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五章 强巴佫山

类别:灵异奇谈 作者:老爷x 书名:逃出香巴拉 更新时间:2011-04-28 04:33:13 本章字数:11001

收拾完我自己的东西,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十点多,老李他们东西稍微快一点,都已经吃过了早饭,大伙儿站在巨树的根部那里等我。

一看到王科长那几人,我还是心里一阵发毛,谁知道这几个家伙会不会又发疯要咬我呢?

摸着腰上别着的手枪,我这才稍微能安心一点,只是,我也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就算他们真的发疯了,好歹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自己人,我难道真的能朝自己人开枪吗?

像只吊靴尾一样跟在队伍的最后,我脑袋里反复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集体梦游或许是可以解释昨晚上那些事情,但是,又怎么解释他们的只有黑眼珠没有眼白的眼睛呢?更何况就算梦游,也不能梦游成这样啊!难道真的是鬼?

一大堆的问题搞得我头疼不已,这个事件本来从最开始就充满了各种疑问,不论是那个新兵的脚印还是王科长他们的样子,所有的一切好像似乎真的只有用鬼附身才能解释。不然,老李为什么问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没有呢。

用力甩了甩脑袋,我放弃了找到线索的打算。这些事情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绝对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我相信凡事一定有科学的解释,没有解释只是因为没有人去解释。

……一行人走得比昨天慢了一点,好不容易翻过一个山头,在半山时遇到了狮子,这家伙倒是过得滋润,自己在那里啃着半只兔子,看见我们,它也只是暼了一眼而已。

王科长他们从昨天就几乎没有怎么吃东西,也没听见他们喊饿,好像他们根本不晓得饿一样,不料这时看到狮子在那里啃血淋淋的生兔子,这几个人却一反常态直勾勾看着那只兔子一动不动。

狮子吃东西向来极快,在王科长他们几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它从容的将剩下的兔子几下就祭了自己的五脏庙。王科长他们几个这下总算稍微正常了一些。

稍作休息之后,老李唤回狮子,带着它走到队伍的前面带路。我跟在中间,王科长他们几个则是掉在最后。按我的推测,现在他们几个应该早就应该体力透支才对,可是他们几个虽然也落后于我们,却半点都没有体力透支的迹象,甚至隐隐还有亢奋过度的痕迹。

翻过一道长满松树的山梁,一座雪山终于从云雾中露出了真身,这是附近最高的山峰——强佫巴山。

看到强佫巴山的瞬间,我清楚地看到了老李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就连牵着狗的手也颤抖个不停。至于王科长他们,却似乎是难得地安静了下来。

我不是登山爱好者,自然也对爬山这种吃力又不好讨好的工作不感兴趣,自然而然,我对山也不感兴趣。但是眼前这个强佫巴山是一个例外,这个仅仅只有4354米的山峰,充满了神秘的魔力,它每年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要吞噬掉好些生命。

第六章 强佫巴山山神

我才来时曾经和小舟爬上过通讯站后面的小山,当时曾经看过偶尔从云雾中现出身影的这座雪山。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雪山,当时还有点小资情调的我,还差点作诗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心情。

不过,诗还没有做,小舟就飞快的拉着我下了山,一路上给我讲了关于这山的传说。

据他所说,强佫巴山上有山神,任何胆敢在阳光照耀时直视强佫巴山的人都会被山神诅咒的。

我当时对小舟是大加赞誉,称他是沟通民族文化的先锋,是军民团结之楷模,说了越多,最终的意思却是嘲笑他不过是一迷信脑壳,成不了什么大器。

可是现在,突然看到这座山还有老李的表情,我的背上升起了一股寒气,莫非,这座山真的有什么古怪?或者还是说,王科长他们几个,根本就是被强佫巴山里的山神给诅咒了?

这样背上一凉,紧接着温度好像又低了下来,我全身的皮肤登时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老李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不无忧虑地说道:“要下雪了,我们快点上山,我知道哪里有住的地方。”

狮子再次率先开路,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哥们是不是藏獒和猎狗的混血,因为这一路走来,它干的尽是些猎狗的活儿,摆明了它纯粹就是藏獒的脸,猎狗的心。

我这一走神,那王科长他们几个人居然超过了我,走到队伍中间去了,意识到自己走到了最后面的一瞬间,一股更强烈的寒意朝我袭来。我登时打起了冷战,就连说话都困难,牙齿“格格格”的不停地撞在一起,舌头也活动不开。我心下骇然,暗想自己莫不是中了那个什么诅咒?

原本不信鬼神的我,在连续遇到这许多事情之后,心里也开始慢慢有些犹豫了。

老李在前面也发现了我不对劲的地方,许是我那时脸色确实十分吓人,他几步跑到我的身边,扶住我的胳膊急切的问道:“罗技师,你怎么了?”

这时候的我已经冻得浑身无力,嘴唇都变成了紫色,老李见状赶紧掏出他的保温壶,给我灌了一大口热水。

热水下肚,身上的寒意驱散了不少,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缓过劲来道:“刚才突然一阵发冷,差点冻死了。”

老李担心地看着我,想了想,又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放在我手里。那包东西重倒是不重,拿在手里发出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响声,估摸着应该是什么药材,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却后来是进山了,我才知道的。

交给我这包东西之后,老李整了整衣服,放心的说:“有这个东西,应该没有问题了,罗技师,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住房子里了,在前面就有住的地方。”

我虽然缓过劲来,但还是冻得不行,一听说有住的地方,赶紧要紧牙齿点头答应。

老李带着我再次走到了队伍的前面。

我们通讯站的海拔也就三千二三的样子。走到这里,海拔至少有近五千,其实还应该更高一些,因为没有走多久,我就已经累得不行了,缺氧加上身体到处传来的疼痛,现在每走一步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当然,老李也不再轻松,毕竟这里已经超过我们熟悉的地方快两千米,要是他再健步如飞,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也是中了诅咒,不是正常人了。

根据目前的情况,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王科长他们几个是受诅咒了的,不然,作为经常生活在低海拔地区的人,他们绝对不可能在我和老李都受不了的海拔上,还能紧跟在我们的身后。甚至,我怀疑要不是他们需要狮子带路,他们会直接撇下我们单独去找那个逃兵。

“前面那个山头,翻过去,就到地方了。”老李说。

老李的嘴唇也冻得发紫,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居然看到在半山腰上还有一截水泥的台阶,只是好像年久失修,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个年头了。

我的体力也快到极限,听老李说在那里可以休息了,也就鼓起勇气,拼尽全力坚持着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刚走近那半截台阶,一种苍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个台阶比在远处看起来还古老得多,上面密密麻麻留下了许多风沙雨雪的痕迹,最下面几阶甚至一踩就会碎成几快滚下山去。

要是在其他地方,这样古老破败的台阶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在这样人迹罕至的雪山脚下,突然出现这样的东西,让我有了一种诡异的感觉,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都会感觉到一丝不和谐的味道。

第七章 雪山鬼屋

那截台阶也没有剩下多少,我们一行人爬上去之后,就看到一个同样破烂的水泥台,大小宽窄也就一辆轿车的样子。在水泥台子的另一侧,还有一条水泥台阶,不过保存的状况却比我们上来的那个要好得多,至少看起来一直通到云雾里的那部份都还保存得挺完整。

至于通到云雾里的部分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人完全无从猜测。本来在这样的地方突然出现人造的建筑,就已经让人糊涂惊讶万分。

我自然也惊讶得不行,但是脑袋因为缺氧的缘故,思考都变得缓慢了许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王科长他们几个走到了最前面,我这才反应过来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于是赶忙拉住老李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李这次比之前都干脆,直接回答道:“这里是最早的通信站。”

通信站?!

很快,我就知道老李说的是实话,因为,我看到了早先的部队修建东西时特有的用白色碎瓷器拼成的文字。

“1985年8月22日。王伟澄。”这是这条路修建的日期,后面的是修建人的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却是相当耳熟,只是我脑袋已经晕得厉害,一时间也想不出这个人是谁。

老李似乎是来过这里,一走上这条路他就一言不发,就连一直表现得很活跃的狮子也变得沉默,一路上不但没有到处乱窜,反而一直亦步亦趋的紧紧跟在老李的身边。

我突然想起有人曾经说过,藏獒这东西记性最好,一个人只要见过一面,它一辈子都能记得。对于一个地方,也是一样的道理。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表示狮子也曾经来过这个地方而且吃过亏,所以它才这么胆小谨慎?

看到狮子如临大敌的样子,我的背上又冒出来一股寒气,仿佛在这雾气之中有什么东西正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样。

我忍不住靠近了老李,问道:“你来过这里?”

老李点点头,把栓狮子的铁链放到了我手里,说道:“罗技师,我来过这里,狮子它也来过这里。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狮子太远。”

见老李的脸色异常的苍白,我愈发地感觉到不安,通信站里有各种各样的关于鬼怪的传说,以前我就当做解闷的笑话来听,而现在,自己正陷进这样的笑话里面,无论如何,我都笑不出来了。

又默默的走了几分钟,这条水泥台阶终于到了尽头——在山间的阴影里,一座二层的小楼孤单地立在那里,小楼四周的水泥围墙已经坍塌了大半。这样,我们很轻松地就翻到小楼里,站在楼下,看着那黑洞洞的窗口和紧闭的生满锈的铁门,我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毛骨悚然”这四个字!

……老李的状况越来越不好,似乎对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好的回忆,而且他不用找就直接找了个窗户跳进去,而且狮子的状态也很不正常,一到这里,它就紧跟着老李一步也不离开,不象是它在保护老李,反而像是需要老李来保护它一样。

藏獒这种狗一向胆大包天,有人曾经做过试验,藏獒是少数几种敢直接单挑狮子老虎的犬类之一,而且它们是这些犬类中对主人最忠诚的一种。

可是现在的狮子,却是这个样子。这一切,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老李他一定在这里经历过不同寻常的事情。

我实在无法想象,假如真是我猜想的那个样子,他们曾经来过这里的话,那他们曾经遇到过什么样可怕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原本就已经越来越深的不安感越发地强烈起来。对这个废弃的通信站,我甚至连进去的勇气也没有,要不是老李叫了我好几遍,我真想在外面露宿一夜,哪怕就是被冷死都行。

虽然这是一个已经废弃的通信站,不过走进去还是能够看到军队的影子,不论是水泥的墙面还是房间的布局,同我生活了小半年的地方都有七八分相似。只是因为废弃已久的缘故,所有的墙面上都流露出一种颓废的氛围。

王科长他们几个的话越来越少,跟我们进到屋子里之后,他们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躺倒,就各自睡去。倒是老李,他忙里忙外的,不但拿出来他们的被子来给他们盖上,更还跑到屋子后面拿了一些柴火回来点了一个火堆。

老李好像忘记现在才下午六点多一点,外面还亮着天,原本还没有到应该生火的时候,不应该这么早早地生了火。

不多时,王科长他们就发出了鼾声。想到昨晚的事情,我一看见他们睡觉,就头皮发麻,生怕他们再次发狂。还好,老李从被囊里又拿出一些之前的药草扔进火堆里。随着烟雾缓缓升起,淡淡的药草味慢慢弥散开来,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一点。老李蹲在火堆前,随着火光的跳跃起伏,他的脸色也好了一点,不再象白天那样难看。

看着他的脸,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今天晚上,他就会说出一些事情:一些我以前一直不知道的事情。果然,刚刚吃过东西,老李就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抱住了狮子的脖子轻声说道:“罗技师,这里,是一个鬼屋!真正的鬼屋。”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看着老李在火光的照耀下阴晴不定的脸,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得不默默的接受他的说法。老李一边用一个木棍不时的拨弄火堆,一边轻柔的抚摸着狮子毛茸茸的大头,他似乎是陷进了回忆之中。

直到那些药草燃烧完毕,老李才微微合上眼睛,轻声道:“那是五年前的事情。”

听见他开始说话,我放下了手里的压缩干粮,静静的看着他,老李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他的脸上居然有一冷汗冒了出来。

“那时,是我转为一级士官的第二年,这个通信站也才成立四年。我记得很清楚,有天上级通知我们,有几个日本的旅行者在我们站附近失踪了。”老李说到这里,终于稳住了神,他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接着说道:“我们当时为了找那些失踪的日本人,一共来了六个人,也走到了这里。”

他吐出的烟雾弥散在空气中,紧张的气氛渐渐蔓延,我越发不安起来,为了让气氛轻松一点,我努力假装轻松的笑着问道:“总不会只有你一个回来了吧。”

老李摇摇头道:“没有那么恐怖,我们都回去了,只是…”他叹息了一声,道,“那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罗技师,我见过鬼,不对,不是鬼,班钦大师说它们不是鬼。”

我忍不住苦笑了出来,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班钦大师,不过见老李表情严肃,我还是告诫自己,想要平安回去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听着的好,因为现在他说的事情肯定是同我们遇到的怪事有关。

也许是我的苦笑刺激到了老李,他的神情又沮丧起来,这也是我头一次看到一向沉稳老练的老李也会沮丧,他低下头,继续说道:“班钦大师告诫过我,不要再回这个地方来,可是,哎,罗技师,你不会相信的,这几年里,我经常会梦见这个地方,真的。”

老李睡眠不好我是知道的,这几个月里,我经常见他夜里一个人在屋子外面抽烟,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他在这里到底遇到了什么,居然能让他这样一个硬汉子做梦都被吓醒?

“我看到了那些日本人,不,不能说日本人了,他们……我不知道他们还是不是人!”老李面露惊恐的说。

我正想说:“他们本来就不是人。”不等我开口,老李用手指着那扇铁门道:“那扇门是我们封上的。当时,他们就在外面。”

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寒,经他这么一说,我再仔细一看,那扇门确实不太对劲,上面居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不知什么东西撞击造成的痕迹。

部队那时的铁门虽然比不上现在的防盗门之类的先进,可那也是用三毫米厚的铁做成的门,那些人居然能留下这么多的痕迹——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恐怖!

老李停了一下,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当时我们六个人就在这个屋子里,那些日本人看到我们,就发疯似的想冲进来。像要吃人一样。我们一看情况不对劲,连忙把大门锁死……他们进不来,然后,就在外面打了起来,罗技师,他们真的不是人!他们吃人!就在这个门外面吃人!”

听到老李说那些日本人吃人,我突然想起来王科长他们的样子,岂不是昨晚他们也是想要吃掉我?想到这重,我忍不住全身发抖,虽然我胆子也还是算比较大的,可是想到自己差点被人给生啃了,还是忍不住害怕起来。

见我紧张地盯着王科长他们几人,老李大概看穿了我的心思,又抓出一些压得很死的药草扔进了火堆里。等到烟雾再次升起后,他才轻声说道:“(王科长)他们倒不是那样,至少现在他们还有人形,当时班钦大师给我们说过,还有人形的,用这个药草点燃就能控制。当时那些日本人,已经完全不像是人了。”

闻到药草那特殊的味道,我稍稍放心了一些,不过,这时老李的脸色却变得很差。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用颤抖着的手拨弄着火堆道:“罗技师,他们没有脸,那些日本人整个脸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张嘴!”

没有脸的鬼到确实是日本同志们的民间传说,想不到那几个哥们居然在西藏变成了那副模样,我又惊又怕,又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老李也沉默起来。过了一会,我抬起头来看着老李,问道:“那你们是怎么跑掉的呢?”

老李的神色黯然了下来,过了一阵,他把烟头扔进了火里才叹道:“是班钦大师救了我们,还有狮子的妈妈。是他们两个救了我们!”

听着老李用低沉的声音叙述这里五年前发生的故事,虽然他安然无恙的脱身,我还是听得惊心动魄,全身汗毛倒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第八章 无脸

原来当年老李他们六个奉命进山寻找那五个失踪的日本友人。要是其它任务吧,他们也还能尽心尽力完成,可是偏偏他们他们几个原本就对二战历史颇为熟悉,现在要想他们去寻找所谓的日本友人,这事,就不能怪他们想要偷懒一下了。

老李他们一行人里,只有有一个老兵曾进过山,他也知道山里有一个废弃的水泥房子,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水泥房子里休息几天就回去赴命,这样也算是对上级有了交待。

离开驻地,老李他们在山里走了一天半,很顺利的就走到了这里。万万没有没想到的是,水泥房子里已经有人来过了,而且就是那几个日本人!不过他们好像是在这里住了一天,后来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老李摇摇头,苦笑了出来。

按照老李的说法,当时他们几个人发生了分歧,究竟大家留在房子里随便打发几天时间就回去复命,还是派出一部分人出去找那些日本人——毕竟这涉及两国邦交,弄好了找到人,立功受奖,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也是一个难得的翻身机会。

后来他们吵了一架,终于作出决定,将人马分做了两帮,三个出去找,另外三个愿意留下的就留在这个屋子里。

事情到了这里,我当然也应该猜到了老李是留下的人之一。随着故事的深入,老李的表情愈发沉重,我大致猜到后面应该发生了什么,只是猜不到那些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没有脸的鬼?

接下来,老李他们几个留下的人,按照野外宿营的要求收拾好屋子,还特意把窗户都全部加固了一遍,目的在于防范黑熊一类的猛兽。

幸好他们有这点觉悟,不然的话,那天晚上老李恐怕真得交待在这里,更别提还能活生生的在这里给我讲故事了,当然这是后话,现在先不提。

话说老李他们几人做好了过夜的准备,没有想到才刚刚天黑,正当大家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惊恐的喊叫声。

老李把门稍稍打开一条缝,只见先前几个出去的人,一个个都惊骇万分连滚带爬的往回跑,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啊啊的叫着。老李赶紧开门放他们进来。

那三人一进门就不住的喘气,个个脸色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起初老李还以为他们遇到了狼群袭击,因为这几个也算是身手敏捷的了,又都带着枪,寻常野兽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人伤得很重,看那伤口,也应该是野兽撕咬留下的痕迹才对。

不过,林芝地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狼群为患的事情,老李也不明白他们是倒了什么霉,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几个人稍微喘过口气后,告诉了他们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袭击他们的,根本不是什么狼群,而是那些所谓的日本友人!

那几个日本人吃人的事情,老李开始一说,我就已经估摸了个大概,现在听得他这么一说,也就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还是没有猜到老李口中的那个班钦大师是怎么卷入到这场是非里面来的。

老李的声音愈来愈低沉,我越听越觉得恐怖。当时那几个出去找人的家伙,逃回来时无一例外的全都是伤痕累累,最严重的一个甚至差点被开膛破肚。老李他们虽然及时封了门,却也被那几个随后而来的怪物在外面砸门的声音给吓破了胆,老李实在忍不住,也顾不上什么友人的话,朝他们开了枪,打伤了里面一个。

原本老李只是想吓走它们,没有想到,枪声一响,中枪者身上血流如注,剩下的几个一见到血,立马红了眼,不由分说的扑上去,把那个被打伤了胸口的同伴活生生开膛剖度吃下肚去。老李他们看得心惊胆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事后,冲动的老李被班长扇了一耳光。理由是,日本人吃人,这事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而老李开枪伤人,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受到惩罚,也是必然的!

这就是现实,我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老李,他现在看起来倒是释然了,不过,连我这听故事的人都还替他不平,他是不是真的释然又有谁知道呢?

第九章 夜幕下的危机

我对老李说不上同情,直接原因莫过于在开始时他对我处处隐瞒,虽然明知道现在这局势,我和他才是一路人,但我心里老是有点怀疑什么,总觉得老李还有什么没有交待的。

他们几个开枪也不是,不开枪却也没有把握能制服那几个鬼,甚至里面迷信一点的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只能在那里直哆嗦,嘴里诸天神佛地乱祈祷。

几个怪物分食了那具尸体之后到也安分了一点,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吃饱了的原因。这几年我同学们很喜欢一个叫生化危机的游戏,其实说起来,老李口中的那几个人倒很像生化危机里感染了的丧尸。只是生化危机里可没有感染了会连脸都没有的丧尸啊!

而且我一直好奇的是?那个班钦大师?他到底是怎么样救出老李他们的,而且听老李的意思,那几个没脸的人,最后却也是救回来了的,人没有脸本已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更何况把已经没有了的脸给找回来!

想到这里,我开始时的恐惧感觉已经减弱了不少,反过来却对这些事情产生了浓重的好奇。

过了一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老李突然间问我道:“罗技师,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这个问题他似乎已经问过,不过,我能怎么回答?

虽然我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有鬼神,但是,那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很多事情,不是怀疑就能发表意见的。

他询问完我,也不等我回答就自言自语道:“我原来是不信的,可是,现在我相信了。”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讨论,他似乎也明白这点,苦笑了一下,老李从背囊里掏出一包东西放到面前。

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只能依稀看到他的包里还有另外几个小包,至于小包里有些什么,我确实是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想了。

毕竟我也是走了大半天才到这里,虽然以前底子不错,可是这里好歹也是雪线附近,这样一趟走下来,我也确实快要到极限,能听完老李说那么多话,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老李收拾好东西,却突然想起什么来,只见他三两下收拾完手里的东西,然后急冲冲地跑向了房子的后面。

我和这时虽然也已经昏昏欲睡,一见到老李急冲冲的样子,我也一下紧张了起来,马上爬起来跟在他的身后。

老李跑到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这里似乎是原本的厨房,在厨房的中间,却是一块很不合时宜的石头放在那里。

见我也跟了过来,他招呼我过去一起搬那块石头。

眼见他的神色越来越着急,我也一咬牙和他两人搬开了那块至少有近三百斤的石头。

刚一搬开石头,我的脑袋就一下子乱七八糟响做一团,因为,从石头下面传来的,是浓郁的血腥味!

刚一搬开石头,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危险的感觉也随之而来,老李的表情变得异常沉重。

能有这么重的血腥味,这个石头下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我的脑袋混乱成一团,只能看着老李拿着手电筒照到了石头下的那个洞里。在电筒的白色冷光下,洞口冒起了一丝丝的雾气,稍等了一下,雾气略微散去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那里面的东西,如果说刚刚脑袋还会乱做一团的话,现在我脑袋却是除了嗡的一声外,什么念头啊,想法啊,一瞬间都没有了!

“这,这是什么?”

我疑惑不定地看着老李问道:“这是血吗?”

老李摇摇头,沉默了一阵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班钦大师曾经说过,这里连着地狱的血池,只要这里变成了红色,这座池子周围所有的活物都难逃一劫。”

我的心也是一沉,如果老李没有骗我,那今天晚上,我们恐怕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

几乎是一个眼神的功夫,我和老李已经达成了默契,两个人同时抬起石头再次封住了洞口。

封完洞口,老李马上走出去开始收拾步枪,我也赶紧收拾自己的手枪,面对那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我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准备起武器来,而且,我在心里也暗暗发誓,不论以后怎么样,只要真的有那些没有脸的怪物过来,我一定会一枪一个全嘣了他们!

王科长几人不知为何也醒了过来,不过还好,除了精神萎靡一点,几个人到也没有变成那种没有眼白的恐怖模样。

老李准备好步枪,又找出一包东西扔给我,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包硫磺粉末。

他把硫磺交到我手机后又递给我一包不知名的草药粉,然后认真地看着我说道:“罗技师,如果不行,你就跑吧。”

这个意思倒是明确,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就不要再管他和王科长那几人,让我自己一个人跑就是了。

可是我能干出那样的事情吗?我罗某人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干不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让我临阵脱逃,却也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的!好歹,我也是男人!

“你什么意思!我不会丢下你们的一个人走的!”虽然现在我心里也是一片茫然,可是,我也更坚决了不能走的决心。

我这人就是这样,平时虽然懒散,但是一旦被激起了血性,却也是悍不畏死的脾性。

似乎发觉了我的态度坚决,老李摇摇头,步枪被他背到了背上,子弹也上了膛。

狮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门,我盯着老李,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哪怕那时已经吓得双腿无力,却也拼着一口气拿出了男人的勇气。

不料,老李收拾好东西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说他们,你不用管那几个人,我现在就出去,在外面接应你们。 ”

出去?

我的脑袋里登时冒出了现在的气温,这样的夜里跑去外面,至少是零下十几度,虽然他已经穿上了大衣,可是,就算是穿着貂皮,现在出去也多半是冻死的多吧!

可是,我现在偏偏无法制止他,毕竟现在的情况,如果全留在这里,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们连一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倒是他出去了,我们在遇到一些问题时还能有一个照应,而且老李虽然是一个技术兵,枪法和野外技能却也不差,派他出去,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说了这么多,老李还是大步走了出去,王科长他们几个还是裹在被子里没有出来,说实话,我现在愈发地讨厌这些机关里的干部了。一个个养尊处优,都这个田地了,很多事情还指望我们来服侍他们,还当自己是机关的大爷!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我也不再搭理他们几个,一会儿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我肯定立刻就会抛弃这些家伙。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逃出香巴拉》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