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22、黑暗之渊

类别:古典仙侠 作者:说说笑笑又一天 书名:修真道 更新时间:2011-04-12 15:52:42 本章字数:4881

22、黑暗之渊

二人在这魔域的空间里嘶斗着,渐渐翻滚着涌向地底深处,越来越深……突然,“黑暗之渊”,每一个暗红的血字近丈大小横在二人身前,只见疯狂的万恶天魔大吼一声,身与斧化为一团黑白相间的光团只撞向秦小飞,破开秦小飞那瞬间疯狂砍向他的一剑,同一刻,他的脸上忽然现出极其残酷的冷笑,运起他的无上魔法,将他魔爪上的一团魔化之气拍进了秦小飞的头顶。

只见秦小飞大叫一声,同一刻,他手中的天木神剑,在间不容发之际刺穿了万恶天魔的身体,立时,万恶天魔全身厉动,他的精化似乎瞬间被抽干,他口中不停地吐着乌血,不停地嘶叫着:我让你也感受下被魔化的滋味,哈哈,被魔化的滋味,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疯狂地嘶叫着,挣扎着,却没看到怪异的事发生了,他口中那不停滴下的血,一滴滴地滴在胸前的天木神剑上,这些血瞬间被吸干,而秦小飞的身体,因被开天斧劈的流血过多而越发苍白无色的躯体,却渐渐黑的圆润起来,那些魔血似乎都涌进了秦小飞的体内。

一时万恶天魔青乌的脸变得更加青乌干黑,他想自己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他凝尽全身之力,抡斧向秦小飞劈下,可是,他似乎再也没有一点力气,那苍青干枯的手瞬间无力地垂下,就在这生死的一刻,突然,天魔龙像幽灵般出现,它巨大的龙头将秦小飞连人带剑撞向无底的深处,它那长长的脖子顺势一伸,将万恶天魔驮起直飞魔域而去……

秦小飞被那魔化之气倒灌入脑,但觉眼前一黑,五意全无,身子不由自主地向那黑暗之渊沉去,连那天木神剑也黑气蒸腾,全身不停地跳跃着,不知是得到大餐后的兴奋还是受不了那猛烈的魔气,惊跳的它追着秦小飞下沉的身影, 瞬间,了无声寂。

黑暗之渊,连魔物也不敢靠近的地方,恰如人惧泥潭,掉下去便是死亡.人,陷下去又将如何?

“风吹尽,泪已干;天不荒,地无老,此情久长恒若石;五月寒雪,六月飞霜,天地裂,七界无,两情不敢有相忘……”秦小飞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有这首伤心的词不停地在身心骨髓中颤动……风吹尽,泪已干;天不荒,地无老,此情久长恒若石;五月寒雪,六月飞霜,天地裂,七界无,两情不敢有相忘……就算他五意全失,就算他忘掉自我,可是,那心中深藏的人,又如何能够忘记?那是日思夜想,深入骨髓的痴爱,那是不管入魔是否,不管天地如何变千,他也无法能够忘记。

你的心中,是否也有一个你永远无法忘记的痴爱恋人。

他的身子在漆黑静寂的空间里飞跌,似乎永远没有了尽头……

“卟”,的一声,没有灰尘飞起,没有太大的响动,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这里本是黑暗的世界,秦小飞陷进了这个未知的世界……

时间静静地流过,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时间也变的无奈,似乎它只是这黑暗的符号,已变的可有可无……

然而静静的,那魔镜悄悄地生出了变化,这里本是它的出身之地。

只见那魔镜的裂痕在这黑暗中,轻轻地愈合着,虽然它愈合的是那么的微不可察。

也不知过了多久,渐渐地它破裂的伤痕变的无踪,它像沉睡了许久的孩子,在它的出生之地、在那母亲的怀里静静的康复,慢慢地醒来。只见那魔镜缓缓地腾起,从秦小飞怀中飘出,轻轻地旋转起来,一圈、两圈、三圈……慢慢地旋转着,随着旋转,它发出了极微的乳白微光,然而,就是这极微弱的乳光,在这黑暗中却显得异常晶亮,光亮对于黑暗竟是如此?光亮竟是生于黑暗之中?冥冥中真有所谓的定数安排一切?……没有回答,这个空间只是恒古不变地保留着它的静寂……只是随着那魔镜不停的旋转,它的镜面愈合的越来越光滑了,那光亮也越来越明亮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万年、一年、一眨眼,一个没有时间分别的地方,然而那魔镜的镜面终于完全复元了,它的光亮立刻比烈日更明亮,比闪电更耀眼,世间再没有比这光芒更明亮的了,因为,它生于黑暗。

在这无法目视的光亮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光亮渐渐柔和起来,就在这柔和的光芒中,缓缓地腾起了一个人影,她在那镜面中心凝聚着,不停地在镜面上空升腾,似乎将柔和的光亮全都吸进了身体,渐渐地,变得越发清晰了,那,那不是王永青又是何人?

黑暗中,镜面似乎变得活跃了,在她的脚下不停地飞速旋转达起来;整个黑暗也似乎活跃了,整个空间似乎都在跳动,都在雀跃。

就在这四夜静寂、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王永青的灵识忽然越发青晰起来,似乎整个人都在这黑暗之境中飘飘游游,四周是一片的空旷,没有陆地、万物,只有无边无际、平静而不起一丝皱纹的平湖,在那湖面上,忽然幻出了天地未开之时,巨神盘古尚在沉眠未醒,空间浊然运行,五行不生,一片黑暗混沌,在这污浊的空间里,暗黑撑控一切,它在自已的空间里也不知过了几万万年,渐渐地越发膨胀起来,它本天运而生,自然无法自控,只是随着本能运转,如此也不知有多少万万年过去,不想这暗黑膨胀、运转、沉积竟而自成无边黑渊,在这暗黑沉积之时,无数精华历无数之年凝成黑精,待得黑暗之渊成时,那黑精经万万年结成镜形,此镜初成,沉于渊底,若它不出世,倒也无防。不想,此镜因日复一日得了灵性,年年岁岁在那渊底**去杂,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修得大成,这一日突生亿万丈晶光,光色七彩轮转,后汇成白色明亮之光,日日在那宇宙空间显露其芒,那气势直有改变空间之势,这一变化,惊醒了沉睡亿万年的上古巨神盘古,只见他双目华光几转,大吃一惊,算得一算,知这魔镜刚成气候未几,若任它在这空间**练性,那炽烈华光终有一日将整个宇宙烧化,那时连他自己怕也要消失无踪。

虽说这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之事,可盘古大神知其凶恶,那敢有一丝大意,惊骇之下,立刻幻化出本体,只见一个身高十万万丈,钢筋铁骨的巨人,手持巨大开天斧,大喝一声,向那魔镜猛然击下,那魔镜已得灵识,知道厉害,隐灭光华急急向它本源黑暗之渊飞逃,盘古巨神双目华光数转,迈开天步,挥斧向那魔镜狂劈,不想这魔镜滑溜迅快,速度直如光电一般,他一时杀的性起,大吼一声,拼尽全力挥出一斧,立时将这混沌空间一分为二,这一来,浊重下沉成其地,清气飘浮成其天,那魔镜惊骇欲死,急急向沉入地底深处之黑暗之渊潜去,盘古缩身附于开天斧紧随其后,拼其死力非要将其灭于斧下,不想终是慢得一线,然而他已杀得眼红,和身冲进黑暗之渊,这一斧竟而劈在魔镜之上,那魔镜立时破碎,灵性灭绝,然而,魔镜本是黑暗之渊化生,虽是灵性灭绝,镜体却又慢慢合成一体,并将自身开启之法隐于镜身。而此时盘古也已力尽,但它生怕此镜日久在这黑暗之渊中又死灰复燃,拼尽最后身心精华将其带出黑暗之渊,腾身于大地,然而此时他已再无余力,长叹一声,身化千山万河,目成日月升空,发成亿万之星……

而后不知又过了几万万年,一个小女孩在万恶谷山顶玩耍,忽然看到一面古朴的小镜,那镜面光亮之极,她立时喜不自胜,竟是日夜不离。那镜本是神物,那小女孩也是天姿极为过人,不久竟得了魔镜玄机,小小年纪,修成无上道法。王永青怔得一怔,这小女孩可不是自己吗?

幻相隐去,魔镜之上渐渐又出现无数斗大金字,一个个化入她的脑髓,“大光明咒”……立刻,她的身心进入了一个美妙的修行空间,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本是来自于光明,她美丽的身影渐渐于那魔镜合成一体,天地造化竟是如此,她的肉身在光明中重塑起来,她就是魔镜,魔镜就是她,灵与体的完全结合,光亮渐渐消失,一切渐渐回复了静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永静心头一阵厉痛,猛然醒来,小飞此刻怎样了?

一个绝世美丽的倩影,在黑暗里痴痴地站立着,然而,她没有一丝因魔镜破裂与之合体重生的庆兴,也没有因在魔镜中,得这奇缘而修成了黑暗之渊的大光明咒而兴奋,这些已能令人去杂浊而凝练得道,几是不死不灭之体的至高道法,对她来说都如同无物,因为此刻,她的身心都在那身下躺着的爱人脸上,那是一种如何让人不忍入目的神伤?那是何等让人心碎的呆痴?

这就是爱吗?那世间所有的真爱都是如此的让人痴狂而又神伤?

永青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小飞,泪,顺着美丽的脸庞轻轻地滑落,一滴、两滴、三滴……这伤心的泪水是否也在为这对爱人神碎断肠?要不,那晶晶的泪珠怎会顺着那痴痴的目光轻轻地滑进那身下躺着的爱人的眼中?泪,无声地滑落着,永青的心一如这神伤的泪水,她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觉到对秦小飞那深藏的情爱,这爱,是如此深深地刻入心髓,它是什么时候已在心中潜下种子?

这一刻,她能不痛吗?只见那昏迷的秦小飞脸色越来越青,头发竟是渐渐枯黄,身上不停地竟有漆黑的魔气从他眼、耳、口、鼻窜出,他的眼圈变成了绿色的一团,他的耳朵变得细长高耸,他的牙齿悄悄地伸出了嘴角,慢慢地变得尖锐,他的手掌窜出了细长的硬爪……他已经渐渐地被魔化了。

万恶天魔拼着一剑穿胸,在秦小飞身上留下了那最为古老的魔化之气是如此的邪恶,竟将秦小飞的口、耳、鼻、舌、意,五识更变,这一刻,他如那些被魔化的魔兽一般,只不过此刻的他因为伤的太得,尚在昏迷之中。

王永青看着秦小飞那可怕的面容仍在不停地变化,只见她双眼凝视着,终于像下定了什么决定,喃喃道:“小飞,就算死,我也决不让你变成魔物;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只见她的双掌发出一团柔和的光芒,那不是魔镜又是何物?轻轻地罩在秦小飞面部的五识之上,她全心力地催动大光明咒,想要将那魔化之气驱除。

时间在这黑暗的空间里静静地流去,秦小悄体内的那些黑神玉、清凉珠和无名怪气等这些上古精灵之物,本来对魔化之气甚是排除,因为那是来自远古的一种诅咒魔气,就连它们也是生恐被魔化了解,可是它们只是存在于秦小飞的精血气脉之中存在,只能阻止魔气不向它们的地盘攻击,对于那头部的五意却是毫无办法,这也是万恶天魔如何也想像不到的,那秦小飞的体内竟有如此多的的古怪,不然,秦小飞此刻虽在错迷中,怕也已经成了兽人了,虽是如此,秦小飞的五识已然改变。

此时的王永青在毫无办法之时,已将大光明咒注进秦小飞的五意,她的本意是想将这些魔化之气强行驱除秦小飞的体内,可是这谈何容意,只见晶莹的汗水不断地从她洁白柔滑的脸上不停滴下,秦小飞的脸上现着已然扭曲的痛苦,这痛是如此的可怕,他在昏迷中依然痛的全身不住收缩。可是,王永青没有丝毫停下的意识,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如此的坚定:就算死,我也决不让你变成魔物;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这就是连天地也不能离解的所谓真爱吗?

且说秦小飞体内的上古精灵之气,见得那魔化之气一丝丝被逼得从秦小飞头部直向他的内腹攻来,即惊且喜,好在秦小飞体内的魔化之气虽是万恶天魔精化所凝,数量却不多,虽然它们即怕被魔化,可更想着机不可失,趁这魔化之气正被大光明咒驱逐时,一举将它消除。立时,秦小飞的体内再次成了这些精气交战的地方。

王永青正在苦苦支撑,眼见得秦小飞虽然痛的不停扭曲,可是那五识已然渐渐回复常态,正在心下微喜之时,不想秦小飞的身体突然七色光芒大盛,她心下大惊,只怕又起古怪,立时拼尽全力,一下魔镜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亮,如烈日一下捧在她的手心。

王永青心下越发着急,将大光明咒全力挺进,那些上古精灵之气一见,立时停止攻击,它们眼见得这光明咒来的如此凶猛,生怕对自己造成伤害。那魔化之气内外交攻,早已被逼的缩成紧紧一团,挣扎着将万恶天魔注进秦小飞体内的残余魔血凝结在一起,在秦小飞体内困守一偶,不敢再动,若不是它来自那万恶天魔一身精化所凝,只怕是不被大光明咒驱除秦小飞体内,也已被这些上古精灵之气化掉。

王永青见得秦小飞虽在昏迷中,却是终于夺过被魔化的大劫,不由心下一松,再也支持不住,静静地扒在秦小飞的身前,这一刻,她忽然觉得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这就是幸福吗?在那爱人的眼里,幸福竟是如此的简单.在你的一生中,可有那简单幸福的一刻?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修真道》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