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21

类别:职场励志 作者:坏蛋女巫 书名:残龙的冷妻 更新时间:2011-06-28 09:00:01 本章字数:7442

“妈妈,小君好可爱呢。”任随汝看着小妹妹,对久未见面的母亲高声叫道。

“小汝,别大叫大嚷的,你会吓着妈妈和小君的。”龙始把任随风身上的薄毯拉好。

“对不起。”任随汝马上降低声量。

“不用道歉,但记住不可以吵妈妈。”他拍拍她的头,没有以往又抱又吻的慈爱动作。

风不醒的话,这些不做也行,还会对小汝好,只不过是她有一张和风极为相像的脸。

“知道了。”

小孩子是敏感的,她知道爸爸没那么疼她,哥哥不见了,妈妈又不肯说话,这使她变得不易笑,童年的扭曲也就开始了。

幸好,龙始没把她丢在龙宅,而是另外给她安排了地方,不然,她的童年会更不辛。

“小汝,爸有事要做,你要乖乖的照顾妹妹。”他吩咐完了,又向一旁的女仆交代几句,才进屋子里去。

任随汝只觉自己可怜,抱着任随风哭了起来。

而任随风,仍是没半点反应。

那个在屋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龙始,这才安下心来。

如果,他不能弄醒风的话,那就别让人弄醒她,他不想再冒失去她的险了,更不想发觉在她的心中,竟有人比他更重要,重要得可以为她或她而苏醒。

即使,那人是他的孩子。

敲门声轻轻响起,是丁盈。

“有事吗?”他自是知道她来的原因,只是明知故问。

她切下手指,送给龙易之后,龙易立刻有了动作,他让任随汝来见任随风,也是为了这件事,龙易已派两个人来救丁盈。

很不巧,两个都是他的儿——任随吾和龙萌月。

不让他们救走丁盈是可以的,但是,但是……

他不想再做龙家人了。放走丁盈,就是割舍的第一步。

丁盈不是蠢女人,她割下手指,就是逼他们父子快一点解决,同时亦是变相放他自由——他已经不可能回龙家了,除非他照原定计划,杀掉龙易,取得龙家的一切。

但是风……

丁盈上前,看着龙始,然后靠进龙始怀中,抱住他。

是最后一次见面,彼此也了然于心。

她抬起只剩四根手指,裹满白纱的左手,轻抚他的脸。

“三十九年了,你……比我更高了。”太多年没抱过他,她不习惯他已经长大,一时间太多感慨,让丁盈眼眶刺痛,然而,她是龙家主母,绝不可做这种事,她没资格做这种懦弱的事!

“照顾自己,阿始。”最后,她的情绪仍压抑在掌控之内,放开了龙始。

看着丁盈走出去,龙始依然默默无语。

对于丁盈,他其实没太多感情,只觉她是个识大体的龙家主母,一个适合在他们全黑的世界生存的女人。

只是,这一刻,他对她有了一种母亲的感觉。

但是,还是容许他恶作剧一下,容许他这个身为儿子的,最后一次恶作剧。

“小月姐,你别忘了,你会对付龙始,是因为他不爱你,把你当狗使唤。”任随吾怕龙萌月意念动摇,不得不再次提醒。

“这点我很清楚,不用你来提醒我。”知道是一回事,让人场指出又是另一回事,这实在教她难堪得想死。

“小月姐,你我是站在一线的,别因为讨厌我而坏了事。”任随吾听出她的语气中对他的憎恶,不得不提醒。

“我知道。”她瞪了他一眼,这小鬼还真以为他是老大啊?在她得到她要的之后,她不把他供出来,让爸解决他,她就不姓龙!

她够强的话,爸就会疼她,一如疼那小杂种。

是爸不好、爸偏心,小汝那杂种不强也可以得到他的爱,他不公平!

不过没关系,爸在了解她的强大之后,便会疼爱她了——而方法,就是和爸抗衡。

只有她,才有资格当龙始的小孩,其余的全是杂种。

她是感激任随风让爸站了起来,但任务完成,就该永远地消失,而不是带了两个杂种回来,还敢再生一个杂种。

“小月姐,记住自己的身份。”任随吾怕她会感情用事。

他不会知道,龙萌月到最后,会是想和龙始一起做掉他。

可是龙萌月也不知道,他们的动作,早早在龙始的掌握之中。

龙始看着电脑,更改陷阱,让他们顺利过关。

两人突然分道行事,他挑眉,小月似乎没照随吾的指示去做……她跑去他的房里找他?

他失笑,这傻孩子,到底凭什么认为他会疼自己的孩子?谁规定父母一定要疼自己的孩子?父母和孩子根本是两个个体;再者,世上没有人像风,可以和他交心又交身,没有人。

孩子不可以,那还要来干嘛?爱,不必浪费在没用的人身上。

一个敢妄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的人,要来也没用。

世上只有风值得他去爱,只有风……

任随吾看了一下手表,预估时间,他还有四分钟可以去见见任随风的。

他被龙易送去美国受训所学的,终于可以派上用常

他自阳台潜入任随风的睡房,看着睡了的母亲,并没有马上扑上去,因为龙始竟细心到在她的床四周设下红外线警报。

任随风猛地睁开眼,但动也没动,太久以前龙家对她的各项教导和自身的警戒心令她醒来。

任随风见母亲醒了,马上加快速度,当成功地避开红外线之后,他立即投入她怀中,紧紧地抱住她。

她没半点反应。

“妈,本来我不该冒险来见你的,但我实在很想你……你放心,龙易说事成之后,会把你还给我的。”他轻轻诉说着,查看母亲的一切,以现实来填补他这些日子以来的记挂。

“到时,你、随汝和我一起回德国,再开咖啡店。”他贪恋她的香味,终于像个八岁的孩子般撒娇起来。“我很聪明吧?妈。你说过随吾是你最乖的孩子,随吾一直都是。我会赚很多钱,保护你和随汝……”他细细地数着将来,根本不在乎母亲听不见。

“但是,我不会要龙随君的,妈,你会原谅我吧?”

龙随君的出现,代表了他的无能。

他保护不了妈妈,让龙始捉了她,生下了龙随君这个污点!而这个污点,将成为他心中的一根刺、一个疙瘩,除不去、消不掉。

“她不该存在的,妈。”

这句话,明显地刺激了任随风,她的反应甚至是用力地抱紧任随风。

太可怕了,这个孩子的心竟和龙家人一模一样,怎么可以!

“妈?”任随吾自她怀中抬头,妈清醒了?

一滴泪珠在他抬头时滴到他的小脸上,骇着了他。

任随风仍是没有表情,两眼呆视前方,但泪水却如断线珍珠般不断下滑,手紧紧地抱着他。

“妈!你听得见我叫你吗?妈妈!”他喊着,她却没反应。

“妈!”他不能接受这种事,她明明抱着他哭了起来,但为什么仍是醒不了?

“妈妈,醒醒呀!”

突然,警报器响了起来,令任随吾不得不先走,和龙萌月会合。

而龙始,这才关掉警报器,向守卫和佣人交代一下走进房里。

他没有生气,没有动怒,甚至可称是平静地走向床,没有向因别人而有反应的任随风大吼大叫。

“别哭了,乖。”他轻轻地抱住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随吾变了,是不是?”

她没半点反应,但眼泪掉个不停,甚至让他的衬衫也湿了一大片。

“他没变,风,他是龙家的孩子,残忍是天性,你该明白的。”他的大手轻轻地抚拍她的背、梳着她的发。“是你在压抑他,但同时害了他,你又教他这,又教他那,却什么也不教随汝,反而要他保护她,你对他太不公平了,你让他有了强烈的使命感,才会使他一回龙家,便轻易被激起龙家血统中的凶狠个性。”

“这孩子,真的好像我。”他叹息一声。“可惜太急躁了,过于自信,让他有点自以为是,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更是他的致命伤,所以,他会输得很惨,他甚至连自己会输也不知道,还以为可以照顾你。”末了,他的语气是不屑的,因为想再刺激她。

儿子做得到,他没理由做不到!

他说过,他不能弄醒她,就没有其他人可以弄醒她。

现在有人可以刺激到她,他一样可以。

“你心疼随吾,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杀他,放心,你放心。”他的强调代表他对随吾将会更残忍,他会使随风更“不放心”。

“知道我会怎么对他吗?”他轻轻地笑了起来,轻得叫人心寒。“你讨厌我是龙家人,我就彻底把他改造成龙家人,让他一辈子处于勾心斗角之中。”

胸前的人儿没再流泪,静静的没动。

“他将会每一分每一秒都害怕有人暗杀自己,连兄弟姐妹都不能相信,连亲生的父亲、爷爷、奶奶和叔叔都不能相信!”

她没有反应,像之前一样,是处于无心状态。

他轻轻地拉开她,看着她,她毫无表情的脸教他发狂——怎么可以!随吾几句话她就哭了,但他呢?他每天和她说话,现在又这般做,她怎么仍是没反应?

“这不公平,风,这不公平!”他禁不住大吼。“就因为他是你生的,就可以得到你的温柔,但我呢?我是你的男人!你的男人,这世上,我才是你最亲密的人,不是他呀,没有我,你也不可能有他,我才是你最重要的男人,是我!是我龙始!”他像失去所有般绝望地咆哮、狂吼。

之后,空气之中只有他因为大吼而致使肺部换气过快的剧烈喘气声,然后慢慢放缓、放缓,再告平息。

“风,是不是我不做龙家大少爷,你就会和我在一起?”他轻轻地问,充满期盼。

可是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空气之中仍没有第二种声音响起,于是,他的呼吸又开始变急。

“风,你回答我,是不是我不做龙家大少、不待在龙家、不做让你担心的事,你会和我一起?我们开咖啡店,你煮咖啡,我洗碗,有空时,你教我煮咖啡,我们一起送小汝和小君上学,教她们做功课……总之,我不再显赫、不再富贵,和你一起平凡就行了吧?”

没有回答。

他的呼吸进一步急速。

“风,九年前,我们在东翼房中很快乐的,对不对?我……当年我冷静下来之后,想了好多好多,是真的,你的眼神骗不了人,你爱我,可是我……对不起……对不起,那时候我真的……”他的声音沙哑,沙哑到一度失去了声音,沙哑到喉咙发烫,痛感直涌眼眶,使眼眶也刺痛起来。

“我以为你骗我……伤害了你,我真的很抱歉……”他第一次向她正正式式的道歉,她却全无反应。

“我以为,拥有你的人也是好的,可是不是,你不会和我说话,不会对我笑,我好难过……是我把你弄成这样子……我可以叫醒你一次,却不能唤醒你第二次,因为你已经不敢再爱我了。”他不是不懂,只是不想去懂。

“成功,没人分享,还要来干什么?”他不要了,什么也不要了。

“没有你,我就算得到全世界也没用。我爱你,风,我真的好爱你,在你九岁时,我在你身上知道了第一种人类该有的感情——怜惜;然后在你十七岁时让我学会了爱、恨、感动和嫉妒;失去了你,我懂得体谅,也明白什么叫珍惜;现在,我知道什么叫悔恨、内疚……还有,生不如死。”

他拿出口袋里的利刀,握起她的手腕。

“我让你成了废人,却弄不醒你,既是如此,我就有责任让你长眠……没有人会骚扰你,我会让你安安静静地睡,我会让你解脱。”

他在她的手腕上用力划下了第一刀,鲜血马上涌出,但流出的,竟是他的生命。

“原谅我,我实在放不开你,我放不了手,所以,容我和你一起走。”他更用力地在自己左腕划了一刀、再刀、三刀……鲜血比她的流得更快。

他上床,背靠墙,像九年前第一次相遇时那样,把她置于身前,让她的背靠他的胸,这样令他更能紧抱她,像连体婴似的分不开。

“风,我爱你……”他闭上眼,脑中涌起自己幻想的情景,在咖啡店里,她煮咖啡,他洗碗……

那种梦,原来也是幸福的,是一种他在龙家永远也得不到、学不会的特别感觉——只因有她在身边。有她在,在哪里都是幸福。

“我不再是龙家大少……”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抱住她的手却仍未松开,紧紧交握。

他的头搁在她肩上。

“我爱你……”

“不!”

明明已经自我封闭,明明已经不想多想,明明想要死心,明明已经……

可是,怎么仍有眼泪?

第一次肯醒,是因为爱他;第二次不肯醒来,也因为爱他。

因为伤害,因为担忧,因为害怕,因为自私,因为太爱,因为太恨,因为太强,因为太弱,因为差距,因为生存,因为死亡。

不是不感动,只是不敢再爱,太累了呀!

可是一个女人怎可能看着最爱的男人死在自己眼前?

“始哥……不可以……”她自己也好不了他多少,她自身也流了很多血。“始……”

她极困难地挣开了他的手,想下床找人救他,但手脚却已无力,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在快失去意识之前,她见到龙始动了,下了床,大手向自己伸来——

“可以的,我绝对可以不再骚扰阿始,但随吾,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龙易含着一抹笑,轻声说着。

有了龙始几乎造反成功的先例,他必须更小心的,不过,这小鬼不了解阿始的厉害,才会落入他手中……事实证明,这世上只有阿始和阿余像他。龙易心思不断地转。

任随吾看着龙易,点点头。

龙易马上开出条件。“一,我要你马上改姓龙。”

他竟要他冠上龙始的姓!

任随吾的手紧握成掌,忍了这口气,点头。

“二,以后不准见任随风。”

任随吾的手益加紧握,指甲陷入掌心的肌肉里,却还是点头。

“三,也是最重要的。”

任随吾静待下文。

“小汝,你的双生妹妹,将永远成为你的拒绝往来户。”

指甲完全陷入掌心之中,然后流出血,染红他的手,也染红他裤子的衣料。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不见随汝?!

他会疯掉的!

疯了,再成为一个完全的龙家人,龙家的继承人。

然而,他却还是必须要点头。

“杨管家,带他上去吧。”龙易满意极了。

“小少爷。”

之前,还只是叫他随吾少爷,现在却叫小少爷?代表他正式归宗?

“你的房间在东翼。”

东翼,东南西北之首,以前龙始就住在东翼,现在就换他了。

龙易见孙子走了,这才上房,脸上的笑容终于在入房之后完全消去,一下子失去两个儿子,心情始终有点沉重,不是因慈爱,而是失去重要部属的失落。

一千尺的主人房之中,怎么不见了主人丁盈?他需要她呀!

女人,该以身体去慰藉在外征战而身心疲累的男人。

他轻轻深入房内,没有大声叫嚷,经验告诉他,好的、不好的,总要静静的才可发现。

而他,看到了好的。

丁盈正亲自为他烫领带,脸上出现了不常见的淡笑,然后,她拿起那条领带,闭上眼,轻轻地在那领带上印下了一吻,表情是久违的温柔。

怎可告诉他,她不爱他?

“小盈。”他的出现,把丁盈吓得花容失色,握着领带呆站那里。

“这种事,有佣人做。”他把领带放到一边,抓起她的手,细细亲吻。“你的手指才刚接回,一定要好好休息的。”

她苍白的脸涌起了红晕,别开脸,以极平静的语气道:“别找阿始麻烦,易,别找他们麻烦……好不容易才救回的两个人——”

“你总在这个时候谈这些!”他挫败地放开她。“阿余的事是这样,阿始的事又是这样。小盈,阿始甚至在你身上放了小型炸弹!要不是随吾发现得早——”

“易,他们是我们的孩子啊!”她低喊。“让他们走吧,他们不过是想要自己的幸福……你想想,阿始在大量失血的情况下,仍硬抱小风下楼求救,他靠的是意志力,那种意志力是因为爱才有——”她根本不介意龙始怎么对自己。

“我知道他很伟大,可以了吧!”他烦躁地扯领带,走向一旁的酒吧。

“我不是这意思——”

“我不想为了他们而吵架。”

“易!”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总是保护不了孩子,总在出了意外之后才起了一点作用。

她不会知道,她自以为的“一点作用”,其实是儿子们以后可以安稳过日子的主因。

“上一次,你跪下来求我放过阿余,我放过了,不逼他回来,现在又到阿始!”

他的沉稳永远只在丁盈面前消失。

“易……”丁盈无助地看着丈夫的自斟自饮。

“小盈,你是我的,你明不明白?你的心该只有我,不管爱我或恨我都可以,但只可有我!”他喝进一大口酒,像喝开水一样。

“易呀。”丁盈来到他身后。

“为了孩子,你连冷淡这种保护色也可退去哩!”他嘲讽。“放心吧,我不会动手的,小盈。”反正有随吾在。“我不喜欢你为了孩子而哭,你只可以为我而哭。”

背部贴上一具温软的身子,丁盈的体香令他一颤,多少年了,他仍是如此受她影响。

“易,谢谢……”她靠进他转过来的胸怀之中。

“要谢,你该知道怎么做。”龙易放下了酒杯。

她没有说话,闭上眼,软软地吻上他,使这个万人之上的男人瘫痪……

“随吾。”丁盈轻轻叫住了正要去上班的孙子。

任随吾停下,木无表情地看着丁盈。

“这本杂志很有趣,有时间便看看吧!”她把一本外国杂志交到他手中,暗暗指了一下封面左下角的标题——

最具特色咖啡店选举。

任随吾表情未变,点点头,像平日一样去上班。

一上车,他便翻开杂志,看到了他长久以来最思念的……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残龙的冷妻》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