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四十八章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李静 书名:太阳冢 更新时间:2007-05-24 19:44:00 本章字数:3412

再次醒来后的明冉,只是静静地躺着。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她没有再流过一次泪。

蓝觅也是如此,什么事也不做,时刻陪在床边,一动不动。

……

“想吃东西么?”

她轻轻摇头

“水呢?”

摇头

“还是吃点东西,你一整天都没有好好吃饭。”

“……”

“你自己不方便,我来喂你。”

“…嗯。”

……

这几乎是一天当中他们唯一的对话。其他大多数的时候,两人都只是沉默,不再说话。窗外的黄昏阳光穿透寂寥的灰尘,照在明冉身上,光线勾着她的边,留个薄薄的浅色轮廓,像是半透明。

每到这时候,蓝觅就好象突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了一样,她也许突然停止了呼吸,或是心跳。或者说某种生命的迹象突然消失了。她的灵魂似乎即将脱壳飞离这具肉体,另一种临界点在逼近……

明冉一直具备一种引导他内心蠢蠢欲动的心灵的能力,很难说明这种能力所在。但,那是一种不容质疑的能力。她的身上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温度,是手伸进去,会泡开毛孔的那种暖,深入骨髓的那种暖,没有别的任何事物可以效仿,那是她灵魂的温度……

曾布满眼际的这片金色光芒,曾让自己不顾一切的这片光芒,此刻正在慢慢消散!带着她的灵魂,一点一点脱离身体,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无论内心如何的挣扎、痛苦,他都不敢开口,一句话也不敢说。他害怕,怕一出声就会破坏一切,害怕连最后的温度也会一瞬间消失殆尽。

所以,蓝觅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窗边暮色黯淡,渐渐被浓郁的夜色包裹。房间里已经一片漆黑,而他依旧没有开灯。

世界已然无光,不是么。

黑暗中,明冉的眼睛总是过于明亮,仿佛侵润在水光之中,映衬淡色的阴影,仿佛随时都会有眼泪低垂下来。然而,每当蓝觅这么以为着,伸出手想要接住那滴泪时,却什么也没有。或许,那双眼睛已经失去制造泪水的能力。



一段时候以后,明冉在医生的建议下出院疗养。说是出院疗养,以待观察,实则最终的结果已经出来,排除将来不可抗拒的因素,眼睛复原的几率等于0.01%。

对这样的结果,明冉仍是没有任何的反映。

那天,天空飘着小雨。蓝觅阻止了其他人的来访,独自为明冉办理出院,回家。因为长时间没有居住的关系,前日,蓝觅已经先回来将家里打扫过一遍。

趁蓝觅去卫生间的时间,明冉独自站起身,摸索着周围的景致……

这是餐桌……那么往旁边走五米就是通到房间的墙壁……再转弯……便是书房……这是书房的门没错……打开……沿墙向前走头……是窗户……那窗户的下来就是……

明冉慢慢蹲下身子,双手一齐在墙角里摸索。……找到了!……是自己的画架!……果然是在这个位置啊!

她将画架抱在胸前,将脸贴上去。……好熟悉的气味……好熟悉……

过一会儿,她松开画架,双手又开始摸索。这次找到的是颜料,那是她上回作画时余下的部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钛白、赭石和……普蓝。

明冉将颜料挤在手心里,仔细的辨别着。……怎么会?气味怎么会是一样的?应该有区别才对啊!即使…即使看不见了……我也是能够辨认出它们的不是吗!

明冉有些慌了,直接将手心里的颜料往嘴里抹!不可能!我不可能区别不出来!怎么可能?

“明冉,你在做什么!”蓝觅急切的声音从后方传过来。

明冉下意识的想要抱紧画板,却还是晚了一步!蓝觅抽走她怀里的画板,将她拦腰抱起,奔向卫生间。她全力挣扎着,继续将染过颜料的手指往嘴里塞!蓝觅擒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在水池旁,强行洗去她满手,满嘴的颜料。

整个过程中,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的挣扎,沉默的反抗。周围只有水流‘哗哗’的声响。终于,蓝觅放开她,疲惫地将身子靠在墙壁上。明冉也像是突然被夺走力气,瘫坐到地砖上。

……仍是沉默……

……仍是水流的声响……

突然,明冉抽泣了一声,再一声。然后,她开始嚎啕大哭!疯了一样用双拳击打着地面,嘶声喊叫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眼睛!?为什么不是别的任何东西!?除了美术!我任何东西都不在乎!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人!为什么偏偏挑我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继续活下去?为什么不让我死!!”

……

“终于,你还是说出来了。”蓝觅慢慢走进她,跪下来,紧紧拥住她。

明冉深深喘着气,任由他抱着,汹涌的泪水不受控制地继续淌着,“也许我,从以前就想要霸占美术,我将自己的一切给予了它,并期待着它也能只属于我。我天真的想要将它占为己有。我以为自己是不同的,以为我对它来说会是不一样的。可是,我现在却连分辨它都做不到了。一直以来,我都想要成为最好的画者,我愿意将一切都奉献给它,我知道自己的愿望很可笑,但是,即使我无法成为它的唯一,至少我也要成为它的第一,我就是这样想的,直到现在,这种想法也没有改变过……”

蓝觅痛苦的闭上眼睛,喉咙干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紧紧地,紧紧地抱住面前这濒临崩溃的人!

明冉突然笑了起来,她推开蓝觅,抬起黯淡地双眸,凭着直接对上他的眼睛:“难道,这就是你的希望?你一直要的就是这样的我吗?你以前就说过,要得到我!得到我的一切!我不愿放弃你,又无法全心全意地接受你,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这表示,我以后都只能像你一个人索取,变得…只有你是我唯一的财产,我别无所有。……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美术,也就没有了悲伤、喜悦、恐惧等情素,这些就是你嚷着、喊着,说要给我的…幸福吗?为什么要救我?觅,为什么?……如果你不想让我见任何人,害怕我被任何东西夺走的话,就给我一只箱子,我会住在里面。这样,好不好?”

蓝觅望着她,双目犹如两束清寒的月光,渐渐收紧:“你说的没错,这正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我从以前就曾向上天祈求,如果你能忘掉美术该有多好,每当看到你握紧画笔,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我就会莫名其妙的不安。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离我好远,是一转身就会不见的距离!”

他抬起手,扶住明冉的肩膀,“你要的就只有美术么?那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为什么我永远无法像美术那样的满足你?每当看见你坐在画架前,我都能感受到那种对你来说任何事物都难以取代的欣喜,以及,你宁可搏上一切去换,也不愿放弃的样子。…画着的你,脸上总是有心旷神怡的表情,仿佛忘记了所有的悲伤,纯粹的快乐着。那时候,我真的是想要让你拥有美术的,我真的那么想……”

蓝觅松开她,仰头靠在墙壁上:“可是,却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捆扰着我。……生命中无可取代的事物,因为种类不同,就真的可以同时拥有两个吗?我做不到!我怎么也做不到!再怎么伪装成温柔的样子,再怎么假装不介意,也完全没用!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有着可怕占有欲的疯子!”他弓起颤抖的身体,伸手抱住自己的脑袋,低声喊着,“什么美术!不要它算了!我陪你一起放弃不行吗?这样真的不行吗?……我只要你看我一个人,只想我一个人,其他事情全部忘掉!我会用我所有的一切去爱你啊!你以为,这世上还会有谁能像我这么爱你吗!…杀你?我怎么会杀你?我要你只为我一个人活!即使你做不到,我也不会杀你啊!”

“够了……”明冉摸索着挪到他的身边,抱住他,声音哽咽,“够了,觅……我都明白,我知道你有多痛苦。你真的是个白痴,怎么会爱上我这个人?……真是白痴,才会爱上我。”

“明冉……”

她蓦的抱住蓝觅,激烈地亲吻他,“抱紧我!觅!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现在只有你,只有你才能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蓝觅捧起她苍白潮湿的脸庞,回吻着她。

“…我爱你…明冉……”

…我爱你……

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太阳冢》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