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卷号400 -- 新书试读 1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木染 书名:溺宫 更新时间:2013-11-07 02:43:24 本章字数:10613

影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相信世界上有灵魂么?亦或者……生存数年,你已有自己不可动摇的信仰?耶稣?还是佛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叫蘭,不信任何宗教神灵,跟众多的现代人一样,我相信的,只有我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当重伤初痊揭开双眼纱布的那刻起。原先的一切理论皆被瞬间推翻,我看见许多影……他们无处不在,颠覆了我的生活,让我知道了常识外更广阔的世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该称他们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出现,嘴角微扬着对我说,他们叫影灵。故事……由此开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卷:敛影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章:幻梦1^――#-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或许也有过跟我一样的感觉。明明是梦,亦或者你都不确定它是梦,还是偶尔出现在脑海中的残缺片段、记忆。你总会在经历一些事情时,有似曾相识的错觉,好像这场景,这人,这对话,是曾在你脑中梦中出现过的,你现在所经历的每个动作都像是再回放重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最近便经常陷入这样的梦中,夜夜辗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琳说,这只是我繁忙下产生的错觉,因为睡眠时间太少,才会经常恍惚。而我起初也这么想,三个月后,这理由便开始变得有些牵强。比如现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国首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蘭?蘭!”叫我的人明显已唤了许久,语气不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微撇眉头将视线从远方拉回,就像收回自己远放的灵魂,待它片刻后撞回身体才猛地震了下,醒来。“老板,你叫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疲惫的摸了摸额头,全是冷汗。我随手从纸盒中抽了两张面纸,还未来得及擦,面前的电风扇便突然自己开了,将我手中的纸巾吹落在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脑海中突然就闪出了不久前的一个梦境,我怔怔的看着那单薄的纸巾随着风向在地上打转,左掀了两下,随即连续翻卷着朝右边飞去。一圈,两圈,三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喃喃的,不知怎么就说出了口,我看着那纸巾随着我的话孑然停止,不再挪动,熟稔感瞬时愈发浓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你最近太累了吗?总看见你精神不集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的话和我脑中的声音完全重叠在了一起,我惊愕着抬头,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未说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在梦中,我给了她肯定答案。而她,跟着就要求我休假,工资也暂时拖延到休假后发。现在是寒假,离过年还有两周,离假期结束还有一个月,快开学了,我急需钱,这时绝对不能失去工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强打起精神笑了笑,我上前两步弯身将纸巾捡起,尽量扮作轻松道:“没有,店里最近客人不多,我只是在考虑是不是可以减少进货的次数,这样可以减少点支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啊!”勉强的提了下嘴角便不再接话,老板愤愤的看了眼正在理货的经理哥哥,反常的连招呼都没打就拿包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真是万幸!幸好你看到了我的信息,我刚才还一直发愁,老板看得这么严,你肯定是错过我的提醒了!”人刚走远,哥哥就放下手上的活儿靠了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抬手擦着头上的汗,还留在方才的情景中难以回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巧合?一定是巧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牵强的自我安慰,我转身接过客人递来的物品,来到结算机前,漫不经心的回答哥哥道:“哥哥你说的什么提醒,我手机早在中午的时候就没电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是么?那你的运气还真好。老板刚来就跟我商量让你暂时休假的事,我知道你最近在凑学费,不能丢掉工作,可老板非说你看起来也很累,我只好妥协,同意只要你自己也说累,就放你休假。发信息也是提前告诉你这件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价格的手突地便停住,我不敢相信的转头去看哥哥,顾不得客人,再次向他求证。“真的?老板真的说要让我休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待结账的客人不知是哪个国家的游客,似对我停下有所不满。哥哥一边道歉,一边过来接过我手中的活,小声道:“怎么了?当然是真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工资?”手指止不住开始有些轻颤,我想起了昨天让我惊醒的那个噩梦,感觉脖颈似被人紧紧扼住,呼吸困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的性格你还不知道,自然是休假以后再发的,那样你的学费就难交了。不过还好,你反应的快,把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再说什么,我已通通听不见。踉跄着后退两步,跌坐在储物柜前的座椅上,我头昏目眩的低头,正瞧见哥哥的背包从储物柜中滑出,上面的骷髅图案血腥醒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你真的身体不舒服么?”送走了客人就倒了杯水来到我身边,哥哥捡起地上的背包重放进储物柜,使力的右手十分吃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今天怎么换了背包?”他原来一直背黑色的背包,那是他女友送的礼物,他说过不会轻易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关上柜门,他活动了下手腕,才接着道:“美娜送的背包肩带突然断了,所以今天才换了这个,明天就能修好拿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手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秘密啊!昨天打晚工的时候不小心摔倒,要是让老板看到又要让我休假,现在赚钱还真是不容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巧合?真的是巧合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痴痴的坐在椅子上再也无声,我死死的盯着棕色地板上的纹路出神,不敢想象这么诡异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小时我的胆子就出奇的大,那时姥爷还在世,总抱着我一起抄墓地的近路从田里回家,还偷偷告诉我不能说给姥姥知道。姥爷是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死在他枪杆子下的人没有九十也有一百,自是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姥姥却不同,虽然也是军人出身,但从小在农村长大,邪性的事情没少碰见。那时一到晚上睡觉前她就会给我讲这些故事,大多是民间谣传,瞎编的。可偶尔也有一两件真事,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世界真的有鬼魂存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姥姥小时候住的村庄很贫瘠,雨水不丰导致地裂树枯,村庄周围几公里内都荒芜一片,不见半点星绿。所以每过几天太姥就要带着姐姐和她一起走很远的路,去山沟里捡野果柴火,填充家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年冬天来得特别早,刚过了十月风就出奇的大,几欲落雪。太姥怕家里木柴蔬果不够,难以过冬,所以早提前了一月便带着两个孩子天天去山里拾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路崎岖,加上山中野兽出没本不算安全。好在三人运气不错,一直到最后一天都未遇见危险。本以为这个隆冬就要平平安安的过去,谁知就在她们刚打好木柴准备出山时,好运戛然而止。风雪突来,遮天蔽日,半米外皆不可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天气勉强下山无疑是自寻死路,可留在山上无处躲藏也迟早会冻死。所以犹豫再三,太姥决定带着她们姐妹两人由后山抄近路回家,那里没有茂密的枯树成林,四处都是浅到脚踝的小花小草,相较正面的山路要快许多安全许多,唯一忌讳的是,半山腰处要路过一片坟地,闹鬼出了名,天黑后几乎无人敢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在,现在天色还早,虽然不见日头但也不比夜黑。故匆匆吃了点东西,三人便换了方向朝后山一路疾行。到家时已夜幕深沉,狂风稍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原是个十分迷信的人,每路过坟地回家都会用桃树枝抽打院门前的柳树门栏。那天兴许是两个孩子饿得紧了,又或是路上走得平顺,所以她便将这事暂搁了下来,想着一会儿太姥爷回家时再做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孩子走了一天的路,脚上早起了泡,再加上归路遇雪,将裤子和鞋都浸湿了,于是便进了内间边换衣服边打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故事每讲到这儿,姥姥就会不自主的停顿出神,我趴在她怀中,隔着夜晚从窗外透进的月光仰脸瞧她。那年,姥姥五岁,她姐姐(我姨姥)不到七岁,转眼六十多年过去,姥姥白发苍苍,身为外孙女的我也已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可每每再讲起时当年情境时,那种极致惊恐的情绪还是深深的沉在她眼中,犹如死亡的阴影,怎么都无法抹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她们衣服才换到一半,两人正穿着秋衣笑闹,不知怎的,姨姥便突然停住了,死盯着窗口惊恐的大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从厨房赶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姨姥年纪也不算大,表达能力有限,只是指着窗口不断的哭喊尖叫,说窗外有人喊她,让她跟着他一起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从小便生活在这个村里,风言风语的故事当笑话听了不少,听到这儿一想就猜到可能是方才路过坟地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回来。所以赶紧从柴房取了半枝桃木,走到姨姥指着的窗前一阵拍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村里的人都没读过什么书,没有文化。况且这种事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自是乱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姨姥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歇了,姥姥当时也收了惊吓,缩在墙角中不敢动弹半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眼看着桃树枝有效,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院里院外皆抽打了个遍,直过了半晌才气喘吁吁的进屋,将姨姥抱紧怀里安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腾了这么一番,三人都累得不轻,一时房间里静得落针可闻,除了姨姥不时的抽气声再无半点声响。突地,外间的木门吱的一声被风掀得大开,噼啪不住的作响。太姥忙放下孩子去外间关门,前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姨姥就突然躺在床上全身抽搐,口中念念有词还不断吐着白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怕她犯癫自己咬了舌头,赶忙想找棉布过来将她的牙口塞住,没想棉布还没拿回,姨姥就突然坐直了身子不住尖叫,眼神像蒙了雾一般在屋中四处乱转,手僵直的在脸上疯狂狠抓,不一会儿就出了血条,血滴随着动作溅得到处都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中的另两人看到此情此景都吓得怔在当场,太姥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上前将姨姥的手紧紧抓住,姥姥也好像这时才回过神,开始放声哭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喧闹声没多久就招来了邻居,众人借来了村里唯一一架驴车,带着太姥三人往县里的医院赶,可外面风雪太大,再加上土路颠簸难走,车架简直是举步维艰。等赶到县医院时,姨姥早已咽气多时,脸色都犯了青,一条命就这么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壮年丧女,自是悲痛非常,抱着姨姥尸身在医院门口痛哭不止,非让医院想办法医治。可医生上前来问是什么病症,几人却一起叹气,皆道不出缘由。唯有太姥像发了疯一直叫喊自己的孩子是被鬼勾了魂,只要把魂儿召回来就没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违背科学的言语自是无人理会,所以村里唯一会读书识字的村支书一咬牙找大家凑了凑身上的钱,带着姨姥的尸身上了大地方的检查局,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本以为人死了最少也能得个缘由心有安慰,熟知,等了半个月的消息,却没查出半点病症,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年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姥终于从失去女儿的痛中醒缓,开始着手收拾女儿的遗物。姥姥也已不知不觉长大,长到了和当年姨姥一样的身高体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是顺理成章,太姥挑选了一些当时为姨姥做的,还没来得急穿上的新衣新鞋留给了姥姥,其余的东西就都同纸钱一并烧了,给已故的姨姥送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姥姥当时七岁的年纪,正是拿着新物最新鲜的时候,故还未等太姥帮忙,自己就穿了新鞋想出门去炫耀。那时村里住的土房,门槛都极高,她刚从床上下来想出门,离门槛还有三四步的距离,可空无一人的背后突然就有人推了她一把,生生将她从内间绊过门槛飞出到外间好远,整个膝盖骨都摔到碎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究,那双新鞋她也没能穿上。反而落下了一辈子的病根,年纪稍大些的时候便瘫在了床上,再也不能出门行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章幻梦2^――#-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怎么会突然回想起那么久以前的事,我微有些气喘着侧身去端桌上的水杯,突然,房顶的电灯兹兹响了两声,原本明亮的光束也随着响声时强时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出的手不自觉间开始打抖轻颤,我心神不定的扭头往哥哥蹲着的货架看去,灯影绰绰下,最顶层的几个十公斤油罐好像随着光线前后摇动着,随时可能坠落,将下面的人埋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啪……”手边的杯子一不小心便被撞落在地,水迹碎片四处飞溅。我猛地一惊站起身来,即使已最快,脚腕还是被飞起的玻璃碎片刮到,血流不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着喊声抬头,看着哥哥远离方才摆货的货架向我跑来。我木然的呆站在原地,一时竟不觉得脚上的伤口疼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背后,几个黑影似风一般飞快掠过。我眯着眼睛想要看清他们是什么,可下班时段的超市人头攒动,几个顾客的身影交错过去,透明的落地窗前已再找不到那些黑影的踪迹,唯只见一人,独自立着,身影修长而孤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穿着黑色的运动外套,五官在外套帽子的遮掩下,隐约只见得轮廓。可不知为何,我却强烈的感觉到他正望着我,眼神冰冷,让人忍不住全身发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视线突地被走近的振昊哥打断,我失了魂一样踏过满地的玻璃碎片朝落地窗的方向疾走,撞上几人再往那儿看,却已不见那人的身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猛地推开超市大门冲到满是人流的街道,我发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好几次拉住了跟那人有着相似穿着的路人,可却再也找不到那双侵满冷意的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绝对知道这一切反常背后的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仅刚才那一眼,这种感觉就根深蒂固的植入了我的脑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蘭!你到底怎么了?看看你的脚……”哥哥被我惊惶的样子吓坏了,不顾店里的客人便跟着追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面色苍白的转身看他,如果说方才只是怀疑,那现在我能肯定,哥哥会在晚上去工地打工时出事,被三脚架砸中,当场死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刚才现在的一切——哥哥的骷髅书包,受伤的手腕,我身后从球鞋里渗出的蜿蜒血迹,还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默默的仰头,天空随即洋洋洒洒的飘起了小雪,我讽刺的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咒骂。因为这一切,竟跟我昨夜的那个噩梦一模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新书写了两本,各攒了一些稿,可因为两个题目都很喜欢,所以一直犹豫不定,先签约哪本比较好……所以亲们帮忙吧看你们喜欢哪本?踊跃留言哦……你们肯定把染忘了!

女生推荐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溺宫》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