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珍珠城

类别:未来世界 作者:kun 书名:原创之星文选1 更新时间:2009-12-07 00:54:31 本章字数:10249

【第二届原创之星获奖作品】

珍珠城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田甜

明光独自来到塔楼的最顶层。

这栋楼算是珍珠城里年代最悠久的建筑了。建城伊始,这里就作为控制中心,控制着各项基础设施建设的进行。围绕着它,数千家工厂,数十万居住区像蜘蛛结网般朝四面八方蔓延开去。每当夜幕降临,数千万座半球型的独立个人空间点亮灯光,万家灯火,华灯初上,宛如夏日雨后的蛛丝网上结满的细密水珠,折射着迷人的虹。这样的比喻或许有很多人都想不起来了,也许因为邪恶、丑陋的蜘蛛已经淡出了人类的记忆,也或许人们更乐意用散布于湖底的流光溢彩的珍珠来形容这座乌托邦之城。

但明光还是在一部用旧版世界语书写的电子图书里找到了这样一幅图——草叶间一张结着细密水珠的蛛丝网在雨水的冲击下显示着它的张力。那是一本生物方面的书,介绍昆虫的。蛛丝网的结构方式使它能尽可能多地捕捉到猎物并抵御狂风暴雨,这对她正在研究的课题“提高城市运输系统的工作效率”很有启发性。如果把这个运用到新的城区建设上来也是很不错的:每个结点代表一个居住区,并且都有四条路径与其它结点相连,116环亚运输干线如波纹层层漾开,18条主干道由中央辐射开去,贯穿所有居住区,比之于现行的网格结构会快很多。

可惜明光从来每见过蜘蛛,虽然数字模拟很生动但她终究不知道那到底有多逼真。不然,她真想凑到毛茸茸的小家伙跟前,和它握握爪,然后说:“嘿,兄弟!谢谢你给我灵感!”

眼前的景象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夺目辉煌,但她却分明感到一股莫名的压抑。那一粒一粒的圆圆的亮点下面都寄居着一个生命,能动弹,像黏附在蛛丝上的小虫子,不仅是他们的身体被束缚了,就连他们的灵魂也被牢牢束缚。这话她曾在网上匿名发过,却没有人理会,难道人们真的沉迷于虚拟的世界里了,满足于舒适安逸的生活,不再愿意冒险,不再愿意思考生存以外的事情了。她也只能这样想想而已,正是自己的父亲缔造了这座城市,她怎敢有非议。尽管亲情在这个社会已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意义,她还是愿意维护他的威信。

刚才攀爬楼梯,脑子里还有点晕眩,她竭力站稳慢慢地向外挪去,趴在栏杆上。从这里远望,能看到城市的边界似乎要与地平线重合,地平线以外是幽深的黑色,那里是正在开发的地带。

她尽量踮起脚跟,向下俯看塔楼的高度。她弯腰到极限似乎马上就要栽倒了,但她并不想真的跳下去,只是想感受一下那生死边缘的梦幻而已。“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她自言自语道。她从来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也许只有真的到了死的那一刻才能恍悟这所谓一世英明的意义吧。电脑是无法模拟死亡的感觉的,因为人们事先就知道那只是假象,这多少让她有点失望。

直到后来,她才明白这种年少时的臆想只不过是对世界浮浅的理解而已,真正的深刻是隐藏在大悲之后的。

“明光,快回来!”弦一的全息头像从她的手表里弹出来,小声嚷着,“你的影象就要消散了,再不回来会被发现的,我的水平仅限于此了。”

“知道了。”明光往回走。

漆黑空荡的楼梯间传来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

是谁,会来这里?明光心里一惊,随即躲在一扇门后,从门缝往外看。

一团微弱的光芒随着脚步声的渐响而明亮起来,光是从那人手中的蓄电夜明珠发出来的。这样的夜明珠明光自己也有一颗,是十岁那年父亲亲手送给她,取意“明珠之光”,暗含她的名字,而且,这个世界上只有两颗。“啊!”她差点叫出声来,“难道是父亲!”

果然,熟悉的身影渐渐清晰,尽管这只是她第二次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他从明光的眼前掠过,径直走到了天台。

明光抑制不住好奇,轻轻跟出去,躲在一架对地信息接受器后,这架机器已经废弃几年了,因为地球居民已经全部迁出,不再需要它了。

这时荧蓝色的地球缓缓升起,使群星黯然失色,它的光芒铺撒在城市上空,为纯净洁白的珍珠之海涂上一抹微蓝的霞光。

父亲靠在栏杆边微微仰着头,似乎陶醉在这夜色里。他抬起手腕,一团缠绕、飞旋的绿色光点、线从手表中弹出,不停地闪动,始终组合不出一个完整的图像。

突然父亲转过身向自己走来,明光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差点就要走出来先主动承认错误,不该违反通法第91条“不得擅自离开个人空间”来着,谁知他只是走到对地信息接受器前启动它,然后有回到原地,吓得明光大气不敢出。

“哦,明峰,老朋友,好久不见了。”飞动的光点终于组合出了一个头像,远远的看不清面目。但令明光惊奇的是,他居然没戴防护罩。众所周知,当今星际间所有移民地的大气都是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只有建立全封闭的空间模拟地球大气及重力场人类才能生存,这个空间可以有不同模式,依当地情况而定。在这里使用的是明峰博士设计的珍珠城模型。但无论在那种情况下,离开居住地必须要“全副武装”的。

“二十年了,你还是不愿离开那里么?最后一批地球人已经迁到木卫—6了,整个地球恐怕只剩下你一人了。”

“呵,这么说整个地球都是我的了,我就是不折不扣的世界之王了。”明光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人的表情,是不屑,还是愤恨?

“海洋,我们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我不想看着你……”

“你不用劝我了,我的决心早在20年前就表明了。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的。至于你的珍珠城怎样,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不能抛弃这颗星球。我要给它重新注入活力,让它重新轮回……”

“你想怎么样?曾经我们就讨论过,地球污染太严重,病毒泛滥,冰川消融,臭氧层稀薄,资源匮乏,除非把地表翻个个儿,是不可能治理彻底的。 就算勉强维持,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现在你一个人又能怎样?让它重新轮回?再等十亿年吗!”

“是啊,你们等不了十亿年,所以攫取地球仅剩的资源逃亡去了!”

“我们这样做是从全人类的利益出发的……”

“多伟大呀,救世主先生!”

“我不想再和你吵。你太固执了,当初要不是你坚持不愿意走,兰汀也不会死……”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支持我的想法,要不为了……我早就在独立于天地间了。”

“明……”弦一的头像刚弹出来就被明光一巴掌拍了下去,顾不上继续偷听,急忙往回赶。

明峰抬头望向朗朗星空,一会儿,又对海洋说道:“你不想看看小光吗?至从兰汀死后你就再也没来看过她。”

“小光……”海洋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歉意。

明峰打开令一台显示器,很快连接上了明光的个人空间。

影像中,明光正在熟睡。

明光一路上都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不羡慕乌托邦一般的生活,倒愿意留在满目疮痍的地球?

一回到个人空间,明光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联上网络,键入“海洋”,再点击“人物搜索”。哗啦一下,四周围、地板、穹顶都变幻了颜色,瞬间掌声四起,明光置身于一间人山人海的会场,当然她只是一个过客。主席台上一名年轻的男子正慷慨激昂地演讲,但听不到他在讲什么。耳边响起另外一个声音:“海洋,男,原地球人,生于2065年,21世纪末著名核物理与天体物理学家,为核聚变人工控制的实现及利用作出巨大贡献;曾与天文学家明峰博士共同致力于地外文明探索工作,为后来人类星际移民做出重要贡献……”同时,景象切换,快速地浏览了几座代表性的核电站,据说就是这几座核电站在过去一百年中提供了人类79%的能源。“可惜他31岁先天心脏病复发,英年早逝,为科学界的一大损失……”

“心脏病猝死?这个借口也编得太不专业了,上个世纪末医学虽不发达,但心脏病总算小儿科的,” 明光笑道,“深蓝,来杯咖啡。”

“好的,请稍等。”

瞬间,周围光影转换变成了一间有着玫瑰雕花的尖尖的窗户,墙上挂着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画下摆着一大束爱尔兰鸢尾花的餐厅。餐桌的另一头是只顾敲击键盘的弦一。

与此同时,指令被送入本区膳食中心,在那里,自动烹饪机负责全区所有居民的饮食。十分钟以内,将由食品专用运输通道送至每处居所。

“我的小姐,你知不知道这次好险,一刻钟之前有人调用你的当前信息,还好我事先给你设置了一个影像,才没被发现。”

“查我?什么人?”

“不知道,应该是管理高层,一般人是没有这个权限的。”

明光知道是谁了,但并不往下说,因为通法第三条:不得向外透露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职业、亲属关系等。

“喂,你这次又干什么去了?”

这时咖啡送到。“恩……没什么,就是想出去,我受不了这儿了,除了吃的、喝的,什么都是假的,有什么意思呀!”

“你可真不知足啊,”弦一摇头笑道,“人类穷尽数千年的文明智慧想要达到理想社会,多少人含恨而终,你倒好,还吹毛求疵。”

“难道这就是人们追求的极限了吗?”明光神情忽尔变得遥远起来,“弦一……”

“恩?”

“我有一个小计划,你能不能帮我忙?”

“什么事?”弦一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又继续敲他的电脑,知道她又要干什么违反通法的事了。

“呃……我想去地球。”明光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这就是你的小计划?不是开玩笑吧?”弦一惊讶地看着她,“你知道地球现在的状况有多恶劣吗?”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知道我今天看到谁了吗,相传离奇失踪的海洋博士,资料上说他死于心脏病,其实他还活着,就在地球上!”

“可能吗?你怎么知道?”

“很偶然,不过我敢保证这绝对是真的。弦一,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我不指望了。但是,没有飞船,你怎么去?”

“这不是难题。你忘了,当初建设者考虑到搬迁的方便刻意把个人空间造成轻质可移动的,并且其强度、耐高低温性都是极好的,只要有足够的能量便可以突破星球的引力。关键是我需要安装一个导航系统,还有就是如何避开城管系统的追踪。这毕竟整个空间都要消失的问题。不过我知道这对你都不是难事。”

“好吧……算我服了你了。可是,需要的燃料可不是小数目,资源库的密码被严格加密了,我弄不到。”

“这个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哟,我倒小瞧你了。怎么弄到的?”弦一急切地问,他不知道资源库正是明光在管,还以为遇到比自己厉害的解密高手了。

“保密!”

“过分……”

经过十个月球日的努力,一切终于准备就绪。

这一天午夜,随着哐啷一声,两座编号A3—7085和F9—3560的个人空间同时与城基分离,缓缓腾空而起,宛如两颗水珠逃逸一片海域。但在城管系统的地图上那两个小点仍然在那儿,只是当明光回头看时,那一小片黑暗却是那么突兀,“对不起了父亲……”她掏出怀里的夜明珠,十几年了,还是那么明亮,握在手里,可以照透骨与肉。

当渐行渐远,缺口便淹没在了茫茫无际的珍珠之海里。再抬头望与珍珠城交相辉映的漫天星辰,明光才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一项上辈人完成的浩大工程是那么的雄伟与壮丽。而自己仿佛只是一滴水,入海,不现波澜……

当飞船越飞越远,整座城市变成了一片白色亮斑时,明光才不再往回看了。

“先生,为什么不截住他们?”深蓝问道。

“没必要了……这是迟早的事,血缘关系在冥冥中指引她回去……”明峰坐在显示着明光和弦一离去的屏幕前,闭上双眼,“兰汀……她回去看你了……”

地球已越来越靠近,可以清晰地看到蓝色的海域包围着大半地球表面,在太阳光的散射下像裹了一层薄薄的蓝纱。北纬的山脉隐约可辩,白色的云层缓缓流动。

可以看到大气层的外围有无数星星点点的人造卫星在游移,它们已经失去了价值,被抛弃在这荒凉的太空,但哪怕还有一丝引力的存在,它们也不放弃生的渴望。

飞船进入大气层,因为高速产生的摩擦使船体温度升高,飞船开始摇晃起来。

“不行了!燃料用完了,不能向下喷气减速,我没想到地球大气污染这么严重,摩擦系数远远超过了我的预算……”明光大叫道。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快打开减速伞!”

两张大伞在空中膨胀开,像盛开的曼佗罗。

但是飞船下降的速度还是很快,不消两分钟就坠落到一片沼泽地里。尽管如次此,其巨大的冲力还是把明光给振晕了。

她只觉得身体不住地往下陷,听不到世界嘈杂的音响,感受不到周围的一丝振颤,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摆,宇宙在这一刻凝结。难道是地狱吗?脑子里一片空白,光与影一点一点勾勒出一个黑白的世界——她仿佛看到自己欢笑着奔跑在树林里,是那么开心,没有忧愁,没有犹疑……

随即光明暗淡,只剩下无边的黑暗……

当明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但浑身还是像散了架一样的疼。

这是一间长方体式的旧式房子。白色的粉刷墙壁,堆满整齐的纸质书籍的书架,放着文房四宝的暗紫色桐木书桌,案几上摆着的青花瓷杯,雕着浮云的木窗棂,无不显示着时间的厚重与沧桑。窗外飘来清凉的风。

明光一度以为自己回到了几百年前。而事实上,理论已经证明时间不能倒流,只能被压缩或延伸,所以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这时,她的目光落在墙上挂着的一幅水墨山水画里——几笔浓墨勾勒出高山的雄伟轮廓,轻轻点上的淡墨渲染出山巅雾气的缭绕和崖壁倒挂枯松的灵气,山涧流水氤氲,隐隐约约可见一人独立岩头,仰望,似要登高山,穷回溪。她不由得看得呆了,竟没有发觉有人走进来。

“你醒了。”

明光扭头看,正是那晚父亲见的那个人,海洋。现在终于看清了他的面目,瘦得颧骨突出,留着大文豪鲁迅一样的胡子,有深深的皱纹但目光明澈而温和,并不像想象中的愤世嫉俗,而像一位……慈爱的父亲,是的,父亲,明光此刻正是这种感觉,令她自己也觉得奇怪。

“恩……弦一呢?我是说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

“他很好,还没醒呢。你……喜欢这画儿,是吗?”他微笑着。

“恩。”

“那你跟我来。”他也不等她答应,转身出门。

明光毫不犹豫地跟在后面,她惊奇自己怎么乖得像个孩子。

出了门,拐弯,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进入一扇更大的门。

明光一下子被眼前别有洞天的景像惊呆了——这是一座像珍珠城的地下工厂般的巨大空间,周围环绕着一圈各种各样的大型设备,发出低沉的轰鸣,中间留出空地,空地中央一台一人高的应该是控制器。边上站着一个人神情专注地摆弄着什么东西。别忙,怎么这么眼熟呢?

“弦一!”明光叫起来。

弦一闻声抬起头来,见是明光,兴奋地跑过来,却在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了,“呵,原来真实的明光脸上有痘痘啊!哈……”

明光皱起眉头生气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原来还不知道你是个O型腿呢!”

“哦?我怎么不知道……”边说还边深弯下要去仔细研究研究,逗得明光转怒为笑。

“好小子,谁让你擅自跑到我的实验室来的。”

“你就是传说中的天才科学家海洋博士?”弦一推了推眼镜,“太离奇了!原来你真的还活着!”

“我当然还活着……”

“哦,是这样的,现在所有的资料上都称你已经……”明光急忙解释道。

“这样也好,明峰倒是替我想得周到,”老人像是自语,转而又说,“我们要出去走走,你也去吗?”

“我不去了,我头疼得厉害,想休息一会。”说完弦一转身朝外走。

“弦一,你没事吧?”

“没事……”

看着他走进了甬道,海洋这才转身对明光说:“我们走吧。”

从层层叠叠的甬道里绕出来,他们来到一座大山的脚下。眼前的景象与画中简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各种深浅层次的绿色,还有流水清淙的声音。

“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尘不染、与世隔绝的所在。”明光一边说一边用力呼吸着混着芳草气息的空气。

老人缓缓说到:“但是既然我们在这里,它就不是所谓的与世隔绝了;而如果没有人发现它,就没有人称赞它与世隔绝,然而它本身却并不在乎人们是怎么看它的,就像崖壁上的松树,人们惊艳它的绝奇,而它又何曾理会,不定哪天就坠落山谷,为它的自由殉葬了……”

明光想,他不仅是在说树吧——他选择留守在这片永恒的精神家园,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评价。

“这里是地球上唯一一处不受污染的地方了,”老人叹息般说道,“二十年前我找到这儿就决定放弃星际移民的研究了,之后,我和我的妻子花了八年为它建了一个防护网,可以保它30年内不受外界影响。可惜我妻子因此病重去世了……”他的目光放在遥远的天边,流不出干涸的泪水。

明光眼睛却湿润了,只听他继续说道:

“小光,你看这个世界,并不是人在主宰一切,天地万物,都有它们各自存活的理由,自然界让人类在上亿年的选择进化中脱颖而出并非是为了让他耗尽这宇宙中最伟大的创造的,既然我们被赋予了最神圣的智慧就应该用来报答它,而不应该绝情地逃之夭夭,你说对吗?”

明光用力点点头。

老人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又继续说道:“历史上曾有过一段地质水成论与火成论的论争。水成论者认为水对地表的改变起决定因素,因为早在纪元前,古罗马人已发现尼罗河两岸周期性地被洪水淹没、尼罗河在三角洲不断增大、另外,陆地上存在海相介壳动物化石等事实。而火成说把"地下热火"看成地质现象的主要动力,地球核心是熔融的液态。

“ 魏尔纳是水成说的集大成者,他认为自原始海洋开始到诺亚洪水结束,水的力量营造了一切地质系统,自原始海洋到现在,水面在不断地下降,原始岩石露出水面后开始发生风化、堆积而形成新地层。

“ 与魏尔纳观点大相径庭的一个代表人物是赫顿。这位苏格兰天才的主要调查区是加里东造山带的典型露头区苏格兰高地,那里有花岗岩和矿脉。他认为地层的固化和海洋上升为陆地是地热的作用,火山活动是释放地下能量的出口,有点像瓦特的蒸汽机——当时瓦特正在进行这方面的试验。

“ 水成论与火成论的论战持续了很多个世纪,而在19世纪初达到高潮,最终火成论者取得了胜利。

“这就是说,地球是由于强烈的火山喷发式的作用而形成的。换言之,如果我们拥有足够的能量,便能重新开天辟地,使地球再生,人类所有的罪过都将永久地覆于地下,生命的演变重新开始,自然界重新焕发生机……”老人有一点激动,仿佛在倾吐多年的梦想。

“可是……”明光不是很能理解,“这样的话,岂不是又要花上数亿年,那这一切又有何意义呢?”

“问得好,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他很想继续说出自己的大胆设想以及这二十年来的研究成果,但是,他又宁愿她不知道,快乐地、无忧地过完一辈子,“算了,不说了。回吧。”他无奈地苦笑,也或许是自己怕听到她反对的声音吧,尽管她并不能改变什么。

海洋博士和明光回到实验室时,弦一却突然出现在面前,表情异常严峻,冷冷地说道:“尊敬的核物理专家海洋博士,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弦一,你在说什么呀……”明光皱起了眉头。

“明光,你不要被他伪善的面具给骗了,”他转过头来对她说,“其实他是最邪恶的老头子!你知不知道他储备了大量的核燃料分布在全球各个地壳板块接连处?如果全部一齐爆炸会是什么后果?足以把整个地壳给掀翻了!”弦一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因愤怒而颤抖。

明光瞪大眼睛,嘴唇微张开,脑海里却浮现出刚才海洋博士所说的话,一时定在了那儿。

“而且,”弦一继续说道,“他已经把爆炸时间都定好了,就是下个地球月5号。我说的没错吧?”他一双愤怒的眼睛盯着面前这个曾经震惊科学界的天才,等待他的解释。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这个小黑客了,”老人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仿佛早料到会是这样,“我确是想把整个地壳给掀翻来着。”

“为什么?”弦一怒吼。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明光在一旁静静地说。

弦一惊讶地看着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海洋博士,”她说道,“我想这就是您报答的方式吧:以物质界最原始也是最庞大的能量来给地球注入新的活力,让它重新轮回。上帝引入洪水以教训贪婪的人类,而您想用火成论的原理来重塑世界吧?”

“没错。”老人的眼睛里流露出欣慰。

“我只是不明白:即便如此也不能将地心岩浆炸出,地表的小动作对于庞大的地球无关痛痒,那么……”

“不错,”老人道,“我当年也是想到这里就陷入了长时间的困惑,必须有一个外力对地球施加挤压,就像伸手捏碎鸡蛋壳。但是有到哪里去找这样大的一只手呢?”他一边说一边伸出右手在空中比画。

“搞笑!怎么可能……”弦一刚露出不屑的表情突然被脑海中的一道闪光给愣住了,一字一句地说出,“行——星?你是想让小行星撞击地球?”

明光恍然大悟。

“小子,有进步啊!没错。我连续观察了两年,终于发现有一颗小行星运行到离太阳最近点时受太阳风暴影响,偏离轨道朝地球飞来。一颗直径2公里的小行星就足以使一个洲消失,而这一颗直径十公里,其携带的动量又太大了,结果你们可以想象,地球将被撞离轨道,即便只偏离一点点也会给全球温度带来巨大变化,那重新孕育生命的概率可能为零……”

“那怎么办?”弦一来了兴趣。

“这并不难解决。实际上,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人类已经发射了成百上千万人造卫星,只要将它们的动量集中起来对小行星迎头撞击就能削弱它的威力。”

弦一不禁被眼前这个人大胆的旷世设想给震慑了。

“同时,核弹在地表炸出缺口,地球受到小行星的猛烈撞击,地幔岩浆受到扰动将从缺口喷涌出来,大陆板块下沉,在地心熔化,新的陆地将崛起……”

“可是……之后如何呢?生命的进化并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明光说。

“这便是我这些年来研究的最后一个课题,”博士深深吐出一口气说道,“——如何把生命的种子保藏起来,躲过这场风暴,还要经受住核辐射的影响?”

“那您想出来了?”两个年轻人迫不及待地问。

“准确地说没有,”博士顿了顿又说道,“直到我等到了你们。”

“我们?能做什么?”

“很简单,把生命的种子带出去。所谓种子,并不是普通的种子,是经过改码的休眠DNA,等地球地质稳定下来你们就把它们投下,特制的外壳能让它们顺利避过辐射期。等到海洋渐渐形成它们就能快速进化,重新生成繁盛的生物圈,不过以后将是哪个物种的天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相信自然的选择是公平的。这整个过程用不了几千年……”

“几——千——年?我是等不到了……”弦一很失望。

“你们两要尽快离开这里,回到月球。到了那一天,别忘了观看这绝世奇景。”老人嘴角扬着微笑,眼光朦胧。

明光上前一步:“您难道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卫星的位置需要时时校对,各项程序的运行也需要监控,以确保万无一失;再说了,我这辈子已经活够了……应该去见兰汀了……”最后一句话几乎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

“可是……”明光心里是如此的不安,却又不知拿什么话来劝说,只觉得心隐隐地疼。

海洋看见明光低头不语,说道:“孩子,未来的路还很长,不要因为失去了什么而悲伤,也不要再独自一人跑到楼顶上彷徨,记住了吗?”

明光抬头望着他,眼眶充满泪水。

这一天,太阳系所有居民都能看到曾经那么熟悉的地球在夜空中火光四溅的一幕。

那一刹,所有人都在惊奇,除了明光一人。

她仰望着满天绚烂,突然,怀里的夜明珠掉了出来,在地上摔成碎片,一道耀眼的光从里边射出,散开。

光影组合出一对年轻夫妇的影象,她认得其中的他是谁,她听见他对影象中的她说:

“兰汀,就叫她小光吧,愿光明永远伴随她!”

“好啊!小光……好名字!”

……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原创之星文选1》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