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卷号200 -- 开新文啦,姑娘们捧个人场啊!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明月憔悴 书名:弃后重生之王爷要小心 更新时间:2014-07-05 17:41:38 本章字数:5955

北宋,瑞宁三十二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朵大朵的乌云在空中聚集起来,大片的压顶而来,片刻间,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倾盆而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雨幕中,几匹快马疾驰而行,水花飞溅。当前的人一身黑色的斗篷遮住了眉眼,怀中紧紧抱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尤可见她目光幽深,带着决然的恨意与锋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主,宁王的人追来了,据我们已不足十里!”一匹马从后面追了上来,马上的人向当前的一人禀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吁!”沈婳勒住马缰,她打开斗篷的一角,低眸看了一眼怀中的面色惨白的男孩儿,眸子露出一丝柔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强忍住心中的酸涩,她抬起眸子,沉沉的看着身后的侍女弄影,“阿肆是沈家仅存的骨血,我今日便是将阿肆托付给你,定要找到柳神医,治好阿肆身上的重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弄影与沈婳一起长大,岂能够不知道她的打算,“少主,小公子尚且年幼,又经此一劫,他自小与少主最亲,如何能够离得了少主?少主,便是由奴婢将宁王的人引开,你带小公子离开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婳轻轻的一笑,笑容苦涩,轻轻的抚着怀中的男孩儿的脸蛋,“你挡不住他,他最想要的不过是我的命罢了,今日我就是一死,也要阿肆安然离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事不宜迟,若你与阿肆能够逃过此劫的话,此后,你便是阿肆的亲姐姐,不要告知他他的身世,我不希望他一世活在仇恨之中!我只愿他一世安乐逍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奴婢记下了!”弄影将男孩儿接过抱在怀中,“少主保重,奴婢定然不负少主之托,即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叫小公子平安长大!”,话落,弄影面上闪过郑重与坚决,便是趋马离去。两名护卫紧跟在后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婳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雨雾朦胧,越发的模糊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道惨白的闪电划过,雷声滚滚,雨下的越发的大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道圣旨,满门抄斩,沈家一百零七口,除了她与阿肆,全部人头落地。沈婳只觉得眼前仿佛是一片鲜红,如血水一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沈婳调转马头,带着剩余的三个侍卫疾驰而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另一队人马也冒雨急行,马蹄踏着小路上面的积水,溅起水花无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忽然间一道羽箭划破了雨帘,直直的射入了一人的眉心正中,紧接着三道羽箭齐刷刷的飞来,三个马背上的人一起落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保护宁王!”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这一队人马自发的围城了一个圈儿,将一个穿着玄色金纹蟒服的男子护在了中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暴雨将男子的浑身都淋得湿透,却是未显得半分的狼狈,举止自是透着一股尊贵清华,他牵着胯下的汗血宝马,慢慢的走出了护卫的保护圈,隔着雨帘喊道:“阿婳,我知你在此,不用躲躲藏藏了,出来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雨雾中走出了一个骑马的身影,虽然一身黑色的斗篷将全身都遮住,但是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却是毫不掩饰的恨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王赵默心中划过一丝疼痛但是瞬间便是被绝然与狠意代替了,他喊道:“阿婳,你若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到了父皇面前,我会为你求情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哈哈哈!”马背上的少女仿佛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声凄厉穿透雨幕飘来,带着嘲讽与奚落,“狗皇帝杀了我全家一百零七口人,你要我回去在狗皇帝面前跪下,向他摇尾乞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的脸色一沉,“阿婳,沈将军通敌卖国,乃是罪有应得,你自小识得大体,怎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面反倒糊涂起来了。然此次的事情皆是你父兄之过,你并不知情,你有经世之才,父皇也是爱惜人才的人,定然不会深究你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住嘴!”沈婳喝道,冷厉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赵默的脸,面上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你聪明一世,不可能连白梓钰的反间之计都看不出来,不过就是我的父兄乃是太子麾下之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你却是志在九五,借此除却心头大患罢了,白梓钰的反间之计能够进行的如此的顺利,想来你必然是功不可没了,一石三鸟,除去了我父兄,打击了太子,拿未来岳父的人头与你父皇邀宠的感觉如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以为自己的藏得很好,不过我的野心还是被你发现了,阿婳,你就是太清醒了,也太聪明了!”赵默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狠色,“阿婳,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可愿跟我回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做梦!”沈婳拉满了手上的银弓,对准了赵默的眉心,手松,羽箭飞出。赵默目光一凝,偏过头,箭头擦着他的脸而过,血水很快便是被雨水冲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当真要杀我?”赵默目光在浮现赤裸的杀意,挥了挥手,“杀无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数十个侍卫朝着沈婳几人袭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婳目光一沉,拔出马背上的长枪,便是将一人挑下了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婳舞起长枪与数十人战在一起,她在战场之上可谓是所向霹雳,论单打独斗她也鲜逢敌手,但是这群人却不是士兵,而是千挑万选的武林高手,沈婳也逐渐的看是吃力,身上已经多处受伤,黑色斗篷下的白衣在已经被染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见着沈婳突出了侍卫的包围,脚在马镫上面一踩便是跃到了赵默的面前,长枪直愣愣的朝着他的胸口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退后了几步,拔出了腰上的软剑将沈婳的长枪弹开,“阿婳,我虽然对皇位感兴趣,但是这七年来我对你的心意却是没有半点的假意,只要你愿意助我登上皇位,后位定然是你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闭嘴,去死吧!”沈婳冷冷的喝道,长枪愈发的杀气溢现。沈婳舞着长枪打在了赵默的手臂上面,将他手中的软剑击飞,长枪便是直直的朝着他的咽喉而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心中一惊,急忙说道:“阿婳,你的母亲没有死,我将她救了出来,你难道不想知道她的下落了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在离赵默的咽喉还有一寸的时候,沈婳收住了长枪,“你说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正准备说话,这个时候一枚飞镖却是朝着沈婳的后背飞去,正中她的后心,沈婳的眸子豁然一睁,喷了一口鲜血,一手握着长枪,缓缓的跪在了地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的眼睛微微的一眯,他蹲了下去,在沈婳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没有骗你,你的母亲已经被我藏了起来,你且放心,我定然会照顾她终老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雨声很大,他的声音几乎被雨声淹没,但是却还是穿入了沈婳的耳朵里面。他只是没有告诉她,她母亲乃是苗裔,他还没有破解那个秘密之前,她的母亲不能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婳呼吸沉重的望了赵默最后一眼,缓缓的垂下了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赵默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眸子里面的软弱已经全部驱散,唯剩下冷然与决绝,他捡起了地上的软剑,手起刀落,亲手将沈婳的人头砍了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氏一门,人才辈出,功高震主。父皇疑心颇重,又怎会放心沈家?而这一次牺牲了沈家,一箭双雕,不仅仅在父皇取得了父皇的信任,连太子都会难以洗脱嫌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婳,莫怪我,要怪就只怪天道不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者有话说:

明月新文,姑娘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捧个人场哈!

女生推荐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