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虎读书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一首人性迷失的诗(9)

类别:现实百态 作者:樊水 书名:人性蚀 更新时间:2007-05-23 12:48:38 本章字数:6607

49

风在树林间沙沙响着,灿灿的阳光刺破云层,照着墓地。

孙思魁心里空荡荡地,有些乏味。他伸手去口袋里摸烟,却没想带出来一张折叠着的纸,他想,可能是那首诗。他把烟咬在嘴上,点着,这才弯腰去拾起掉在地上的纸,打开一看,果然是那首叫做《蔷薇》的诗。

那天,当吴炜和赵森华又突然出现在门口时,他一惊,以为又有什么麻烦了。他现在反感,甚至厌恶与警察打交道,只是奈何不得。

“你们……又有事吗?”

“你别紧张啊,孙总,这么神情专注,在想什么呢?”吴炜似笑非笑,一副时刻准备着嘲讽人的样子,一边就和赵森华分别拣位子坐了。

“喝水吗?你们来……”他不热情,也不冷淡,略略表示了一下礼貌。

“我们是来向你表示歉意的,”吴炜道:“我们奉上级指示正式通知你,你不是季虹案件的嫌疑人。”他把其中的关键词说得很重,话里却明显有一丝儿嘲讽。

“什么意思?”

“就是舞蹈教练的案子,已经结了,我们对你配合公安机关的行为,表示感谢,再就是对你当初所受到的怀疑,表示歉意。”吴炜不冷不热。

“那凶手是谁?”

“我们也不知道,如果……”吴炜想了想:“如果真要说出凶手的话,那或许就是她自己吧。她不是服了那么多的安眠药吗?”他的眉毛抖了抖。

“是她自己?你是说,她是自杀?可她为什么要自杀?没有元凶?”他有点莫名的激动。

“孙总,干吗激动呢?”吴炜语气平缓地道:“自杀的动机历来很多,有的是自绝于人民,罪孽深重。有的是心理有问题,感觉命运不定、多舛,有的是……孙总,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你对社会,对人生,都比我们有着更多也更为深刻的理解。对这样的结尾,我们也感到意外,我们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

像履行一项手续,说完,他们就起身朝门口走去了。

可刚走到门口,吴炜又忽然转过身来,从夹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他:“孙总,这里边有一封遗书和一首诗,是复印本。这遗书,是我们新近找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写给你的?这首叫做《蔷薇》的诗,她生前也许看过百遍,我也读了一下,没读懂,但觉得有点意思。留着做个纪念吧。舞蹈教练的死,或许答案就在其中了。真的,我也觉得她的自杀有些蹊跷,可我想,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语气里,夹杂着一种不屑和漠视。

“会的,我也相信。”赵森华也从旁附和说。“不过,也难说,尽管乾坤朗朗,法网恢恢,每天也都有所谓的公仆或恶人,在受到法律的严惩,可仍有不少恶吏污吏,不是在很体面地生活着吗?仍欺压百姓,欺压弱者,中饱私囊,也许,一生都不会受到惩治。网都有漏的眼,法律,也有打瞌睡的时候,更何况,还有以金钱做交易的勾当,和权力覆盖的操纵呢。”

也许吧,他想。不然,这世间为何有着如此之多的贪污腐败?

警察走了,孙思魁好长时间愣在那里,脑子里秋风瑟瑟,刮过草木枯凋的山野。

权势的作用和影响,自古就大,世人更是趋之若鹜,以它为尊。历朝历代,虽然人们都在同贪污腐败斗争,为什么,却总不能根绝呢?想想,能根绝吗?社会尊崇的都是权势,有钱人、富人。勤苦勤劳者,从来就没有真正受到过尊敬。相反,倒是常常受到鄙视、奚落。这就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社会氛围,构筑成了一种唯富唯尊的社会心理,并暗中形成了一种价值导向。

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愿意跟我交朋友吗?我喜欢你……”

女孩将他周身上下扫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你看你看,你周身上下的穿戴,加起来值几块钱?还有脸说喜欢我,真是气死我了!也不看看自己啥穷酸模样……”边说,就狠狠掴了男孩一个耳光。其实,这个衣着简朴的男孩是个王子。

另一个男孩这时走过来,对这个女孩说:“我也喜欢你……”女孩抬起头来,打量了男孩一眼,见他满身世界名牌,还有珠宝,起码价值一百万,顿时眼睛放亮,只见她故作羞涩,双眉低垂,脸儿也羞红了,以娇嗔的声音道:“你真的愿意娶我吗?”然后就闭上眼睛,等着热烈的拥抱、亲吻。其实,这个男孩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骗子。

说来,一个社会最值得尊崇和敬重的,始终应是那些勤苦勤劳者,默默为社会,为民众工作和奉献的人。如果一个社会不以勤苦勤劳者为尊,始终唯富唯尊,那么,这个社会就永难消除贪污腐败,因为,它有生存的空气、阳光和土壤。因为,那是一个让人朝思暮想的行列――富贵!梦想里的天堂,尽管也可能是地狱。东窗事发它就是地狱,没有发它就是天堂。

想到这儿,他惊愕不已,这才想起那封信,就连忙打开,抽出遗书读了起来。

所谓遗书其实很短,没几句话:

我走了,我觉得这世间真黑暗,真无耻。

你也无耻,你为什么要把我送给那个男人?你知道,我是爱你的,

深深爱你。可是,你却把我当成一件玩物,一件青瓷……

他脑袋嗡一声响,心里一直担忧的事,终于得以印证了。季虹就是误会,把他当成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之徒了。

他闭目仰视,自觉其冤无比,也真的罪孽深重,为什么如此不慎?又什么要去狎美?之后,他又把那首诗草草读了一遍,沉思良久,然后就给韦雪儿打了一个电话,将她约了出来。在一家茶楼里,他告诉了警察刚才说的事。

不想韦雪儿听了,谨慎地说:“你以为,真完了呀?”

“你是说,没完?”

韦雪儿说道:“季虹死了,当然,她的案子可以说是完了。可我听说,省里有个什么大领导牵涉到这桩案子里了,季虹被他**过,中纪委跟省纪委接下了这个案子,当然,不是季虹死的这桩案子,是省里那边的案子,一桩大的贪污腐败案。真是复杂啊,我都讲不清楚了。我也是才听说的。”说到这儿,她端起菊花茶,喝了一口:“季虹是个很要强,也很渴望幸福的人,可没想生活最后这样跟她开了个玩笑。既然案子结了,也好,省得心里头再想着。嗳,人都死了,有些东西,我想也没必要再去说它了。其实,我和她认识这么多年,她的有些心理,我也清楚,也劝过她,她也去看过心理医生……”

“真是啊,”他不胜惊讶,然后以一种恍惚的语调说道:“是呀,谁不渴求幸福,谁不追求真正的生活呢?可什么是真正的生活?季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人,雪儿,知道么?”

“什么?”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季虹吗?”

韦雪儿表情暧昧地一笑:“我哪知道啊?”

“她像我年轻时喜欢的一个女子。”

“是初恋吧?”

“不,还谈不上初恋,可让人记住了。”

“哦,难怪呀。还是初恋,你是在季虹身上,复原着你生命的青春记忆印象。那个女子叫什么?”

“梅忱。”

“人呢?现在哪儿?”

“死啦,我们一起旅行,就一次。后来她去西藏旅行,遇上车祸,翻到湍急的雅鲁藏布江里去了,人都没有找到。”他把和梅忱的经过大致给讲了讲。

“真是一段浪漫而奇特的爱情呀,很让人怀念,是吗?”

“有那么一点吧。”

“唉,是啊,现在季虹也死了,孙大哥,知道吗?你可是三世姻缘呢。那天我去宝恩寺给季虹上香,顺便给你求了一卦,你还有一桩奇特的姻缘。准确说,是情缘,前世修下的,也许还会碰到这样的一个女人,来了你前世的缘份。”韦雪儿说,也不知是玩笑还是调侃。

“天啊,鬼姻缘吧。”

“如果不是鬼姻缘呢?”

“雪儿,你说什么呀?哪个女人,还敢和我往来,会死人呢。”

“这也许是你前世修下的姻缘吧,也是你今生的命定,她们就是一个人,转世来的。那天,那解卦的老僧,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我一点没乱讲。一场奇特的爱情,是不是?”韦雪儿注视着他,认真地道。

“雪儿,你别笑话我了。其实,人到了一定的时候,是很容易迷失的,迷失本性,甚至迷失自己。我就是。”

孙思魁苦笑着说,心里就想起南华寺。过了一会,他又叹息一声说道:

“什么奇特的爱情呀,爱情就是一泓水,有堤坝围住的就平静,决堤而去就可能泛滥成灾了。怎样狂热的爱情都会冷的,堤坝围住的尚如此,就更莫说堤坝外的了。而再奇特的爱情也……嗳,雪儿,说句玩笑话,你是不是,也渴望一份奇特的爱情啊?”

“我……想啊,也想有那么一次浪漫的邂逅,可就是命里没有呢。”雪儿眼睛往上看了看,无所谓地说。

孙思魁沉默起来,不再说什么了。过去的这个冬天,恍如梦境,对他来说,简直是不堪回首,太可怕了。他就感觉,自己是在翻人生的一道坎。还好,虽艰难,自己还是翻过来了。

闵迪成却没能翻过。

他与闵迪成相识相交多年,是曾经的朋友,事业上的伙伴,合作,相帮。暗里,却也相争相斗。不争不斗不是真朋友,不吵不闹是假夫妻。他笃信这样的话。闵迪成死后,是他风尘仆仆赶回来,为他料理了后事,最后将他的骨灰送到西岭子,与罗春伊葬到了一起。

落土后,他在风中久立,心中悲凉。想着与闵迪成相识一辈子,不想他却是如此走完了生命。

自古来,为官好坏,廉贪与否,百姓自是心里清楚。

不过,好而无能,不能兴政一方,有什么用?老百姓会怨,上头也不一定喜欢。但能干,不廉,不爱百姓,老百姓更恨。最好的官是能干而廉洁,可又太少。要么是廉而平庸,要么是能干却生事。闵迪成属哪种?他不知道,也不想明白。但闵迪成的倒,已是必然。尽管他知道的事情,并不一定比坊间传的多,可他清楚,他此番不倒,之后也会被另一种力量扳倒。那时,也许就是丑陋不堪了。想来,人的最大悲剧也正在这里,知道是人性堕落,知道是罪,却又不能自拔,并心存侥幸地甘愿堕落,直至毁灭。

如此看,闵迪成又是一面镜子。

想到此,孙思魁心里就有一种害怕,一种悲怆,就觉得这人生,实在是飘忽无定。更讽刺人的是,闵迪成死时的清冷,与罗春伊死时的车水马龙,像两幅反差太过鲜明的画,让他阵阵心生哀凉。

不过,在他看来,闵迪成死得也是时候,因公殉职,又获得了众多的荣誉桂冠,什么优秀企业家、改革家、人民好公仆,反正人已经去了,怎样好听的词儿,都往头上戴。他不知道,其实在追悼会不久,闵迪成的事就被查实了,米丹提供的情况,就像一本清楚的账簿。但让人感觉尴尬、难堪的是,近千万的资金,已经被不明不白转移到了海外。荣誉称号撤销吗?那有什么意义?把钱追回来,报到上头,人家却撇撇嘴道:难。谁说不难?知道是触犯天条,却奈何不了。既是奈何不了,这事就始终没透一丝风儿。

孙思魁不知道这些,他心里塞满哀凉。

下葬那天,他远远看见一个女子,白衣白裤,风姿绰约,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远远地注视着。他想,是米丹吧。但他也不能确定,隔得太远了,远得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这女子,先前就曾出现过,可他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但心里,还是能明白一点,她曾经与闵迪成刻骨铭心爱过。而且心里,还残存着一缕不能灭绝的情丝。

“是爱情,还是灾祸,真让人难以辨识啊!”他远远望着那如影儿的女子,心里陡生凄凉,怅然感叹道。

风顺着山坡吹来,墓地的风阴、冷,他突然不寒而栗,就闻到风中有股子鬼气,在游荡。

来了,就别再走吧

这里有湿润的风

有葡萄园和清泉

不要让眼睛追逐蝴蝶

用心体会阳光

冬天正悄悄地走远

呵,越看见你的美

越感觉你的消亡

骠悍的风

搅乱了葡萄园和清泉

紫色的故事

深藏在褐土的记忆

双双走出月亮门

夏季里

摘取宝石桂冠

呵,看你盛开的美

想到你将至的凋零

依偎着风的肩膀

绿色的枝丛中隐露

粉红的花朵

已从初夏里走出

露珠在叶梢迸溅

鸟声在花瓣上凝固

呵,美就在眼前

凋零之日还有多远

来了,就别再走吧

这是一篇诗意的阳光

大地和她的情人

刚在燕语里新婚

不要再走吧

这里有葡萄园、清泉

想你曾经的美呵

心灵的落花哭泣飘飞

孙思魁把《蔷薇》诗又读了一遍,稍作沉思后,将它点燃在季虹墓前,袅袅青烟里,看着它化作黑色灰烬。“让吟花的诗,伴你如花的魂灵吧。”现在,他对弄清谁来凭悼过,已经兴趣索然。生活中,弄不明白的事,不是很多吗?干吗都要去弄清楚?完全明白,有时就是不明白。让日子带点儿神秘,不是还更有那么点儿韵味么?

一簇簇蔷薇,含苞待放,溪水里,流着嫣红的花瓣,有的已经沉到水底去了。

“繁花逝水,花开又落,水去复来,这个世界,美好的东西无时不刻不在消逝,什么东西,能来了就不再走呢?”他想起季虹曾说过的话,人是不可能了解的,你永远不可能了解我。是呀,人能够被了解吗?人看到的不过是彼此灵魂的躯壳,追逐的,不过是生命和思想的一种幻觉罢了。

孙思魁记得,那天,他与季虹去省里找人,别人给他指了一条路,在红珊瑚宾馆请邱朝歌吃饭,再给他找个美人,事准成。后来发生的事,他醉了,就啥也不知道了。

这些日子,他仍神不守舍,总感觉已经过去的冬天,自己是经历了一场人鬼之恋。

记得有一次季虹对他说:知道梅忱是谁吧?就是我,我的前世。两世爱你不成,我下世还爱你。他这才明白,梅忱也许就是季虹的前世,而来世呢?他也恍惚,记不清楚自己是在何时,对季虹讲过梅忱的事?不过,人真有来世甚至三世么?雪儿也说,自己还有一桩鬼姻缘。那次在南华寺求签,那老僧不也是如此说吗?

可他仍是疑惑。

其实,人都只能知道过去的事,不能预知未来将发生什么。他想,如果真有什么前世姻缘,那么,下次的女子又会是谁?不可能是韦雪儿或史小姐吧。他之所以这样想,是前些日子,史小姐又打来电话,问他考虑得怎样了。他想了想,对史小姐道,过些天自己要去北京,到时再说吧。史小姐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到了北京,就給她一个电话。他始终不明白,史小姐和史小姐们,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看来,也只有到时才知道了。

这些年,孙思魁感觉自己,已慢慢蜕变成了一个欲张难发,欲忍却又不愿的废人。真还不如闵迪成,尽管生前生后颇多争议,却敢做,想搂女人,就搂了,痛快。自己呢,就像他妈的性格阳痿了似的。想到此,他自己都想痛骂自己一顿。

“我真是遇上了女鬼么?我诅咒,这世间乱搞的人,都遇上女鬼,鬼魂附体,不得好死。我也是。上帝,你诅咒我吧!而浮躁萎靡的人生,也该好好反省了,它离本性,是真的远了。”

孙思魁于是怀疑命运,这世间,真有命运这个东西吗?同时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其实,他也知道,人生不是那么容易想清楚的,就是能想清楚,也是很难觉悟的,一旦真正把人生想清楚、觉悟,并用来约束自己的行为、思想、言语,对自己的过错给予反省、忏悔,除非圣人,否则,就太了不起了。再就是物欲,物欲可以一时填塞人心膨胀的沟壑,但并不能使人快乐。那么,什么才能使人快乐呢?

他仰望苍天,蓦然又想起往事,想起自己独自扛着红旗旅行的情景。就又想起梅忱,梅忱仿佛是他生命中的影子。

蝴蝶在墓地飞,扑闪着翅膀。

一阵风起,落花如雨,他蓦然一惊,转身往墓地外走去。流水去了,落花也去了,在他身后,墓地就像一首静静的任人解释的诗,说着一段人性迷失的故事。白色的野花在风中摇曳、变幻。

2006、4、19完稿秋改于重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人性蚀》的人还看过

关于野虎读书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esh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野虎读书 做最优秀的野虎读书小说阅读网站。