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人心散了,各奔东西

类别:现代修真 作者:落叶无痕 书名:现代剑仙启示录续集 更新时间:2011-01-01 08:49:45 本章字数:2490

血色的天空,暗红的月,地上血流成河,上面漂着刀枪剑戟等各类兵器,伍云正躺在残肢断体之间,一个古怪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想起:“头,我的头,手,我的手……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啊!我不知道……”伍云大喊一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一身的冷汗,正躺在寝室的地板上,幸好铺上了竹席,也还不算太脏。

“怎么,又做那个恶梦了?”一旁正躺在竹席上玩手机的王礼看了伍云一眼问道,整个寝室都知道,伍云大学四年中几乎每个月都会做那个恐怖的恶梦。

“嗯。东方呢?”伍云这时感觉头疼得要裂开了一般,好像是久违了的宿醉的感觉,“难道我被他放倒了?”

“你以为是谁把你小子抗回来的?看起来瘦瘦的,倒是有几分重量啊。”王礼好笑地看着伍云,“快把东西都收拾一下吧,刚刚宿管阿姨才来催过的,明天学校就要强制离校了。”

“切,当初交学费的时候他们怎么没有这么积极的?”伍云回忆起还没有办理学费卡的时候的情景,每年开学报名的那三天,交费处那个人山人海啊。全校差不多四万学生的学费都要在这三天中按时交齐,交费处那里的战况之激烈,场面之吓人,使伍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送钱给别人也是这么难的。

“产业化嘛,不都是这样。而且这个公寓也不是学校的,前二十年还是属于开发商所有。”王礼无所谓地耸耸肩,“所谓势利眼就是这样,以后也不免碰到这种事,习惯就好了。”

“呵呵,也是。”伍云爬起来,洗了把脸才感觉好点,“老二和老四呢,怎么不见了。”

“班长今天回家,他们送人去火车站了,我留下来看着你,怕你被猫叼走。”虽然有点贫嘴,但王礼神色还是有些黯然。

“班长就走了?”伍云吃惊地问道,“他不是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了吗?离开学都还有两个月就去BJ了?”

“据说是先去熟悉熟悉环境,跟着导师找点活做,赚几个生活费。”王礼叹了口气,离别是最令人痛苦的。

“唉,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伍云虽然很“彪叔”地说道,神色却也有些悲伤,“散伙饭吃过了,大家也该散了,以后要再聚就难了。”

“是啊……”王礼随口接了一句,渐渐游离的眼神表示他的人虽然还在这里,但是思想却已经走远了。

伍云伸个懒腰,振作振作精神,开始打包,收拾行李了。

该扔的扔,能留的留,大学四年所有的衣物和书本经过精简以后只剩下一台电脑和一个行李箱了。

还是人家私营的态度好,伍云跑到一楼就说要托运行李,立刻便跑上来两位专业的搬运工,将他的电脑和行李都给抗下了楼。结绳过秤,划价钱,漂亮的服务员问清楚了所有情况,替伍云把表单全都填写得详详细细,最后只让伍云签名而已,又让伍云生出无限的感慨来。

想一个月前,伍云帮同学也是寄电脑回家,那时回归潮还没有这么热,公寓园区中还没有来一个上门服务的快递公司。两人先是将电脑抗上公交,运到火车站。刚一进托运处的大门,立刻便有一个中年人迎了上来,热情地帮他们把一切托运手续都办理得妥妥当当,伍云还奇怪,铁老大的态度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末了,那个中年人却伸手向两人要钱,说是什么代办费,原来他并不是铁路的职工,而是专门带人填写托运单,靠这个吃饭的专业人士。

不是铁路职工?啊呸,看他跟托运处的那些个保安这么熟,就知道一定是串谋好了,专门在火车站宰人的。两人无法,只得给了几个钱,就当打发叫化子了。

回到寝室,看着空荡荡的衣柜和电脑桌,伍云又陷入了回忆之中。寝室中的一草一木,都有它的故事,都能勾起伍云的回忆。

就拿阳台上那四个水桶来说吧,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大学生之懒,估计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所谓“正三天,反三天,挂起来晒一晒,又是穿三天”说的便是大学生穿衣。一件衣服,特别是穿在里面的,先正面穿三天,反过一面再接着穿三天,一件衣服这样穿六天之后便有了奇怪的气味,不要紧,挂起来放在太阳底下再晒上一两个钟头,又可以接着穿三天。

虽然公寓中提供洗衣机,但是某些衣物却不适合在那种公用的洗衣机中清洗,需要学生自己手洗。于是聪明的大学生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将换下来的衣物丢在放了洗衣粉的水中,泡上个三四小时,甚至是一整天,到那个时候再随便踩上一两脚,用水一冲,自然是污渍全无,不留痕迹。据说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更绝,他们把脏衣服包在一个塑料袋中,然后再用绳子吊在水井里面,第二天再拉上来的时候衣服便会很干净。可惜现在水井几乎已经绝迹,要不然伍云还想试试的。

扯远了,回归正题。伍云所在的大学历史十分的悠久,可以上溯到一千多年以前去,所在地气候也是怪异无比,虽说是南方,但是冬天十分冷,天气变化无常。有一次的冬天,四零一的看到阳光明媚,便一起洗衣服,四个人都泡好了整整一桶的衣服,就等第二天再来干活。哪知,晚上天气突变,居然下起了大雪,第二天起来一看,阳台上只有四桶大大的冰块,里面正是四人的衣服。

四人哭笑不得,只好将四个冰桶全都移进寝室内,等它自然融化,四人也是硬拼着差不多整整一个月没有洗澡。

想起那一个月,四人身上都带着一股酸臭味,上课的时候没有人敢与自己四人坐在一起,伍云的脸上便不由泛起一丝微笑。

这样搞笑的事在四零一中不断发生,已经发黄的黑客帝国的海报,寝室门上那个补好的大洞,门后那个画着辅导员头像的镖靶,被卸掉了计数器的插卡热水器……每一件东西都让伍云发出会心地微笑。

而这微笑落在一旁的王礼眼中却完全变了味,王礼心中却说,小三不会傻了吧,怎么总是在傻笑?哎哟,还是离他原点,被传染了可不好。

这个时候,去车站送行的孙方和李楚却回来了,四人聚在一起,不免谈起送行时的场面,班中各人的出路,都是一阵唏嘘,难免使人生出悲伤的感觉来。

================================

我跪倒求一场鲜花雨啊!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