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四章 昔影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千帆雪尽 书名:黑暗之瞳 更新时间:2010-04-25 13:39:39 本章字数:4196

果然不出闻人焰泉所料,祭月大典后不出三天,寿贵妃就遣人宣他进宫。

“闻人!”哲呼台似乎有些焦急,一见到他,就脱口而出,“你没事吧!”

“谢娘娘关怀,臣毫发无伤。”

哲呼台略有些坐立不安。“一定有什么人在捣鬼,太子入主东宫才一月就出了这种事,实在太邪异了。”她忽然直视他的双眼。

“你觉得那个白沽法师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日可是你与他合力平定了妖祸?”

闻人焰泉心下乍舌,哲呼台这种天生的直觉是许多人缺少的。

“娘娘明鉴,那日属下确与大师在一起,不过……”那僧人是冲着黑瞳而来,若此时向哲呼台说出疑惑,黑瞳也将处于危险中了。

哲呼台神情严肃地等着下文,以目前的情况,她可以怀疑任何人。只要有威胁到她和太子的人她一定要彻底清除,她的手段从来都不拖泥带水。

“属下只能说此人绝对不如表面看来这般神圣仁慈。娘娘小心一点是明智之举。”

“也罢,我们母子的安危可全仰仗你了。”

“娘娘宽心,臣会查明一切。”

闻人焰泉虽不知白沽出现在宫中是否是人有意请来与他对峙的,但白沽绝不是等闲之辈,让他疑惑的是他为何同时拥有灵气与邪气,他是人是妖?

“白沽?”黑瞳此时仍很虚弱,天劫几乎将她的魔力抽尽,虽修为未损,但仍需时间恢复。她靠着闻人焰泉,他的气让她略感舒服。“他如今是叫这个名字。”她浅浅地笑笑,抚开额上的发,一条醒目的伤痕嵌在雪白的肌肤上。“你觉得他是什么来路?”

闻人焰泉有些吃惊,这伤痕十分可狰,“也许他的修为在我之上。我也看不清你的本体。”

“闻人,你太高估我们了。”黑瞳摇摇头,仰头看了看池畔那棵相思树。“你看不清,是因为我们本就不是活物。”

闻人焰泉低头,黑瞳一双黝黑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远方,细长的眉毛舒展,没有一丝情绪波动。脸庞丰满,唇色红润。不是活物?他确实感觉不到她的体温,她……

“我们都不在轮回之列。”黑瞳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匕,朝手腕上割去。闻人焰泉大愕,扶她到树下,抬手欲为她止血。

黑瞳却抬起眼来,似笑非笑地将手腕举到他眼前。那小巧的手腕上只有一道豁口,干涸的边缘没有液体。

“……”闻人焰泉忽然恍然大悟。“你只是寄居在这个躯壳中。”

“大概吧,我一直舍不得丢弃这付已经残破不堪的躯壳。”

“为什么?”

“因为两个人。”

闻人焰泉有种即将陷入漆黑深潭的错觉,她这样与他四目相对,那份哀愁最直接地传达进他的内心深处。

缘起于轻冉泽。

潭水碧波流淌,满目绿意昂然。各种水生花卉开得正旺,小动物们在岸边水中自由自在地嬉戏。

“哗啦!哗啦!”阵阵水声中,一条独木舟划浪而来,清晨的雾气在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水气中渐渐清晰的人影是一位乌发垂腰的少女,她的颈上挂着兽牙项链,身着芦草衣,明媚的脸庞犹如舟下不断掠过的花朵。

“雅!”随着一声呼唤,郁郁葱葱的灌木丛中突然钻出一个少年,他身旁的两头鹿愕然地忘了吃草,它们竟然没有觉察到身边藏着一个人。

少年**着上半身,腰部围着毛皮,左臂和脸上都绘满红色的图腾。

少女闻声抬头,欣喜地喊道:“祈!”她迅速地把独木舟划到岸边,一团雾气萦绕着她全身,跟着她一直到了岸上,她向他伸出一只手,少年紧紧握住。

只有眼神的交汇,没有太多的言语,诉说着久别的重逢。

它游曳在两人的鼻息间,它是那团化成雾气的影子,它生于轻冉泽,从它有意识以来它便在这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见证了他们的每一次相见。

它总是不知不觉地跟着他们,关注着他们,它不知道为什么,它只想看着他们欢笑,看着他们追逐,光是这样,它便很满足。

模糊地记得,两人来自敌对的部落,她是水神部落族长的女儿,他是山顶部落有名的猎手,只能在这弥漫薄薄凉意的清晨相见。

之后,它仿佛过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他们,它想去寻找,但它不能离开轻冉泽,离开水气的滋养,它会立刻烟消云散。

终于有一天,它又看见他们了,他们仿佛逃亡似地互相搀扶着向轻冉泽跑来。

水中花儿开得一片洁白,他们却一身血红,脚踩着黑色淤泥,血液也滴溅在地表,瞬间便被吸收贻尽。

“雅!”少女终于支持不住,向下滑去,齐腰深的水快要淹没她了,少年一把抱住她,她的长发拖曳在水中,胸前的伤口漟着汨汨热血流下,一滴一滴溅入水中,渐渐向四周扩散开来。

“醒!”少年轻轻摇着她,双目通红,表情悲痛欲绝。

“血!血!是人类的血!”轻冉泽刮起一阵旋风,各种各样的声音嘈杂地响起,翻卷着向两人扑来。

魔物们因血而兴奋了,它们渴望着热血,渴望着人类的精气。

它绝不允许!它不知道自己的魔力有多少,但它要保护他们!它用尽全力笼罩在他们四周,用无形的屏障阻隔着那些蠢蠢欲动的魔物们。

“祈。”少女缓缓睁开双眼。“走!”她深情地望了他一眼,而后永远停止了呼吸。

“啊——”少年犹如兽吼般的悲鸣震得它也一阵发抖,他的悲伤顷刻之间仿佛充满了整个轻冉泽。少年把头深埋在她的颈间,泪水不可遏制地流淌。

绿林中传来一阵喧闹的人声,点点火光逐渐映红了整个树林。

少年猛地抬头,眼眸中映照着火光,露出既悲伤又绝决的神情。他搂抱着少女起身,向相反的方向缓缓走去——那正是轻冉泽深处,谁也不知,谁也不曾到达的深渊。

它想阻止,但它没有形体,它什么也做不了。

一股莫名的情绪弥漫了它的思绪,它怎会有知觉呢?这般难受的滋味,像河岸的石头,又像落羽山上的冰棱。

潭水淹没了最后一缕黑发,他与她永远沉睡。

千年,吞吐日月,它成为轻冉泽众魅之首。

它可以化形了,不再是那无影无形的飘浮之物。它要变作什么呢?

一闪而过的画面,是一张明媚的笑脸,还有,另一张俊朗的面孔。

它依着岩石,低头看着平静无波的潭水,水中映照着它的脸。

乌发垂腰,明媚如花,只是没有笑容。它努力回忆着她的笑容,可是摆了好几个角度就是觉得奇怪,最后她索性放弃了。

它呆呆地坐在水边,化成人形又该做什么?

他与她应该永远在一起。

是的,它要找到他,它就是她。

此后,她离开了轻冉泽,来到了她所不知道的人间。

人间早已变了模样,许多事都让她好奇。千年之间,她是无名的魅,游荡在人间,直到她重遇他,他的容貌未变,她一眼便认出他。他是沅都城内的少年才子,正为了上京科考而苦读诗书。她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便是一场如梦如幻的甜美恋情,她只求伴他左右,盼他能心愿达成。

只是她不再成长,五年过去,她依然是与他初遇时的那付小巧模样。起初是书生的父母开始疑神疑鬼,接着左邻右舍开始陆续搬走,最后,书生前往京城赴考,就此一去不复返。她从他的父母口中问不出什么,千里追寻而去。

在那烟雾缭绕的香炉后,道士的双目如炬。

“妖魔,快回到你本来的地方去,否则,休怪我心狠。”书生畏惧地躲在道士身后,不敢正视她。

她愕然。五年的朝夕相处,抵不过这道士的一句话么?

“轻冉泽……你可记得?”她迟疑地道,眼光看向了书生。

她想要得到他的爱,一如千年前的那位少女。

“你这妖孽,不要缠着我好不好?书生哆哆嗦嗦地说,眼中只有恐惧。

他的勇气和深情哪里去了?

这个人不是他!不是他!她突然悲哀地意识到。一阵阵心痛,也许那是来自她魔魂深处的痛。

泪水滑过脸颊,颗颗滴溅在地上化作晶莹的晶石。一生一次的眼泪她为他落尽。

他不可能爱她,他只不过当她是一介妖物。

道士见状大喝:“妖孽,想用这般伎俩来迷惑众生吗?”言罢举起降妖剑。

她怎会怕这种法术呢,只是她太失望了,她深切渴盼的原来只是水中的泡沫浮影。她的身体中只剩下绝望。

她知道轮回转世,他的灵魂明明在那个身躯中,可早已忘了前尘往事,而她从来不会成为那个少女,就算外形一样,她依然是魅,是人间最诡异恐怖的存在。

她不知道是她被他迷惑,还是被他们之间的爱情所迷惑。

她渴求着他的爱,他却视她为妖物。

她以为变做那个女孩的样子,他便会爱上她。

却原来,他已不再是千年前的部族少年,他自然不再认得“她”。

她只是一只魅,水泽是她的出生地,她原本无知,她只是被迷惑,妄想追逐人类的感情,却忘了,那并不属于她。

直到心痛了,她才觉悟,永远不要想真正踏入人类的世界,他们是水火不容的种族。

一千五百年,她的修行渐长,作为魅,她的魔力已凌越许多妖物,但觊觎她精气的妖物也与日俱增。

“黑瞳,”闻人焰泉轻轻抚摸她的发,她那双平静的眼静得可怕。“你可以选择忘了他,或者,你还在等他?”

“呵呵,一只魅妄想得到人类的感情,闻人,你是不是认为很可笑。”黑瞳依旧是那付似笑非笑的表情。“也许,与你订立契约才是最合适的方式。”

闻人焰泉长呼一口气,“这便是你不信任人类的原因?未免过于片面了。”至少他并非是想利用她的力量,只是觉得与她在一起比较有趣。

“人间不都是这么说的,想要时得不到,不想要时却令人无法消受。”

“哦?有人爱上你了?”

“爱……”黑瞳忽然抓住闻人焰泉的手。“闻人,你相信死而复生吗?”

闻人焰泉反握住她一双小巧的手。“不会的,人死后灵魂都要前往冥府。”

“白沽……若迟……他四百年前早已逝去,他原本便是僧人。”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黑暗之瞳》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