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六章 修罗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千帆雪尽 书名:黑暗之瞳 更新时间:2010-04-29 13:39:39 本章字数:3832

开春以来,皇宫中一片人心惶惶,诡异的魔物仿佛就潜伏在暗处,时刻准备着掠夺下一个牺牲者的生命。

“闻人,本宫很担心太子。”哲呼台接见闻人焰泉的次数更频繁了。“一定要保住太子。”几天不见,她略显憔悴。“你也要小心,有人向陛下提到了你的事。陛下……已经起疑心了。”

这也难怪,最近宫中接连出现怪事,作为一国之主的洛皇无论如何要解除恐慌,至于是否寻出真相倒并不重要,只需要向众人做一个交待。

“娘娘不必担忧属下,该来总会来的。只是决不能先乱了阵脚。”闻人焰泉一个人自然轻易可逃出生天,但家族的责任是他一生无法逃脱的宿命,况且这对母子于他是有如亲人的存在。皇后不满大权旁落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争夺只是迟早的事,邪法祸乱后宫不过是个契机。

黑瞳正为午睡的太子轻摇着羽扇。她静静地注视着少年熟睡的面孔,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凝神地看着他。

一阵风吹来,几片桃瓣飞落衣襟之上,黑瞳听见一声声低沉的叹息。她为太子掖紧被衾,静静走过檐下扶梯,花瓣洒满地面,殿外的桃花有一种盛极后的衰弱之感。

黑瞳站在桃树下,把手放在树干上,仰望着那一树繁花,微风拂动着树梢,更多的粉红纷纷飘洒。她听见树在悲鸣,宫中突增的妖邪气息让这些生灵颤抖,它们的感觉是最灵敏直接的。

她是生于天地之间的魅,本为天地灵气凝聚而成,就算是前日来寻她的那些妖物也是生灵所化,既为万物之一,便自然为天地所容。

而白沽……早已不再是若迟,他所带来的不是佛法,也不是祈福之愿,而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的追逐,她与他的纠葛是时候了结,况且,她必须守护一个人……

“想什么如此出神?”一把清洌的男声从身后响起,黑瞳回头,正是太子。

“殿下。”黑瞳垂下眼睑,黑夜般的眸子隐没在睫毛后。

“不必拘谨。”太子扶住她的双肩,落红间,缓缓抬起的白晰面孔令他心中一颤。

少年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仿佛要沉溺于她眼中的黑夜。太子对这位女官印象深刻,她是何时出现在东宫他却毫无察觉,他问过阿鲈,她摇头言东宫女官由太常寺统一选拔,除了近身女官,其余人等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在各宫间调动,是以她并不知她们的详细来历。

太子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在意。因见到她的感觉似曾相识。

“可曾记得那日我说过的话?”

“殿下所指何事?”

太子仰头望了望四周,“我只觉与你早已熟识,只是不在此处此景,而是……”他蹙眉凝思,少顷又连连摇头,笑道:“怪只怪在你我不过只见过两面。”

黑瞳不置可否,只与他一同仰望无边无尽的桃林,乱红舞动,洒向青空。

“哥哥!太子哥哥!”若隐若现的呼唤声从桃树间传来,宛如一只彩蝶灵动飞翔,洛蝶郡主轻挥着宽大的锦袖在花间出现。

“快去吧!太子殿下。”黑瞳微笑着对太子说道,用手轻推了他的手臂。

太子走了几步又迟疑地回头,只见雪肤乌发的少女亭亭立在乱红中,寂廖地似要与风景融为一体,仿佛她就一直站在某个地方,一直看着他……

是的,她一直看着他们。眼见洛蝶拉住太子的双手撒娇地说着什么,黑瞳淡笑着转身离去。他们又相遇了,缘定三世的相逢多么不易,她要守护他们,守护这份情感。

若迟,此刻已是懂得你的痛苦。黑瞳举步往白荷苑而去。

“你要除去白沽?”闻人焰泉愕然,听了黑瞳的讲述,他倒颇为同情他,毕竟他只因一介执念而留连人间,只需将他的灵魂超渡即可。

黑瞳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还不明白么?他的执念早已与白骨合为一体,若迟早已逝去,如今只留骨魔。他在宫中一日,必会带来腥风血雨。”

“既是如此,这便是我的职责,你不能独自去冒险。”闻人焰泉道,伸手一块油绿若翠的玉佩。“戴上这个,他绝近不了身。”

黑瞳低头看了一眼,握在手心。“我与他迟早要面对这一天,我与他都犯下罪孽。”她扬脸与他对视。“闻人,你不要忘了,我也是魔物,我这双手也是沾满了鲜血的。”

见她决心已定,闻人焰泉一时不便多语,他知她是不想连累他,与白沽一战势必惊动宫廷内外,界时必有皇后一党推波助澜。

“小傻瓜。”闻人焰泉轻道,正在窗前看着苑中一池白荷的黑瞳侧头,皱眉瞧他。

“你说什么?”

“没什么。”闻人焰泉没心没肺地笑。

“皇后娘娘,深夜惊扰还望恕罪。”一道白影倏地从帐外闪过,皇后身上一阵冷颤,蓦然惊醒。

“谁?”屋内炉中梵着日落神香,她却只觉一股寒意浸入五脏六腑。

“贫僧白沽参见娘娘。”

“来人,掌灯!”人虽未见过,确是她授意带入宫的。

“他们都入睡了。贫僧只与娘娘小叙片刻。”

“……何事?”她不愿让人知道她与他的关系,心想这和尚何以如此造次。

白影纹丝不动。“寿贵妃身边的门客名闻人焰泉,现为东宫西席。”

“本宫早已怀疑此人会妖法,只碍于此人行事谨慎,一时无法抓住把柄。”

“闻人焰泉豢养妖魔确有此事。”

“你是说,最近的宫中怪事是他所为?”

“正是。”平淡嘶哑的嗓音不似活人,若不是有说话声,她根本无法断定那道白影是个人。

皇后故作镇静地冷笑一声。“有真凭实据不怕哲呼台不交出他。”

“是,贫僧已准备妥当。”

“辛苦大师,事成后本宫会给你丰厚的布施,退下吧!”

白影无声无息地消失,皇后紧绷的神经始放松下来,收紧手指,被套面子已湿透。

黑暗的宫廊中,白蛾循着灯火飞去,沙沙的布料磨擦声,挣扎的律动声,敲击在石板上的咚咚响声,诡秘恐怖。

“焰泉,有件事本宫想问你。”哲呼台好几次欲言又止,闻人焰泉早等着她开口。

“娘娘有话但说无妨。”

“本宫听闻……你养了妖魔在身边。”

闻人焰泉面色不改。“此为我族秘法,使役妖奴自古相传。”

哲呼台屏气似要平定心中某种情绪。“你有把握压制住它吗?现下局势,容不得丝毫差错。”

“娘娘切不可听信他人挑拨,我既已收服,便可控制它们不至伤人。”

面容憔悴的寿贵妃乏力地靠在椅上。“太子也知道了此事,我真担心这孩子……”闻人焰泉像儿时一样坐在贵妃身边,轻声道:“太子是明事理的人,娘娘放心。”

拜别寿贵妃,闻人焰泉回程中意外地看到站在白玉栏边的黑瞳,他刚要出声,却循着她的目光只见一袭明黄。

黑瞳闻声转头,却不理睬,复折身朝前行去。

那是怎样的目光,专注而向往,带着些许柔和。那样的黑瞳怎会有这种目光呢,她看人的目光总是冷淡的。

黑瞳与太子站在一起,微低着头,闻人焰泉收回目光,先对太子行礼。

“闻人先生也来赏花么?”太子面如冠玉,贵气难掩,一双眼却带着度量之意。

想起哲呼台的话,闻人焰泉心知自己与这少年再不能如前了。

黑瞳说过白沽一定会觊觎太子,她要一直紧随左右 。

黑瞳,你到底是为了除去白沽,还是为了守护太子?闻人焰泉心中反复问着。口中却道:“臣不过路经此处,打扰了殿下的雅兴。”

“常来此地看看风景,心情也变得清明。最近宫中祸事不断,父皇命我调查,正是烦恼不已,先生可愿为我分忧。”

“这是臣下的职责。”

太子径直面向闻人焰泉,一对星目逼视着他。

“想不到,先生的法术如此高强,竟然能驱使千年魅。”

太子此言一出,他身后立着的黑瞳猛地睁开眼。背对着她的太子此刻是何表情她猜不到。

太子却依然与闻人焰泉对视。“你们早已相识,何苦要瞒着我。”

“殿下既已知晓,臣也不加隐瞒,只请殿下相信,我们定全心守护太子殿下和娘娘。”

黑瞳,这是你的愿望。

风拂动,黑瞳为太子披上披风,太子回头对她笑道:“任谁也猜不出你的身份,黑瞳,我相信你。”他的眼睛却在说,你是魅,我不得不与你保持距离。桃林中温暖的笑容消失不见,只有冰冷的面具。

为何,为何他总是如此对她?

黑瞳不明白,太子自己也不明白,他明明是有些喜欢她的。

“是他?”沉默良久,闻人焰泉憋不住了。

黑瞳默默点了点头,表情呆滞。

“不要再糊涂下去,黑瞳,他不属于你,你也不属于他!” 闻人焰泉突然回头,死死盯住黑瞳的双目。

“我,不是为了他。我是无心的魅,又怎会为了一个人类……”她笑了,笑得闻人焰泉一阵心疼。

“他爱的不是你。”

一句话唤醒了最疼痛的记忆伤痕,“那你告诉我,我该去爱谁?”黑瞳高声喊道,面孔因痛苦而扭曲。

闻人焰泉张开双臂,“这里,这里永远是属于你的……”

冰凉的是泪,火热的是心。

他温暖的怀抱让她忘记了寂寞和心痛。也许她可以重新开始。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黑暗之瞳》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