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20

类别:职场励志 作者:坏蛋女巫 书名:残龙的冷妻 更新时间:2011-06-28 08:58:57 本章字数:5680

再见龙始,是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后的一个月,她正在和丁盈谈话之时。

“别太贪心,小风,别要求太多。”丁盈轻道。

“我有要求什么吗?”她摇摇头,她要解释的对象不是她,就不用多说什么。

“女人,只需用身体去慰藉在外拼搏至身心疲累的男人就可以了。”丁盈说完,自己也嘲讽地笑起来。

女人要慰藉男人……那若女人累了呢?

男人因事业而拥有所有,而她们却因为他们拥有事业而一无所有——他们不再只专注于她和她,而她们却只可专注于他和他。

差距,因此而生。

“现在他们怎么了?”任随风不只一次询问。

“那不是我们可以、能够关心的范围之内。”丁盈摇头。

任随风咬着唇,“那随吾和随汝呢?他们怎样了?”她第一次敢问出口。

“你不该问。”丁盈摇头,若小风知道随吾已站在阿易那边,将会有何感想?

“我知道随吾的事。”任随风知道丁盈的顾忌,然而龙易在她成了废人时,为了刺激她,已告诉她关于任随吾的事。

丁盈面色不改道:“那就更不必担心。”她就是不肯说。

“我们的处境一样,盈姨何必——”她的语音在龙始没有敲门便进来时停祝

丁盈立刻识时务地离开。

任随风故意不理他,逗着她的孩子玩,仿佛没有他,她一样可以过得很快活似的。

而事实也如此,那八年……

“和她谈什么?”房间是隔音的,本来是防止她听到房外的一切,现在却使他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没谈什么。”她看也不看他,抱着孩子亲吻。

他忍受不了被她忽视,一手拎开孩子,丢给身后的佣人,示意她把孩子带下去。

“我近来有点忙,但你倒也自得其乐。”他坐上床边,已有微愠的火药味。

“龙始,要发脾气就回龙宅,我不是你发脾气的对象。”她冷冷淡淡地说。

他无言,猛地把她紧紧拥住,深闻她的体香,平复自己的情绪。

“好点了吗?”她没反抗,因为他总是如此。

他点点头,在她耳边轻轻道歉。

“怪不得你,是我自己太执着了。”所以才气自己。

她抬头看着他,他明显很疲累,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以眼神询问。

他自她的眼睛读出她的关心,这才肯告诉她。“阿余迷上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追着她去台湾。”

那个冷静得不像凡人的男人?任随风有点惊愕,随即想到,若龙余出走,照理说龙易该会分神,这对始哥才有利,又怎会是他疲累的原因?

“那孩子……好像阿余,好温文的样子,但实则……”他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只道:“我倒觉得没有什么不好,但爸似乎不喜欢她,哄她离开阿余去台湾,阿余便追着去了。”

很像龙易会做的事。

“我好奇,为什么你们会相信龙易?”

他知道当年送她走的人是龙易!任随风一震,但随即想到,他没有可能不知道,只有龙易敢送走她这个龙家人认定的未来龙家长媳……那为什么他仍要待在龙易身边达八年之久?

为了报失去她的仇?莫非龙氏父子的决裂,在她离开时已静静地开始?

“为什么?”他再一次问道。

这个问题才是造成他疲累的原因?她觉得一切全乱了,她明明不想他们决裂,怕他被伤害,可原来祸根早已种下。

“你……觉得是那孩子不对?”心思一整,她抬头看他,故意把话题转回龙易身上。

他没说话,因为了解她是在含沙射影。

“余哥也认为那孩子不对吧?就这么丢下他。”她半垂下眼。

“难道他可以很高兴吗?”他冷声道。“虽说是龙易耍手段,但她可以告诉阿余——”

“我不想吵架。”她轻道,冷静地分析。“你试着以常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一件事,那孩子才十五岁,而假设她也真的爱着余哥,你认为可以幸福吗?”

他没作声,因为白痴也知道,三十五对十五,怎么也不可能幸福。

他们会说龙余恋幼,是变态。龙家已非只干坏事,而阿余就更是以做善事来建立龙家全新的形象,每年的大手笔捐款叫人侧目,但这些事包装的,却只有龙余,而非惠及整个龙家,谁叫龙易和龙始的狠早已根植人心?既是如此,龙余的形象就更不能有一分一毫受损。

“她走,之于余哥才是好事,她显然也很明白这点,才会听龙叔的话走。女人爱一个男人,一是自私,一是牺牲,但也是以保护爱人为生存目的。”她语音幽幽,在诉说别人的同时,也像在诉说自己的故事。

当年,她自私地不想他站起来,只想独占他,但这时,她宁可自己痛苦,一辈子也见不到他,只求他可以长命百岁。

“这只证明她不信任她的男人有绝对的能力摆平一切。”

男人就是不了解。

“一个人再绝对强大也有死门,一如你的死门就是我。”他为什么不了解呢?她爱他,已经爱到要放弃一切的地步了。

“龙易威胁你?”龙始的表情恐怖。

她垂下眼道:“你对我做的……令我心灰意冷,我们之间的差距使我顺了他的意——”

“根本没有差距,只要你——”他的唇被她一手捂祝

“让我说下去,不然我们又会吵架,你又会消失几个月才见人,我们的问题便永远不能解决。每次你回来,我们总是平静开始,吵架结束,那我能怎么办?我不要再这样,我会死的,龙始,我真的会死!”

她认真的表情令龙始乖乖地把话吞回肚里,用力地抱住她,只因为她又再说“死”。

“我可以说下去了吗?”她放了手。

“我会听。”他把脸埋在她的肩窝中。

“你爱你的事业、权势、地位,我明白的,男人的事业心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因为她的父亲为了事业,甚至曾想把她献给龙易。“但是,我爱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恬静和平凡的生活,没有杀人、被杀、贩毒、绑架……没有会失去你的危险的生活。”

感到抱住自己的力量猛地收紧,任随风深叹了一口气,才继续道:

“而你却不懂我的心情,一昧只要把我锁在身边,让我不断地担心,不住地胡思乱想,你根本不明白,这其实已不只是理不理想的问题。”

“你从没告诉我这些。”所以,他摇头。

“我说了,你只会更不让我走。”她说出来,是希望彼此都好过些,最好的结局是,他明白事理放她走。但有可能吗?

“到我懂了,你仍要走?!”下一秒,他已把她压入床塌,紧紧地锁在怀里。

“你根本不懂,我说了你仍是不懂!”若懂,他怎么仍是如此固执?

“我懂就一定要放你走吗?!谁规定的!若必定这样,我宁可不懂!我告诉你,我不懂你的心情,我只知道我不准你走!”他咆哮着、呐喊着他的愤怒、他的无助,还有他因心碎而产生的哀伤怨恨。

“我不想你放弃之后会不快乐我才走,你永远不会懂,我是如何地担心你。”

若龙始肯放了她,那该有多好?她或许真的是在变相逼龙始选择,但其实是她在选择,她有权利选择的,她选择要孩子、要平凡,不要龙始,但他却说她自私。

可若反过来,龙始选了理想,放弃她,他人又会怎么说?自古有云:英雄难过美人关,但当今之世,却有一个过得了关,你说谁敢不敬重?

这也是差距呀!

“那你留下来呀!”他在瞥见她的泪时无奈地叹气,把哭成泪人儿的她抱锁怀里。“你担心的事业,早就由阿续打理了。”

“但你仍是龙家大少。”她哀戚地笑了起来。

若龙续无能,那些事一样由他去管,只要他是龙家人,她就只可永远活在永无止境的忧虑之中。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恨你,‘龙大少爷’!”她用力推开她。

龙始阴霾地盯着她,向后退了几步。

“本来,我会放过随吾的——”他含住字尾,转身走向房门。

随吾?!随风抬头,低喊:“你说随吾——”

“他帮龙易,就是我的敌人。”他早知道那小鬼的去向,正确一点,是他不要随吾,龙易才有机会得到那小鬼的。

“他还歇—”

“在龙家,年龄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危险性。”

龙易七岁时已杀了百人,当中还包括孕妇;他在七岁时,已搞垮一间极具规模的外资公司,而随吾也七岁了。

“始——”

门已咯的一声自外而锁上。

她要的结束,根本不能降临。

这回,真的是无心的娃娃了。

不再是自以为无心,而是确确实实没有了心,对一切都放开,所以无心。

龙始不明白,他只是想要回她的温柔,有这么难吗?

“你若不乖乖和我说话,我就杀了随吾!”他暴吼。

可她依然没反应,再也不会拉住他的衣袖了。

这下,真的绝望了。

他是贪心的,她不在时,他愿以一切换回她,到找到时,却因她已在身边,而不愿放弃她讨厌的事业。

但他这一生必须在你争我夺的环境下生存,天生好战的人,没有战争,根本无法生存。

但没有她,他又可以生存吗?哦,可以,只不过活得比死更难受。

他不懂!事业和她之间,根本没有冲突,她何必逼他放弃其中一样?她说害怕他有事,但意外这种事,做任何事都有的!

就在龙始和任随风如常地说话时,女仆突来通知龙余到访。

他不无惊讶,虽说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德国“度假”,但来者若是阿余就太奇怪了,他不是在逃亡吗?逃离龙易身边的逃亡。

龙始好奇,所以决定下去接见他。

“来,风,我抱你上床休息。”他把她放上床,为她盖好被子。“你好乖,若不再醒来,便会乖乖听我的话,永远在我身边。”

若她在清醒时要逼他选择,那他宁可她不醒。

醒了,就会没日没夜地和他吵,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相处模式,宁可她不吵不闹。

就这样也很好啊,起码,不会再想离开他。

“没关系的,风,你是我的了!”他笑了,笑得疯狂。

龙余的出现,多少令龙始吃惊,而他的憔悴更在龙始预料之外,那对被龙余抱住的双胞胎更叫龙始惊讶。

“她……死了。”龙余一开口就这么一句。

龙始挑眉,静待下文。

“本来,我们一起自杀的——”

自杀!龙始无法相信,一向不笨的龙余,怎会走上自杀这一途?

“可是,她把我的安眠药换成维他命,当中只有四颗是安眠药……而她的……三十颗全是安眠药……”末了,龙余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留下来,然后道:“她骗了我呀!大哥,我龙余竟然会被一个小鬼骗了!她怎么可以骗我!我们说好下一世做夫妻的……她怎么可以丢下我……”龙余沙哑地吼着、喊着,明显地在压抑感情。

当年,风也丢下他,让他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着她,可是他却又再次幸运地拥有了她。

可是现在的拥有,和过去的失去,又有什么分别?

“那么……”龙始也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这是你们的孩子?”

龙余点点头,激动的情绪让他的声音不断走调。“哥哥叫浩澄,弟弟叫浩澈。”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龙始问道。

“我只是来见见大哥你……因为我不会再回龙家了……”龙余眼神坚决,不像一时间的意气用事。

“是龙易?他逼那女孩——”龙始因而作出猜测。

龙余却怪异地笑了起来,点点头,之后又摇头。

“逼死她的……是我……要不是我怎么也要她……”龙余笑到哭起来,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道:“大哥,原来传闻是真的……我们真的还有一个哥哥……”

这和那少女有关吗?龙始想不到有共通点,因为他没亲眼见过这种事,耳闻根本不深刻,所以他怎么也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家兄弟身上。

那种为世不容,只可称作罪的事。

“阿余,之后呢?你要去哪里?”龙始觉得传闻真假都不干他的事,反正现在龙大少爷是他。

“我要回台湾,让浩澄和浩澈健康地长大,我不能让他们在龙家这种变态的环境下成长。”他深吸一口气,希望可以维持冷静。“我要回台湾。”因为,她说过喜欢台湾,也说过想和他那那里结婚……

“去了那边,你要怎么过?龙家在那边也有分公司——”

“我不会再管龙氏的事。”龙余十分反感。“我回去之后,会开书店,沧云喜欢看书。”

沧云,那个少女沧凉幽冷的名字。

“好、好。”龙始知道他很激动,唯有改问:“你需要资金吗?若要开连锁式书店——”

“不是!我要开的是书店,不是上市公司!”龙余哭吼起来。“沧云和我说好的,结婚之后开一家小小的书店,平平凡凡地生活!大哥,你根本不懂!你和爸一样,满脑子都是生意、生意!你们全是疯子!”他失控了。

你疯了!

“你们以姓龙为傲,但我告诉你,认识沧云之后,我以姓龙为耻!肮脏、冷血、残酷!我不要姓龙,我不要呀!我不要做龙家四少、我不要做龙家人!”

不要做龙家人?

但你却始终是龙家大少……

任随风那抹哀戚幽苦的笑突然浮现于脑海,只因为他是龙家大少,而非是他的事业?

但他的事业,必和龙家画上等号的!纵使他杀了龙易,他的事业一样是龙家的事业。

如果,他的事业和龙家没有那等号了呢?

又如果,他不是龙家人?

但,可能吗?他……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残龙的冷妻》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