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37回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醉放先生 书名:家弈 更新时间:2007-05-28 06:22:29 本章字数:1565

在以前,牛婶与啊悌住时,为了能与大苏一起住,就无事找事与啊悌夫妇吵闹,还到处说啊悌夫妇这样那样不是,以使得啊悌夫妇说出“不愿与牛婶住”这句话。现在,啊悌把牛婶的2万元拿了过来,使牛婶为了拿回这2万元,就说出“宁要钱不要啊悌这个儿子”这句话了。而对于啊悌这几个月来的主动行为,已使四女、二女觉得会影响她们与大苏的关系,亦使大苏觉得在对待牛婶的问题上来自啊悌的无形压力。于是,四女与大苏不约而同地利用牛婶,把啊悌赶出了这个家庭的博弈对局,而这正是啊悌过去十几年来所希望的。过去十几年来,当有好处时,牛婶及其一些子女并没有把啊悌看作是儿子、弟弟,而当有责任时,就要有啊悌的份。而现在,所有这些,都已不复存在。一般人都知道,给东西狗吃,狗就会摇头摆尾。然而,对于一些受过大苏奚落、伤害的人,当大苏现已不太在乎他们时,仍找机会与大苏来往,就象是一个被别人强奸了的人,还找机会与强奸犯来往,那这人就连一只狗都不如。后来,就此事,啊悌跟一同学说及,同学笑着说道:“你姐姐不会是要争着捧神主牌吧?这样插手外家的事。”啊悌也笑着道:“那就让她们捧吧。”在以前,大苏冤枉啊悌要了牛婶1万元时,她们就说不理外家的事,在之前几个月,她们也说牛婶养老的事是大苏、啊悌兄弟的事,而现在,她们却托说是牛婶的吩咐,非常积极地插手。她们插手的结果就是使牛婶不久就要出院,而这些,只是想为大苏做点事。

不久,啊悌家中收到了匿名奚落电话。那人说道:“你是不是啊悌,……。”没有多说什么就收了线。啊悌立即查得那是外地神州行卡打来的电话,于是打了几次电话给这个人,电话通了,但他都不接听。跟着,啊悌就发短信给他,说道:“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不要再帮别人来对付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啊悌想起以前,大苏与三女相仇时,彼此间都收过匿名恐吓电话,而那些所谓的自己人却只站在大苏这一个有钱人一边。事实上,对于大奸大恶的人,有时候还好对付,而对于那些因势利而不知不觉地助纣为虐的人则可能更难对付。这个时候,啊悌已向这些一向势利的所谓亲戚明确地表示:“若然大苏真的搞致我没有工作,而我又发现你们中有人就这件事上帮过大苏的话,我就连你们都不放过。”在大苏声称要搞致啊悌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为了生存,为了一家人赖以生存的这份工作,啊悌已担高了警惕,随时反击,特别是在这家中孤独作战时。

现在,仍想与大苏亲密来往的那些所谓自己人,那些叔伯姊妹,当说及大苏及牛婶时,常说道:“大苏做得不错,又请保姆又送牛婶住院。”而对于啊悌,则说道:“这个人没有用,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不够大量。”“是自己孤立自己。”过去,他们表面上说是姊妹而实质上冷落、孤立了啊悌十几年,现在却说啊悌是“自己孤立自己”了。不但如此,在牛伯银行存单被偷以及大苏冤枉啊悌要了牛婶1万元时,啊悌并没有吵闹。而当大苏说要搞致啊悌没有工作啊悌才要说明一切时,他们就说啊悌不够大量。至于啊悌是否还有工作,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他们只会说:“大苏只是说说而已。”就像当年大苏欺骗三女“工钱”时,他们为大苏辩护一样。至于近几年来,啊悌为牛婶所做的一切,他们却说:“啊悌想搞事。”显然,他们一向非常好面子,如果啊悌要说明过去的一切,而他们还与曾奚落过自己的大苏来往,就变得厚颜无耻了。现在,他们的优势策略是把大苏说成是“好人,把“啊悌做就成一个“衰人”,这就使得他们觉得继续与大苏来往而并不那么厚颜无耻了。然而,若不是啊悌做了一些工作,2004年五一,牛婶可能已经脱水而死;2006年初,牛婶不会那么容易请了保姆,她可能已经跌死; 2006年7月,牛婶亦不会那么容易被送去医院留医。

啊悌这次的主动出击,使得有些人提早暴露了他们的态度,亦使得啊悌以免日后被别人搞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家弈》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