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23、正邪相聚

类别:古典仙侠 作者:说说笑笑又一天 书名:修真道 更新时间:2011-05-07 09:37:52 本章字数:4843

23、正邪相聚

无量山,已然巍巍屹立于大地之上.白云也依然自在地缠着山顶流动.然而七殿之首的清凉殿却陷入一片沉寂,掌教通天神君静静地看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神木、星云六大殿主及十大长老,神情严肃地道:封印万年的魔域已开,虽然传说中的万恶天魔还未出现,可已有不少魔物不断横行人间,各位看该如何为世间除此魔患.”“水来土淹,我们多派门下弟子到人间斩妖除魔,扫尽魔障.”白虎殿主白向道双目圆睁,灰发根根直立,抢先出言,众人皆知他早年心爱女子被妖魔所惑,一直恨不能杀尽这些魔物,朱雀殿绿凤真人眉头微皱,道:“魔物修行个个强横,更有修真十恶与万恶谷中人几乎全已复出修真界,前次巨蚊林之行,如意、灵风均受重伤,而小飞被逆天邪所挟,下落至今不明……我想,这次一定要慎重行事.”通天神君微微点头,脸色落寞地道,“逆天邪本是我山门长辈英才,不想……”一声长叹,接道,“魔物势大,各派都尽出精锐以扬门威,我无量山不可落人之后,就有长生师兄带领天龙、向道、纯清三位师弟并绿凤师妹各率门下精锐至人间灭绝魔物,不知各位可有异议?”“谨尊掌教法旨”众人面色一整,鱼贯而去,只留下通天神君脸上微露伤感,也不知引起了何等往事……

翌日,朝阳初升,长生真人带着自已两位得意弟子大竹二竹;天龙真人与夫人红梅真人;吴向道真人带着门下青眼、飞旋、大力、红头四虎;绿凤真人因如意伤势仍未复原,便带了七大弟子中的剩下六位,众人会了那纯清长老,一行十八人,正要下山,忽然,一位身着红衣,手挂相思铃的女孩挡在了正路,两眼已有些红肿,显是流了不少眼泪,然而,那双脚立定了地上,两只大眼睛瞪着众人,竟是没有一丝退让。

天龙真人定睛一看,这不是爱女杜娟又是谁人?立时脸色一变道:“娟儿,你做什么?”红梅真人已是越过众人,伸手向那女孩拉去,不想那女孩突然泪珠似落玉般流下,哭道:“娘,小呆哥生死不知,这次我一定要和你们一起下山找他,我不管,我不管……”红梅真人向丈夫望去,李天龙两眼圆睁,喝道:“胡闹,还不退下。”可这女孩从小娇惯,竟是昂起了脸对上了天龙真人的圆眼,天龙真人一时气急,挥掌就要打去,这时,长生真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道:“师弟,早听说杜娟侄女在修真上极有天赋,今日单看这气势,已是不凡,呵呵,不如让她跟着你夫妇历练历练,道是好事。”。

天龙真人正感下不了台,他又素知两个孩子自小相处,感情极深,便冷哼一声,对着李杜娟道:“还不多谢你师伯”,这李杜娟一听,立时喜上眉梢,脸上也一下雨变晴天,红影一闪,两只小拳头立刻在长生真人背上轻捶,道:“师伯,路上你老人家可有人捶背了。”众人一时啼笑皆非,浩浩荡荡直下无量山.

山下众人拉开阵势,各祭法宝直飞被修真界沸传的“魔域崖”而去,众人紧赶慢赶,五日过去,估计还有两日路程便到,只见越来越多的修真人士纷纷向魔域崖方向而去,人人面色严肃,即便万恶谷和其它魔道修士也不愿生事,正道相识见面,也不过点头示意,各依门户而去.如此过得两日,远远地,只见无数法宝在天空盘旋,约有数千修士盘于此地,却也不见魔物出现,瞬间众人到得跟前,只见身着太极图案道袍的玄极、玄清、云海等无极道宗众人迎了上来,瘦高的玄极老道先开口道:“师兄,通天掌教可好?”

长生真人面露喜容道:“玄极、玄清师弟,你们来的真快,掌教还好,宗主柳元明师弟还在闭关吗?”“正是,柳师兄自三年前闭关参悟无极道法最高境界,至今未出.”长生真人点头微笑道:“无极道宗由行道祖师传下基业,到得你们师兄弟几人,可说是越发兴旺。”此言听得云海等无极道宗后辈都面露得色,玄极正待谦让几言,突见一只背插双翅、只有两只巨腿的猛虎从魔域之口窜上半空,“吼”地一声震天大叫,额头之上一个巨大的王字竟从头上盘旋而出,瞬间化成盖天之势向着众人压来,众人猛然抬首望去,只见几道金光已冲天而起,将那魔物巨大的王字抵住,长生真人不由惊道:“大禅寺几位大师果真是佛法无边”一句话刚完,那魔虎双翅挥动,一股风暴骤起,真击那金光而去,金光之中显出三个年轻和尚,可不正是觉悟、觉察、觉醒三位,他们生怕这魔虎的王字厉光伤到众人,立刻奋起直击,不想合三人之力还落下风,好在,此刻修真之人聚集数千之众,由这一挡都回过神来,无数各异的的法宝流光异彩向那魔虎攻去,那魔虎“吼——”地一声惊天长叫,凄壮的声音直向九天,一道刺目的白光充斥天地,无数惊叫传来,那魔虎已化光逃回魔域。

四周一时无数惊奇之声,此刻觉悟师兄三人也已落地,向着长生真人迎头施礼,觉悟微笑道:“师叔,家师妙法方丈一再叮嘱弟子,下山后一定要向无量山各位师叔们问好.”长生真人、天龙真人、向道真人、绿凤真人、纯清长老都微自互望,心意相通,看来大禅寺下代方丈必是此人了,不由都点头示意,长生真人道:“妙法真佛乃当今修真鼻祖,我等一向仰慕至致,妙法方丈和贵寺六大佛一向可都还好?”“家师和六位师叔都好,只因近来参悟佛法,未能来此降魔。”正说话间,几声怪异的声音传来,众人望去,只见是十大恶修中的九恶竟然都齐集而来,单单少了首恶逆天邪,好在人人都知这首恶一到,其它九恶怕是要闻风而逃,倒也不为奇.

大多数人对这九恶都是惊恐交加,一个个避了开去,留得他们一处格外空阔,倒是分外显眼。而这九大恶修却面露喜容,倒是洋洋自得,好似如此方显出他们本领非比一般。可不想,他们还没得意许久,却见一对白衣如雪的璧人,双眼发着冷厉的目光,缓缓地向着修真九恶而来,他们身后尚有一对全身玉色锦衣的中年夫妇。

数千修真之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移了过去,这百余年来,从来只听说修真九恶整治正邪各派之人,可不想,今日还有人胆敢在九恶齐集之时前来找麻烦,众人如何不惊讶?更奇的是这九恶各人竟生似未看到这四人似的,没有一个人对他们的到来表示不喜。此时那中年锦衣男子已是微微一笑,对着那对白衣壁人道:“林伤,可是这几个小怪伤了我的玉儿?”林伤轻轻一笑道:“其他人倒也罢了,只是这具千年青尸甚是恶毒,险些要了我们性命。”“好一个青尸,哈哈哈,敢害我胡天的女儿,今日便留下你一对尸爪吧。”说着,竟向那青尸直走过去,生似未把这九大恶修放在眼中一般。

只见那青尸双眼绿光闪动,缓缓站起,声音干如石沙:“胡天,就你一个九尾狐就想吓住我们修真九恶吗?”,说着两眼忽然望向手持巨钟的钟魔,那钟魔头脑迷糊,见少有话语的青尸突然破天荒地好像在征询自己意见,好似自已已经变成这九恶之首一般,心下感觉很是好用,立时‘当’的一声,摇着巨钟点头道:“正是,想吓我钟魔,你当自已是逆天邪吗?”,说着也不忘向四周看看,生似那逆天邪真的会突然钻出一般,许多修真之士藏下身来不由大笑起来,他头脑虽不好使,却是不笨,立刻大骂道:“娘的,谁敢笑我。”“蠢人,今日让你知道厉害。”,胡天眉头轻皱,一手直向钟魔那顶大钟抓去。那钟魔大吼一声,一声‘疾’,那大钟猛然涨开,顺势向那胡天罩去,钟内巨大的摆当‘叮’的突然响起,直如九天玄音突响,震的周围之人纷纷退让。就在众人惊异之时,只见胡天快如闪电,身形凝成一线,竟从钟魔那气势膨胀的身边窜过,掌势却丝毫未变,只是这一掌却是直向那青尸击去。

那青尸阴沉冷静,虽知钟魔决非这九天妖狐的对手,可没想到竟连一个回合也没挡住,不由暗骂一声蠢货,心想怎么他也能和自己齐名。好在他蓄势已久,冷冷一笑,狂暴的阴尸气顺势发出.那边钟魔也是反映不慢,巨钟旋转从后向胡天罩去.众人看得心惊,只见那胡天手掌一团玄青光芒亦然无声地在青尸的手掌上一带,“碰”的一声闷响,青尸的阴尸气竟然击在间不容发击过来的巨钟之上,那巨大的钟一下倒压在钟魔身上,青尸也被震得倒退几步,立时,无数奇异的声音响起“天转神术,这不是相传的狐族之术?”

那钟魔在众目暌睽之下,刚刚失手于胡天,正是气得一佛生天,二佛出世,如今又被青尸击个正着,不由大吼一声,从地上跳将起来,二话不说,抡起巨钟便向那青尸攻去,那青尸狠狠地骂了一声“蠢货”,却又不得不四下闪避,这下更激努了那钟魔,他大叫着:“死尸,你敢骂你家钟爷,我与你拼了。”众人一时大哗,却是无人敢笑。

胡天一时也一怔,任他如何也没想到二人竟内斗起来,正在这时,却不想,突然白虎殿主白向道须眉张扬地飞跃过来,双眼也不看那九恶一眼,直直地瞪着锦衣华服胡天夫妇,突然仰首一声悲笑,道:“九尾狐胡天,可还认得我白向道?”胡天双眉一凝,尚未说话,他身边那位中年妇人已然道:“白哥,一向可好,我夫妇一向走得正当,并无有违天道之事,不知白哥突然相叫,可有什么指教?”白向道脸目一时苍白无色,凄声厉道:“绿裳,我对你的情意,你全忘了吗?你就甘愿和这等孽畜为伍?”

胡天双目猛张,大喝道:“白老道,你找死不成?”白向道须眉怒张,双目如要射出,道:“孽畜,你我仇深似海,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长生真人、天龙真人、绿凤真人等已然上前拉住白向道,只见那叫绿裳的中年美妇上前一躬身道:“各位师兄,我和女婿林伤,已与无量山再无瓜葛,各位何必苦苦相逼?”转首对着白向道,美目一转道:“白师哥的心意,绿裳早知,可是,我心中早有胡天,你乃正道宗师,难不成因这为难我夫妇?”白向道身形急晃,数十年不见,如今相见,竟是如此,一直来,他都以为裳妹是被妖物所惑,不相绿裳竟是心甘情愿,他胸口急跳,一口鲜血再也忍耐不住,顺口而出,长生真人轻轻将他托住,只听得绿凤真人道:“绿裳,你与白师兄之事,本是师父老人家所定,你竟敢欺师背信,与妖物私走,若不是师父临终所言放过于你,我定当清理门户,你还敢在此胡言乱语。”说着,那绿凤真人似是极端忍耐,按着剑柄的手已握得青筋外露。

胡天双目精光向着众人一扫道:“看来你们无量山是很想除掉我这个妖物了,不知各位,谁来赐教,还是你们一起上?”天龙真人一听,气向上冲道:“妖物,你有多大道行,竟敢夸此海口。”说着只见那天龙剑一声龙鸣,冲天而起,光彩耀耀,在他头顶盘旋开来,那胡天双手间玄青色光芒也越发青亮起来,突然,只见林伤,似是再也忍耐不住,飞扑而来,迎面向着天龙真人跪下,凄声道:“师父,弟子……”话未完,已然泪流满面,天龙真人,面目苍白,双目微红道:“谁是你师父!林伤,你已入魔道,今日,我便先杀你清理门户。”天龙真人持着天龙剑的手轻轻抖动起来,这是如何的一种心伤。“天龙老道,想杀我的好女婿,还是先过了我胡天这关吧。”说着那凝势已久的玄青光掌直向天龙真人劈去,天龙真人还没完全反映,不想那林伤,已然挡在胡天掌前,兴得胡天修为已是出神入化,收得**分力回,已然将林伤扶住,虽是如此,那一掌仍是将林伤击的口吐鲜血,那血丝静静地流着,天龙真人全身一抖,他多想帮这孩子擦擦嘴角的血丝,可是,这极近的距离,这一刻却是多么的遥远,林伤的脸上竟是露着一丝笑意,对着天龙真人道:“师父,都是弟子不好。”数千人的修真之士一时停止了喧哗,四周竟然难得的安静下来。林伤转过头来,对着那双目泪光莹莹的妖狐玉儿道:“玉妹,我们走吧。”说着双眼又望向胡天,胡天微微叹了口气,冷哼一声,四人竟是扬长而去。

白向道还待再要上前阻拦,长生真人已然拉住他道:“师弟,你我还有大事要办,不可忘了掌教临行之言啊。”众人虽是气急,可也知道,此刻不宜于胡天等人为难,毕竟魔兽就在眼前。白向道长长叹口气,对着无极道宗和天禅寺等众人道,“此间事了,我定向掌教请愿,和各位正道一起,一定要击杀了胡天这窝妖狐。”众人各怀心事,纷纷点头。

他们这一去,九大恶修终于松了一口气,本来他们九人联手,绝对要比这胡天四人强得多,只是这些家伙自己也知道,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联合的。可在场的又没有一人是这胡天对手,这一刻,他们倒真希望邪天邪在这里,好为他们出口气才是。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修真道》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