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九章

类别:官场沉浮 作者:佳俊 书名:从政的大学生 更新时间:2010-05-03 13:00:46 本章字数:14894

三、柳萌的心事

郑明最近实在太忙了,既要树形象,又要出政绩,难啊。

今天 郑明好不容易空下来,躲在家里。哑女这忙着清理家务,他就一个人悄悄清理一下她收下来的那些信封,这些信封有的是工作调动报告,有的是情况反映,当然,更有不少是夹着现金的信封,郑明心中感慨万千。

五年前,自己刚工作,为了前程,自己处处忍气吞声,讨好领导,逢年过节连爹娘也顾不上看,把仅有的钱掏去给领导送礼。好容易才当上了个部长,可又夹在书记、县长当中,左右不是人,还弄得个“溜溜球”的雅号。现还只是个代县长,那些礼就像雪花飘飘,想拒都拒不了,小城六十万人都不是我的臣民了么。想到此,郑明差点喊了起来,“小城天下,莫非郑士?”

郑明躺在摇摇椅上,兴奋了足足个把钟头后,又黯然伤心起来,心想 我这次措失太大了,得了金钱,却失去了朋友,武俊、姚军这两同学是我作为战友邀请来的,可却为了保自己,他俩成了礼品,成了黑幕交易的筹码,哎——

想当年,曾插香结拜,当然,那是幼稚可笑,用不着象刘、关张那么认真,人世间,不可能真的有宿命。可突然间同学成了敌人,成了自己上升的绊脚石。我的前途,我的荣辱系于他身,怎么办?怎么办?

郑明越想越焦,“砰”的一声,他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砸向地面。

当茶杯“呼”地响时,门铃也“叮咚”响了起来,哑女忙去开门。

“呀啊,呀啊——”哑女兴奋地叫起来。郑明习惯了这种声音,知道哑女是高兴,忙扭头一看,却是柳萌来了。

那天刘三忠的一席话,使柳萌足足哭了一个通宵,她从不知发愁的性格,第一次体会到被欺骗、被阴谋、被玩弄的痛苦。但是,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想了好久好久,还是又到小城来了。一是想落实一下刘三忠的话,二是再拉郑明一把,好歹是夫妻一场,因此,她强颜欢笑又来了。

“呀,夫人,想死我了——”郑明忙起身,顾不上穿鞋就迎了上去。

柳萌的到来,给郑明的居室带来了欢乐。

哑女这忙前忙后,郑明在献殷情。

“你忙吧?”柳萌关切地问。

“忙,说心理话,在代县长期间,就象我们大学的毕业考试,尽管这一切都是必然,都能过去,但心情总是紧张的。”郑明以溜溜球的转法对柳萌诉说。

“既然这么辛苦,那你何不激流勇退?”柳萌试探着说。

“我也这么想,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大丈夫谁不想耀祖光宗,县长看起来只不过省会的一个处长,可[以不同,她是一方诸候,握一方生杀大权,五六十万人对他顶礼谟拜,男子汉谁不唾涎它呢?!”郑明充满激动。

“你到党校学习就是作为县长培养吧?”柳萌又试着问。

“中央党校、省党校都是官员的‘黄埔军校’,要当县长,到那里培训是必然的”郑明笑笑。

“那你不抓紧学习,你还出去旅游?”柳萌突然问。

“没有的事,一期学习一个月,根本没时间考察。唔,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没啥,有次我采访路过,到门卫处问你时,门卫说你不在校,说是 考察去了,你会不会有什么幽会?”柳萌故作生气。

“唔——,我想起来了,县里打电话来说有人找我,我叫门卫挡架胡说的。幽会,夫人,我有那么大的胆吗?”郑明对柳萌毫无防范,郑明眼中的柳萌,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娇生惯养的大员千金,是个撤娇,撤泼淑女。

“啊——你知道武俊和姚军的信息吗?”柳萌转了个话题。

“武俊,姚军,我实在对不起他们,武俊一走,一点信息也没有,他一定会恨我的,这些我能理解,可作决策的是书记、县长,我也无能为力,今后会好了,我会照顾他们的,姚军——嗯——有人说他病了——”郑明溜溜球突然转不好,有些卡壳。

“他们怎么会突然都下了呢?他们可是你的同学——”

“夫人,机构改革是残酷的,我国自古就有一代天子一朝臣,武俊和姚军是上届领导 秘书,新领导上,他们下是自然的,我保都保不到,何况我只是个部长呢。”

“中央不是有规定,提拔人员必须先考察,做方案,任何人不能临时动议呀?”柳萌作为记者,各种情况基本是了解的。

“文件归文件,现实归现实。”郑明模凌两可地答。

“我总怀疑这里面有什么奥秘吧?”

“这不会吧?我现在是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夫人可别听人乱说,别把水搅浑了。”

“我个局外人怎么能搅浑水?”

“听人说,姚军可能在你那里,他会因下台不满,而散布一些谣言来蒙蔽你?”

“我相信姚军的人格不会抵毁你,至少他比你廉洁”柳萌有些火了。

“今天的姚军已不是学校时的姚军,他下台后,到地区、到省里上访,中伤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我也有意见。这后果,他要负责的。”郑明也不相让,可以说是有些恼羞成怒。

“我相信他会负责的,郑明呀,夫妻几年了,我真留恋学生时代,大家都那么纯情,那么友好,那么热烈,那么高傲,那么自信,武俊那‘自信人生三千年,叱咤踏浪太平洋’你还记得吗?”柳萌盯着郑明。

“学校生活确实令人留恋,可又那么幼稚,那时我们的心,被老师从小就灌输了‘狼来了’那类不说假话的纯真,这种心态走向社会就会吃亏的。”郑明心不在焉:“还有那些数菩萨,烧香结拜都 不好笑么?”

“你认为好笑?”

“怎么不好笑,我们都是共产党员,难道你还信迷信?还要学封建王朝的江湖义气?哈哈——”郑明自嘲地双拳一拱,笑了起来。

“哎——不可救药。”柳萌叹了口气。

四、这不是演戏

柳萌在省医院离开后,姚军慢慢地醒了,在翻身时,发现枕边有个小纸条,看完后,乘护士不注意时悄悄地离开了医院。

走失了病人,医生,护士们忙开了。正在这时,刘三忠和两个身材健壮的男士走了过来。

“请问这里是否有个叫姚军的病人?”

“你们找他?”护士问

“我们是公安局的——?”来人晃了一下证件。

“哦,他跑了,欠着近万元的药费。我们都会被扣工资的。”护士委屈而又愤怒地嚷着。

“啥时跑的?”来人急问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昨晚下半夜里吧。”

“坏了,怎么向蛮香书记汇报”自称公安人的急了,转身就走,同时掏出手机打电话。

“怎么办?”刘三忠问

“蛮香要我们不惜代价,非找到不可。”公安人员按下手机说。

“估计他走不远,柳萌不在省城,他可能会住在那个宾馆。”刘三忠想了想说。

“你肯定柳萌不在省城?”公安人员问。

“肯定,郑县长在你们来时才打电话,说柳萌在小城和他在一起,叫我配合你们。”刘三忠答。

“好吧,你市公安局有朋友,请他们配合一下,立即到所有酒店查阅住宿人员名单。”自称公安人员说。

“这小事,现都电脑连网,一查就得,”刘三忠自信十足。

就在刘三忠三人刚出院门,打的乘车时,又有人来到了医院。

“请问医生,有个叫姚军的在这住院吧。”来人就是小城检察院的高军利和田刚。

“刚才不给你讲了嘛,他早跑了。”护士没好气地吼着。

“什么?刚才有人找姚军?”高利军惊问。护士忙抬头一看,见不是原来的人,便笑笑道,“刚才来了两个公安人员,说要找姚军,我还以为是他们又回来了呢?”

“俩公安?没错吧?”

“不会错,他们出示了警官证!”

“看到那是谁了吗?”

“我也没看清,我瞄了一眼,好象有田——”护士尽力回忆。

“田文军对吧——”

“想不起,个子和你差不多高,比你壮些,胖些,啊,你们是——”护士有些惊奇。

“我们是——”高军把证件也递给护士看。

“哎呀呀,怎么我看起来真有点象电视剧了。我也不知道是祸是福,只想请你们快点抓住那个姚军,免得扣我的工资。”护士一脸茫然。

“那你知道姚军会到哪里去呢?”

“不知道,他住院原是个男的送来的,后来是个女的,好象是记者护理他,他俩关系不怎么样。那姚军好象不信任那女的。”

听完护士的话,高军拍拍脑袋:

“哎呀,看来姚军有危险。走——”

早上,郑明接到“蛮香书记”的电话,急勿勿地走了。

柳萌陷入了深深的苦思中。

作为妻子,她是爱郑明的。说实话,郑明也深深得老丈人的喜爱,作为家中的独生女儿,柳萌无论怎样任性,也不想让自己和郑明的矛盾,让父亲痛苦。特别是如果郑明一担出事,自己名声不好,甚至会有说不完的麻烦,道不尽的苦恼。

可对武俊、姚军这些同学,柳萌又深感内疚。这不是因为她明知武俊一直暗恋着她,那时候,她真希望武俊明确表白。但武俊却吞吞吐吐欲言不言。仍致于后来竟给郑明当起了邮差。所以,一赌气就和郑明谈起来。开始也只是想玩玩而已,气气武俊,可后来竟假戏成真。因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情,她一直把武俊当作知己朋友。

当她看到武俊对王贞那份真诚,她心理更敬佩武俊的人品。后来,郑明把武俊、姚军一起带到了小城,她也明白,武俊、姚军是被那些乡镇官气晕了,是抱着雄心壮志,想为祖国主苦难贫困的农民干一番事业,想不到,如今是“事业未尽士先死。”这对武俊、姚军是多么的痛苦和不公啊。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奥秘,为什么郑明能一帆风顺,武俊、姚军却如此坎坷?凭能力,凭人气,他们不都在郑明之下,为什么他俩都不行呢?为什么郑明升官后行动突然神神秘秘呢?郑明为什么和姚军产生如此大的矛盾呢?这可能有着一种神秘的内幕,这层内幕紧紧地遮盖着小城,无论如何,我要揭开他。柳萌那记者特有的好奇心呼然而起,于是,她悄悄地搜查想郑明的蛛丝马迹,电脑资料。

郑明勿勿走到县委,李志诚已在那里等他。

“坏了,姚军跑了——”郑明一进书记办公室,就急忙汇报。

“你不是说那小子和你夫人在一起嘛。”

“是的,她从省城出来时,姚军还在病床上,可今天,刘三忠他们到医院时,却找不到了,听说检察也派人找姚军。”郑明品了口茶,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松了一下领带说。

“检察院也在找?郑县长啊,山雨欲来风满楼,对方也在行动了,我们必须在他们之前弄到姚军、否则,那小子一开口,酒厂资金不说,县财政那扶贫款,口粮田建设款,以工代赈款每笔都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大井,足足给我们一个个灭顶之灾。”李志诚急得站起来,急急度步。

“那怎么办?田文军以公安的身份,请省协查,估计应该查到。”郑明也有些急了。因为,从踏上这条船以后,他就与之荣辱与共了,若李志诚出问题,他郑明的县长也就当不成了。

“混蛋,这一切都要悄悄进行,你们怕人家不知道啊?叫他们立即不惜一切,尽快找到姚军,务必赶在检察院之前。”李志诚说完感到有点失态,便又补充说:

“你自己要象平常一样,从柳萌那里套出姚军的下落,同时,千方百计找到武俊,要封住他的口,你不能心软,成就大事,要象曹操那样,无毒不丈夫。”

“好,我就去办。”郑明心中窝火,但现在是代县长,不能发火,溜溜球必须转啊,所以他深藏不漏。

“你那引资项目务必抓紧签约,这是一石三鸟。一可以显示你有能力,二可以稳那批下岗工人,三可以挡一下财政那露洞。”李志诚严肃地说。

“可以,签约准备下星期进行,我们特请了些记者来造造声势,请了些领导来助助威风。”郑明说。

“行,要学会弹钢琴,双管齐下。”

“我和田文军要单独联系,你和那刘文忠联系不得让其它人知道。要和他随时保持联系。姚军已成了我们和检察院争夺的宝贝,武俊没有掌握我们内幕的情况,但他在小城老百姓的心目中,是构成对你权力威胁的政敌,要弄清下落,采取措施。”李志诚咬牙切齿地说。

“我知道应该怎么办,有书记的支持,我相信一切都会顺利的。”

五、心痛为谁

郑明走后,柳萌忙起床。

柳萌终于敲开了郑明的笔记本电脑上的信箱,看到了令她瞠止结舌的电子邮件。

“郑县,姚军失踪。”

“不惜一切,务必查找到。”

“查找到后怎么办?”

“你们决定,必须让他闭口。”

“你能从你夫人那里探点口风吗?”

“我试试,你们千万不能让她知道我。”

柳萌看着,看着心在颤抖,泪水从腮边滚了下来,她心痛,痛得象刀绞一样,郑明必竟是自己的丈夫,同床共枕快四年了,同时,谁又不希望夫荣妻贤呢?她又想起桂子山下,想起了归元寺内的菩萨。隔那时的青春少年强纯洁天真,友情缠绵,记得有次他们五个聚餐时,悄悄结帐时,少了一块多钱还郑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把其它桌上桌下丢的啤酒瓶,检了5—6个,出门在收购破烂摊子卖了两块多钱,才把帐结了,那时虽然穷,可大家多么快乐,多么友好。现在,大家都工作了,而且都当“官”了。为什么反而出了矛盾呢?这怎能不让人心痛呢?这点能不让人心痛呢?泪水又模糊了她双眼。……正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外面有小车声,她知道一定是郑明回来了,急忙关上电脑,又躺到床上装睡。

果然是郑明回来了,他看到柳萌还睡在床上,手提电脑还在原地,便把电脑装进袋中,然后,装着十分关怀的样子。

“喂,我的公主,我都快下班了,你还睡?”

“唔——几点啦?”柳萌一副惺象。

“快11点啦——”

“那我马上起来。”柳萌靠在床上。

“唔,前不久姚军住院时,听说是你照护他?”

“拜把子的老同学,我能不照护?”

“是呀,是呀,我想抽空看看他,不知还在不在医院?”

“应该在呀,你还有心看他们?他下台,你升官,你不怕挨骂?”

“我就怕他和武俊误会,看看他”

“是关怀还是念旧?或是恪恰?”

“兼而有之吧,你有办法和他们联系吗?”

“县太爷动恻隐之心啦?联系他们你找你秘书呀,办公室呀,我又不兼职。”柳萌听了郑明的话,印证了电子信箱里的对白,心中更为痛苦,转过脸,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泪水。

假若说柳萌这一段情感正处在十字路口时,从看到电子邮件后,特别是郑明回来后,还故意套自己,骗自己时,柳萌的心已在滴血,已作了抉择。

“郑明,我想说一句,你能回到从前吗?回到学生时代那单纯、豪迈、憧憬的境界吗?”柳萌心中斗争后,认真地说。

“你怎么啦?学生时代不都盼着自己快点长大嘛,那时,谁不憧憬未来呢,可现未来就握在我们手中,甚至几十万人的未来也握在我们的手中哩,我要让他们因我而骄傲。”郑明雄心勃勃。

“说真的,你能把握好自己的未来吗?”

“怎么啦?”郑明扫视四周,心中有些疑虑。

“郑明,我知道,官场黑暗,仕途滴血,你可不可以弃官而返呢?”柳萌注视着郑明,充满着希望的目光直刺郑明。

“柳萌,你到底怎么啦?说真的,我离开繁华的省城到这边远的山区来,不就是为了报效党和祖国吗?而报效最有效的手段,也就是当上一把手,带领人民脱贫致富。当然,我国的国情复杂,现实复杂,说真的,现在举目一看,四周都在相互利用,不腐败反倒不正常,我记得你曾写过一篇调查报告,引用了民谣,‘腐败尽在前三排,根子还在主席台’,我也看到,听到老百姓说过,把科级干部送上法庭,绝没有冤枉的,只是判刑的长短问题。这虽然绝对化了,但这也是事实,我要领导他们,要在他们中间生存,我能不适应吗?你不用大惊小怪,我的心还是为老百姓的,只是委屈求全罢了。”郑明振振有词地表白。

“你这是同流合污还强词夺理。”柳萌发怒。

“夫人,不是同流合污,我根本就看不起小城那些土包子,看不惯余昌达那幅嘴脸,看不起那个看到老婆就尿裤子的李志诚,说到王八那一屋子我就恶心,可我怎么办呢,我只能利用他们,借助他们,否则,我在这几年吃苦受累,忍气吞声就都他妈的白费了。”郑明说着充满了愤愤不平。

“那你就此罢手好吗?我理解你。”

“不,我已上了船,要么划到彼岸,要么就沉入江河。大丈夫能让人恥笑吗”

“记得 爸希望我们年青大学生到基层,是希望我们做些有益国家和人民的事,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假如出事了,不仅是恥笑,还要千古骂名呢?”

“我说过了,比我不如的人到处是,何况人人都感觉到,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呢,再者,我苦苦搏了这么多年,眼看希望到来,你想,我会让她过去吗?我就是要干出点成绩来,让你爸看到我是有才能的,俗话说义莫经商。慈莫带兵,更有“将成名万尸横。夫人,人生能有几回搏?”郑明越说越激动。

“那我们那同学情谊呢,人民利益呢?”柳萌也开始火气了。

“我们的所作所为正是为了人民利益,你以为有人给我送点礼,甚至送点钱,我就背叛人民了吗?没有,我是为适应生存,为他们谋更大的利益。同学情谊,我何偿忍心,但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时,我先取熊掌,有何不可呢?”郑明似乎理直气壮。

“你——顽冥不化——”柳萌泪水流了出来,摇着头十分痛苦。

“夫人,现在是我的关键时刻,请你帮助我,要武俊、姚军谅解我,别给我添乱好吗?”郑明看到柳萌那伤心样,走过去抚着柳萌说。

“他们是你的同学,只会帮着你,你怎么会这么说哩,有什么隐情吧?作为夫妻,请你告诉我行嘛?”

不会的,市场经济时代新肉强食的社会,我是在捕击,在竞争。“竞争怎么恨起同学?柳萌仰着头看着郑明。

“我也不知道,李志诚恨姚军的,陈丽慧恨武俊的,若我不帮他们忙,这次县长选 举,他们可能会弄我手脚。我就可能先不上,出笑话事小,前途完了。”

“仅仅如此吗——?”

“你不信我?”

“郑明,我是记者,我几年养成的职业敏感告诉我,你陷得太深了,别再想那么官好吗,作个无愧的人,让晚上睡觉安心的人好吗?”

“你知道什么——?”

“我都知道了!”

六 天就这么小

吵了一架,柳萌又走了。

气嘟嘟的郑明溜溜球本能,转得不滑溜了。

他想,此刻,只有抱紧李志诚这棵大树,因为他是县委书记,是小城一手遮天的官。在基层里,提拔当官啦,救灾粮分配啦,招工招干啦,土地拍卖啦,说是组织安排,党的领导,实际上不过是几个人说了算,而县委书记可以一票否决你,因此,郑明无论内心怎样,现在还没有当一县长,还得毕恭毕敬听从。

“关键时刻,你怎么把夫人得罪了呢,她爸可是决策人物呀。”李志诚瞪了郑明一眼说。

“她不知怎么搞的,好象发现了我们什么。”

“她发现什么?你若让姚军、武俊和她汇为一体,大家都完了。”李志诚气恼万丈。

“那——”

“那什么,下周就要召开县人代会了,你要当县长,就不能让别人搅了这事,你自己下决心吧。目前,凡事忍为上。”李志诚恨恨地说。

“我知道, 我已通知。在人代会前,签订猕猴桃饮料工厂开工协议,作为向县人代会献礼。”郑明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招商引资签约一仪式议程”递给李志诚,李志诚认真地审视了一下。

“好的,不过你夫人那边由你自己稳定,人大代表这边,我和余昌达主任再研究一次。”

柳萌离开小城以后,一心想尽快找到姚军,她担心姚军身处险境却浑然不知。

柳萌首先赶到自己家里,她临走前,给姚军留了纸条和钥匙:

“姚军,我外出几天,这是我房门钥匙,你可以先到我家里去。”所以,当从郑明口中得知姚军已离开医院后,她就估计可能到她家里了。因此当柳萌进屋前还敲几下门,但理面毫无反应,她忙用钥匙开门。

进门后,她认真地扫视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她扔下坤包,疲倦地一躺在沙发上。但,女人特有的敏感,她一直感觉到好象有人到过房间。于是,她又起来,四处查阅,搜巡着……

猛然,柳萌发现电脑的鼠标有些异样,她忙把鼠标移开,啊自己的房门钥匙。这说明姚军到过她的房间,那他怎么又走了,为什么不留下什么信息呢,柳萌连忙打开电脑,很快电脑留言就出来了。

“萌:

我现在是落魄之人。

在大学时,我们是那么热血,是那么激昂,一颗报国之心是那么激扬,是那么纯朴、天真、幼稚。当我们球队获胜时,我们校园为之欢呼。当人家把导弹扔进我们大使馆时,我们用墨水瓶砸了人家商务处,总之在我们的言论中,谁不壮怀激烈?甚至有为国捐躯也在所不惜。

为此,我到了山区中的小城县,五年官场,我历经了种种场合,由于人的情感的怪圈作用,我从愤恨到看不惯,从看不惯到习惯,从习惯到纵容,从纵容到包庇,从包庇到同流合污,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想,这没有被揪出以前的人,都是“党的好干部”。

我以前听说:“做好事比做坏事难。”我现在深有体会了。做坏事的人可以结帮派,为了种种利益,可以结成死党。自古以来,好人都会被坏人害死,那些清官、廉吏,都是后人写的,皇上追封的。我希望你能给我追封个“清白校友”,让我无愧于母校,无愧于恩师就行。

我昨天打了个电话到医院,听说公安,检察院都到那里查我行踪,我也不知道那支是党的干部。

记得前年,县公安某领导强奸人家妻子,妻子丈夫下地回来发现了,挥着锄头,把他打死在床上。打死人后,丈夫吓坏了,准备去投案,在路上,被公安开枪打死了。结果报告,理由是罪犯拒捕被击毙。小城的人都知道,公安是怕出丑而杀人灭口。我相信,我可能也会被冠上拒捕,而被击毙的。

我来想把材料给你,但,我和郑明间,你可能倾向郑明,党和夫妻间的感情,可能夫妻情深重些,我只好忍了,但我想天理昭昭。

同学:姚

柳萌流着泪,看完了信,她心痛地捂着胸口。是的,一个被委屈、被误会、甚至被冤枉的人,她的痛苦,远远超过皮开肉绽痛得多。柳萌揪着头发喊:

“姚军,你混蛋,你和武俊除非人间蒸发了,我一定要找到你们。”

小城的大街小巷贴满了红标语。

街道上横挂着“招商引资快发展,小城明天更美好!”

“开发猕猴桃饮料,给县人代会献礼!”的横幅。

县政府宾馆更是彩旗飘扬,鲜花铺地。省里、地区都派了领导参加,王经伦作为地区代表,胸前佩着嘉宾的胸花,满面春风地走过来:

“郑明哇,这一炮打得好。祝贺你,过几天,人代会一开,你就是小城又一届外来县长了。”

“谢谢王书记关怀,我会知恩图报的。”郑明诚惶诚恐。

“应该,应该,领导多,你忙吧,唔,你过来,要注意内紧外松。”王经伦后半句是悄声说的。

“书记放心,万无一失。”郑明回答,同时一努嘴,王经伦顺势一看,原来到处都是衣着便装的公安。

对这一点,郑明、王经伦同样担心。主要是担心下岗工人闹事;其次是那次机构改革后,干部不满情绪也随之高涨;特别是人代会马上要开,所以,李志诚、余昌达、郑明把全县公安、民兵应急分队都动员来了,作为这两次活动的保卫人员。

“啊,小柳也来了——”王经伦一转身,看见记者群中的柳萌。

“王书记好,我是报社派来的。”柳萌笑笑

“公私兼顾,你报社领导很会做顺水人情嘛——”王经伦打着哈哈。

“苦差事,小城的文章还是老领导写得好。”柳萌话中有话。

“那里,那里,你是省报大记者,愿你这篇文章成为给小城的贺礼吧?”王经伦似懂非懂。

“啊,老领导,我去看看。投资方怎么还未到”郑明忍受不了柳萌的眼神,借故走了。

“怎么还不来?”郑明问“好好主任。”

“好,好,马上到的。”好好主任满脸堆笑。

“那我们去接一下。”郑明说着步出大厅,刚出门,刚好小车也进入门口,郑明忙迎上去。

车门开处,出来个漂亮小姐,郑明伸出手刚欲握手却打住:“怎么是你——?”

“郑县长,不认识我了——?”

“王贞——你——我这忙着接待外商。”郑明缩回手,脸上略过一丝不快。

“武总马上就到,我们先去看看仪式筹备好吗——”王贞略感自负地抖了一下衣和手中的文件包说。

“啊——王贞”

“呀——柳萌”随着两声发自内心的呼喊,王贞和柳萌抱作一团。

“我想,在这里一定会见到你们。”柳萌含着泪水说。

“我也这么想——”王贞也拌着泪水说。

“一言难尽,待会再说吧。”王贞和柳萌正抱作一团,互诉衷肠时,有人轻轻也拍了一下她们说。

“呀——武俊,你不是天上掉下来,地下冒出来的吧?”柳萌放过王贞,甩开坤包,打在武俊身上。

“呀忘介绍了。郑县长,武俊就是我们公司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猕猴桃饮料开发就是他提出来的。田总载出国签协议去了,要

委箍武俊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王贞向郑明介绍。

“你——?欢迎。”郑明忙上前握手“都是老同学,有你来就好。”郑明不愧为溜溜球,一滑碌就溜过去了。

“半年不见了,你好吧?”

“还好,我好想你的。”

“好,大家又一起了,我们的项目还得靠老支持。”

“应该,应该……。”

省、地、县电视台记者立即把这机会 抢去了。记者们各显神通,把武俊上台、下台、办企业、赚大钱描成了神话。武俊象个传奇人物,一下又活了。又来到小城百姓的心中。

于是,小城从城镇到农村,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武俊,特别是南湾村的三大主干,竟组织了狮子队,连夜来到了小城城里,找到了武俊,硬要在武俊的开发工地,按传统习俗,玩起了舞狮表演。因为这里的百姓认为,狮子可以镇邪,在这里舞狮就是为武俊撑腰。

开工这天,南湾村人的狮子正玩得高兴时,黑压压地来了一群人,舞着30节大黄龙,摇头摆尾地来了,大家诧异时,只见田大德和酒厂一大群下岗工人跑过来,把武俊抬了起来,把耍龙的大红宝塞给武俊。这时,南湾人也明白,于是,狮子,黄龙把武俊围在当中,一时,锣鼓喧天,号角动地……

九 大拐场了

招商会签字后的一星期,小城县人代会就招开了,会议相当隆重。

县人代会按传统贯例,第一天是各代表团长会议,各团设立了临时党支部,县直各局的一把手必须列席会议。

第二天是人大正式会议,议程有郑明作政府工作报告、滕万松作财政报告、马幽美作计划报告。

这天的大会很重要,因此,由余昌达亲自主持。大概是由于先天晚上,看完人大代表后又与郑明,李志诚开了长时间会。人疲劳了,或大意出错,再加上文化水平有低。因此:余昌达一上台就到了开会时间,他急急忙忙从文件袋中抽出讲稿致开幕词:

“各位代表:

在党的领导下,全县各族人民所关注的小城县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认真完成了大会各项任务,选举了新一届政府班子,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是我县各族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现在,我宣布:小城县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胜利闭——闭——秘书,秘书——,扯乱谈,搞错了——!”

“哈哈——”严肃的会堂爆发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却原来,余昌达把闭幕词拿出来,当作开幕词宣读了。

“不是好兆头——”王经伦是上级派来的督导员,他也坐在主席台前排上,看到余昌达的狼狈象。忍不往扭头和李志诚说。

“他自以为是老经验,想不到——”李志诚也有些恼羞成怒。我国的制度是党要负责一切。上级提出了代县长,那么县委书记就要保证他当选,因此,李志诚深感责任重大。

“明天要酝酿候选人,千万不能出错了。”王经伦心有余悸。

“今晚上,再开一次代表中的党员会议,先统一他们。”李志诚说。

“嗯——要对他们讲清,必须保证郑明选上县长。告诉他们,他们是人大代表,但首先是党员,必须服从党的决策,郑明是党组织代表党考察的,是个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这次招商会,就充分显示了郑明的才能。”王经伦一 幅说教的面孔腔调。

“是,我好好紧紧团长们,责任到人。”

“可以,检察院院长贾浦剑调走一定要保密。”

“唔,听说那个贾检暗中正调查我们,还派人到武汉、长沙去了,和我们公安局的人差点发生冲突了。”李志诚似答似问。

“因为如此,才要把他弄走,搞个釜底抽薪。”王经伦有点得意地说。

“郑明怎么搞的,招商招商,把个武俊搞回来了,你先不知道?”王经伦悄声问。

“我和郑明真的不知道,想不到,武俊比我们聪明,他一直不和我们见面,现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小子才出来,搞得我们骑虎难下。”李志诚哭丧着脸。

“那小子是够机灵的,你们三个和起来也没他鬼点子多,现我和他结怨了。但那小子讲感情,在政治上讲感情就是弱点,我们要利用他那弱点,他不会拿我们怎样,让他先把钱投进来再弄他。”王经伦老谋深算地说

“不过,那档下岗的,乡里人蛮支持他的,他要把根扎下了,动他就难,因为他是私营企业,不象以前从政,可以免他、调他。”李志诚为难地说。

“至少他是党员,在我的地盘上,在这里,县委、县政府有权威,嗯,郑明和他老婆关系怎样?”王经伦又显出子弹壳的威风。

“看样子好象有些矛盾?”

“要他忍让一点,他岳父老头,对小城很关心,要好好利用他做好小城文章。”

“哗……”一阵掌声,打断了他俩人的谈话,却原来,郑明的政府工作报告完了。

“各位代表今天应到会代表331人,实际到331人,发放选举票331张,收回选票331张。

现在请总监票人、监票人、计票人开始计票,唱票。

参会人员可原地休息。”大会主持人宣布后。主席台上,有人立即扛来了两块大黑板。台下的人尽管开始交头接耳,可没有人离去,因为,这新县长多少还系着悬念。许多代表在会后老是 悄悄议论,更多的人盾到王经伦坐在台上,更反感郑明,认为郑明是王经伦的化身。

主席台上,王经伦已离开了会场,凭他在小城工作多年的自我感觉,他认为这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先回到宾馆去等候消息去了。

郑明此刻正在后台,他今天特别打了根紫色的领带,前天就预约了的美容师。这几天每天六点三十就准时给他吹发、喷胶。更使他神采飞扬。

卫生局局长给他送了几盒西洋参丸,使他精神饱满。宣布唱票休息后,郑明就和李志诚转到台后休息。王八、河东美人马幽蓝、笨猪滕万松等已赶过来向郑明贺喜。郑明尽管心情忑忐不安,但仍抑制不住兴奋。

郑明心中明白,小城今年的选举是等额,没有人竟争,虽然在酝酿候选人时有提出要增加一个差额,为此,还开了团长会做工作,基本上摆平了此事。加上层层做工作,自己参加讨论,看望代表,实际上也就是为了拉选票。所以,他的就职演说词,实际上也已揣在西装的衣袋中了。

“郑明,郑明——”大喇叭开始传来了唱票声,听到连口念了几声自己的名字,郑明长长地吐了口气,拿起了茶杯。

“郑明,武俊——”唱票声突然变了。

“啊——”人们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

“武俊,武俊——”

“啊,超了,超了,”台下开始骚动。

“怎么——”李志诚突然听到了几声武俊的名字,忙从休息室走到台上,并挤到监票员身边。

台后的郑明有些按耐不住了,把茶杯狠狠一放,又抓起领带松了一下,那几个跟他贺喜拍马屁的人,知趣地退了出去。

“武俊,郑明——”票数交替上升,台上台下的人都站了起来,那紧张的气氛仿佛要燃烧,要凝固,要爆炸,那些本来在谈笑,在开小会的人都停止了,人人都伸着脖子在张望。

这可是小城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呵。

“各位代表,请回坐位,继续开会。现在请总监票人,报告 选举结果”

“报告主席,受主席团委托, 我现报告选票选举结果:发出选票331张,收回选票331张,有效票331张,合符法定人数,县长选票结果是武俊173票,郑明158票,…副县长……”

“哗哗……”一阵长时间的震耳欲聋的掌声响起来,许多人甚至站了起来,拍打椅子,弄得副县长的当选票一时间唱不下下去。

“王书记,王书记,出意外啦——”李志诚跑到后台,气急败坏地给王经伦打电话。

“武俊的票超过了郑明,怎么办?”

“什么?立即休会,立即休会——”

小城,一个看着多年来一直平静的世外桃园,这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突然翻船了。南湾村那么大的事件,酒厂那么大破产,都在平安中渡过,可今天,却突然翻船了。王经伦着着实实吓了一跳,他好象对小城感到了陌生,惊了一会,王经伦回过头问李志诚“这武俊是否有非组织活动?”

“目前,从掌握的情况看,他没有,他那天招商签字仪式结束后,就在工地上,只有南湾村那些农民,酒厂那些下岗的,在他工地上给他舞狮子,玩龙灯他现还在工地上呢。”李志诚喃喃。

“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给他投票?”

“估计投他票的是那些基层的教师,农民,下岗工人。”李志成想了想说:“郑明的票可能是机关的,干部的,因为代表比例大概是这个数。”

“马上调查武俊的活动?”王经伦慢条斯理地说。

“那也来不及,会议怎么办?按法律他是合法的。”

“唔,地委组织部吗?小城选举出事了——”王经伦拿起手机报告。

在省、地人大的确认下,武俊当上了县长。

小城里的居民奔走相告,许多人自己买了鞭炮放了起来,整个小地就象过年一样。他们在庆祝王经伦王朝的终结

暗地里,王经伦正安排人调查武俊当选的情况,暴风雨还在后面。

李志诚、林开发、卢全羊在心里骂娘,但表面上仍笑哈哈地来敬酒祝贺。

贾浦剑、高利军也来了:“新县长,祝贺你,我要走了。”

“贾检,谢谢你,我会来拜访你的。”武俊深情地握着贾检的手。热烈的酒会一直闹到天黑才罢。

王贞、柳萌在归航休闲中心翘首等着武俊,尽管她俩千方百计去找郑明,但郑明走了。郑明是和王经伦一起走的,他要到地委组织部去,因为王经伦已给承诺,当选不上后,马上调到地区去安排新的工作。

郑明回来后,柳萌和王贞三个老同学久久相视,娇弱的王贞抱着郑明伤心地哭起来。

“好了,车子都准备半天了,走吧——”

三人上车后,车子在夜中穿行,天亮时,来到了省城的一家精神病院门口,柳萌亮出记者证和保卫说明了情况后,三人进入了病区,在一个单独的病房中,他们看到了姚军,此刻,姚军目光呆滞正望着天花板。

“姚军,姚军,我们看你来了——”武俊拼命地喊,但姚军毫无反应,仍呆傻地笑着。

“柳萌,你熟悉情况些,马上把他弄出来,千方百计治好。”武俊痛心的说。

“武俊,我也留下,我是学医的你忘了吗,你先回去,记住,你的今天是怎么来的?”

“我会记住的。等你们三人一起回来,我们去看看郑明,他毕竟是老兄。”郑明深情地望着王贞和柳萌。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从政的大学生》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