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17

类别:职场励志 作者:坏蛋女巫 书名:残龙的冷妻 更新时间:2011-06-28 08:51:14 本章字数:4361

“大哥,这会不会怪了点呀?流水席?”龙终皱了一下眉。“这太落伍了!”

“大家族哪有流行不流行、落伍不落伍的?”龙始含笑。“而且我们太多朋友了,少请任何一个,都会落人口舌的;老一辈的又不喜欢自助餐,流水席是唯一的选择。”

这句话一下子便勾起任随风的回忆,八年前,始哥也这么说过,就在续哥要相亲那天……

“风,怎么了?你不喜欢吗?”龙始试着拉回她的心神,大手同时绕上她的腰际,马上感到她全身僵硬,不再是往昔的柔软。

“不,我无所谓。”任随风摇头,身体下意识地抗拒着他的碰触。

“那就好。”或许他一如当年的自私,或许他已习惯逼自己去忽视她所有的不情愿,忽视到已经没有心力去探究她不愿意什么,所以,他一样不能够填补差距。

她要的,是平淡。

她梦想的婚礼,是小小的,在乡下的小教堂之中,什么人也不请,只有他们两人,平平静静地举行婚礼。不是要盛大的,也不是要气派的。

根本不可能吧,他们根本不合适。当年她还以为爱情可以改变一切,甚至改变自己去迎合他,但她不再是她,他也不再是他,两个扭曲的人,却令彼此之间的差距明显化。

但每个人都以为她心甘情愿和龙始再续前缘……她的样子像吗?真的像想和始哥结婚吗?可笑呀!她甚至没演过任何一次戏,却仍可骗得过所有人。

看着他们谈论她的婚礼,她却如此抽离、如此不实在、如此虚假,假到教她难过。

“小风,你不舒服吗?脸色好像不太好。”一直没有说话的龙余突然喊她。

这令所有人都一致地看她,龙始甚至捧起她的脸,眯起眼看她。

“你哪里不舒服?脸色真的有点苍白。”他皱眉,“你若不舒服就该早点告诉我。”他不喜欢她在他身边有事而不告诉他,就像她不信任他似的。

感到掌中的脸微微发颤,他眯起的眼更不放松,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她闪动的眼眸,清楚地看见她的眼眶发红,雾气渐起。

有这么可怕吗?不过是搂她,她也僵如化石,只是注视她,她也怕得想哭?

就是知道她不想和他上床,这几天他才硬生生压抑着,但她怎可得寸进尺?难道要他连她一根手指都碰不得吗?!

“始哥,我没事的,真的没事。”她一再保证。

“你的脸色真的很糟糕。”龙始越看越觉得她像个病人。“头会痛吗?”龙始的拇指移到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揉了起来。“你以前就有偏头痛的毛玻”他以只有两人听到的语音诱惑她、感动她,只求得到她的心。

她无语,闭上了眼,眼角马上滑下了一颗泪,落入他的指缝间。

“别这样,风,别再这样,只要你放开些,我们会幸福的,你忘了吗?那时候的我们——”

他沙哑地诉情被她打断:“我好多了,始哥。”她抓下他的手。“谢谢。”

“和我,不必客气。”他收回的手马上紧握成拳。

他真的很明白、很清楚、很了解她的不情愿,也明白自己威胁她嫁给他很恶劣,也只会令她更不谅解他,但她怎么不去试着体会他失去自己爱人八年的心情?再见她,他怎可能不激动?怎可能不千方百计拥她入怀?

他,只有她呀!

“我想先去休息,可以吗?”她说话的方式和八年前一样礼貌谦和,但如今的怯怕却是当年所没有的。

他的女人怕他。

“再待一下,我们婚礼的细节快谈完了。”然而,他却依然想让她陪他到最后,这样令他觉得她是自愿嫁给他的。

她乖顺地点头,任他握住自己的手,在他温暖的掌内,她的手竟讽刺地越变越冷。

“大哥,还是别谈了,小风的脸色真的很糟。”龙终皱眉。

“我没事,不用管我,你们谈完再说吧!”她用“你们”,而非“我们”,潜意识抽身于事外。

他不可能听不出来。龙始只觉自己的耐心再一次耗光,握住她小手的大掌收紧,希望可以藉真实的感觉来抚平自己的情绪,却在不知不觉中越收越紧,弄痛了她也不自知。

她不哼一声,脸色益加苍白,手越痛,头就越痛。

肩膀感到一阵重量,龙始浑身一颤,风竟肯再靠他的肩!他不敢相信地转过头去,看到任随风紧闭着眼,靠在他肩上,身体所有重量都给了他,还来不及笑,她已缓缓自他的肩膀下滑,像慢动作般,在他眼前倒下,没有声响,倒在地上,像没有生命的破娃娃般躺下。

任随风迷糊地睁开眼,眼球干涩得过分。

“风?”龙始的脸马上映入眼帘。“醒了吗?觉得怎样了?”他把手覆到她的额上。“还有点烫,来,乖,坐起来。”

她一点力气也没有,身子疲累得教她不想动,就算龙始怎么扶,她还是软软地倒下,他唯有让她靠着自己,喂她喝水、吃药。

她皱着眉,咽下了药,然后又昏沉地闭上眼。

“陈医生说你只是过分疲累罢了,时差令你睡眠失调才会如此。”他在她耳畔轻语。

她好想笑,真的好想大笑,在医学上,就只有这些原因。

“你该告诉我你很难过的。”他拂开她额上的发丝。“瞧,拖了这么久才叫医生,结果弄出一个发烧来!”他的语气只有心疼。

骄傲的男人再也不会骄傲,在她面前,他有的,只有卑微,不然,他又何须威胁?

“要不要再喝口水?”他知道她仍醒着,不过是没力气而已。

她微睁开眼,吃力地摇摇头。

“那要不要吃点东西?”他怕她饿着了。“我叫人拿上来好吗?”

她根本没胃口。

“那你想要什么?我可以——”

“孩子……”她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他对上了她的眼。

“我……想见孩子……”她的声音沙哑得像坏掉的收音机。

“上星期见过了。”他残忍地拒绝她,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她病得如此严重时,最想见的人不是他,而是那对孩子!

“你说过……一星期……让我见一次……”她的语音不知是因为生病还是悲伤而沙哑。

“你上星期六见的,今天才星期三,未到一星期。”他别开脸,不想看她伤心的容颜。

“你……”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快点睡,你乖——”的话,待你好些,我带孩子来。受不了她这样的眼光,只能心软。

但是,任随风没有机会听到他后续的话,因为她已激动地喊:“我为什么会爱过你?你根本不值得我爱!”这句话,她说得毫不断续。

他久久未有动作,想拒绝接受这句话,但耳朵却运作如常,把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后悔爱过他?什么意思?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对一个守侯她八年的男人,对一个为她疯八年的男人,她竟然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多么的令他心寒!

“龙始,八年前,我不该对你动心,我千不该万不该认了命,更不该……为你生下孩子……”那时候,她在矛盾之下仍要生下孩子,是因为矛盾之中有爱呀,可是现在却……

“风,你累了,快点休息吧。”他候了她八年,为的不是听这些话。

“我恨你,龙始。”她第一次说“恨”,比第一次向他说“爱”时更让他惊心。

“我不想吵架。”龙始忍了下来。“你真的累了,要休息了。”

“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学会放过我自己,学会了适应没有你的日子,你却破坏一切,再一次毁掉我对你的爱……”她不可能不爱他,只是爱得太累,不想再爱,却又没办法不爱下去……太痛苦了,所以她不再去看他的好,宁可慢性扼杀自己的感觉。

这多么的不容易,他却永远可以轻易做到。

因为爱他,所以她给予他伤害她的能力,多么的可笑。

“风,我有补偿你的,这几天我怎么对你,你感觉不到吗?我只是不让你见孩子——”

“这就够了。”她截了他的话尾。

那,还有什么可说?她根本不在乎他的感受,一心一意只顾孩子,他根本不算什么。

“你知道,我爱你!为了你,我像疯子般过了八年。八年前,我伤害了你,但你骗了我,一样使我受了伤;现在我努力地补偿你,和你结婚,给你一个全球最盛大的婚礼——”

“你连我追求的、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龙始,我们差距太大了。”经过八年,她不再是小孩,明白差距只会造成不幸,才会裹足不前,甚至一再拒绝。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他不是没有脾气,相反的,他的脾气大得吓人。

“我有说过!龙始,八年前就说过!当时你说了什么?哦!或许你连我说过什么也不记得,又怎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她越说越激动,病魔也被怒意打退,但喉咙仍是痛得过分,甚至有点干裂,泌出少量血水,声音因而有些许混浊。

“你说过这么多话,我怎么记得?!”

“但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却牢记于心!”她的泪蓦然滑下。“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任随风再度重复。“八年前,你根本当我是小孩,对我的童言童语又怎会放在心上?”

“我没有,我知道你喜欢弹琴,我甚至跑去学了!”他叫喊。

蓦然,她大笑出声,配上那沙哑的嗓音,更显凄凉。

“弹琴吗?”她在他眼前打开两手,让他看清楚他一直没注意的掌心——一双布满疤痕的掌心。

那些疤痕,是八年前,她被他强要之前,阻止他自残时,徒手握住那柄利刀造成的。

“我根本不能弹琴了,龙始。”她笑得凄冷。“那时候,我用力握着刀子,被刀割端了神经,但你没马上找医生为我处理伤口,反而**了我!你**我!”她激烈地指控。

那两个字像一把大铁锤,重重地击中了龙始的心脏,他从没想过她会当面说出来,这对彼此都太残忍了。

“别说了——”他逃避地不想听。

“就因为那半小时,拖延了我救治的过程,我的手指不能再灵活地游走在琴键上。我做了两年多的物理治疗才可正常地工作,但要灵活至弹琴,根本不可能!我再也不能弹琴!”她的泪水急速地落下,快得来不及抹掉,另一颗又落下。

“我……”龙始不知道她会伤得如此严重。

“龙始,你以为这就是我长久以来所渴望的?”任随风如果仍有一丝希望,也在他的目光下毁灭。

所以,她再一次大笑起来,笑得失去了理智,失去所有感觉。

“我还期望些什么呢?”她轻声自问,情绪过分激烈的下场是再度晕倒。

她,还期望什么?又可以期望什么?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残龙的冷妻》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