回来了。我站起来,迎上去接过她的提包和外套,始终觉得对雪萍有更深一些的感情。

搂着她在娇艳的红唇上亲吻一下,雪萍幽幽看我一眼后也跑去和她们亲热。

“总算等到你回来了,我们家雪萍不在谁敢开饭啊!”小曼跟雪萍开起玩笑。

“不想等的话,你们可以先吃呀!现在还挺早,你就知道吃,也不怕长胖。”雪萍和小曼疯惯了,马上反击。

“谁敢先吃?不怕有人找麻烦啊!你一回来就把他急得又是迎接又是亲热,其他人有这待遇?”小曼马上40岁的人了,说话做事还和我刚遇到时一样,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好了,别再闹了。开饭,雪萍你还不去洗手?”周姐打断了她俩的调笑。这里的人都很听周姐的话,包括我在内,可能是因为都把她当成了大姐。

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下用过晚餐,我们就坐客厅里开始谈公司的事。这是一个惯例,就算我不在,她们也不会停止。周姐和小曼都已经在生意场待厌了,现在几乎不去公司,但她们的经验还是最丰富的,一般都会在这时候发表一些建议。其实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年终到春节期间都是比较清闲,不外乎对第二年做个大概构想,这些工作平时也都在做的。

很快客厅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她们都各自回了房间,看书或者做其他的,电视音响每间屋都有,主要是让我自己选择陪谁。外面下起了雨,我点燃根烟,将手机拿在手上,静静地坐着。

烟也抽了好几根了,时间也不早了,正准备到雪萍房间去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张鹏打来的,接通后压低声音“喂”了声。

“张文啊!在做什么呢?”张鹏用很大的声音说。

“一个人吗?”我有点奇怪,虽然知道她男朋友在离昆明60公里外的乡政上班,一个礼拜只回昆明陪她一两天,但今天是周末啊。

“不是,我男朋友就在旁边。我正在和他生气。”听着她气呼呼的声音,我不禁哑然,为这个有必要这么晚还打长途?

“你自己都说不是小孩了,还做这种孩子气的事?居我的了解,你们吵架应该都是你不对。”这些年我的话很少,不知道为什么跟张鹏话却很多。

“好!哼!”她想赌气样把电话挂了。

一股难受的情绪充斥我心里,感到浑身无力,颓然坐下再点了根烟。半小时后接到张鹏发来的消息:我刚才和他……

感觉心里特别难受,就像有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心脏。我轻轻走到门外,站在雨里。抬起头让雨水洒在脸上,很冷,但感觉很痛快。

为什么她知道和我前世的关系,还故意来刺激我?根本不应该为这种人难过,那为什么会如此心痛?为了那么个画面,我没做出选择,让几个红颜知己就这样耽误在身边,难道这是我的宿命?

屋里的空调很暖和,我出来时只穿了件衬衣,雪萍她们都认为我在另外一个房间,我就一直在外面站着,快到天亮时,我意志慢慢模糊倒在了地上。

感冒发烧对我的身体没大的影响,吃了药在床上躺了一天就好了,只是她们的眼光让我感觉很愧疚。我知道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已经爱上了那个不该爱而又注定要爱上的人。恋爱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的幸福而存在,而是向自己显示在苦恼和忍耐中是那么坚强。要把感受告诉她,我不停地对自己说。留下一张纸条后,我又孤身去了昆明。

昆明的气候确实宜人,寒冷的气流在这里也变得柔和多了,感觉不冷。可当我想起张鹏最后发来的消息,却使我从心底里往出冒森森的凉气,呼吸也急促起来。给她发出“我在昆明,想见你。”的消息后,到了苏韧姐以前的房子,无力地倒在床上。

她给我回了消息后,我们约在了上次的咖啡屋见面。这次见面她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而我却很憔悴。这两天我几乎没吃东西,心情又处于极端恶劣中,没有胃口。看着她还是那么高兴的神情,我不停地喝着她喜欢的那种‘香阁里拉’。我喝的很快,当她发现我情况不对时,我已经在喊服务生拿第四瓶酒了。她劝我别再喝不果后,只有跟我抢着喝酒。

酒入愁肠,我醉得很快。可能在咖啡屋里我已经开始说不该说的话或者做不该做的事了,我感觉被她扶到了街上。家对人来说就像有种特殊的味道,脑子被酒精烧得再糊涂,也能够找到。

等我感到头很痛,思想却清醒时,已经是深夜了。我躺在沙发上,揉揉太阳穴,走到睡房却发现张鹏合衣爬在床上。看来是她也早就醉了,既然还能坚持把我扶回来,现在不得不相信女人的耐力就是要强些。走过去把她的外套和牛仔裤脱掉,将她抱到床中间,再仔细盖好被子。

我坐在客厅里使劲地抽烟,心里想的全都是罪恶。扇了自己一巴掌,去洗个澡再清醒点吧,想着就进了盥洗间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最后一个神话》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