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外传 -- 第二章 做一回英雄

类别:古典仙侠 作者:狐歌 书名:楚西传 更新时间:2010-09-16 14:09:00 本章字数:5172

一见那阵仗,吓了我一跳,心想是一路骗来有人报了案,那些人是来捉我们的。当下一把拉起正在洗衣服的小依,向屋里跑去。进屋了,木子和那林老头见我拉着小依进来,不由得瞪大眼睛瞧着我们。

小依一把甩开我的手,红着脸嗔道:“干吗呀你?拉得人家的手都疼了!”

我也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忙向木子道:“条子来了!”

木子一惊,忙跑到门口一瞧,也吓了一大跳,惊呼:“我的妈呀!”

我忙问:“怎么办?”

木子没好气的道:“当然是藏起来了,等着他们抓呀?”

我忙向里屋钻进去,在一个柜子角落藏起来,木子走后面,他江湖经验丰富,把那林老头也拉了进来,还用刀架在他脖子上对外面的小依道:“小姑娘,老实点,那些人来了问你有没有见过我们你就说没见着,不然我宰了你爷爷!”

我们三人在柜子后面刚刚藏好,就听得马蹄声在门外停了下来,木子一手捂着林老头的嘴一手晃了晃手中那柄刀,轻声道:“老家伙,老实点,不然要了你的老命!”

林老头嘴被捂着,说不出话,只是用一种惊恐万状的表情看着刚才还差点就叫他爷爷的木子。想必他是惊诧于木子翻脸不认人的速度。

只听得马蹄声在门外停下,脚步声向这边过来,进了门,一个很沉的声音道:“小姑娘,一个人在家呀?”

小依似是吓得傻了,那人又问了一遍才听她轻轻道:“嗯……哦!一个人在家,你们有事?”

只听一个凶悍的声音道:“大爷们是来收治安税的。”

那凶悍的声音似是吓了小依一跳,好一会才听她哆哆嗦嗦地哦了一声道:“税……不是村里来收的么?”

那个凶悍的声音又道:“我们是县里的官爷,你们村归我们管。”

小依是否吓得不知道说话了,只听得一个笑嘻嘻的声音道:“识相的就把家里的钱拿出来,不然大爷们可要搜了!”

听这口气,哪是什么官兵?简直就是强盗!

一个尖尖地声音荡笑着:“小姑娘长得蛮标致吗?弟兄们,咱们剪刀石头布,如何?”

“好!”另外几人赞同道。

我们还没弄清楚他们要干吗,不过听刚才那声音有点像我刚才跟小依说话的风格,这畜生肯定不会出什么好主意!只听他们已经开始剪刀石头布了,三下五除二,只听得那个凶悍的声音笑道:“大哥我运气真是好,你们在门口守好了。”

听口气,那人倒像是这几个人的头。

听得那凶悍地声音笑着向这屋来了,小依似乎也被他拉着,只听她在挣扎,“你们干吗?”

淫笑、挣扎与呼叫就在门外发生,惊起屋后面猪圈的猪也在嗡嗡地起哄,仿佛它们都知道那群畜生要干什么似的。

“呯!”门被踢开,我们三人在柜子角落里缩得紧紧的,小依被一个高大的汉子抱了进来,一把扔在床上,门外几人笑嘻嘻地把门关了起来,只听得那个尖尖的声音道:“咱们去找找,也不闲着。”

于是,另外几间房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是人都知道他们在寻找钱财。

这此畜生可能是平时抓贼抓腻了,今儿个换个角色来玩玩儿。

小依在床上挣扎,那汉子真他妈的比畜生还畜生,我回头,见木子紧紧地捂着林老头的嘴,林老头在挣扎,但他挣不开,我看见他的眼睛红的跟灯笼似的。

我的眼里也快喷出了火,我从背后拔出防身的匕首。正想冲上去,但木子却踢了我一脚,我回头,看到了林老头那狂怒的眼睛。但我看他的眼睛的时候,我也看到木子的眼睛,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如果我动手,我们就死!就算不是死,也得不到半点好处,我停住了,尽管小依还在挣扎,尽管她还在叫。

我回头,突然看到小依正看着我,她的眼睛里,纠缠着泪水和无助,她挣扎着叫道:“救我!展云芳,救我……”

我的妈啦!她叫的居然是我!于是,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手中的匕首从那汉子的后背狠狠地扎了进去,那汉子哼了一声,回头一见有人,反手伸向腰间的刀,我哪能让他拔刀,于是拔出匕首,再一次从他后背扎了进去,接着又是一匕首。那汉子伸了几下腿就不动了,我一把推开他,拉起衣服已遮不住丑的小依。让她倒在我怀里放声大哭。

门外有人似乎听见了响动,一人冲了进来,见我就是一枪扎过来,我侧身避开,和小依一起滚倒在地上,那汉子见一枪没刺中,又是一枪招呼了过来,我忙将手中的匕首向他奋力掷了过去,没想到我也走了狗屎运,那一刀正好扎在那汉子的眼睛上,我虽然也像模像样的学过几天飞刀,但却从来没这么准过。那汉子一声大叫,把枪扔在地上,双手捂着眼睛滚在地上杀猪似的叫开了。

这时候,另外两人也持枪冲了进来,我忙捡起地上的枪,扔了过去,一人一枪格开,我又从床上那人腰间拔出了那人的刀,横在胸前,那两人见我杀了一人,伤了一人,也有点害怕,两人用枪指着我,道:“你什么人?好大的胆子,连县城的军爷也敢杀,他奶奶的不想活了!”

我实在也有点慌了,但却没吓着,当下怒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不是人,杀了又怎么样!你们咬我呀?”

那两人用枪指着我,站在门边那人对另一人道:“我们一起上,弄死他!”

另一人点点头,正准备挺枪而上,只见柜子后面的木子突然冲上来,从后面一刀捅死了那人,门边那人一见,吓了一跳,撒腿便向外面跑去,木子忙从地上操起一杆枪,向我吼道:“愣着干嘛?追!别让他跑了!”

我们追出门,但还是迟了一步,那人跃上马,拼命地打马而去。一转眼便进了竹林,没了影儿。见追不上了,我和木子转身回到屋里,见那个被我扎中眼睛的汉子还缩在屋角里嚎,木子上去就一枪让他这辈子再也叫不出来了。

此时,林老头已来到小依身前,坐在地上哆嗦着,小依只是缩在床边上哭。木子则忙着去搜那三个死人身上的财物了,他就和钱亲,什么时候眼里都只有钱。我见小依身上衣服被撕的破烂不堪,露出雪白的肌肤上有青紫的伤痕,于是在床头翻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她只是哭,眼泪流的满脸都是,我心下不忍,抬起袖子帮她插了插,哄她道:“别哭,没事了!”

她抬起眼,看着我,怔了一怔,突然扑到我怀里,哭的真叫我心疼。我突然不知所措,双手抬起停在空气中不知落在哪里。木子在那几人搜了一遍,怀里鼓鼓的,想是找到了不少值钱的东西,他解下床上那汉子腰间的刀鞘,走上前,捡起地上的刀**去递到我手上,道:“拿着,这是柄好刀,咱以后可用得上。”

“走。”木子站起身,提了杆长枪在手,向门外行去。

刀在手,我正欲推开怀里的小依,但我却犹豫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推开她。

木子行到门口,回头看着我,道:“不走呀?你还想留在这里吃饭呀?”

木子又道:“我们今儿个可是杀了人,杀的还不是一般人,如果再不走,恐怕就得死无全尸了。”

我明白木子的意思,人命关天,今儿个惹的祸可不小,下半生也许就完了,刚才逃走的那人是一定会搬兵来的,如果我们不尽快走的话,那就真是死无全尸了。

我推开小依,看着她双目无神,神情焕散,像是吓得傻了,一缕头发被眼泪湿了粘在她的眼角,弯曲着她那凄美的眼神显得迷离而忧伤,也勾起我内心深处的一丝怜香惜玉的天性。我对木子道:“我们走了,他们怎么办?”

木子怔了一怔,道:“听天由命吧!我们现在连自己都管不了,走吧。”

当我和木子走出门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已经走不了了。门口早已被一个样子长得跟县太爷似的胖子带了一帮全副武装的村民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个县太爷用很看不起我们的眼神看着我们,问身后几个孙子似的村民道:“就是他们?”

一个提着钉耙看上去有不止一点二百五的大叔道:“就是他们,我亲眼看见的。刚才我从这里过,正好听见小依在叫,想必他们在屋里杀小依,我就凑近一看,我的天啦!就见他们在屋里杀了林老头和他小依还有几位抓坏人的官爷。”

木子拿枪在地上一杵,样子还蛮凶悍,“谁?……谁看见我杀人了?”

另一个手持扁担长得有点像包青天的大伯用扁担指着木子道:“我也看见了,他们刚才还拿着刀追那个军爷,你们看,他们手里还拿着刀和枪呢!”

另一尖嘴猴腮但却怎么看都有一点帅的人伸长脖子向屋里瞅,然后杀猪似的叫道:“天啦!屋里全是死人!”

于是一大堆人拼命往屋里瞅,于是整个猪群就炸天了锅,那个尖嘴猴腮的人问县太爷道:“村……村长,怎么办?”,

我和木子知道百口莫辨,和木子对视一眼,我问:“怎么办?”

木子没回答我的话,那县太爷便真像县太爷一样的开口了,“抓起来!”

于是一大帮村民便捏紧了手里的锄头、钉耙、扁担,还有杀伤力大一点的斧头、镰刀,甚至还有落后到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就已经被咱祖宗使用过的木棍和石块,向我们逼近。

木子挺起手中长枪晃了晃,吼道:“上来试试看!”

我也拔出刀,横在胸前,“我们可是杀了人的,也不在乎多杀几个。”

有几个年长一点的农民伯伯怕了,但有几个又年轻又胆大的小伙子却大声道:“怕个卵呀?我们人多,跟他们干!”

于是,他们便蜂拥而上,我和木子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多力量大了,木子忙扔下手中的枪,当地跪下,大声道:“大爷们,饶命呀!看在咱们都是黄皮肤的份上,饶命啦!”

众人怔了一怔,我见木子那一招似乎凑合,当下也现学现卖,也丢下刀,跪下向一大帮村民求饶,“各位大爷大伯大叔大娘大婶们,求求你们饶一命呀,我家可是上有八十多旬的老母,下有没断气的孩子呀!”

村民们又是怔住了,一时不知所措,我暗自庆幸木子此计甚妙。可一瞬间我有改变了对木子此一招的看法,毕竟是缓兵之计,所以也只缓得一缓,——再说这些人不是兵。有一个声音有点儿像赵高的人道:“什么八十多旬的老母,没断气的孩子?也他妈的太有才了,先打了再说!”

接下去就不说了,真他妈的难受!

以前有过挨揍的经历,可都是在城里,也都是被那些公子哥小混混一类的杂碎欺负,可今儿个我才发现,以前挨过的揍,那简直就是在挠痒痒而已。说实话,以前我一直瞧不起种地的农民伯伯,认为他们只是一群整天只知道在地里刨食的二百五,其最大的本事就是有二两蛮力和繁殖后代,除了会使用工具,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跟猪也没多大区别。今儿个我才知道我应该佩服他们,因为我终于体会到他们身上那二两蛮力,其攻击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我是国家元首,我就把他们整编成特战队,然后东征日本,整个东京大屠杀,咱也不承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知道蜷缩在地上,浑身火辣辣的痛,眼前只有一片朦胧,耳朵里只有嗡嗡地轰鸣声,感觉近乎麻木,脑子一片浑,我只知道自己还在呼吸。木子在我身边杀猪似的嚎叫,我真佩服他现在还能叫得出来,我是想叫我也叫不出来,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那些农民伯伯看他长相可怜些就对他下手轻一些。

我也不知道他们停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累了还是怕把我们打死了。模糊中好像有几个人影在眼前晃悠,只听得一个像喉咙里卡了根骨头的声音结结巴巴叫道:“村……村长,这…驴……驴日的……好像死了!”

县太爷还没回话,猪群就议论开了,有人道:“死了好!杀人犯,打死了活该!”

也有人道:“死不了的,哪有那么容易死?”

“肯定是装死,再打!”说这话的人一定烂屁股死!

“等等。”好像那个县太爷凑了过来,伸了个爪子在我鼻子前面探了探,道:“还有气。”

“那就再打!”说话的还是那个烂屁股死的,他好像今儿个不把我弄死他就对不起党国和人民似的。

“不能再打了,杀人犯打死了也要犯法的。”说话的是那个县太爷。我眼前稍微清了些,虽然还看不清县太爷脸上的地形,但我还是发现他的脸形有一点可爱。

只听得那个结结巴巴地声音又道:“村……村长,哪……哪现在咋……咋办?”

只听得县太爷道:“先捆起来!”

“要不要吊起来?”一人道,这人的话音一落马上就引起猪群一阵共鸣和叫好。不容分说,说话的还是那个烂屁股死的。如果我今日不死,来日一定要报答他今日的大恩大德。于是我们就被结结实实的像俩粽子一样吊在屋子的横梁上了。

吊的不是很高,脚还能沾到地,可也是脚尖刚好能沾到地,脚后跟想都别想沾到地,这比吊高一点更让人难受,也不知道是哪个畜生想出的办法。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楚西传》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