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五章 白骨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千帆雪尽 书名:黑暗之瞳 更新时间:2010-04-27 13:39:39 本章字数:3169

他是京都菩提寺的经师,从小长在寺中,遍读佛经,又随侍在主持身边,年纪轻轻便已成佛学大家,前来交流求教的僧人信众络绎不绝。

只是近来有一件烦恼事,琉国的公主到寺中还愿,游于寺中园囿,与若迟不期而遇。他的俊雅风度让这位皇家少女有心相谈,他只当多交一位俗世有缘人,便与她谈经对弈,公主回宫后又多番来寺。他以朋友之礼对待这位妙龄女子,年青的公主心中却自有打算。圣上为这宠爱的女儿挑选了无数青年才俊,可她一个也看不上。

“皇儿,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附马?”愁眉不展的老人有些无奈。

公主挽住老人的手臂低声道:“他要是如菩提寺中的若迟大师一般,女儿便答应。”

老人微愣,旋即哈哈大笑。“皇儿的眼光确实独特!”

一个和尚还俗本就不是大事,何况是圣上首肯的呢。陆续有从宫中来的人拜见若迟大师。这位不谙世事的经师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佛祖,请您指引徒儿避过此难。”双手合十,虔诚地膜拜,此时他心如明镜,拥有坚定不移的信仰。

若大的佛堂只他一人,檀木的香气氤氲中金铸的佛像肃穆庄严。

“呵呵呵……”他抬头凝视他的神,却听见一阵清脆的笑声。

他虽无除妖的本事,但凭多年颂佛早已察觉了这佛堂中潜伏着莫名的生物。

“你还是快离开吧,若被师傅发现,便难逃一劫了。”他白净的面庞悲天悯人,双眼没有迷惑。

“和尚,你何不答应公主?如此辜负一片深情,于心何忍,你的佛祖不是常说救人水火?”一袭紫衣的少女卧伏在佛像肩头,俯看着地下虔诚的僧人。

若迟看清了她,平静的心湖缓缓扩散一圈涟漪。她轻跳下地来,宛如落入他的心湖。

“万发缘生,皆系缘分……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小沙弥似懂非懂地看着正在诵经的白袍僧人,他正为他们倒茶。

“白沽大师,你看我女儿此番入宫可有作为?”宰相点头哈腰地恭敬问道。

“贫僧为出家人,不出诳语。”白沽睁开双眼,精亮的双眼让宰相背脊微凉。“只是这宫中确有阴险之物,怕是外族邪法。”

宰相立即精神大振,“这件事皇后娘娘也曾向我提过。说后宫中多有来自巫术之地的妃嫔,她也很担心啊。”

白沽淡淡笑着道:“若有妖魔,自是贫僧的责任。幕后之人还得靠大人亲自出面处理。”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宰相一阵点头。白沽法师是他请来的,却是受了皇后的旨意,皇后没有儿子,储君一立贵妃哲呼台便得了势,才提出让她的侄女入宫,要是能生下皇子,她的地位稍可稳固。但哲呼台身边有一个从娘家带来的法术高强之人,皇后觉得倍受威胁,听闻白沽的佛名,才特意以主持祭月大典之名请入宫来。

“大人若无事,贫僧要修习佛法了。”逐客令下的毫不客气,宰相心中不满却只得忍耐着退出。

盘腿端坐,双手合十,白沽神态平和地进入入定状态。小沙弥崇拜地坐在一旁,也双手合十念起经来。只是他不知他面前的这位高僧入的是极乐世界还是阿鼻地狱。

他曾是位高僧,他曾是若迟。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本是一句佛语,却教他刻骨铭心。

一切都是她的错,魅姬,魅姬……她是他的心魔,如今他诵的不是佛祖,他的心中全是她的影子。

他应是恨她的,是她害他变成这付非人非鬼的姿态。

若迟记得她笑盈盈地向他走来。

“快走吧!”

“和尚,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认为妙音公主会这样放弃吗?你太小看她的执着。”

“情是何物?佛说……”少女冰凉的手指按在他的唇上。“你不能辜负她。”话语坚定。

若迟似有些明白。“她向你许诺了什么?贫僧未曾答应,何来辜负?”

少女嘴角一翘。“各取所需,有何不可?”她弯腰向他凑近脸庞,黑矅石般的瞳紧锁着他的双目。“你果真不为所动?”若迟定定地看着她的双瞳,猛地向后退去,险些跌倒在地。

“休想迷惑我,妖魔。”他故作镇定。

仿佛看穿了他的慌乱。“何必这样苦苦修行,在寺中终老一生,皇宫中有的是荣华富贵,还可成就一对神仙美眷。”少女笑得甜美,但他觉不到温度。

“若迟,你在吗?”门外人影晃动,是方丈的声音。少女笑着模糊了身影。“若迟吗?我会再来的。”

待方丈连叫了他三声,若迟才有了回应。

“魔物若再来,便执这串佛珠念降魔心经。”白须老者递给若迟一串黑色佛珠。

“师傅,徒儿……”若迟想问问方丈如今该如何是好。方丈却转身出了木门,只留苍老稳健的话语:“一切皆由心生,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若迟的烦恼与日俱增,妙音公主的使者锲而不舍,寺中僧人看他的目光也渐显诡异。若迟似在担忧着什么,又似在等待着什么,他拿出那串佛珠,默默在心中诵念经文。

“若迟大师。”

笑靥如花,乌发如瀑。只为一瞥,万劫不复。

佛珠散落,僧人挡住了向自己伸来的柔软手掌。 “你与公主有何约定?”

“不能将你说服,我便得不到灵药。”少女席地而坐,与他面对面。

“勉强求得也是一场苦。贫僧是佛门弟子,决意一生侍奉佛祖。”若迟拾起一粒佛珠。“公主若要的是这付躯壳,有何不舍?”

少女也拾起一粒佛珠,放在手心端详。“人间情爱到底可笑。阴差阳错……”她突然拉住若迟的手臂,笑看他。“如果爱上若迟的是我呢?”

魔由心生,若迟心想,为何有着就此随她而去的冲动。

他被迷惑了吗?若迟别过头,不肯看她炯炯的黑目。从小长在寺中,男女之情于他是多么遥远的事,可他因何为这化为少女的魔物悸动心裴。

“佛祖与我,你选哪一个?”少女继续靠近若迟,逼问着,他的面颊觉了一缕微风。若迟不语,缓缓转过头来,他心中的魔因她而苏醒。“我是轻冉泽的魅,若迟。”

“魅姬。”他抱着她,紧紧地,她的身体那么冰凉,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让它暖和。也许他命中注定要与她相遇,痴恋是命运的束缚。

一道血光弥漫,若迟回首间只看见妙音公主惊惶的脸孔,这个世界仿佛顷刻间悄无声息,只剩下血液流动的汨汨声响。

“我……我不想你死的……”妙音公主颤抖着嗓音丢开溅血的剑,冲上前扶抱住若迟。“快传御医!”她疯狂地向周围的人大喊大叫着。

若迟一阵猛咳,血顺着他的颈流到雪白的僧衣上,如火如荼。

“她在哪里?告诉我!”他一把抓住妙音公主的手腕。

妙音一怔。“谁?”

“哈哈哈。”绝望的狂笑,若迟了悟,从一开始,他和公主都被她利用了,她的目的只有皇宫中那助她修行的灵芝仙草。

魅姬!魅姬!他的心在狂喊。你为何要弃我而去!你为何要背叛我!

生命在流逝,他已听不见妙音公主的呼唤,周围的一切都逐渐变得模糊。

我不要这样死去!

一轮明月下,寂静的墓园中响起泥土松动的声音,华美的墓碑下一截白色的手骨缓缓升起,在月光下透出森森寒意。

生前是僧人,死后因执念成精,一付白骨,重现往日音容。

白沽漠然看着脚下被吸尽精气的干尸。“南无阿弥陀佛。”他一颗一颗地拈着黑檀佛珠,缓缓地向宫廊深处行去,宛如黑夜中翩飞的白蛾。

“魅姬,你欠我的。”悲哀苍白的白骨啊,切不断的羁绊,是爱是恨早已分不清,只是想得到她,让她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疯狂的执着只因无以名状的伤痛。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黑暗之瞳》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