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刺客传说•改(上)

类别:未来世界 作者:kun 书名:原创之星文选1 更新时间:2009-12-07 00:59:36 本章字数:13532

【第三届原创之星获奖作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张蜀玺

笔名:saintshin,小彘(曾用)

email地址:catcat@163.com

QQ号:69581257

自我介绍:偶然看到原创之星这个活动还在举办中,有些吃惊,也有些欣慰。作为这个活动最初的参与者之一,虽然因为毕业、工作等种种杂事,最后没能走上以文为生的道路,但心中对幻想文学的热爱却从没有过任何的减退,这次时间仓卒,又恰逢工作变动,未来一段时间里都未必有时间和心境写东西,不得已,寄上一篇未曾发表过的旧作,不奢望得奖,算是捧个场,凑个热闹,也算是为工作安定之后,重回这个圈子做一个预热,因此,如能不吝赐教,不胜感激。

刺客传说•改

十二天。

离某个人预定要置帝国首相拉夏•古尔丹于死地的时间还有十二天。

帝都科斯莫。

今天的夜晚格外的黑暗,而当夜幕下有无数的阴谋流动时,夜仿佛变得更黑了。

在科斯莫郊外的一所酒吧里,两名身着黑衣的男子正在寻找着他们的猎物。这两个人都把衣领竖起,挡住自己的面孔。因为对这个酒吧里大部分的顾客,或者对这些顾客的父母而言,这两个人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人物。而他们正在进行的任务,却是不需要这些人知道的。

对于代号“猫头鹰”和他的手下,代号“灵猫”而言,在这里会遇到这么多熟人,或者说,熟人的孩子,大大的出乎了这两个人的意料,否则,他们会带着比衣领更好的伪装来的。

“灵猫,在你六点钟方向的那张桌子上的,是罗曼诺夫将军的公子吗?”

“我想是的,长官。”

“你这个混蛋!我上周才和他一起出席过一个晚宴,我们会被认出来的!”

“我很怀疑这一点,长官。他现在可能醉得连自己的父亲都认不得了。”

“哼哼哼……”就如同他的代号一样,猫头鹰发出夜枭一般的笑声,“不要耽搁太多时间。你看到我们的猎物了吗?”

“是的,长官。在您九点钟的方向。”

猫头鹰向着助手指出的方向看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苍白瘦弱的年轻人,穿着和周围的红男绿女们格格不入的白衬衫,面前摆着一瓶只剩下一半的沃尔加。

“第一个条件,愤怒。”猫头鹰双手抱拳,放到额头上,转向年轻人的方向,“……很好,这个人的怒火足以毁灭任何东西。”

“那么,剩下的另一个条件是,他是否有我们需要的才能?”

“闭嘴,混蛋!我自己会判断的!”

“是的,长官。”

“哼哼哼……”伴随着另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猫头鹰放下了双手。“对首相的愤怒,加上天生的奥术才能,以及那笨蛋一般的头脑…哼哼哼哼……这个人果然就像是上帝给我们派来的一般。”

“那么……”灵猫迟疑了一下,开口道,“现在可以开始行动了吗?”

“废话!现在跟我离开这儿,一会儿的混乱中不需要我们的出现,哼哼哼哼……”

灵猫随着猫头鹰站起身,走向酒吧的出口,在出门之前,他向坐在角落里面的一群人做出一个手势。随着这个手势,计划正式启动。这个计划牵扯到的人物地位之高,最后造成的影响之大,在这个国度之中可谓空前绝后。只是,这个巨大的阴谋现在将从一场非常普通的酒吧斗殴开始。

安德烈•拉菲克再一次将面前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晚上的第几杯了,对于精于数字的他而言,在平常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今天对于安德烈而言,并不是平常的一天。今天下午,他突然被直接传唤到校长办公室。虽然一进办公大楼就能看到警卫比平时多出数倍,而且进到办公室之前,一名工作人员还对他使用了透视术,这些事实已经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安德烈的注意,但是当他走进那道厚重的大门时,还是深深地吃了一惊。在他眼前出现的,赫然是帝国三巨头之一、传说中的大奥术师、帝国奥术部部长兼帝国高等奥术大学校长拉夏•古尔丹本人。虽然身为帝国高奥的校长,但是日理万机的拉夏•古尔丹绝少在校园里出现。安德烈还来不及对这位难得一见的校长表示出敬畏之情,就被一个消息给彻底的震慑住了。初看起来远比他想象中和蔼的校长板起脸,冷冷地抛出五个字:“你被开除了。”

安德烈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枯干精瘦的老头。

“不明白吗?”古尔丹轻轻一挥手,一行闪烁的文字浮现在安德烈面前。

帝国高等奥术大学校规第四十五条

任何帝国高等奥术大学学生不得接触,研究,施放被禁止的奥术(参见附件4-被禁止奥术列表第三版),违者一律开除。

安德烈额头上浮现出一颗汗珠,脑海中开始查找最新第三版的禁止列表……不对,没有,就算是在这份越来越苛刻的列表里,也不可能找到他违反过的条例。

“古尔丹大人,学生确实不明白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违反了四十五条!”

拉夏•古尔丹轻轻皱了皱眉头,“你在浪费我们两个的时间,年轻人。”

随着古尔丹的话语,一股巨大而无形的压力作用在安德烈身上,但这还不足以压垮他。在安德烈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时候,权威是压不倒他的。

“还请校长大人明示。”虽然语调颤抖,却掩饰不住那一份傲气。

“我提醒你,当变现术的对象是‘生物’的时候,是在最新的禁止列表中的。而‘玫瑰’这种东西,显然是‘生物’的一种。”

什么?安德烈突然有点明白了,这其中一定有很多的误会。安德里•拉菲克从小就有一个奇怪的毛病,在某些时候会突然失去意识一段时间,然后当意识恢复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有时候手里还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东西。幸好这个毛病发作得并不是很频繁,才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来到帝国高奥之后,更是好像再也没有发作过…但是在昨天下午,他在女生宿舍门口等新结识的女友的时候好像的确短暂地眩晕了一会儿,然后手里的确是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束玫瑰。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认定那个玫瑰就是奥术的产物吧?

“关于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

“没有解释的必要,我刚才颁布的已经是决定了。”

“不用和他废话,古尔丹大人。”安德烈现在才发现,校长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人。“领袖亲自制定了的新的禁止列表,目的就是要取缔你这样的不安分子,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敢置疑领袖的法令?”

安德烈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任何事情只要一搬出“领袖”,就不再有任何辩驳的余地。

“留下你的徽章。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今天之后,我不希望还在这个校园里看到你。”中年人冷冷地说道。

“不用这么急。”老头轻轻摆了摆手,“年轻人,我给你三天时间。你是格鲁亚人吧?“

安德烈麻木地点了下头。

“那么,回到家乡去吧,高奥,不,帝都不适合你这种人。”

安德烈无法想起自己是怎么解下胸口那代表了奥术骄傲的六芒星徽章,也无法想起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巨大的办公室的,他只记得,最后那个中年人在他身后说道:“你是第一个,但决不会是最后一个。”

之后,安德烈没有回寝室,而是神使鬼差的只身一人来到了这间酒吧。上一次来这里,还是班上一个纨绔子弟开生日party的时候,酒吧里的混乱与疯狂让安德烈皱起了眉头,但是这一次,他需要的就是混乱与疯狂。

又一杯酒下肚,安德烈觉得眼前的世界都开始旋转起来。

该死的四十五条!

不,该死的拉夏•古尔丹……

回想起自己当初为了进入高奥所经历的艰辛,回想起在格鲁亚寒冬的早晨浸在冰水中磨练意志的情景,回想起在漆黑的深夜一个人在野兽出没的森林中感受奥术波动的情景,回想起父母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日夜在田里劳作的情景,安德烈不由得哽咽起来,而这一切的努力,居然就被那个老头区区五个字给否定了!

一束玫瑰算得了什么?

居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该死的拉夏•古尔丹!

安德烈伸手去抓桌上的酒瓶,却抓了一个空。他晃了一下头,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大手,酒瓶现在就握在这只手里。

“臭小子,你是跟谁来的?”大手的主人,一个粗鲁的大汉挑衅地问道。

“把酒还给我!”安德烈挣扎着站起身。

“我再问一次,你是跟谁来的?你以为这个地方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周围已经围上了一圈人。但是安德烈现在已经醉得顾不了那么多了。

“把酒还给我!”安德烈向前一扑,大汉侧身一闪,安德烈重重地摔在地上,周围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大汉把酒瓶扔到一边,一只手就把瘦弱的青年提了起来。

“你要讨打是吧?”

“放开我。”安德烈的声音因为呼吸不畅开始扭曲。

回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那么…这是你…自找的。”安德烈流着鼻血,眼中因为愤怒开始发出红光,“撕裂万物的雷光……”

“还要讨打?”又一个耳光。

“……雷光啊,降于吾身,耀于吾手!”安德烈咬牙切齿的念道,然后将手指向大汉的头部。

一时间,混乱的场面仿佛停滞了,大汉吃惊的看着安德烈伸出的手指,脸上划过一道惊惶。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安德烈混乱的头脑终于想起,连接他和奥术之源的六芒星已经永久的留在了高奥,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他一直不愿意明白的事实,他所深爱的奥术已经永远的离他而去了。

“切!我以为这个杂碎想要干嘛呢……”大汉一口唾沫吐在安德烈的脸上,然后顺手把他扔到地板上,接下来是重重的一脚。

青年本能地在痛苦中蜷曲起身子,精神却已经全然麻木。

“一切都完了……”安德烈冒着血泡的嘴中吐出长长的一身叹息,然后失去了意识。在坠入黑暗的前一瞬间,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大喝:“住手!”,但是,这已经对万念俱灰的安德烈•拉菲克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

同时刻,帝都,首相府首相办公室。

夜已深沉,拉夏•古尔丹依然埋首在成堆的文件之中。这是帝国首相应尽的义务,特别是当他花费了不少时间在帝国高奥之后,更是不得不加班来赶上工作的进度。

“首相,您的咖啡。”中年的女秘书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在首相工作的时候不经通报就能进入办公室是她的特权之一。

“放在桌上。”

“这么晚了,您还不休息么?”能够若无其事的和首相进行这样的对话,也是她的特权之一。

“啊,今天的工作一定要在今天完成。”拉夏•古尔丹一点也不觉得受到了打扰。一面对话一面工作或许才是有效利用他过人智力的正确方式。

“另外,虽然有点逾越,但属下觉得,您这几天频繁地去高奥……”

首相停下了手中的笔,这个细微的动作让秘书尴尬地住了嘴。

“怎么样?”

“我…我觉得,那些事您不用亲自去也可以……”

拉夏•古尔丹手中的笔开始继续移动,“我自然有我的安排。”

“请…请…首相大人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秘书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带着一丝慌乱退出去了。

还有十一天。

安德烈最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四肢完整地躺在一张虽然简陋却很舒适的床上。睁开眼帘之前,他本来已经想好了说辞。

“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难道我连寻死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不要多管闲事,让我去死!”

但是这些说辞都没有用,因为周围并没有人。这是郊外一栋木屋的阁楼,除了床和一张桌子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摆设。

安德烈悻悻地闭上眼睛,倒回床上,片刻之后,肚中的饥饿却逼迫他最后还是下了床。身上在混乱中撕破的衣服已经不见踪影,一套朴实的服装放在床边的地板上。安德烈愣了一会儿,穿上衣服,却发现这些服装意外的合身。这时候,一股食物的香味诱使他向楼梯走去。

一楼的布置同样简单而实用,房间的中央吊着一口正在翻滚的大锅,锅旁边坐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大汉。大汉仿佛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用一种不可辩驳的语调说:“过来,吃饭。”

锅里面是土豆炖牛肉。安德烈不知道自己是被食物的味道还是被大汉的态度所折服了,居然乖乖地坐在大汉的对面端着一个木碗吃了起来。

在木屋外的某处,有两个潜伏者通过非自然的目光注视着屋里面的一切。猫头鹰和他的手下依然阴魂不散。

“看起来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长官。”

猫头鹰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居然难得地没有骂人,也没有冷笑,“那是因为人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特别是头脑简单的人,灵猫,记住这一点。”

“那么下一步的行动是?”

“不用急,给那个笨蛋一点时间。等他在这个无人知晓的村子里落下脚来我们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但是,那个安德烈能待得下去吗?”

“我最后说一遍,人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笨蛋的行为则更加容易预测。”

现在的身份是木匠兼粉刷工的纳托里•博科夫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大汉突然豪爽地笑了起来。

安德烈放下手中的木碗,局促地向角落里缩了缩。

“不用怕,年轻人!”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哈哈,老夫到那里去修桌子,结果看到几个打一个,一时没忍住就上了,倒是好好过了把揍人的瘾,有啥好谢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纳托里对诸如安德烈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吧里一类的明显的问题全部避而不提。

“不,还是要谢谢你……”

然后是短暂的沉默。纳托里轻轻地把手中的空碗向后一抛,不偏不倚地刚好落在墙上的碗架上。随着木碗落下的声音,他开了口。

“你还有地方可以去吗?年轻人?”

“什……什,么?”

“虽然有点冒犯,但老夫看你昨天那个搞法,应该需要一个地方静一静比较好吧。”

又是沉默。

“是……说得是,我确实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你的意思是?”再次开口之后,安德烈发现对话的主动权已经完全到了纳托里手里。

“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上待上个十天半个月,换换心情怎么样?老夫一个人住正嫌闷得慌。”

“这样的话当然好……承蒙你照顾了。”虽然安德烈不认为自己的心情还能走出低谷,但是对于根本没脸回家的他而言,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想住在这里得用你的身体来交换!”

“什么?!”

“哈哈哈,老夫是说,你得帮我干活来换饭吃。”

“呃……是,是。”安德烈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冷汗,深深地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吓倒我了!”这种想法的肤浅。

于是,安德烈•拉菲克这个人就这样从帝都消失,也没有回到他在格鲁亚的家乡。现在,他的行踪在整个帝国境内也只有不超过五个人能够知道。

安德烈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帝都郊外五十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庄,村庄的名字叫做波卡亚,是一个平静的乡下地方。虽然离帝都并不是很远,但近二十年来才崛起的帝都并没有影响到村庄几百年来未曾改变的平静生活,帝国首都的霸气和繁华最多也只延伸到上文提到的酒吧为止,而那个酒吧离村庄也还有十公里的距离。对于那些乘着各色交通工具来酒吧里寻欢作乐的纨绔子弟而言,这个附近的村庄也好像是不存在的一样。

安德烈就这样在这个平静的地方度过了几天难得的平静的生活。清晨起床,简单的早餐之后跟着纳托里去村边的树林里伐木,午餐就在树林里用带来的便当解决。午后则把收获的木材运回村,在纳托里的作坊里加工成简单的家具。到了晚饭的时候,则可以围在村子中央的篝火旁,就着烤肉和啤酒与村人们高声谈笑。虽然笨手笨脚,却也因此显得可爱的安德烈很快就融入了村子里的氛围,一时间仿佛真把往事抛到了脑后。

然而,就算他自己想要忘记,也会有人来提醒他的。

还有七天。

太阳还没有落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准备去吃晚饭的安德烈来到屋后的小溪旁洗手。一阵微风吹过,安德烈惬意地仰起头,把嘴里含着的一口水涮得唏唰作响。在他正要把水吐掉的时候,被风刮起的一件白色的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安德烈把那东西一把捞在手里,是一张报纸。准确的说,是一张前天的帝国日报。

来到波卡亚之后,这还是安德烈第一次看到报纸。在这个小村里,仿佛村子外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存在的意义。话虽如此,安德烈还是展开报纸看了起来,头版照例是三巨头们的新闻,“领袖”又颁布了什么法令,“首相”又视察了哪处的灾区,“将军”则对邻国的军事实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总之,老一套,只是看到“首相”拉夏•古尔丹的照片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安德烈暗暗咬了呀牙,心中有种被火焰燎过的感觉。

那一股火焰在他翻到第二版的时候猛然爆发了。第二版的头条是这样的:

“奥术界大整顿的先兆?帝都高奥开除违规学生。”

二十年来帝国高等奥术大学首次援引校规第四十五条“被禁止奥术管理条例”,被开除的学生名叫安德烈•拉菲克,格鲁亚人。据称该名学生是因为违规使用了变现术而被当即开除的,帝国高等奥术大学校长拉夏•古尔丹大人对此表示遗憾。另据帝国高奥新任教导主任称,今后帝国高奥将会进一步加强对学生的管理,力图使奥术的应用更符合国家的要求…………

安德烈的视线模糊了。帝国日报作为帝国第一大报,发行范围遍布帝国全境,他的家乡格鲁亚也不例外。在这一刻,许多本已被遗忘的往事一时间又涌上安德烈的心头。

在偏僻的格鲁亚,在他之前,在他之后都没有人能够考上帝国高奥这样首屈一指的大学。因此,当原来并不出众的他立下志愿的时候,曾经受尽了嘲笑,连支持他的父母和老师也因此成了小镇上的异类。那段时间,每当他出现在镇上的时候,背后都会有人指指点点。也因此,当他最后拿到那张红黑相间烫着金边的帝国高奥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很多人都不得不闭上了嘴,在他昂然踏上前往帝都的旅程的时候,很多人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而当那些人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们又能抬起头,张开嘴说出侮辱的话语了。这些话虽然安德烈听不到,却去会重重砸在他的父母,砸在当初支持他的老师,砸在一切关心过、爱护过他的人心头。那是怎样的痛苦,安德烈有着切身的体会,只是在以前,他心中还有着一个梦想在支撑。到了现在,连那唯一的梦想也失去了。

那都是因为一个人。

拉夏•古尔丹!安德烈咬着牙吐出这几个字。

“我一定要杀了他!”

突然冒出的心声把安德烈自己都吓了一跳,是真的吗?要杀了帝国中最有权势的三个人之一,那个传说中的拉夏•古尔丹?那是和叛国同等的最高的罪名,而且,自己有那个能力吗?

但是怒火很快就席卷了恐惧。

“是的,我一定要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才能出我胸中的恶气。只有杀了他,我才能一雪前耻。既然生命已经没有意义,那么就杀了他来换取一个光荣的死亡!”

混乱而炽热的漩涡席卷了安德烈的脑海,以至于他没有发现刚刚突然出现的念头的突兀。

在暗处埋伏着的,依然是那两个阴谋者。

“种子已经埋下去了。开花结果也将指日可待,哼哼哼哼。”

灵猫恐惧地看着自己的上司。洞悉没有防备的人的思想,是他所在的组织里每一个有点段位的特工都能做到的特技,但是直接改变它……

“你害怕了,灵猫?”

年轻的阴谋家僵直了身子。

“不,我没有读你的心……我只是看到你在发抖而已,哼哼哼哼……”猫头鹰发出他那招牌般的笑声,却让灵猫心中安定了不少。

“我能做到的不过是在那个年轻人奔腾的思绪上再加一把力罢了。如果想要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的想法,那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力量的范畴了。如果我能拥有那种力量,那个人还需要花费如此多的功夫吗?”

猫头鹰提到“那个人”的时候,灵猫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

“长官,您的力量已经强大得超出我的想象了。”

“这次任务成功后,只要你不背叛我,总有一天你也会拥有这种力量的。”

黑暗中,灵猫仍然能感觉到锁定在他脸上的灼热的视线。

“属下一定尽忠尽职,万死不辞!”

猫头鹰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安德烈•拉菲克已经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小溪边,他们的任务也已经结束。在这个计划里,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危险,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猫头鹰还是不得不按照计划把接下来的工作交给另一个人。

剑已经对准了方向,那么接下来就要磨利它了。

同时刻,帝都,首相办公室。

“大人,打搅一下。”

拉夏•古尔丹停下手中的笔,看着站在门口身着黑袍的中年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新任的帝国高等奥术大学教务主任托马斯•韦伯知道自己的上司不喜欢自己,尤其是当自己来到他另一个身份--帝国首相的办公室的时候。但是,韦伯知道,有些事不得不亲自来处理。

“帝国高奥又有一个学生违反了禁止列表被抓到。需要请您决定处置。”

“是谁放你进来的?”

“属下通报了姓名和职务之后,并没有受到阻拦。 ”

“是么?那么,我会叫他们下次注意的。”说完这句话,拉夏•古尔丹又埋头回到桌上的文件里。

一分钟的沉默之后,韦伯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开口,“您决定的处置?可以参照上次那个一样直接开除么?”

瘦小的帝国首相头也不抬,“这次的先放着,等我忙完了再说。”

“可是,‘领袖’他对这次的列表很重视……”

“‘领袖’?”拉夏•古尔丹猛然抬头,双目如电直视韦伯的眼睛,“你去告诉弗拉基米尔,叫他有事直接来找我。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奥术就是我管理的领域,再派底下的狗来也是白费功夫。”

韦伯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等到第二次变红的时候,他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那么,属下告退了。”

回答他的是一句:“滚吧。”

“精彩,精彩。”韦伯消失在门口之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古尔丹并不吃惊,能够从后门进入这个办公室里的,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一个人。帝国三巨头之一,帝国军事总长,亚历山大•冯•贝文,通称“将军”,身着便服坐在办公室暗处的椅子上已经有一会儿了。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过来看看你这把老骨头是不是还活着。”

“论身体我可是要比遍体旧伤的你好多了吧。”

“拉夏,你知道我不是在说健康问题。”

“那么你是在说什么?”

“不用装傻了,约瑟夫最近的动向你不可能不知道。”

约瑟夫•尼基塔•弗拉基米尔,帝国三巨头之首,在这个国家里人们用来称呼他的只有一个词汇,“领袖”。就算是在私下,敢用“约瑟夫”来代指这个伟大的人的,应该也只有这个房间里的两位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亚历山大?”

“将军”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展示出那虽然老迈却依然巨大而挺拔的身躯。他迈步来到古尔丹的桌前,低下头凑到首相的跟前,“刚才你的态度有点过分了。要知道,对于约瑟夫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我们两个老头子现在是他唯一的障碍。他理想中的帝国,是他一个人的帝国。”

拉夏•古尔丹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相交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的老友,布满皱纹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良久,他开口道,“你刚才的话我就只当没听到,亚历山大。现在你也走吧,我还要办公。”

“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拉夏,你好自为之吧。”“将军”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径直向办公室的正门走去。

“居然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跑过来告诉我这种事情,不愧是亚历山大啊…”拉夏•古尔丹目送着老友离去,轻轻地自言自语道,“从很早以前开始,我们三个里面,约瑟夫的诡计都只能骗到你不是么……只是,这一次耍诡计的到底又是谁呢?”

还有六天。

纳托里一觉醒来,发现安德烈依然没有回来。大汉发了一会呆,摇了摇头,“要走的总是要走。”这么说着的纳托里准备出发去砍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准备了两人份的便当,脸上不由得也添上了一份惆怅。

安德烈•拉菲克自然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经过了一个通宵的步行之后,他现在正茫然地走在帝都的大街上。虽然要去刺杀首相的决心愈发坚定,但是在唯一的奥术能力都已经失去的现在,要怎么样去行刺重重警卫包围之中,而且本身又是帝国中数一数二的奥术师的古尔丹,他自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是内心中仿佛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前往帝都,仿佛在那里会有答案在等着他一样。

在那里等着他的答案,是一个人--或许是大地上最优秀的暗杀者。暗影行者斯雷德,大家都这么称呼他,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斯雷德并不属于这个国家,也不常在这里做生意,但是最近的一次行动中却在科斯莫失了手。作为最优秀的暗杀者,为了不暴露雇主的身份,在被擒住的那一瞬间就应该自我了断的,但是在那之前有一个男人向他提出了交易。只要完成男人托付的任务,斯雷德就可以得到一笔下半辈子受用不尽的财富,男人会对外宣布暗影行者已经被处决了,然后他就可以和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在这个国家的某处过着平静的生活。或许那个叫做自称为猫头鹰的男人是在骗人,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不接受的交易的话就只能死,被骗的结果也不过是死。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杀过那么多人之后,斯雷德很能体会生命的珍贵。

但是这个交易的内容实在是出乎暗影杀手的意料。他并不需要杀人,准确的说,是不需要亲自动手去杀人。猫头鹰吩咐他做的事情是“教学”,虽然可能是世界上最困难的教学--教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新手去行刺这个国家里受到最多保护的人。虽然乍看起来很荒唐,但是等斯雷德拿到猫头鹰提供的情报之后,发现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斯雷德评估,按照这些情报,自己动手完全能有十成的把握。但是猫头鹰并没有让他动手,而多年来的职业生涯早就教会了斯雷德不要揣测雇主的意图,所以,暗影杀手现在只能静静的潜伏在暗处,等着任务中指定的那个“学生‘的出现。

斯雷德发现这个“学生”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学生之后,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安德烈•拉菲克沿着大路边一摇一摆,正大光明的走了过来。看了看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斯雷德明白在这里接头实在是不智的行为,只有先跟上目标再作打算。

安德烈自然无法察觉到有人在盯他的梢,脑海中那种模糊的感觉只能指引他向着帝都的方向前进,当双脚踏上科斯莫的土地之后,安德烈便失去了目的。漫无目的地流浪了一天之后,不自觉的,他向着整个帝都他最熟悉的地方-帝国高奥走去。穿过大街,越过小巷,穿过大街,越过小巷……当安德烈走到一条学校附近的暗巷里的时候,按捺不住的杀手行动了。

“不要动,不要说话,不要回头,静静地听我说。明白了的话点一下头。”安德烈听到背后传来这句话的时候,脖子上已经抵上了一把匕首。他安静地点了一下头。

“现在,蹲到那个垃圾箱旁边。”安德烈照做。匕首离开了他的脖子,其实,就算没有这个东西安德烈也不会反抗的。猫头鹰的力量其实远比他告诉灵猫的要大。

“留在影子里不要动,静静地听我说。”安德烈再一次的点头,一点寻找声音来源的意图都没有。斯雷德微微诧异了一下,如果不是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心头的一团火,他实在不相信这就是将要去暗杀三巨头之一的人。

“你的脚边上有一样东西,拣起来。”

当手指碰触到那冰冷的金属的时候,安德烈的心忍不住剧烈地跳动起来。再一次接触奥术六芒星是如此的让人激动,而且,那是一个顶级的皇冠六芒星。这个东西曾经属于谁,它为什么会在这里?安德烈的脑海里并没有产生这些疑问,现在那里被喜悦的浪潮冲刷着,一时容不下其他东西。

“注意听着。”刺客的声音唤醒了猫头鹰的指令,虽然有些不情愿,安德烈还是把六芒星收入口袋,继续聆听。

“这个六芒星能够允许你使用最高到九级的奥术。但是你需要用到的只有一个,八级的内爆术。”

内爆术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被列入了禁止列表的头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整个禁止列表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奥术所存在的。通过接触受术生物的身体,直接重组其内脏结构,从而达到杀死目标的目的。相对塑能类的火球闪电,这个奥术的威力并不是特别大,而且发动条件也很苛刻,必须要直接接触到目标的身体,隔着一层布都不行。这个奥术唯一的优势在于,没有任何已知的防御法术能够对其起效果,只要施术者的手接触到目标,目标就死定了。要暗杀周身二十四小时都围绕者若干防御阵的拉夏•古尔丹,内爆术是唯一可行的奥术。

因为这个奥术对那些有着相当段位,本以为已经刀枪不入的奥术师,和仰仗着这些奥术师保护的权贵们而言是如此的危险,内爆术的详细构成从一诞生开始就是绝密,在许多年过去之后,对于一般奥术师而言,内爆术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传说。现在整个大陆上知道如何施放内爆术的人已经不超过五名,不过,暗影行者斯雷德刚好就是其中的一个。而现在,这个数字暂时又要加一了。

在传授内爆术的秘密时,安德烈对奥术的熟悉程度稍稍让斯雷德吃了一惊,这算是这个困难重重的任务进行到现在为止唯一的惊喜。

“现在回到你待的地方,好好练习一下学到的东西。等你熟练了之后,我会再去找你,告诉你下一步的行动。”斯雷德说完这些话,静静地隐没在黑暗之中。安德烈到最后也没有试图去寻找暗影行者隐蔽的方位,这让斯雷德不由得对猫头鹰强大的控制能力生出一份惧意。后者能让他在自己的自由意志下行动,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还是知道他已经无处可逃?斯雷德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是回去汇报的时候了。

看到安德烈出现在门口,纳托里按捺下嘴角的笑意,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回来了?”

“嗯。”

“过来吃饭。”

“大叔,我有件事要对你说。”安德烈居然会主动开口,纳托里微微一惊,放下手中的木碗看着这个瘦削的年轻人。

“讲。”

“以后几天我不能和你去树林里了。住宿费和食物的钱可以的话,我准备用现金来支付。”

“说什么话,不用给钱……不过,你有什么要干的事么?用不用俺帮忙?”

“一些私事,就不麻烦你了。另外,谢谢大叔。”

“叫俺纳托里就好。”

“纳托里大叔,我吃好了,你慢慢用。再次谢谢你。”

纳托里看着安德烈消失在阁楼的楼梯口,皱起了眉头。

安德烈关上阁楼地板上的木板,先坐在床上定了定神。在帝都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不,或许真的是在做梦也说不定。青年晃了晃到现在还有点晕的脑袋,把右手伸入胸前的口袋。触到冰冷金属的一刹那,电击般的感觉流遍了安德烈的全身。颤抖着把徽章别在贴身的衣服的左胸上之后,青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是手无寸铁了。从现在开始,有些人要准备好付出代价。

依然是同时刻,帝都,首相办公室。

“大人,你要的资料已经查到了。”秘书把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转身出了办公室。

等秘书从外面把门关上之后,拉夏•古尔丹放下手中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拿起桌上的文件。那是一张普通的人事档案。

“……XXX年至XXX年间在原共和国陆军第十六军服役,建国后改编入帝国陆军总参谋部直属特别行动队,XXX年以少校军衔退伍。”古尔丹的视线凝聚在这么一排字上。每一个帝国人都知道,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国家是在原来那个软弱的共和国的尸体上建立起来的,而在关键时刻倒戈给了共和国致命一击的,正是他自己陆军的第十六军。古尔丹眯起了眼睛,无论是共和国的第十六军也好,还是帝国的总参谋部也好,他们都有都拥有同一个长官,他的名字叫亚历山大•冯•贝文。

“是狐狸…还是狼?”首相轻轻地自语道,然后对着门外发出一个波动。

感受到首相发出的信号,秘书打开门,从忙碌的古尔丹桌上收走档案。她不明白的是,首相调查这个名叫纳托里•博科夫的退伍军官,到底有什么用意?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原创之星文选1》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