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九章

类别:灵异奇谈 作者:丛日环 书名:侦探山上Ⅱ怨气连天 更新时间:2007-05-15 01:48:58 本章字数:4932

绪方走在洁净的无尘室内,随意看了看路旁的各种精密仪器。他要赶向A区,因为今晚‘北横化学’的人要在那里施工,更新一批机器。A区内旧的机器已经运走了,留出了很大的空间。绪方与工作人员打着招呼,随后拿过工程图表看了起来。在确认机器的放置地点正确后,他放下图表,站在一旁看着‘北横化学’的人员施工。工人们不断地用5吨液压车从二楼运来PVC塑料板,然后一块块整齐地在地上铺起来。无尘室的地面是由一种特殊材料制成,承重量仅为一吨多一点。如果想要在无尘室内运送2吨以上的机器,只能在地面上铺木板、PVC板或铁板,这样交错的铺放会使地面的承重量加大。绪方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施工,突然间,他打了一个寒战。他觉得周围很冷,但他明白这里是常年恒温的。他不安地向四周望了望,所有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他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施工现场。上百块的PVC板已经整齐地从搬运口铺到了A区,接下来的工作便是铺铁板。铺铁板是一项辛苦而枯燥的工作,绪方看见他们用的是最小的一种铁板,一片约有75公斤,需要两个人抬。正常人在铺完15块左右的铁板后就已经大汗淋漓了,外加裹着无尘衣和口罩,那滋味实在不好受。一辆辆液压车从二楼运送铁板过来,绪方看见一位个子比较矮的工作人员似乎已经支持不住了,连忙过去帮他们托住铁板,放到了指定位置。这时,那个女人从施工现场走了过去,她似乎是要去往B区。

“这样一个菜鸟,去B区做什么?”绪方想着,起身跟在了她后面。

B区是洁净指数为10的无尘室。无尘室的洁净指数一般分为三种,1000、10和1。其中1000是洁净指数最低的,就是刚才施工的区域,而1是最高的。那女人迈着轻盈的步伐,目无旁人地径直朝B区大门走去。她边走边微微扭动着纤细的腰,仿佛在引诱身后不远处的绪方。绪方看着她自然扭动的屁股,感觉慢慢有一团火从自己小腹向上窜着。突然,那团欲望的火好象被他体内的一种冰冷的气瞬间扑灭了,他感到自己的胸口异常难受,似乎立刻要窒息了!他摘下口罩,大口地喘着气。

“该死!”他努力向前走着。“为什么会这样……是那个东西吗?”

到了B区门前,他刚一推开门,整个人便瞬间摔倒在里面。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随即纷纷跑过来扶起他。洁净指数越高的无尘室,里面灯光就越暗。大家看清是绪方卓部长,马上要搀扶他出去。

“都回到自己的工作中去!”绪方卓喊道。

“部长,您没事吧?您……怎么可以不带口罩就进来了!”一位工作人员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绪方向B区的最里面望了一眼,那里是灯光昏暗的C区,也是最隐秘的无尘室。

“我这就出去拿口罩,对不起大家!”绪方说着,拖着虚弱的步子向外走。

突然间,所有的人都看见绪方好像是发疯了一样,站在原地痛苦地挣扎着,双手紧紧地卡住自己的脖子。工作人员瞬间围了上来,吃惊地一边问一边试图扳开他的手。绪方痛苦地**着,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异常灼热。他闭上了眼睛,又猛地睁开!远远地,他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正从B区外向这里走来!

“不要……不要……不要让它过来!”绪方用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喊道。

“部长,部长……快去叫救护车!”

绪方依然狠狠地卡住自己脖子,惊恐地看着B区大门,他的脸因极度的恐惧而开始扭曲。“不要让它进来!”

“谁……部长,门外没有人!”

绪方看见那个黑影走进门,慢慢站在自己面前。他看清了,那是一个低着头的女人。她就站在自己身前,不到五公分!

“这些混蛋!快赶她出去……”绪方心里在狂吼,但他已发不出声音了。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似乎没有看见任何东西,仍然只是在惊恐地看着他。有人在摸他的额头,有人在解开他的无尘衣,有人在用力按压他的心脏。此刻他们说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通过他们的表情,绪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难看。

“快赶她出去啊!”

这时,绪方面前的女人,缓缓地抬起头来……

绪方体内潜伏着的寒气在这一刻瞬间迸发!寒气从他的嘴里不断涌出,使他的嘴张得很大。他瞪着惊恐的眼神,放弃了挣扎,双手慢慢松开脖子,垂了下去。

绪方卓,死亡。

山上与署长的谈话进行得极其不顺利,署长坚持认为让“小城电子”停工一天不实际。山上无奈地走出警署,站在楼下思索着下一步的计划。忽然,他的手机响了。

“长官,”是小栗的声音。“您马上去小城电子!他们有人报警,技术部的部长绪方卓在工作现场出事了!我感觉跟‘那个’有关!我已经开着您的车在路上了。”

“好的,我马上到!”山上迅速向大街上跑去,拦下一辆出租车。

“当时我真是害怕极了,从没见过部长那个样子!”一名女员工哭着对小栗说。

警员们对能否在B区拍照这件事正与B区负责人激烈地争论着。大量的员工已经从无尘室疏散了,只留下B区内目睹了现场的7名员工。山上从远处跑来,他直接跳过封锁线,冲向绪方的尸体。

“山上警官,这里……”小栗刚要说,山上已经从他身旁跑过去了。

山上没有理会任何人,单膝跪在地上,猛地撕开了绪方的上衣。在绪方卓胸部靠近心脏的上方,三颗红斑逐渐消失……

“你们老板呢?”山上起身向现场的员工问道。

“已经通知了老板,应该马上就会来了!”

员工的话音刚落,小城仁便带着助理匆匆赶来了。

“绪方他……我的天!”小城站在绪方的尸体前,脸渐渐白了。

“小城仁先生,”山上走到他面前。“把东西交出来!”

“什……什么东西?”小城通过山上的眼神,看出他很想揍人。“他的死应该与公司无关!”

“我说把东西交出来!”山上猛地双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重重推到一台机器旁。

“长官,别这样,有记者在……”小栗赶忙跑过去拉山上的胳膊。

“这位先生,”小城的助理慌忙走过来。“你身为高级警务人员,在未查清真相之前擅自威胁我的老板,我要告你!”

“是的,”小城流着汗低头望了一下山上的手。“您再这样冲动下去会付出代价的。”

“好吧!”山上放开了手。“小城先生,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拿到了警署的搜查令。如果你不主动把东西交出来,我有权对你的公司进行彻底搜查!”

“您在开玩笑……”小城整了整衣领,边擦汗边冷笑着。“您是不可能拿到搜查令的!”

“哦?”山上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你敢赌一下吗?赌我的西服兜里面没有搜查令?提前通知你,我的搜查会持续几天,所有的经济损失你一个人承担。”

小城愣住了,随即从他的眼珠的飞快转动,山上看出他在犹豫。

“小栗,不要浪费时间了,封掉工厂吧,我们开始搜查!”山上转身对小栗说。

“是,长官!”小栗响亮地答道。

“等一下!”小城喊道,他的右手在背后发狠地握成拳头。“我说实话,那件东西是在我这里。但是,我已经卖掉了!”

“小城先生,”山上走过来看着他。“不介意的话,去您的办公室坐坐吧?”

总经理办公室。

“你怎么拿到的金棺,它在你这里放了多久,又卖给谁了?”

“它是我派人从古冈医学院里弄来的。但是就在三天前,我把它卖给了一位中国商人,他肯出很高的价钱……”

“这次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小城先生?”

“如果您不相信的话,去银行查我的帐户好了。我的帐户上刚收到一大笔钱,公司的盈利是不可能存入我的私人帐户的,而现在也不是年末分红的时候。”

“那么好吧,”山上站起身,看了一下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你现在就和我们一起回警署,那里有我们专门的银行。”

等处理好现场,所有人回到警署时,已经是午夜了。小城没有说谎,确实就在三天前,有一大笔钱汇进了他的私人帐户。

“把那位买主的情况告诉我。还有,那具金棺在你手上一定打开过,除了绪方卓还有谁碰过那具干尸?把名单给我,一个人也不要漏掉!”

小城很配合地在山上的办公室里写了半个钟头,最后敲定名单后,把纸交给了山上。

“我所知道的全部在这里!”小城吐了口气,像刚刚完成一项重体力工作一样,不断地擦着额头的汗。

山上看着那张纸,点了点头,说:“辛苦了。”

“我的头有点疼,公司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没事了,我可以告辞了吗?”小城没等山上开口,先站起了身,给山上制造压力。

山上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把压力又还给了小城。

“那好吧,”不一会儿,山上站起身。“对于贵公司的事,我很遗憾。希望这会是围绕那件东西所发生的最后一件事。”

小城出去后,一直等在办公室门口的小栗走了进来。

“死因与那四个孩子一样,”小栗拿着法医的报告。“又一个受害者。”

“医生到现在还没查出他们的死因吗?”

“他们的死因是……神经系统麻痹!但也有法医提出不同意见,说是生殖系统麻痹!”

“‘生殖系统麻痹’?”山上重复着,慢慢点上烟。“我们还是去拜访一下那些医生吧。”

法医部里,两名医生刚刚进行完绪方卓的尸体解剖和检查。山上和小栗刚走到二楼的走廊,就听见了他们的争论声。

“哦,不,临尺医生,我不能同意您的看法!请恕我无礼,您在死因鉴定书上的签字过于草率!”

“不,不,大野医生,您的观点是靠不住的!”

门没有关,山上在门口咳了一声,轻轻敲了下门。两位医生听见敲门声,立即停止了争论,同时向门望去。

“希望我们没有打扰到两位的学术研讨。”山上笑着说。

“啊哈,山上,你这家伙!”临尺孝一笑着走过来。“你还没回去?”

“回去也睡不着。”山上一只胳膊搂住临尺,走进法医部。“这位是大野医生吧?”

“大野池上,请多关照!”大野握住山上伸过来的手。

四个人随意地坐在沙发上,聊起了绪方的死因。

“那绝对是神经麻痹,”临尺说。“在他死前一分钟之内,他一定出现过失聪和失明等状况。这一点当时在现场的人也提及过!”

“可是他的生殖系统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据我所知,B区无尘室内有个别的仪器带有强烈的放射性。这种放射线一但打在人身上,将造成生殖系统的彻底破坏!”大野反驳道。

“但是生殖系统的破坏,并不会对生命造成威胁!”临尺显然不能接受这个观点。“消化、呼吸、循环、泌尿和神经等系统,任何一个丧失掉都会导致生命的死亡,但是只有生殖系统例外!生殖系统完全丧失的最严重结果,只是不能生孩子而已!”

“但是它会导致极其严重的癌变!如果他暴露在那些射线下时间够长,是完全可能因生殖系统突遭破坏而猝死的!”大野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小栗摇了摇头,无奈地向后靠在沙发里。

“两位专家,”山上向前挪了挪身子。“绪方的死,可不可能是由于病毒引起的?”

“病毒?”临迟看着山上,随即又望向大野。“并没有发现感染的迹象。”

“确实没有任何感染的迹象。”大野沉思着。“而且,即使真的是病毒,也应该在他的体内留有慢慢病变的痕迹才对。可是,他是猝死,他的生殖系统……还有神经系统都遭到了瞬间的破坏!”

“除非那是一种我们至今还没有发现过的新病毒。”临尺接着说。“它必须要像定时炸弹一样能够潜伏在绪方体内,并且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的损坏。一但受到某种特定的刺激,它才会点燃引信,瞬间破坏寄主体内的两大系统……可是连爱滋病都没这么厉害!”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